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王鬼冢 第3章...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19 字数:3270 阅读进度:4/30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浩瀚莽林,再就是群山环绕,大小高低不同的山坡凸显了出来,我知道是鲲叔可能看出了什么端倪,此时他翻出了手中的地图进行了对比。

“是这里了!”鲲叔兴奋地道:“名副其实啊,困龙岗,这看来是个突穴高岗龙,前面的那条河一干,就成了困龙之势,不过按照当地的雨水条件,那河怕是只会发大水不会枯水,这又显得名不副其实了!你们看这群山势如万马奔腾,自天而下,呈回龙顾祖之势,这他娘的都能顶上皇帝老儿的标准了!”

“哦?”我一脸疑惑,望了望四周的群山,就想再听鲲叔侃侃长长见识,那老头却又插上了话:“是啊是啊,这位师傅说得太好啦,你说的那个什么局,上一回也有人这么说过,那帮人派头也大着呢……”

“上一回?”鲲叔脸色一变,其它几人也显得有些慌乱,被人捷足先登,这种郁闷心情可想而知了。还好几人都沉住了气,我一转眼才发现那观山月正远远地站在一旁,望着前方出神。

“怎么了小子,看什么呢?行动之前还直抒下胸襟?”一旁的肥城对他调侃道,观山月没有搭理他,只冷冷地回了一句,“好熟悉!这里我好像来过!”

“来过?你什么时候来过这里?”肥城警觉了起来,显然对他的回答感到很意外,但看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又似乎不像是在胡说急忙追问道。

“感觉而已,我不知道,几十年前吧!我记得这里的气味!”

“你在说你爹吧?”肥城笑着指着他对鲲叔摇了摇头,我当即也觉得这家伙不光身子骨软得像挂面,精神还有问题,实在不懂孔明灯带谁不好带这样的人来干什么。

我们不再问他,他也懒得搭理我们,竟然带头径直朝前走了。肥城一个劲地骂孔明灯道西三省已经日落西山矣,连个像样的人也找不到了。孔明灯不甘示弱,反驳了起来,要不是鲲叔喝斥的话这,他俩恐怕没进斗里斗粽子自己就先动起了手。

肥城说的是实话,西三省二十多年前遭受过一次致命打击,一下子动摇了根基,近几年虽然投资的领域很大,但人心涣散,内部一个劲儿起内讧,没成想又赶上了金融危机,大部分投资血本无归。就此便一蹶不振,各地组织里的人走得走、散得散,当年的六扇门鳌头今日可谓门可罗雀,现在真的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要不是孔明灯等几个扛把子的苦苦撑着这块招牌,只怕六扇门就要变成五扇门了。

按着鲲叔的说法,我们现在距离地图上的地方已经很近,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了它的范围,我们加快了脚步,走了大概有半个钟头的样子,穿过一道极窄的夹道,接着所有的视觉都被高耸的峻峰遮挡了起来,地势也越来越低,我们抵达的似乎是一处峡谷,抬头一看只能勉强看见细长细长的一段灰蒙蒙的天,再弯曲着往里深入,连一线天也看不到了,很快变得黑乎乎的,好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

地下已经不是路,而是布满了碎石的浅溪,黑色的溪水显得很污秽,泛出阵阵怪味,很不好闻,我本以为这大山里的山泉小溪都是清澈见底的,现在看来有些失望。

鲲叔道:“如果真的有人捷足先登了,我们就必须加快,洞里是活水,肯定能通到另一边,翻过山头或者绕过去,时间恐怕不允许了!都打紧点儿!”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的洞壁,矿灯照过,洞壁泛出阵阵绿色,长满了苔藓,摸在手上滑腻腻的无法攀岩,我的脚迈得都不那么自在了。

越往里深入,溪水越来越深,洞也越来越开阔通敞,但却并没有钟乳石之类的,不像是溶洞,我甚至还能感觉到某些人工开凿的痕迹。这洞道蜿蜒崎岖极不平整,我们选择了旱道加快速度。

这时我突然感到了些许不习惯,一想才意识到之前那老小子这时候竟然闭口不语了,我以为他偷偷跑路了,警觉地一看竟然还在。见我在看他,黑暗中整张老脸也呲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道:“希望各位尽量不要讲话,动静也小点,这天都暗了,惊了这里放灯的鬼魂就不好啦!”

我不以为然,这里如果是积尸地,这地底的烷沼之气,死尸腐烂产生的磷火燃烧便是很常见的。但让我不自在的是这老头,之前肥城的一番话让我恶心害怕,现在越看越觉得这厮不对劲,真像个玩阴谋的主儿,想到这我有点着急担忧起来。

忽然,那老头唉了一声,压着嗓子低声道:“不好,冤鬼出来放灯了!都注意点儿!”

