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怪尸

小说: 我的盗墓贼生涯 作者: 西秦邪少 更新时间:2015-05-20 23:37:16 字数:3249 阅读进度:1/30

晴空万里,缅北莽林深处。此时仅仅是三月,却已经是烈日炎炎,丛林里密不透风,繁茂异常的密林仿佛天然而就的大蒸笼,污秽的泥沼、弥漫在一道道残垣断壁的鬼魅雾气,一切都肆意地煎熬着存在的那两个身影。

鬼三汗流浃背,破旧的钢盔早已戴不住了,索性解开衣扣蹲在地上,摘下钢盔当扇子煽风,而他的眼睛却始终没离开过眼前那个刚挖出来的盗洞。

“鬼三!咱跟了英国红毛打日本鬼子,折腾了大半年命都险些撂在这,嘿,你说这鬼不生蛋的鸟地儿还能碰上生坑,这不是他娘的咱的造化吗?”洞底一个刀疤脸的黑脸汉子作畅快状猛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道。

鬼三表情严肃,只冷冷地回道:“牛二,你先别得意得忘了自己老爹的名儿,这坑生得古怪,祖宗的教训你听不听?要是这坑里有古怪,我们这两杆子可屁用都顶不上,可千万不能大意!”

“呸!你个乌鸦嘴!照你的意思,咱们这趟丢包了?你要说回去继续跟那帮红毛鬼趟雷挨子儿去,我情愿把命丢在这儿。你别忘了,这可是个生坑哩,里头光鲜的东西相必不少!”被唤作牛二的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

接着面露喜色拍了拍胸脯,举着手中的卡宾枪道:“格老子包在我身上,真要有乱七八糟的主儿,咱的家伙连小鬼子都伺候得了,还不信伺候不了它!”

鬼三有些心动了,眼前烂泥树根交纵的场面让他一筹莫展。这种情形下根本无法从充斥着腐臭的泥土中,辨闻出雨水充沛的密林古墓地下那几乎流失殆尽的特殊气味,但这一拨拨被翻上来的怪土越来越浓密,夹杂着一种特殊的光亮,紫红紫红的像是凝结了的血液一般。

“从这味儿里,倒能闻出是个生坑,但是生坑的麻烦也不小哦,要真碰上个怪东西,这荒山野岭的,咱们是在自己掘坟往里钻哩!”鬼三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惊恐,但随即又下定了决心。

“娘的!困在这里是饿死,叫小鬼子撂倒也是死,咱爷们有个样儿,死也死在自己的行当上!横竖不能丢咱四九门的脸!”

牛二大喜,手中的铲子一飞,又是一大拨土被掀了上去。

“他娘的这才是四九门爷们儿的本色,你也别说丧气话,这回咱得挖出宝贝活着出去,哥俩回去都抱上个俊俏娘们儿。鬼三!上头好好呆着,挖穿了我吼一嗓子你瞅准了就下来!”

鬼三执着钢盔的手还在不停地扇动着,但阻挡不了豆大的汗粒顺着脸上往下渗,他有了种不好的预感,热风和林中瘴雾让他屏住了呼吸,探出脑袋望向洞底下。

许久,鬼三才听得洞中老二朝上喊了一声:“他娘的还真的是造化!挖穿了,鬼三,麻利点的下!快!”

鬼三松了口气,接着麻利地将绳索捆到临近的一棵大树上,把麻绳放下就准备下。突然,另外一种古怪的声音伴着牛二的声音一齐传出来了,声音很大,牛二的大声呼喊没能盖住它,那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婴儿在啼哭。他还想再辨别一下,不料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牛二!底下……底下你没什么问题吧?”鬼三战栗地试探着问道,不止自己害怕,也担心着底下牛二的安危!

“瞧那你点出息,胆儿跟当年被小鬼子撵着跑的红毛鬼一个样,这么多年你也就吃屎的本事!”

鬼三挨了牛二的骂,心里顿时不爽,索性握紧了绳索,麻利地下了洞里。盗洞打得很窄小,只容一个人趴在地上通过,而此刻牛二已经沿着挖开的横向盗洞深入了进去,消失在了黑暗中。洞里一开始还有些声响,慢慢地却变得哑静异常,四周的一切像凝固了一般,没有一丝生气!鬼三跪在地上,沿着盗洞匍匐前行,看到前面没了动静,他小心地探出脑袋,朝着前方轻声唤了两声,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鬼三急了,正准备扯着嗓子吼一声。突然,一阵凄厉的惨叫传来,在这地底显得极为清晰,沿着盗洞直钻入鬼三的双耳,鬼三惊吓之下听得出,那声音正是出自牛二之口,继而他又听到了牛二撕裂了嗓门的吼叫:“鬼三!快跑……啊!”他的声音渐渐微弱,好像慢慢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鬼三不寒而栗,哆嗦着就往后退。忽然,一股淡红色的浓雾像墨汁一样缓缓涌了过来,很快就将窄小的盗洞尽数淹没,能见度一下子变得几乎为零。牛二的声音消失不见了,洞里又恢复了骇人的安静。但鬼三仍然没有一丁点儿的安全感,由于通道太小无法转身,他只能沿着盗洞哆嗦着向后退。

