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10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4 字数:2801 阅读进度:11/30

我几乎想都没想,“嗖”就将手中的砖块丢了过去,“嘭”的一声重重地砸在那井盖上,紧接着就听到底下哎哟一声惊叫,好像还夹杂着骂骂咧咧的声音。

我一惊,难道底下还有个人?于是跟着厉声问了一声:“谁!是人是鬼!”

下面立即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生怕我跑了似的,“咦?真的有人啊,这位英雄,快打开这玩意儿让我上去,我是人,绝对是人!不信你准备好狗血,我上去你只管泼。那个你千万别走了啊!先把我弄出来……”

我一听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赶忙悄悄地靠近前俯下身,一听这居然是肥城的声音。我顿时又惊又喜,忙问道:“死肥城,是不是你啊?”

“咦?是你吗小子?快,快弄开这玩意把你胖哥弄出去,他娘的快憋屈死了!”肥城一听到我的声音显然也很兴奋,一个劲一边吼着一边把井盖敲得当当响。

我正要动手,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不放心地又对下面喊道:“要我怎么相信你啊?万一你是粽子或者其它不干净的东西变的怎么办,你那破嗓门很容易模仿的!”

肥城吼道:“你丫的哪来那么多心眼啊,告诉你我就是你胖哥,和鲲老鬼、孔明灯一起来倒斗的肥城,哨子枪的头面人物,进过局子、砸过场子、揩过老头的油,睡过雏儿……”

“行行行……!”我一听没错了,但他扯起来就没边了,于是让他打住,伸手握着井盖上的那抓手开始奋力往上提。井盖扣得十分严实,我使出了全力也不能将它扯动分毫。我一看,发现井盖的四周各有一个铁扣紧紧地扣着它,用手根本没法松开它们。我忽然想起那具尸体的背包里刚好有用得上的家伙,赶忙过去翻出了扳手,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了最后一个铁扣,井盖被顺利地打开。

“快憋死我了!”肥城迫不及待地钻出了那井口,一头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我发现他浑身湿漉漉的,脸上手臂上新添了不少的伤痕,好在都不重,大多是擦伤划伤。

“你小子就不能利索点儿,这下面要真有什么东西,指望着等你把我就出来,我恐怕都已经成了人家的大便了!我的亲娘唉!”肥城心有余悸,边诉苦边把那井盖又牢牢地扣上,大屁股猛地往上一坐,生怕里面有东西爬出来一样。

我对他道有那么夸张吗,你这不还是膘肥体厚的,也没看出来一丁点儿的短斤少两啊。肥城一肚子的不爽,还想发发牢骚,我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赶忙打住他迫不及待地问道:“咦?刚才那个红雾漫出来的时候你跑哪了?你怎么会在这底下出来?鲲叔他们呢?”

肥城嗨了一声摆了摆手:“别提了,刚才我还在寻思呢,到底着了哪门子的道儿,突然冒出来那鬼雾,然后我脚下没打稳就掉到一个洞里去了,我一看四周黑乎乎的除了破铜烂铁等一堆不值钱的玩意儿,就光剩下老鼠屎了,不过那有好几个通道,我一看也不管哪个是了,先离开那鬼地方再说。嘿!你猜我这一下走到哪了?”

我哪有心思听他在那卖关子,摆摆手让他赶快说,肥城得了一声继续道:“我顺着那个通道就一直往前走,通道斜着往下坡度很陡,没走一小段儿又出现了几个岔道,我琢磨着这怎么越走越往下啊,再这样下去他娘的都走到地府了。就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走岔了道了,原来的路好像变了,我左转右转都没转出去,越走越往下,最后终于走出去了,一看竟然是他娘的一个地下岩洞。”

肥城说着耸了耸肩膀,露出惊恐夸张的表情,虽然我知道他有故意制造气氛吓人的坏毛病,但他这次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那地儿,甭提了,除了盐老鼠(蝙蝠)啊就是死人啊牲畜的骨头,都叫水泡得不成样子了,他妈的简直就是一屠宰场!我当时就明白了,这好像和鲲老鬼说的那个什么鬼牢坑很像。”

肥城说到这我就明白了,原来那个鬼牢殉葬坑其实是巨大的地下岩洞,远不止我们看到的那个那么大,那只是它暴露在外的一部分,其实它顺着地底一直延伸到了这里。

“然后呢,你到底怎么从这爬上来了?”

