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15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7 字数:2651 阅读进度:16/30

我心里大叫不好,但已经来不及了,地下猛然间掀开了一个大豁口,我们顺着那豁口就栽了下去,我头朝下重重地摔到底,心道这回估计真的得歇菜了。

绝望之际,我突然感到脚上一勒紧,被什么东西紧紧套住了一般,这使得我总算缓了一下,但下落的冲击力还是太大,脚上很快又挣脱了,我头朝地摔了下来。

我只感觉这猛然的一下子差点连脖子都给扭断了,恍惚间只觉得好像又被什么东西垫了一下,胡乱地一摸又摸到一只冰冷僵硬的脑袋。我猛地缩回了手,借着火光一看,好家伙,面前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几具尸体。我暗自庆幸着自己福大命大,又遇到给自己当垫板的同行了。与此同时,肥城肥大的身躯也以自由落体运动迅速迫降,他身上的红毛还没清除完毕,这猛地一下居然还没挣脱,竟被吊在了半空,活脱脱一只被蜘蛛网缠住的硕大甲虫。

那些红毛越缠越紧,突然,我看到红毛中伸出了一个金黄色的脑袋,朝着肥城就探了过去。那脑袋瘦削异常,有着人脸的模样,但五官极度另类,说不出的怪异。我还没看清它的模样,那肥城忽然扯着嗓子大骂了一声,卷起手中的火折子就烧,这一烧,那脑袋快速缩进了大簇的红毛中。红毛一下子松动了很多,再也吃不住他的重量,他直接摔了下来,重重地砸在我身旁的那具尸体上。它的重量太大,那尸体被它砸得仰起了头,我估计内脏都被他挤压了出来,顿时一阵恶心,赶忙往后退了退。

火折子在跌落的时候熄灭了,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肥城重新打了一只,从尸体的身上胡乱摸了些可燃的东西点着,火势很快大了起来,那些红毛迅速地就退得一干二净了,尽皆缩回了岩壁断墙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洞口里。肥城一边叫痛一边道:“这还没法让人安省了,狗日的刘伤够客气的,时不时给整点小玩意儿,嘿嘿,不过都是些雕虫小技!”

我揉着自己那感觉几乎快断掉的脖子问道:“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差点没缠死我,我好像踩到什么机关了!”

肥城喘着粗气道:“小子,你那脚踩得及时,不然咱们都得变蚕蛹了,我们中的这机关掉到的这地方是个陷阱,还好有人帮咱们垫了底儿!”肥城边说边掀开身旁的尸体,我一看发现这几下居然还垫了几层,已经腐烂得只剩下白骨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代进来中了招的人,看着那一根根扎进躯体里的钢刀,我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肥城面露兴奋地道:“这机关地下的陷阱其实也是通道,一直通向主墓室的,咱这回误打误撞等于进了主墓室了!你小子还算是个福星嘛!”

我一愣,将信将疑地对他问道:“你到底有没有个准儿,这到底是个什么机关?你怎么知道它通主墓室?”

肥城回道:“你小子还别不信了,告诉你这叫鸽子翻,你胖哥我前两年在江浙倒一个宋斗的时候种过这玩意,汉斗里多得很,我们刚才开棺的那个墓室隔壁不远应该就是主墓室,但这里的主儿故意修了个阶梯通道,搞成了上下双层,就是为了把人弄到那里撂倒。刚才要不是咱俩命硬,不是被那红毛缠死就是被这鸽子翻掀了。”

我一听他说这,额头又渗出了汗,直感到一阵后怕,借着火光心有余悸地又望了望顶上。再一看我们的手臂和身上那些被红毛缠过的地方,全是红色的血点,就像被几百个针尖扎过一般,还好现在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的奇痒了,血点也在慢慢的消退。

我对肥城问道那是什么鬼东西,肥城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自己也被那玩意儿吓得不轻,一听我提那玩意起身就走,火光渐渐微弱了下来,我一看头顶上墙壁上那些红毛好像又有了蠢蠢欲动的架势,马上也赶紧撤。

这里果然像肥城所说的那样,仅仅是一个夹道,只顺着拐了一个弯,便看见左侧的墙壁上塌陷了一个洞口,而且像是刚刚被开凿的样子,一缕光线正顺着那洞口透进来,隔壁隐约似乎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我心中一喜,心道八成是鲲叔他们,我们饶了这么大一弯子,指不定鲲叔他们已经得手了。我们像遇到救星一样,兴奋地钻进了洞口,这动静搞得太大,显然也惊动了里面的他们。

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四四方方的很是规整,显然经过了人工的处理。我站在一边的石台上,刚想放声大叫,然后扑过去给鲲叔一个拥抱,一看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个洞极为宽敞,看起来就像是以天然地洞为基础改造成的地宫,四周被两盏接上蓄电池的高瓦数灯管照得很亮,石壁上都是石雕和岩画,很多已经脱落不清晰,我的正对面是一处陡峭的崖壁,原本应该被许多的藤蔓植物掩盖着的,但现在已经被人砍断了许多,扒拉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四个身着黑色老鼠衣的人正站在那洞口前,正试探着往外奋力地拖动着什么东西。

一见我们的到来,几人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警惕地望着我们,手中赫然都亮出了黑黝黝的家伙,那架势就像看到了外星人类似的。我脑袋一晕,看着眼前这几副陌生面孔,不知道如何应对,肥城还算机灵,二话不说双手高举至头顶,我们就这样和他们对峙着,一时气氛极为尴尬。

“你们是什么人?”对方一脸型瘦削的鹰钩鼻厉声问道。

我可是第一次倒斗,压根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当下又紧张起来,在这种地方要真遇上黑吃黑的事情,只能怪自己倒霉了。我之前还在为自己的运气好而沾沾自喜,眼下竟无所适从起来。

肥城大嘴一咧,伸手就掏自己的腰包,摸出半包中华举着正待说话,对面一黑胡子大汉已经走了过来,一把揪过肥城的烟就甩到一边,接着收了我们的猎枪和匕首,作轻蔑状地一笑,把我们逼到了墙角。

“老四!怎么个情况?”上面的鹰钩鼻喊道。

被唤作老四的大胡子一扭头回道:“没事儿,两个草头愣头青,大概是想拣点儿咱们好处的!”说完转身晃了晃手中的枪管,对我们警告道:“同行是冤家,不过我们老大看得开,你们老实呆着,自然会留点好处给你们的!”

我和肥城被这一番奚落,心中都有气,但看着眼前那黑洞洞的枪口,再大的气也得忍着。那鹰钩鼻子对显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也对我们没有兴趣,丢下一句“看紧点儿”就继续研究他的东西去了,妈的把我们当草头(无任何组织的草根盗墓贼)了。

大胡子得令似的,把我们赶到了中间位置一个高高的石台上,整个洞内就这地方最显眼,随便哪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我极不痛快地抱着脑袋坐在石台上,一边在心里问候着肥城的祖宗,一边侧着眼向他们所在的那地方张望。他们在拉扯着一根铁链,不知道奋力往外拽着什么东西,那东西好像还很重,四人中少了壮硕的大胡子好像还显得极为吃力。

“老四!不用管他们了,他娘的快上来帮忙!”鹰钩鼻子喝了一声朝这边一招手,好像在对大胡子示意我们构不成什么威胁。大胡子得令,朝我们扬了扬手中的钢枪,转头又爬上了几人所在的崖壁之下。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那些垂下的藤蔓抖动了几下,崖壁的表面好像有了异常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