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5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20 字数:2508 阅读进度:6/30

听了鲲叔的话,我也一脸的困惑,第一感觉就是碰上了非常规事件,这种情形显然就连鲲叔也不曾遇到过的,根本就是在人的判定范围之外,也是理论上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肥城一拍屁股,对着一旁仍旧在思索的鲲叔道:“咱碰上了几百年前的二百五!八成是汉墓主人的铁杆粉丝,心甘情愿地给人当殉葬品,这执拗劲儿,现在的追星那帮小屁孩哪比去!老大,这废了咱整正主儿去吧!”

鲲叔一伸手,“等等!这东西来得古怪,先探出方位再说,指不定咱还得下去一趟!”

“不是吧鲲老大,已经让人抢了头,再这么一耽搁会不会误了大事儿?”肥城对鲲叔的决定很不理解,愣在那张着嘴巴不知所措。

“少废话!动手!”鲲叔一声令下,几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鲲叔拍手一合计,决定直接定位,按着掘明墓的经验,绕过厚实的砖顶,直接挖盗洞从最薄弱的后墙进入。

鲲叔的决定符合他平日里对我的教导,鬼三祖爷在笔记上说过:对不知道的东西,不要抱有过大的好奇心,而那些颠覆了一般套路的东西或事件,一定有它特殊的用途。

他们打盗洞娴熟得很,几把铲子飞舞着不一会便下去了好几米,明墓一般不深,很快我就听到了铲子撞击砖墙的声音,心道挖到墓墙了。鲲叔吩咐他们拓展了下空间,再清理出一大片墓墙以便于凿穿,接着我跟着他一起下了盗洞。

墓墙的墓砖很快被他们用短柄锤配合着钢钎凿开一块抽出,顺着就扒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内部的另一层砖墙,鲲叔他们仔细检查了一下中空的夹层,确定没有异常后,这才令他们将之前的口子继续扩大至可以供人进出,再凿开内层的墓墙,几人猫着腰一个跟一个钻了进去。

我们打开手电,一个圆形的内室呈现在了眼前,我手电一晃突然照到了一张狰狞的脸,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猛退了几步。等众人的手电光都聚集到那里时,我才看清它的真面目。那是矗立在正中间位置的一尊雕像,是一尊双面武士雕像,前后完全一样,浑身铠甲,双手按在一柄大剑上,呲着牙面目凶恶可怖,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般。邪门的是它的脸刚好对着我们凿开的洞口位置,就好像知道我们会从那打盗洞进来,所有有意吓唬我们似的。

肥城看着我几乎发抖的样子,呲牙做了个鬼脸道:“兄弟,别紧张,哥哥我当年第一次下斗也这样,教你一些窍门,看见的就当没看见,看不见的就当没有,这招保准百试百灵,如今哥下得斗加起来都凑得上一个地下别墅群了,屁事儿没有!这年头,斗内斗外玩的都是心理素质!”

孔明灯哼地一笑,“对!是屁事儿没有,一有事就嗝屁了!吹牛要是上税,你倒腾的那些玩意儿根本不够交税的!”

肥城一听不爽,张口就待回敬,鲲叔一伸手,都安静了下来。手电的光圈开始在四周移动,墙上赫然是灰色青砖和已经熄灭的长明灯灯架,顶地面和四周的墙面青砖上刻有不少的文字和符号,但排列方式很乱,东一块西一块的完全不知所云。

我看得云里雾里,于是道:“你们两个先都别逞嘴上功夫,说那些没用的,来点正事儿,谁能看出这顶上墙上的这些是什么名堂啊?”

孔明灯扫了一眼四周的墙壁,用匕首从墙上刮了一些墙灰在手上碾了碾,嗅了一下道:“典型的明砖,官窑烧出来的,我们之前的判断没错!”

鲲叔“嗯”了一声道:“越来越怪了,既然是明砖,这东西就不会是明朝以前的东西了,这种结构特征和其它的古墓又不一样,难道……!”

鲲叔往里望了望,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唯一的内室,前方一个拱形的走廊呈现在眼前,直接通向黑黝黝的不知名深处,应该是和这个内室相通的另一个空间。

孔明灯接过道:“鲲爷,这到底唱的哪出啊?大掌眼的消息不会有假吧?或者我们被那老头子糊弄了!”

鲲叔呸了一声道:“那老小子是个不识好歹的货,可是糊弄老子他还嫩了点儿,他是想把咱困死在那洞里出不来,拖延咱们的行程。但我刚才探过,那鬼牢坑和汉斗的殉葬坑都是存在的,这里一定有汉斗。走!再往里探探,这里肯定有名堂!”

几人再扫探了下四周,确定仍旧没有异常后,便沿着之前看到的那个走廊向里面穿去。走廊很短,几乎不能称作走廊,仅仅是一截过道而已,十几步便穿了过去,里面果然是另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感觉比之前那个大上了好多,因为我们的手电光不像之前那样把整个空间角落照得能观察到,没等我们进一步深入,我的目光就被正前方地上并排放置的几个硕大的东西吸引了过去,我只略微辨别了一下,确定那是一口口棺材!

“你们快看!棺材!”我指着前方轻声喊道。同时数了一下,一共八口棺材,呈一字型排列,寂寥冰冷地躺在那里,就好像等着别人抬着它们下葬一样,根本就不像是已经埋在地下的。不过看到棺材,我基本已经确定这里就是个墓穴了,只是四周围黑乎乎的,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棺材,心里总感觉极不舒服,还有种怪怪的感觉。

肥城一见有棺材,眼睛立马圆了,对其它东西马上没了兴趣,两大步一跨就窜到了一副石棺面前。但他并没有立即起棺,而是用手电照着石棺的边缘,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我们也跟上去观察了起来,所有的石棺都是灰白的理石,比较粗糙,不像是经过精心打磨的,上面也没有任何的记载主人身份之类的铭文,光秃秃的就连任何文字也没有,但棺盖与棺体的接口处,都有好几处可疑的痕迹,我虽然不是内行,但一眼还是看出这是被撬杆撬过的痕迹。

“靠!搞毛啊,他娘的这也让人先趟了,鲲老大,咱这回亏大了,那伙人大小通吃,恐怕打牙祭的都没给咱留下,光剩点死人骨头渣子了!”

鲲叔又呸了一声,用手电光指了指一副半撬开的石棺盖道:“没那么容易,你还真指着这几口棺材留下啥剩饭给你蹭?你看看这撬杆的痕迹,没一百年也有八十年,没有一个是新的,他们恐怕也只能啃骨头渣子!”

肥城一听按捺不住,这都是道上的人儿,被人捷足先登这口气是咽不下去的。“这来都来了,再说都被人趟过了,不瞧上一眼心里还真不那么痛快,有棺不开没天理,来!看看到底有没有尾子扫!”

话一出,他与孔明灯二人就着身旁的那口,抬着棺材就开始往一边掀,这一副的棺盖已经被撬出了卡槽,只象征性地盖着,露出条很大的缝隙,很容易打开。

肥城多了个心眼,先不着急掀,而是就着那条缝用手电往里照。上下一扫,肥城的脸色一变,转过头惊讶地喊道:“我靠!鲲老大,这……这不是正常的主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