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14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7 字数:3352 阅读进度:15/30

从垭口穿过,前方竟然并不是其它的石室,而是一级级的石质阶梯,一共十三级,顺着迈上去,眼前又是一条通道。我又纳闷起来,虽然我这是第一次进古墓,但古墓的基本结构我还是有所了解的,现在我们所在的这个显然属于非常规,基本上已经打破了传统汉墓的结构框架了。

之前鲲叔说这里形成的是“困龙局”,但当地的自然条件使得这个只是个虚局,不但成不了困龙之势,反而促成了潜龙出水的极佳地势。也就是说这里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已经绝对可以应对帝王这种级别的了,刘伤不但在风水上选择假死局蒙骗后来者,连墓中的修建也一反常态,其乖张诡异的个性实在让人抓狂。

肥城打头阵,一边走一边小心地摸索着对我道:“走的时候得注意看脚下,这墓道看起来怪得很,一不小心踩错了哪块砖,到时候万箭穿心啊!”

我听他这么一说还真有些怕了,但看他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将目光聚集到地面上,一边紧盯着那些地砖一边对肥城回敬道:“我又不是吓大的,你还是看着你自己吧,真踩到了什么万箭穿心的机关,你这块头刚好成了我的挡箭牌!”

地面的砖石都是一模一样的,没有哪块显出不同于其它的特征,墙面也没有什么特别。通道并不长,手电的光都可以照到尽头,估算一下大概也就三十米的样子,我们小心翼翼地走了一半的距离,没有任何异常,我放松了许多。

后半段的墙地面砖石不像前半段那么平滑无样了,而是很多都刻了纹饰图案,夹杂着无纹的砖石,杂乱地排列着,毫无规律可言,一时搞得我们都无法下脚。

肥城哆嗦了一下,左顾右盼地望了望前方的砖石,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跺脚,接着就准备向前迈。我一把拉住他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握,这些砖排列乱得跟散落的麻将牌一样,毫无排列规律可言,你这一脚下去可关乎到两条鲜活的人命啊。

肥城一听又收回了脚,不敢再往前了,一时我们进退两难,小心翼翼开始观察起那些砖石。墙面顶面上的我们不用担心,因为毕竟很容易避免接触到,但地下的就无法避免了,于是我们的注意力也全都集中到了地下。

我一看那些砖不过三十见方的大小,提出了一个主意:如果真有机关,无外乎都是靠人无意间的踩踏而击发,如果我们将整个受力面扩大,单位砖石承受的力度就很小了,这样就可以避免踩到机关了。

肥城来不得文邹邹的这一套,连连摆手嘟嚷着让我说得明白点,我解释道:“这些机关不就是仗着我们不知道它的触发位置吗,只要不让这些砖受到足够的力,肯定就触发不了,我们将整个身子趴在地上过去,相信就没多大问题了!”

肥城想了一下觉得似乎有道理,挠了挠头道:“我明白了,你小子是要咱们学他娘的长虫在地上爬过去是吧?可你看这地面毛毛糙糙的,你胖哥我可是薄皮嫩肉啊!”

我一见他的体型也不禁失笑,这块头没堵住这狭小的通道就算不错了,真的很难想象他在地面爬过去会是个怎样的情形。我对他道还不定有没有机关呢,反正你这块头在这了,爬过去不容易,但要是愿意回去喂虫子呢也可以。

肥城无言以对了,从背包中拿出了一截绳索,接上壁虎爪,我打着一根火折子,朝着通道的尽头扔了过去,前方被照亮了起来,尽头赫然是一堵雕着青面兽首的石墙。我疑心这是被封堵的死道,仔细一目测才发现那呲牙咧嘴的兽首雕像离通道还有一段距离,中间是镂空的。

肥城把连着绳子的壁虎爪甩了过去,接连试了几次,终于勾住了什么,肥城拉试了几次,确定已经牢靠,这才把整个身子都趴到地面上,拽着绳子往前缓慢地移动。他的体重太重,手臂使不上劲,爬动的速度跟蜗牛一般,没一会就已经满头大汗,一边收着绳子一边不住地抱怨我出的是馊主意。

我一看忙将肥城拽了回来,自己拉着绳子先过,我的身子灵活许多,动作更加轻盈,但冒着随时可能触发机关的危险以这样的姿势艰难前行,还是让我有点受不了,地面的砖石粗糙不堪,摩擦阻力很大,我没前进一下都得费很大的力,不一会便有些吃不消了,短短十几米的路程就像是跑了半程马拉松似的,累得呼呼直喘气。

肥城在身后一个劲催促着,我一想一会还得拉着这么个大块头过去,顿时叫苦不迭,下意识地抬起头望了望前面估摸着还有多远的距离。

前方是通道的尽头,正对的是孤零零的一块青面兽石雕,突然,我发现眼前出现了异常:就在我一抬头向前看的时候,一张血红血红的脸从眼前闪过,迅速地又缩了回去,好像有人在偷kui着我们一般。我吓了一跳,作防备状地往后缩了缩,再仔细一看,除了青面兽石雕,前方并无任何异常。

