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9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3 字数:3151 阅读进度:10/30

这一下几乎将我早已绷直的心弦狠命地给掐断,它的形象迅速和我的某段记忆重合了起来:这张脸勉强具备着人的五官特征,如同刚被活剥了面皮的人,但浑身皮肉还显得光滑透明。它从红雾中探出来,两只没有瞳孔的寡白眼珠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鬼魅红雾和四周的黑暗造成的能见度异常的低,我借着手电也无法看到一米之外的任何东西,而我竟然能清楚地看到这张脸,可以想象当时它和我的距离是多么的接近了。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它的喘息声,那无法形容的声响直让我一个劲出白毛汗,一阵又腥又酸的难闻气味扑面而来,呛得我直想吐。

我连转身都等不及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吼了一声往后猛退了两大步,端起手中的猎枪,也不管瞄没瞄准就抠动了扳机。一声清脆的巨响后,我转过身子就猛跑,一路上又不住地撞上矗立的石俑、石柱,连撞带摔的整了个七荤八素。

我挣扎着爬起身,警惕地望着四周,腾出一只手就想摸出子弹给枪再上膛,这才突然想起所有的子弹都是肥城背着的,我叫苦不迭,恐惧又像大山一样压迫了过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到一阵疾风袭来,没等我喘够气,一个黑色的影子又显现在了面前的浓雾中。我心道那玩意儿果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几乎是想也不想就举着枪杆当棍棒砸了过去,那影子忽地一闪就不见了,好像并没有攻击我的意思。我有了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影子不像我之前看到的那个那么高大,而是和我差不多高低的人的影子。

我微微一喜,壮着胆子叫了声:“鲲叔,肥城,是你们吗?”

还是没人回答我,我怕把之前那东西引来,不敢出声了,只好往回退,摸索着又走了一段,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墙角的位置,于是屏住呼吸半蹲着,沿着墙角小心缓慢地前行。

耳边又传来了怪异的声响,这个石室的面积不小,但都是砖石结构,这样的地下环境很利于声音的传播,我听得那声音似乎很远,隐约好像是搏斗发出的声音。只这么一下一分神,我突然脚下一打滑,身子再也控制不好平衡,一下子朝前就栽了下去。

我的感觉告诉我好像是掉进了一个坑洞里,虽然有倾斜感,但它倾斜的角度太陡了,几乎是直角,加之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这一栽就直接顺着滑到了坑底。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这回不是被流沙坑活埋就是浑身是洞,再悲惨一些的就是摔得半死不活,躺在幽暗的坑洞里让老鼠虫子活活啃了。但好在我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没灵验,等我“扑通”摔到坑底我就意识到我的确摔得不轻,但除了擦伤并没有断臂断脚的悲惨遭遇。

从滑下来的感觉来看,这坑洞也并不浅,滑动的速度又很快,我一下子控制不住连手中的手电也脱手了。好在有什么东西垫了我一下,才让我安然无恙。我庆幸的同时,挣扎着想起身,手电落地后并没有熄灭,灯光直接照到我所在的位置,我一眼就看到了面前一张扭曲惊恐的脸。

我摔下的姿势刚好是头朝下,快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挣扎着仰了下脑袋,再用手格挡了一下,这才平趴着落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上,我发现这竟然是一具人的尸体!

我落下时的姿势使我刚好趴在他身上,脸对脸差点就和他打个了波儿。可以看出这人死的时间应该不长,但脸严重扭曲着已经干枯变了形,眼睛睁得老大,嘴巴半拢着,就像是看到了某种可怖的东西活活被吓死一样。

一系列的经历让我有些恐惧疲劳,所以虽然看到是死尸,我也没到吓破胆的份上,只是赶忙辨别了一下装束,发现不是我们一同来的几个人,这才稍稍放了心,同时也感到疑惑,难道这就是上一拨的人?怎么死在这了?

