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8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3 字数:3459 阅读进度:9/30

这绝对不是人的影子,虽然它具有人的基本轮廓特征,但脑袋却出奇的畸形,呈圆锥形。更可怖的是,这影子的身形好像还在不断变化着,原来是佝偻着腰,此刻正缓缓地站立起来,变得越来越高大,好像从一个什么坛子中爬出来一样。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那玩意追上来了,当下直感到后背凉习习的,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肥城骂了一声,抄起手中的枪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影子“嘭”就是一下,枪声在空旷的甬道中回响着,火药味伴着烟尘扑鼻而来。

肥城三下两下又上了膛,我跟着也扣住了扳机,鲲叔和孔明灯也握紧了黑驴蹄子,就等着这家伙冲出来一齐给它一下子了。被激起的烟尘渐渐散去,我们的手电光一齐照向前方,那诡异的影子却已经不见了。

“狗日的!会不会是先来的那帮龟孙子装神弄鬼吓唬人,要让爷爷揪到了,直接卖去当兔儿爷!”肥城一边骂着,一边举着枪就窜进了那石门,我们都被他的莽撞搅得头疼,赶忙追上前以免他脱群。

我们刚追上肥城,眼前的情景又让我们惊呆了,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块空旷地,正面就是一堵石墙,并列着有两个洞口,似乎又是了岔道,地下零星地散落着一些衣物包裹等物件,还有几具已经干枯的骸骨。石墙左右的坑壁上有几个盗洞,可能现在这个空旷地也是之前的盗墓者挖拓起来的,石墙两个黑黝黝的洞口排列着,像一双眼睛一样瞪着我们,诡秘异常,实在让人无法抉择。

“鲲爷!这回走哪条啊?这可能是个局,走错了恐怕……”孔明灯表现出了担忧,他的话刚说完,身后却又有动静了。

我们都以为那东西又追上来了,赶忙转身作迎敌状,但再一听却觉得那声响很嘈杂混乱,和之前的不一样,就像是一大群什么东西在撕咬奔逃着似的,只一会功夫,那声音已经近在耳边。我们慌忙握紧了各自的家伙,同时举起手电搜寻着。

突然“叽”的一声响,清楚得就像在耳边一样,我赶忙顺着声源将手电光移过去,只见最靠近石墙的那个盗洞口里,猛地窜出了一只青绿色的像蝎子一样的虫子,紧接着一只又一只地跟着窜了出来,像带着识别系统似的就朝我们直奔过来。

肥城处在先锋的位置,离那洞口最近,成了第一个受害者,他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已经有虫子顺着他的裤腿就爬了上去,照着他的大屁股张嘴就是一口,他杀猪般地叫了起来,不住地跳动着蹬腿试图摆脱那东西。

他的模样极其好笑,但此时我哪里还顾得上笑,赶忙往后退远离那些东西。肥城一把扯下身上的怪虫,狠狠地摔到地上,再上前几脚踩成肉饼解恨。但很快更多的怪虫涌了上来,有几只胆大的跃跃欲试,挑衅般地窜上前,被我们直接用枪托和旋风铲直接打死。但同样根本无济于事,很快越来越多的怪虫潮水般地涌了上来,慢慢地把我们朝洞口处逼近。

肥城一边挠着屁股,一边龇着牙道:“操你爷爷的这什么鸟玩意儿?怎么就知道爷爷那块肉多,要是个有毒的主儿就亏大了,你们都小心着点儿!”

鲲叔猛地一甩手道:“这是狞虫,就是鬼灯虫的幼虫,怪了,这里哪来这么多这东西?”说话间大批的狞虫密集地围了上来,对我们形成了包围的态势,逐渐将我们逼到了右边的那个洞里,此时我们也没了选择。

“快跑!不想被咬成骨头架子就快跑!”鲲叔煽了愣在一旁的我一个耳光,说话间又有狞虫扬着手中的大螯就冲了上来,我们一边踢掉,一边沿着洞口往里跑,那些虫子识别系统很强,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潮水般地又涌上来。

没跑多远,通道被洞穿,整个空间忽然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开阔,好像又进入了一个内室。手电的光线只够照到很有限的地方,我们是逃命的速度,这地方又不那么规整,我又摔又撞,五脏六腑几乎都要被震了出来。

我开始担心万一这里是个封闭的内室,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那就凶多吉少了,整个成了狞虫们进行大餐的场所。正寻思着忽然听到一声惨叫,我辨别出声音来自孔明灯,一转眼,只见一只狞虫正趴在他的肩膀上,几只螯爪紧紧勾住他的肉,张开了铁钳般的大嘴就准备咬他的脖子。

他咬着牙挣扎着,我正想过去帮忙,忽然觉得小腿部一阵剧痛,一只狞虫已经勾着我的腿就开始往上爬。我大惊,哪还顾得上疼,想也不想就一个枪托甩过去,那玩意像被敲碎的西瓜一样顿时粉碎,绿水四溅。

更多的狞虫展开大了更大的攻势,孔明灯一把摸出匕首,揪住肩上的狞虫就是一削,将它拽离自己的肩膀,狠狠地甩在了地上,再上前一脚一个,一连踩扁了好几只。但这都是螳臂挡车,只一会功夫我们就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肥城扯着嗓子吼道:“几位爷快给支个招啊,再这样下去不出三分钟肯定歇菜,我养的这身肉可不是为了伺候这帮东西!”