就在这时,鬼三听得盗洞内霍霍一阵动静,接着一种难以理解的古怪声响清晰地传了出来,那感觉,就像是一个濒死之人吃力地做着呼吸而发出的!鬼三双腿一个劲地打颤,爬动的速度也慢了许多,一股强烈的酸腐气呛得他一个劲咳嗽,有种恶心眩晕的感觉。鬼三屏住呼吸,用手扇了几下风,一抬头,突见一张极为可怖的脸从红雾中探出,刚好朝着自己的脸就凑了过来。

这张脸像是刚被有机强酸腐蚀掉了皮肉一般,鲜红鲜红,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面骨,一块块的碎肉还顺着脸一个劲地往下掉。鬼三大惊,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几个疾步倒退慌乱地退出了横向的盗洞,握着绳子就爬了上去,接着随手抄起地上的家伙就准备撩。那张脸绽露出了惊恐怨怒的眼神,鬼三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装束,那是和他身上穿的一样的英军军服。他这才认出了这是牛二,而同样清晰的,是对方脸上爬过的那一只只黑色肥大的蚂蚁。

狗日的,碰上缅甸丛林行军蚁的巢穴了!倒斗人倒斗没死在粽子手里,却被小小的蚂蚁折腾死了,这憋屈劲儿别提了!鬼三骂了一句,伸手将牛二往上拖,他还想尽力挽救牛二,尽管已经于事无补。

忽然,他感到手臂一疼,牛二伸手紧紧攥住他的肉,用尽最后的气力说了一句:“快跑!盒子……,以后……”接着身上的肉也迅速开始腐烂,发出阵阵油锅里煎物的剧烈声响。

牛二的脑袋刚一松垂,鬼三突然看到涌起的红雾中,赫然有个东西紧紧趴在牛二的后背上,狰狞的脸上一双毫无生气的白色眼球直盯着他。这是张和老二的惨状完全不同的脸,脸上的肉如同刚被活剥了面皮的人,虽有五官的模样,但却一点也不鲜血淋漓,反而光滑异常,浑身呈现出玉一样的洁白,而且还有些许的透明,布满着瓷碎一般的龟裂纹。更令人恐怖的是,这东西的双目像被剜去了一般,只剩下一对没有瞳孔的寡白眼珠子盯着自己。此刻它正慢慢地从这盗洞之中挣脱出来,徐徐地向鬼三凑近,伴着阵阵难以形容的可怖声响。

鬼三虽然吓得够呛,但毕竟是倒过斗又打过仗的,悲恐交加下沉住了气,大退了两步,端起手中的家伙朝着那东西就扣动了扳机,雾气浓烈之下,他也不知道打到没打到,只是一番泄愤将一梭子子弹宣泄了个干净,枪声过后,那怪异声响好像就没有了。

红雾迅速地扩散了开来,丛林树木的密集使得它无法散发出去,聚集在了密林中,四周很快成了一片雾海。鬼三并没有放松警惕,一阵枪子儿犒劳了怪尸,甭管打死没打死,转身头也不回地猛跑,全然不顾被林中的荆棘划破身子,只盼着刚才那一梭子既能为自己的兄弟报仇,也能保住自己的命。

鬼三顾不上喘气,没边没际地不知道跑了多远,直累得他上气不接下气,一头栽倒在烂泥堆中。待他挣扎着起身,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图腾石柱下,赫然有一个人形的影子,淹没在红雾中,好像在盯着他看。鬼三下意识地趔趄后退了两步,那东西扭动着身子,歪着狰狞的面孔,缓缓朝着鬼三这边逼近。鬼三很快看清了它的模样,又看到它身上那如絮花状绽开的弹痕,这竟然正是之前挨了自己枪子儿的那个怪尸!

此时鬼三已经连手中的枪都举不动了,反倒没了害怕,只暗自后悔自己怎么没给留下一颗光荣弹,被这东西活活弄死绝不是什么痛快事儿。

那东西慢慢地凑近了前,已经近在咫尺,巨大的酸腐臭气呛得鬼三一个劲直吐,他无望地握紧了手中的家伙,倚着大树重重地瘫坐在地上,忍住了呼吸。一抬眼,那怪尸的狰狞面孔已经凑到了眼前,脸几乎已经贴上他的鼻尖,正瞪着两只寡白的眼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鬼三情知无救了,猛吐了一口,索性闭上了眼睛等死。

“嘭”一声剧烈的枪响,鬼三只感到耳根一疼耳底嗡鸣,头皮一阵清凉,那怪尸的头颅像打碎的西瓜似的爆裂开来,一股浓烈的酸腥味粘稠体泼洒到了他的头皮上。顿时他胃里一阵翻涌,头皮如火烧一般的灼痛,他的体力达到了极限,呕吐着便渐渐晕厥了过去。

恍恍惚惚间,他似乎听到了浓雾中又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

给读者的话:

新书求收藏,求一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