卷一 冥王鬼冢 第16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7 字数:3254 阅读进度:17/30

原本灰暗稀疏排列的藤蔓之间的崖壁上,突然显出了浅浅的红色,渐渐地颜色越来越深,我刚意识到又是那古怪的红毛,大叫一声“小心”,可已经晚了,那红毛快速地从崖壁缝隙中长了出来,一瞬间就生长了好几米,几人闪躲不及,那鹰钩鼻子和另一个黄毛一下子被死死缠住,双脚很快就离了地。

那黄毛发了疯的惨叫着,慢慢被裹成了团,剩下的大胡子和一个扎着马尾辫的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举着手中的枪迟迟不敢开枪,大概是怕混乱中的误伤。刹那间,整个崖壁几乎都被那红色所遮盖,并且那红色还在沿着石壁和地面不住地蔓延着,被卷进去的两人拼命挣扎呼救,但都无济于事,那东西越缠越紧,二人很快就被淹没得看不见了。

“操他奶奶的!”大胡子一边骂着一边抠动了扳机,但这丝毫没有作用,红毛快速地又窜上来,一把扯住了它的枪管。马尾辫一见势头不妙,朝大胡子一招手,就地一个翻滚就下了石坡,朝着我们的方向逃过来。他的动作十分的轻盈,几个跟头一翻感觉就像是体操运动员一般的敏捷。大胡子就差了很多,身子粗壮笨重,速度也根本跟不上,与那些红毛一拉扯这就慢了一拍,眼看着就要被缠上了。

“快点,这东西怕火,他娘的快点火烧!”肥城在一旁看着急得不行,一边蹦着一边扯着嗓子喊,我伸手一摸背包,火折子竟然一根不剩了,估计是之前跟红毛那一阵斗给用光了,谁想到他娘的这才是这鬼东西的老窝啊!照这势头,鹰钩鼻子和黄毛八成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还在叫苦不迭,那马尾辫一个转身,已经跃上了我们所在的石台,变戏法似的摸出了根火折子,打着了就朝大胡子掷了过去,大胡子被那东西束缚着,根本动不了身,火折子落到了他身旁不远的地方,顿时就像是一截烟头掉进火药堆里一样,火势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就燎了过去。

大胡子得以脱身,他胡乱地扯掉缠在身上的红毛,助跑了几步就是一个猛窜,可惜他体型太笨重,脚下没站稳一跟头载倒在前面的深沟里。我和肥城幸灾乐祸地一笑,但却不敢怠慢,立马上前放出绳索要他拉住,这沟大概四尺宽,足有一人多深,环绕着将我们所在的石台孤立了起来,只有两座小石桥与外面相通,四周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攀岩的东西,一般人一旦掉下去了根本就爬不上来。

火折子的火光很快就要熄灭,红毛源源不断又上来了,我们刚把大胡子拉上来,红毛已经顺着就漫过了那道沟,又缠上了大胡子的脚,顺着他的身子又漫了上来。

肥城骂了一声,这时候我只感到光线忽地一暗,一转头只见那马尾辫一把扯掉自己的外衣,裹住了一盏照明的灯管和一块石头,朝着原本那崖洞的方向就甩了过去,一下子就淹没在洞中,伴着一阵扑哧扑哧的声响和焦糊的气味,崖洞一下子起了火,噼里啪啦像烧着了干燥的草芥一般。肥城也不甘示弱,从包里抽出了酒瓶子,拧开瓶盖塞上碎布点燃,当着燃烧弹就甩了过去。

火“呼”地一下大了起来,不一会功夫,连崖壁上的藤蔓也跟着着了火,火势迅速蔓延,伴着一阵阵的热浪,那些红色毛发顺势开始极度地收缩,就像是被火光吸附了一般,很快都淹没在大火中。这么一烧,那崖洞周围的遮盖物全部被清理掉了,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往外冒着烟,还发出“唧唧”的像婴儿哭叫一般的声音,好像里面有什么活物被烧着了。

我扭头一看,肥城正张大嘴巴,直勾勾地看着我身后,看到我惊讶的表情,立即朝我挤挤眼,嘴里脱口就道:“丫的先前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原来是个雌儿,想不到这倒斗界还有身手这么好的美妞儿!”

我看他那模样都快流出口水了,好奇地转头瞧了瞧身后的马尾辫,果然是一位身形窈窕的女子,她脱去了上衣,只着黑色的健美T恤,配上那紧身的牛仔裤,整个身形完美地凸显了出来。之前看到她的身手,当真有身轻如燕的感觉,还真没注意到她竟然是个女的。

她一转眼看了看我们,迅速地理了理乱掉的发辫,跑过来示意我们伸手将大胡子拉上来。丫的我和肥城光顾着看她了,殊不知大胡子被悬在半空中上不上下不下的,一个劲地骂着。

大胡子被拉了上来,呼呼地喘着粗气,看样子十魂也吓掉了九魂了。肥城不理会他,径直走到马尾辫面前道:“哎呀!真没想到咱的行当里也有花木兰、穆桂英式人物啊,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胖哥我倒斗这么多年,稀奇事儿见得多了,这回妹妹你可让哥又见识了一回!”