我还在纳闷,忽然感到脚底一紧,一回头却见肥城握着我的脚就把我往后拽,嘴巴一个劲地指着前方,十分惶恐的样子。我抬头一看,原本空荡荡的青面兽石雕的缝隙间突然飘过了一缕头发。我头皮一麻,煞那间热汗变作冷汗出了,那头发奇长,泛出醒目的艳粉色,恐怖的是墓道里明明没有风,那头发却像受了风吹一般,散乱地飘荡着,而且越越长,竟然徐徐朝着我所在的方向就飘过来。

我心里直发毛,难不成是女人的头发?这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头发?疑惑间,前方已经簇拥满了肉红色的头发一样的东西,遮蔽了青面兽的脸,青面兽很快就成了一个长了大胡子披头散发的怪物。渐渐地,那青面兽的脸都被遮盖得看不见了。

我赶忙蹬了蹬脚,示意肥城赶紧后撤,岂料他突然猛地蹦了起来,不住地摸着后脑勺怪叫道:“我操!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接着他杀猪一样惨叫起来:“小子赶快撤,他娘的咱碰上鬼毛子了!”

我还没来得及完全听明白,突然只感到脖子一阵奇痒,我大惊,猛地一扭头,但见原本几乎密不透风的砖石缝隙里,爬出了许多红色毛发一样的东西,像极了染过颜色的人的毛发,眨眼的功夫,砖墙里爬出来的毛发一下子密集了起来,朝着我的脸部就包抄了过来。

我哪受得了这恶心玩意儿,当下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脑袋缩进了上衣领里护住了脸,挣扎着起身就往回跑。谁知道动作幅度一大,那鬼东西更敏感了,居然死死缠住了我的双脚,越来越多的红毛向着我身子的其它部位也缠了上去。我随手一扒拽下了一大把,张嘴就向肥城呼救,一看才知道肥城的情况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只见一簇簇的红色毛发已经将他牢牢裹住,都快成蚕茧了,他刚想张嘴,但更多的那鬼东西直接就顺着往他嘴里钻。

这东西很快又爬到了我的脸上,就着耳洞和鼻孔就往里钻,无数红毛从脸上身上爬过,感觉就像是千万条毛毛虫在身上爬一样,又痒又火辣辣的疼。我的脑袋已经缩进了上衣里,那东西还是不住地顺着衣领往里钻,我有些顶不住了,双手又抓又扯,不断地把它扯断扔出,但更多的红毛却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慌乱间我又是一抓,突然握住了一只冰冷的手。

我触电般地缩回了手,这才感觉到头发里似乎有东西,难道是这鬼玩意的躯体吗?什么东西能长这么多毛?眼下我也不顾不得多想了,再这样下去不出多久非得被活活缠死不可,可我一时也没什么办法挣脱,一边挣扎着一边乱摸,很快身子失去了平衡,一头仰到在后面。我只感到眼前一亮,缠在脸上的红毛好像退去了不少,同时又感到一阵灼热。

一扭头,只见之前打着的那支火折子就在耳旁燃烧着,而火折子在的地方,那些红毛都避之不及,形成了一块中空区域。我一见这大喜,奶奶的,原来怕火啊,我赶忙伸手捡起火折子,朝着身上那些红毛就烧过去。红毛极易燃烧,火光一靠近立即噼里啪啦就着了起来,就像用火烧人的头发一样,燎势极快。

那红毛被烧掉了一大片,再也承受不住里面东西的重量,突然扑通一声,从发团里掉出来一个血肉模糊的躯体,不偏不巧地刚好朝我压了过来,一张面目全非的血脸几乎就贴到我的脸上了,这分明是一具已经被吸干了体液的人的尸骸。

我一阵哆嗦,心里明白再这样下去我们也是同样的下场,脑袋“嗡”一下的顿时清醒了不少,急中生智道:“这东西怕火,快点火烧它!”我一边脱下自己的上衣点燃,一边招呼着肥城。那肥城也是个人物,一听有救,一只肥手迅速地掏出了火折子打着,他被缠得急了,朝着自己脸上就烫了过去,那些红毛闪得极快,他一下子烫到了自己脸上,疼的嗷嗷直叫。

我这边的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缠在身上的红毛尽数散去了,不是被烧断就是缩回到了原来的砖缝里,跃跃欲试想出来却又惧怕火的厉害。我索性将烧着的上衣当武器,挡在前面开路,顺势就往肥城那边猛跑。

慌乱间,只听得咣当一下,我脚下一松,只感到什么东西被我踩了下去。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刚意识到不妙,突然身子一飘,直愣愣地就坠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