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这小子好像还...挺...可爱?

小说: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作者: 抱抱小龙猫 更新时间:2020-11-22 02:57:44 字数:2435 阅读进度:92/94

冰雹扑簌簌地砸在苏青之头顶的衣服上,却没有任何痛楚的感觉?

奇怪了,这衣服刀枪不入,风雨不侵,好宝贝啊,谁的?

“这个地方我来过。”

苏青之看向怀里的穆莹,见她的瞳孔变成了纯黑色,皱眉说。

“你都想起什么了?”

苏青之神色一喜追问道。

衣服被人粗暴地掀开,最先对上眼帘的是李秋白的冰山脸。

他好像很生气?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丢了捉妖四人族的脸呗。

果然,李秋白怒声说“江闪闪,过来扶穆莹!”

“李秋白,这件衣服是我师兄的血蝉衣,怎么会在你这里?”

远处传来冷新眉冷冷的质问声,带了几分嫉妒和不甘。

新晋弟子上百名,师兄偏偏点了此人来历练,他是又瞧上这个弟子了吗?!

“无可奉告。”李秋白抱着剑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淡淡地说。

苏青之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位李师兄气场很足哎,不卑不亢,是个好苗子。

简直就是专为冷千杨量身打造的狗腿子,难怪他那么看重。

危机解除,众弟子们忙着搭建帐篷,苏青之捏着手里的狗尾巴草,忽然想到了一副场景。

冰冷空荡的雅秋苑书房里,骚包仙君与李秋白相对而坐在下棋。

“仙君,弟子这盘赢了,想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李秋白面无表情的脸微微一动,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跟我大眼瞪小眼,谁先笑了,就洗那盆脏衣服。”

李秋白抛出了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

冰山对冰山,气氛逐渐暧昧,眼神噼里啪啦,天雷勾动地火

三天三夜后,书房的门被人撞开,冷新眉气成了一朵红色蘑菇云,揪着李秋白的衣领说“你和我师兄怎么可以!”

书房里的两个人还在痴缠软语,李秋白摩挲着仙君弹性十足的脸,娇吟着说“无可奉告。”

而那位春光半露的仙君,整个身子吊在李秋白的腰上,扭了扭身子说“快嘛。”

他勾着李秋白的手指,勾进了自己的胸口点了点,哑声说“秋白!”

咦,李秋白的手怎么变成了一只长满了黑毛的大猪蹄儿?

冷千杨神色大变再一细看,小可爱李秋白怎么变成了一只猪头?

鼻毛都戳自己脸上了,气息不太美妙,貌似今日的午膳吃的是糠面?

“啊!啊!来人呐,我被猪给拱了!”

哇哦,咳咳,苏青之单手捂着流血的鼻子笑得前仰后合,捶着地面说“精彩!很精彩!”

一盏茶后,芦苇荡那边的红色冰雹渐渐停了,黄昏时分,残阳如血,照在每个人的脸上,带着一种霞光。

这样的霞光将苏青之带回了那日的姑遥城郊外。

急速行驶的金鸾香车上,自己与冷千杨重逢。

他身着那套淡雅如兰花的衣衫,俯瞰众生的淡漠眼神里带着一丝戏虐,微微挑眉说“我是恶鬼”

璀璨流转的眼波看着人的时候好像有淡淡的霞光在流转,叫人目眩神迷。

人间绝色四个字,配不上仙君。

苏青之拍拍脑袋很是疑惑,自己为何突然想起了冷千杨?

更诡异的是,为何突然引用了李秋白的名言?莫名其妙。

“正面强攻不行,我知道一条密径,不过只能白天走,晚上过不去。”

捉妖四人组凑在一起商议,江闪闪脸上镇定自若,一拍大腿,说道。

“没用的。”突然插话的是穆莹,她整了整衣衫,摸着小辫子发呆。

自从到了这片芦苇荡,苏青之就发现她萎靡不振,手臂上的青筋密密麻麻地缠在一起,多走两步就喘。

想到昨夜她的拼死相护,苏青之心里说不出的愧疚,“苏师弟”是个男人,竟然需要女人来保护,太丢脸了。

这小女子重情义,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大家的干粮不见了!”

“我刚才一直背着从没离身过。”

小十忽然惊叫起来,指天指地拍胸脯保证,说到最后语调哽咽,哇地哭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没有吃的东西,大家的士气更加低落。

冷新眉带着一队人去林里采果子,许久未归,而芦苇荡的上空响起了乌鸦嘎嘎的叫声。

“我去找她,所有人全部坐在一起,不要离开。”

“我跟你去!”苏青之有意想谢他刚才的相护之情,开了口。

“李秋白多厉害的,一个人顶的上我们全部嘞!”

“人家是什么身份,羡慕不来的!”

雅秋苑的弟子怎么突然变成一堆柠檬精了。

苏青之扬起手中的金针晃了晃,懒洋洋地说“几位皮痒了是吧?来,给你们顺顺气!”

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众位弟子暗暗缩了缩脖子。

苏怀玉一翘屁股,冷千杨就猜到了他的目的。

这小贼子知恩图报的准则倒是记得挺牢,就是沾花惹草了些。

高大的树木将阴影洒在两人的肩头,苏青之眼前一亮,看到前方的树叶在晃动。

“在那!”她心里一喜就要冲上去,被人给拉住了。

“是傻狍子。”李秋白唇角微勾,扯住了这只激动的小野猫。

嘿,这里也有傻狍子?苏青之心神一松,扯了扯李秋白的衣袖说“快给我讲讲!”

“这种动物跟灵鹿很相似,只是有些笨,遇到敌情的时候,会停在原地四处张望。”

“哎呀,我懂了,是不是就是这样?”

苏青之来了一个金鸡独立,左右转头瞧了瞧,一脸茫然说“谁?是哪个孙子在叫我?”

“猫大叔家的二小子?”

“羊大神家的三丫头?嗯?”

月光淡淡地洒在森林里,少年神采飞扬,丹凤眼左顾右盼,看的冷千杨心里一颤。

这小子好像还挺可爱?

这么想着,笑意就蔓上了脸庞,引得苏青之一阵惊呼“哇塞,李秋白师兄,你笑起来很暖!”

“扑!”苏青之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李秋白眉头一动,无比厌恶地用剑挑开了自己肩上的两条蛇,好像还有点怕?

“这是大青蛇,很毒的。”苏青之面不改色地将他肩头的两条蛇撕成了两半。

这爽利的动作,流畅的身手,这这还是苏怀玉吗?

冷千杨呆了好几秒才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被人摸了摸脑袋?

“原来秋白兄怕蛇,唉吆,这点事我来就好了,我走你前面!”

苏青之眨眨眼,笑的肆意又明媚。

“咚。”自己手心里被人塞了个橘子糖?苏怀玉,你又给我在撩人!男女都不放过是不是!

“苏师弟,我们在这里!苏师弟,救命!”前方传来小十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