我拿回手电照了照四周,这里也是一个小的石室,散落着很多遗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一个巨大的鼎状物放在中央,四周围绕的全是一些青铜动物雕像,有鳄鱼、有犀牛,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怪异昆虫和鸟类。我凭着我对古墓的粗浅理解,姑且把这里当成是一处祭祀的场所,再一观察,发现这里的顶面是雕着很多复杂花纹的穹形顶,墙壁上有一个半人高的方形通道,不知道是通向哪,而它的左边是另一个洞口,形状很不规整,而且小了很多,一看就知道是盗洞。

虽然有洞口,但我根本不敢轻易去钻,一看这人背着硕大的背包,于是伸手将他翻了个身,轻声道现在这个地方只是暂时安全,而且还不一定就安全,你我同处险境,虽说同行是冤家,但好歹能进一个斗那也是缘分,希望哥们能指条明路,助我脱逃离这鬼地方,兄弟也知道你倒斗是为了钱财,所以出去后一定多烧纸钱致谢的,让你在阴间也做个富翁!莫怪莫怪!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胡说八道,真怀疑是不是着了道儿了,赶忙甩了自己一巴掌,伸手脱下他身后鼓囊囊的背包打开,开始翻找了起来。

我翻出了一只数码相机,一大叠资料文件,十几根螺纹钢管和两根探汉墓用的重铲铲头,我心道果然是同行,继续翻找,便是一些钳子、扳手、匕首等工具和一套塑料雨衣,再就是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里面夹着一份手绘的地图一样的纸张。

一看有地图,我微微一喜,心里暗自祈祷但愿是这个古墓的结构图,也好让我尽快逃出生天。地图折成了四折,我铺在地上展开,对比着自己的记忆搜索起来。

果然,我找到了那个灵胎冢的图样,它顺着由一条甬道连接到另一个巨大的墓室,从图上标识的看,灵胎冢和这个墓比起来,相差了几十倍,不知道他们是经过了精确的测算还是只是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

那个大墓室的整体轮廓也被标识了出来,用箭头引出分别标记了耳室、冥殿、配殿等,还有几条甬道,最中间位置特地用红色笔圈出了一片方形区域,标记为主墓室,但在字的后面又加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旁边加了个括号,里面画着一个棺材,用红色笔又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叉。

我一看心道果真让人捷足先登了,连主墓室都进去了,不过从他身上背的那些东西来看,他好像并没有摸到多少东西。只是那个画着大红叉的棺材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找到的不是真正的棺椁?那这个人怎么又会在这里,这里有通道通向主墓室的吗?

思维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之中,我拍了下脑袋,现在找到出口才是正事,于是继续看图,目光扫到了右下角,发现几个小字:西汉广陵王刘伤王陵!我一看微微吃了一惊,心道怎么会是这个人,难道这个墓主人就是他?

图上标记的东西很杂乱,有些字因仓促而写的十分潦草,极难辨认,我没在图上找到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的标识。翻开那个笔记本,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些探寻这个墓的进程,我一扫而过,就在准备合上的时候,突然有几个字从眼前闪过,触动了下我敏感的神经。

我轻声地念出:盒子无处寻。我一看有点幸灾乐祸,抢我们的头没料到自己也是白忙活一场。但我又感到奇怪,这个盒子是什么东西?我记得鬼三的故事里也提到过盒子这样的字眼,是不是同一种东西呢?

再一看也没什么帮得上忙的东西了,我将他的地图和笔记本收好,装到我自己的背包里,再摸起他的手电,一看还能用,也塞到自己的背包里,其它的东西物归原主。

抬眼又望了望四周,一眼就看到了我刚才滑下来的那个洞口,它的位置距地面足有三米多高,墙壁光秃秃的没有任何踩踏物,想攀上去根本不可能,再说有了之前那恐怖经历,我是再不愿回那鬼地方了,只盼着这里存在其它的出口。

检查完了墙壁的各个角落,除了之前发现的那两个洞口,好像真的没有另外的出口了,蹲在洞口那往里一探,都是黑黝黝的弯曲着深不见底,断断续续的好像还有阵阵凉风袭来。

他娘的没啥退路了,不钻就只能在这当祭品了!我把心一横,心道盗洞肯定安全一些,于是脱下自己的背包挡在面前,弯着腰就准备往里钻。

刚把上半身蜷进那个盗洞,突然一阵刺耳的巨响从脑后传来,我吓了一大跳,赶忙把身子又缩了回来,倚着墙角四处张望着寻找声源。

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急促,“咣当咣当”地回响在四周,气氛说不出的诡异。我咬了咬牙,随手从地上捡起块断砖紧握在手里。再一阵巨声响过,我看到正前方的地面突然向上隆起了一下,激起一阵尘雾,我这才发现那里有一个铁质方形井盖,底下不知道有个什么东西,正奋力地顶那个井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