鲲叔道:“都沉住点气,这里不会是封闭的密室,你们看这些个陶俑和铜车马,这里应该是汉墓里殉葬坑的最后一段,肯定有通到主墓室的甬道。”一边说一边顺着墙面移动摸索着。

墙面是清一色的汉砖,要在这么一大片汉砖中寻找机关,我们乐意但虫子恐怕等不及。肥城也等不及了,那些狞虫似乎喜欢他的体型,紧追着他不放,几下已经将他逼得几乎要上墙。

我的屁股、大腿和后腰又分别中了几下,也渐渐感到顶不住了,这密室四周的地面有很多凸起的石雕和石台,只有墙角是平整的砖石路,我们沿着墙角慌乱地奔逃着。

又一只狞虫趴在对面的石雕上,纵身一跃直接朝着我的脑袋就跃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鲲叔的飞刀已经出手,直接将其打落。我刚抹去脸上的脏水,忽然听到一阵“霍霍”的声响。

刹那间,虫子好像突然安份了好多,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整个石室里只剩了那种声响,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声音是某种石质的东西在移动而造成的,像极了我们之前听到的石棺挪动所发出的。

我一怔,焦急惶恐之际,又是“嗖”一声响,原本气势咄咄逼人、不把我们置于死地不罢休的狞虫就像见了鬼一般,拼了命地往后退,比刚才追击我们还要卖力,拿出了逃命的力气,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一只也看不见踪影。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我们刚体会到从地狱逛了一遭又返回的惊悚,那声响又嘎然而止了,跟着是肥城怪叫了一声:“我靠!什么东西?”

几乎在同时,我一抬头也看到了我们的正前方,一个红色巨型的东西张牙舞爪地逼了过来,我吓了一跳,朦胧间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只觉得它的体型不断地变化着,根本分不清身子和脑袋,十分的恐怖。

等光线都聚集到那时我才发现,这根本不是生物,而是一大团浓烈的雾气,浓雾呈鬼魅的淡红色,不知道从哪里扩散出来的,它扩散速度很快,翻涌着就要弥漫整个石室。

我的第一念头就是:毒气!心道八成是谁刚才慌乱中踩到了什么机关,才导致了它们的泄漏。不容我多想,红雾很快就涌到了眼前,能见度一下子降到了极低,手电的光根本无法从这浓雾中穿透过去。

我连吓带累的,已经控制不住吸了几口,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很多毒气都是无色无味的,在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能让人中毒,那些狞虫对这种气体那样恐惧,肯定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我屏住呼吸,凭着记忆将身子往鲲叔那边靠了靠,四周原本就黑暗一片,这红雾的介入几乎把这里变成了一个没有边际的黑洞,我伸开手臂几乎连握着手电的手都看不见。

“鲲叔!”我更无法辨别他们几人的方位,只好叫了一声,声音在四周回荡着渐渐消失,竟然没有人应答,我只好加大嗓门又叫了一声。

四周除了空旷诡异的石室折射而出的如鬼魅般死气的回音,仍旧没有任何声响,我一下子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发了疯地大叫:“鲲叔、肥城、灯哥……!”

依旧没有人回应我,我这才猛然意识到,刚才的一阵慌乱,使得我和他们走散了。但是在这样的地方,他们不可能听不到我呼叫的啊,难道……

我不敢再想了,大口地喘着气,四周一片骇人的哑静,我几乎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系列的境遇已经让我的心脏承受了过高的负荷。我不敢有一丝松懈,残酷的现实强迫我相信,我现在正孤身一人在一个不知名的古墓里面,红雾中隐藏的很可能是各种未知的危险,我甚至感觉到浓雾中有无数双眼睛,正贪婪地盯着我这个猎物,慢慢地向我靠近。

我多希望一切就此凝固,保持着这种状态不要有任何变化,然后鲲叔从后面磕一下我的脑瓜骂道:臭小子,别一个劲胡乱跑路!肥城嘻嘻哈哈一旁看我的笑话。

可是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仍旧感觉不到四周有任何声响,手电在此时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我伸手照见的,依旧都是那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鬼雾。

我骂了一声,索性把心一横,发了发狠,摸索试探着能不能找出条通道。突然,手电的光束照到了前方的一个影子,我忙叫了声“谁”,那影子忽然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许多,浓雾像被剥离了一般越来越淡,等我刚意识到其实是这家伙在向我靠近时,一张极度狰狞可怖的脸已经从剥离的浓雾中探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