我一怔,心道怎么说来就来,放眼望去,只见黝黑的洞穴深处,一个个幽蓝色的光点从无到有,缓缓地往上冒了出来,悬浮在空中,就好像是从地表钻出来的一样。它们的运动似乎很有规律,时快时慢,一眼望去怎么也不像磷火,更像是被人用线牵着放出的风灯。

我咽了一口唾沫,望了望一旁的鲲叔,肥城忍不住上前道:“老大,这里有点名堂啊!恐怕不是什么一般的山洞,你看这壁上整得有棱有样儿的。那些是什么鸟灯玩意儿?”

孔明灯接过道:“这难道是阴魂灯?”

“阴魂灯?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人们传说的以人的灵魂为燃料的灯!而且放灯的恶鬼们为了保持其长期不灭,便蛊惑人们追随其而去,勾去他们的魂魄作燃料。有的偏远深山里出现过这种东西,幽蓝色的光很诡异,据说能慑人魂魄,有的人迷迷糊糊就追着那灯去,最后不是掉到了悬崖,就是被山上的野兽活啃了,的确有点邪啊!”

“这东西真有吗?”他的解释让我恐惧但没能让我信服,孔明灯回道:“行当里有人遇到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荒山野岭的,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还是小心为上!”

一旁一直没有吭气的观山月这时候忽然摇了摇头,跟着冷冷地说了一句:“不对,这好像是鬼灯虫!”

“哦?”鲲叔脸色一沉,往前跨了一大步,打开手电迅速照了照四周。

“难怪!”鲲叔道:“这里的暗流大概都是附近的大河涨水才形成的,位置都这么低,水一退去,大量的人畜尸体都堆积在这里,这地方基本就是个聚尸坑啊。”

“聚尸坑?”我一阵眩晕,只听得鲲叔又道:“鬼灯虫就是在尸体里产卵,幼虫吃腐肉长大的,这东西公的多母的很少,经常为争夺一只母虫自伤残杀,能活下来的都是攻击性很强的!所有人关掉手电,下水趟着走,手脚也轻点!”

我们不敢怠慢,照着鲲叔的意思,都闭了手电下了水里,水仅仅到我们的腰,必须得保证半蹲的姿势,虽说是暖春时节,但这洞里的水却冷得要命,这样的姿势行走在脏水里别提多难受了。

即便这样我们的动作还是大了点,没多久,我只感到眼前忽地一亮,原本幽蓝黯淡的光瞬间亮了许多,煞那间,空旷的石洞中布满了幽蓝色的光点,那情形,像极了罗刹地狱描述的死魂灵之灯。所有的鬼灯虫就像得了某种号令一样猛地一颤,飞速地朝我们逼近,在我们的头顶盘桓了几圈后,跟着像流星雨一般就划了过来。

“都潜到水里!快!”黑暗中鲲叔大喝了一声。

我压根没反应过来,忽地从背后伸出一只手,将我脑袋猛地按到了水中,我准备不充分呛了一大口脏水。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手劲奇大,我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好大一阵子,我脑袋都快憋大了,这才感觉对方松了手,我探出脑袋大口喘着气,心里直骂哪个王八蛋难道想杀人灭口!

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过:“千万别被这东西咬到,不然你走不出这尸洞了!”这竟然是那观山月的声音,靠!这厮看起来柔弱得跟个姑娘似的,没想到这么大手劲。

我还在疑惑这神经质口中说出的话是否靠谱,抬眼突见鬼灯虫已经冲过了我们的头顶,从洞口开始往峡谷外飞,更多的鬼灯虫又源源不断从眼前不远处的地下冒出来,伴着阵阵“吱吱”的声响,空中的光点到了密集的程度,就连黝黑空旷的尸洞都被照得亮堂了不少。

黑暗中鲲叔轻声道:“这小子说得没错,鬼灯虫一般都藏在腐尸体内啃肉,现在这么大规模的出现可能是到了它们的交配期,公的会亮灯吸引母的,它们对黑暗冰冷的环境习惯了,识别能力很强,有热量的活体被它咬一口,所有的虫啰啰们都会记着这味儿,到时候绝对逃不掉的!”

我心有余悸,猛吸了一口凉气,肥城在一旁惊叫道:“靠!那咱这倒好。不成了给这鬼虫子送点心来了!”

肥城的声音大了些,很快又惊动了那些悬浮在半空的鬼灯虫,刹那间一阵流星雨便直窜过来。这回我机灵了许多,自觉地潜到水中,四周黑乎乎的我怕走散,在水底也得抓着某个人才有安全感。想着那小子好像就在我的后边,我探出手摸索着抓了一番,果真抓到了一只胳膊。

但紧接着我突然感到不对劲,心里陡然一惊,一种怪异的感觉直窜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