“被鬼吓的!”肥城摸了摸后脑勺,心有余悸地道:“我当时吧想到了诀窍,岔道再多咱啥也不管,往着高处走就可以了,当时我估摸着手电的电池也差不多了,不敢耽误,转身就要走。你猜猜怎么着,我转身手电光这么一扫,一下子就看到对面的石头上趴着个鬼。”

我心道你怎么肯定那东西就是鬼,肥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张口就道:“奶奶的,那底下,一眼扫去人和牲畜的尸体都够一个整编师了,怨气那么重,难保没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再说了那东西就是个人模样儿,脸白得跟窗户纸一样,他娘的你见过人还能倒着趴在那滑不溜秋的石头上吗?不过那东西反应比我还快,往后一缩就跑路了。”

接下来的情形就是肥城屁滚尿流地狂奔猛跑了,那些通道可能交错着和地下的岩洞相连,肥城只管往高的地方走,最后顺着走到了这里,我打开那个井盖救肥城时,的确也看到了底下那一级级的石阶,深不见底。

肥城点上根烟,慢慢地抽完,体力似乎有所恢复,这才起身仔细望了望四周,这态势一下子又高昂了起来。“怎么样小子,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名堂么,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用的吗?”

肥城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我本不想搭理他,不过他怎么说也是哨子枪的头面人物,在倒斗这方面的道行比我高了很多,于是应付着道:“大概是个搞什么祭祀活动的吧,这个墓主人应该是个西汉的封王!”

“嘿!”肥城乐道:“小子眼光不错啊,有那么些潜力,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这确实是个祭祀的地方,也是个汉斗,不过可不一定是西汉的封王,你看光这祭祀殿的规格,再加上那鬼牢坑殉葬坑什么的,都快赶上当时皇帝老儿的标准了,还有这些动物俑,你看很多都是南方热带才有的动物品种,死一个封王恐怕享受不到万国来朝的待遇吧!”

我一惊,看肥城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像是戏谑之言。这次来我是抱着长见识的态度的,无奈很多东西鲲叔不让我表现太大的好奇心,眼下这肥城好像知道些什么,我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一路上这肥城的性子我也算摸透了,乖张程度不亚于鲲叔,想从他嘴里套出点话得管他叫爷才行,应对这样的人我有我自己的招儿。

我装出很正式的样子道:“我也是听鲲叔说的,怎么你们的看法不一样啊,你的道行我不了解,不过鲲叔说了我觉得绝对没问题的!”

肥城被我这么一激果然急了,哼了一声道:“你丫别太迷信鲲老鬼,现在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时代了,嘿嘿,没点把握的我能给你小子摆这谱儿?实话跟你说了吧,这锅的大掌眼的跟我们老大都通了气了,这个斗里躺的家伙不是真皇帝就是伪皇帝!”

我一听随即问道什么叫伪皇帝,傀儡皇帝吗?肥城回道难不成这道行里的话你还听不懂吗?和伪坑、伪宝一个意思。

我立即就明白了,伪在我们行当里并不是指假冒伪劣,它表达的意思是想得到却不能得到的东西,或者想做但最终没做到的事情,伪皇帝的意思就是想做皇帝最后却没能登上皇帝宝座的人。

听到这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试探着问道:“肥城,看你知道还真多,这个西汉有个叫广陵王刘伤的,你听没听过啊?”

肥城一怔,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瓜子,眼珠子转了几圈道:“嗨,你还别说,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有点印象,真的好像搁哪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