马尾辫没说话,只勉强笑了笑白了他一眼,我暗自偷笑,丫的肥城,现在是你无事献殷勤拍马屁的时候么!

就在这时,崖洞里的火势慢慢弱了下去,声音却陡然间大了起来,就像是濒死的东西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果然,那声音很快也弱了下来,渐渐地没有了。接着又是“咣当”一声响,从崖洞里跌出来一个巨大的蚕蛹一样的东西,它顺着就滚了下来,跌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露出了内部像花蕊一般的东西,微微冒着烟气发出一阵阵的焦臭,里面是一具具人和动物的尸骨,一眼望去多达几十,已经半腐朽的尸骨上沾满了一层粘糊糊的东西,恶心得要命。再就是两具尚还能看得出身上服饰的尸体,一看便知道是方才不幸中招的鹰钩鼻和黄毛,都已经成了血葫芦没个人样儿了,浑身的骨头似乎都散架了,成了一摊肉泥。

我被这情形恶心得够呛,肥城突然恍然大悟一拍脑袋,似乎有意在那美女面前卖弄一番。“是这东西啊?这东西就是那些红毛的主儿!那些红毛就是它身上长出来的,抓到人或者动物就直接给密西了,当作它的养料!就像亚马逊的猪笼草一样!”

听肥城说得绘声绘色,我再仔细一看,还真感觉这东西挺像是一根什么植物的根系,又像是一只长着人脸的巨大蘑菇,眼前看到的还仅仅是它被火烧过收缩之后的大小,真不敢想象能长出那么多红毛的东西实际该有多大的个头。

那女子迅速将自己的头发盘束起来,正色道:“这是噬尸菌,那些红头发就是它身上的触手,它把人捕捉后困在它身子里慢慢吸食他的身子作养料,吃得好就会长得很大!”

她盘头发的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得和她刚才翻跟头的动作一样,潇洒得很,加之面容姣好,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肥城一见被那女的抢了风头,不甘示弱地上前道:“嘿嘿,我就说了嘛,难怪看起来像个大蘑菇,早怀疑是这他娘的玩意儿。我听说这东西喜欢折腾人,要被这玩意儿抓去了,十天半月都死不了,可怜的人就被它牢牢捆在里面,那些红毛就像无数吸管一样插在人身上吸食养料,直到把人掏空了为止,这德行,就跟那吸血鬼一个样儿!”

肥城边说手脚边不停地比划着,形容着那东西的恐怖,那女子白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目光转向了她死去的两位同伴身上,神色黯然,我也懒得听肥城在这添油加醋的胡诌,赶忙朝他一个劲挥手让他打住。

那女子不再理我们,转身问了问大胡子的伤势,大胡子表示能撑得住,似乎很是不甘心,他直起身走向我们这边,打量了我们一下就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现在看来不像是草头,之前算是兄弟的不是,请报个出处吧!”

肥城这家伙属于典型的给点洪水就泛滥的人,一听对方这话立马就得意起来,信口就道:“嘿嘿,现在情况紧急,也不瞒你们了,哨子枪出了名的歪把子虎就是兄弟我了,这边这位是西安四九门鲲爷的关门弟子!你们又是哪条道上的?报上号来听听,看胖爷我有没有交情。”

大胡子一听回道:“呃!这歪把子虎好像没听说过,不过哨子枪和四九门的威名咱见识过,同道中人!哈哈,我们是……。”大胡子正准备自报家门,一旁那女子一把按住了他,望了望我们显得很是警惕。大胡子见她这么一提醒,好像立即醒悟似的,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肥城一看这造作地一笑道:“这位小姐太小心了吧,都是道上的人,能淘同一拨沙子也是缘分啊,指不定今后合作的机会多着呢,小小年纪就这么多心眼,容易未老先衰的啊!”

那女子大概觉得肥城油腔滑调的不像个好鸟,根本不去理他,只对身旁的大胡子问道:“四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大胡子没回答她,而是先面向我们,尴尬地朝我们笑了笑道:“两位也不要介意,都是六扇门的兄弟,多担待点,担待点!”

我一看怎么连江湖上的那一套都搞出来了,这里可不是你们自报家门称兄道弟的地方,大胡子正要回话,那女子又伸手一拦,我以为她又要玩保密这一套,顿时有点懊恼,岂料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警觉地道:“好像有什么声音,你们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