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面对面

小说: 我家夫人又炸毛了 作者: 薰衣草遇上玫瑰 更新时间:2020-09-16 14:24:32 字数:2189 阅读进度:313/328

即便是被君寒推到戴妮珊依旧笑,笑声比刚才还大了些,笑的君寒心烦意乱,她跨一步蹲下来,捏住戴妮珊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一字一句的开口“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架空我,我是君寒,挡我者死!”

摔倒的时候,戴妮珊看到玻璃桌上的水果刀,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立马想到他要对君若澜不利,戴妮珊没有犹豫的拔出果盘里的水果刀,本来是刺君寒的却没想到君寒比她反应快的多,夺过戴妮珊手中的刀阴狠的笑了“想杀我,戴妮珊在我面前杀人你还嫩点,我说过挡我者死吧,你就是那个阻挡我的人,所以受死吧!”

说罢君寒反手一刀如同当年对阴姜黎一般,刺向戴妮珊的心口。一不做二不休的往进插入几分,戴妮珊万万没想到二十几年夫妻,君寒当真能对自己下了去手。

“你!”她抬起胳膊不可置信的看着君寒,君寒却将刀子拔出,丢下她。过了一会,他又突然好想紧张似的,到处喊人。佣人闻声进来,看到命悬一线气息奄奄的戴妮珊,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君寒大喊“快备车啊啊,夫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唯你们是问!”

“是。”佣人赶紧下去叫车。君寒抱着戴妮珊哭喊“你怎么这么傻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啊!”等确定楼道里没有佣人的时候,君寒立马变了脸将戴妮珊扔到地上,对她说“希望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事情发生之前君若澜作为新任董事长,亲自视察旗下的各大卖场柜台,没想到竟能碰上戴安拉。

君若澜身边还有好些个陪同的工作人员,戴妮珊走过来,看了他一眼开口道“能聊一会儿吗?”

许是受到了新闻的影响戴安拉怀着孕却清瘦了许多,完全没有孕妇的红润。

君若澜开口“楼下有个咖啡厅,你在那里等我。”

“好。”

戴安拉先到了咖啡厅找到一个位置坐下,点了杯果汁,服务生过来服务的时候认出了她。戴安拉无奈将头上的帽檐拉低开口道“请给我来背橙汁。”

服务生点点头,去前台的时候,用笔指了下戴安拉的方向,戴安拉却敏感的以为,他们在谈论她,更加局促了。

服务生把橙汁端过来,戴安拉赶紧低头,服务生却以为她不舒服,问道“客人,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戴安拉挥手“不要了谢谢。”

她在等君若澜希望君若澜能赶紧过来。处理好公事,君若澜乘坐电梯下楼从咖啡听出来的时候接到一通电话。

电话里sun高兴的对君若澜说“王,麒麟和流云两个回来了,他们把解您身上毒的药也带了回来,我已经配置出解药,您有救了!”

“是吗?”君若澜听起来兴致不怎么高。

奈何sun在实验室里拿着刚配置出来不久的解药光顾着激动,根本就没听出君若澜言语里暗带的情绪。继续说道“我现在就派直升机去接您,把您身上的毒给解了。”

“先不急!”君若澜打断sun的话,眼睛朝不远处咖啡厅看去,“我这里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暂时回不去。”

“可是王,您身上的毒……”sun欲言又止。

君若澜“我身上的毒有你给我的要先控制着,暂时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sun打电话的时候,寂琉禹和齐俢瑞就在边上,这两人找到解药就急着往回赶,回来后连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洗就跑到实验室找sun,不说灰头土脸吧,风尘仆仆倒还是有的。

sun无奈的看着两人开口“王说他在那边有事要处理暂时回不来了。”

“王这是怎么回事啊!”寂琉禹咋呼,“身上的毒早早接触了不好吗,有什么事比自己的身家性命还要重要的?”

齐俢瑞沉默不语,转身出去。

“哎,你干嘛去啊?”寂琉禹在身后追问。

齐俢瑞“我去找烈焰问清楚。”

寂琉禹“我也去!”刚抬腿忽又想起什么似的,回来把sun手里的解药拿走,才跟了上去。

“哎?”sun也被这两人给弄糊涂了,不过看着两人一心为王着想的份上,她也放心了,估计他俩会专门去一趟c国把解药给王送去吧。

sun笑了笑,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实验室里,好好的研究医学,再也不出去因为莽撞而害了同伴性命。

君若澜挂了电话,往咖啡厅方向走来。

一进来,就看到戴安拉躲在角落里连头都不敢抬,君若澜走过去在女人面前,敲了敲桌子。

“你终于来了!”戴安拉松了一口气。

君若澜坐下来搭起腿,看了眼表道“从现在开始五分钟,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君若澜对待不熟悉的人向来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加之他本来就出身不凡,就算不特意提醒,自身的底气也足够让想要接近他的人好好掂量,自己是不是有那样的能力。

戴安拉本来就挺尴尬的,现在面对君若澜的高高在上,越发找不到存在感。

戴安拉找不到立脚点之下,只好将手放在隆起的腹部,向君若澜开口“我知道,因为我让你们家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一定很讨厌我…”

结果戴安拉的话还没说完,君若澜已经抬起胳膊看表,冷漠道“你只有五分钟,现在已经过去两分了,戴小姐相信你也知道彼此的时间都很宝贵,如果你要打感情牌就不要再浪费我时间了。”

戴安拉怕留不住人,而现在的情况对自己很不利,她忙道“我听说你父亲已经被降职了,他也好长时间没来我那里,他答应过会跟你母亲离婚和我结婚,后来也没了音讯。我怀孕了,必须要为我肚子里的孩子考虑。”

这时君若澜才抽空看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想通过我找君寒让他同意你进门?”

戴安拉凄笑了一下“倒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前几天我跟他在一起,提结婚的事情,他没有回应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他不想对我跟孩子负责,只不过是想用花言巧语骗我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进行他的计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