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南宫姝,出来迎接!(6000字)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7-01-07 00:33:47 字数:6377 阅读进度:400/412

一千万美金,这是什么概念?

对于这边的很多老板来说,其实并不算是多么巨大的一个数字,很多人都能够拿出来。

但是他么的,一千万美金只是为了买一颗丹药。

而且看陈放手中的瓷瓶,里面丹药应该还不在少数,那么光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瓷瓶,代表的价值就已经是让众人震撼,吃惊无比的了。

这他么的,还是之前那个被别人鄙视无比的乡巴佬么、

难道还真的是传说中的高人。

众人因为这个数字,彻底的惊骇了,脸上火辣辣的,因为自己之前的表现,感觉实在是太过丢脸了一点,不过很快,这些人眼神之中就开始闪烁出来光芒。

黄悬壶是什么人,他们心中比谁都更清楚。

医术无双,当世华佗,本身拥有的财富都是吓人,肯定是不可能上演这样的骗局来欺骗自己,这样一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丹药的价值,不可估量。

现在这些人开始相信,之前陈放所说,自己瓷瓶之中的丹药是仙丹的说法了,就算不是,吃上一颗,也肯定能够带来难以想象的巨大好处。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陈放的眼神直接在瞬间就变得炽热了起来,现在他们算是知道,陈放非但不是让他们感觉厌恶的存在,相反,是天仙,是绝对应该得到爱戴的存在。

一时间,众人看向陈放的眼神,充满了绝对的狂热,好像是在监狱之中关了十七八年的男人终于是看到了一个绝色美女一样。

黄悬壶说出这个价格之后,本身却没有半点信心,看着陈放,满是忐忑的味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丹药的价值,根本不是区区一千万美金就能够衡量得了的。

能够炼制出来这种丹药的存在,也绝对不是那种贪图些许财物的人。

黄悬壶现在心中对于李畅算是恨到了极点,这该死的家伙,要不是李畅,也绝对不会得罪了陈放,现在就算是有钱,对方也多半不会轻易答应下来的。

“里面说话。”

陈放终于开口了。

黄悬壶一听,顿时就兴奋起来,对着陈放感激无比,亲自在前面带路;“先生请,先生您请。”

对于陈放的态度,已经是恭敬到了不行。

众人看到黄悬壶这样的举动之后,看向陈放的眼神就愈发的疯狂起来,这他妈的,绝对是了不起的医道高人啊,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一定要让陈放给自己检查一下身体才是。

“诸位抱歉,今日老朽有了一件必须要解决的事情,不能错过,问诊由我的徒弟代劳,大家请尽管放心,老朽保证,弟子的医术绝对不比老朽差上半点。”

黄悬壶很是抱歉的对着排队的顾客们开口说道,很是严肃的样子。

众人没有多少意见都是答应下来,至于看病,很多人都不是那么着急,现在她们的目标和兴趣都在陈放的身上,让黄悬壶尊敬到了这种地步,这个叫花子一样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先生慈悲。”

两人到了后堂,黄悬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就要给陈放直接跪下。

“我要是不给你丹药,何必又要过来找你。”

陈放将黄悬壶直接拉着,不让他跪下,开口说道。

陈放伸手,很是轻巧的拉着黄悬壶,直接就让黄悬壶没有跪下来的可能了。

黄悬壶原本就已经肯定了陈放的高人身份,此刻,更是吃惊,没有想到陈放本身修为都还真么强悍。

“先生慈悲,这丹药,药性应该是极强,强身健体只是其次,老朽主要是想要从这其中得到启发,悟出一些方子,要是真的能够成功,那是绝对能够造福百姓的举动,振兴中医。”

黄悬壶说道这里,很是激动:“老朽本身并不贪财,一开始学成,芝林堂收费相当的便宜,但是偏偏根本没有人相信中医,我虽然治疗好了些人,但但是根本不能传播自己的名声,不能让中医的声名传播出去,后来不得已,我就开始提高了看病的价格,越来越贵,但是这样一来,我的生意反倒是好了许多,到现在算是拥有了一定的名气,但是先生,我本身真的是并不贪图那些财富的。”

对于挂号费,黄悬壶自己也是相当的纠结,如鲠在喉,此刻,也是害怕陈放会有所介怀,赶紧对着陈放开口说道。算是解释。

“我知道,这些年,芝林堂每年入账都在几个亿,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很多人都眼红啊,觉得中医火热,倒是有不少人以你为榜样,报考中医,这其实是一件好事,民以食为天,挣不到钱,别人凭什么来学以致用?”

陈放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一边直接大马金刀在主位上坐了,黄悬壶根本不坐,就是恭敬的站着听陈放说话。

要是这一幕被外人看到,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轰动,让众人都觉得恐怖,不可思议。

“先生尽管放心,这些钱,除了必要的药材开销,我基本是分文不动,都好好的放着,只要先生愿意让我钻研一下丹药,这些钱财,我愿意全部奉上,只要一颗,只要一颗给我做个研究,我保证,必定能够让中医再次绽放出来光芒。”

黄悬壶很是激动的看着陈放开口说道,对于陈放也是格外的恭敬。

“一个亿。”

陈放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开口说道。

黄悬壶一愣,随后点头,大喜,说道;“先生,我愿意尽可能的购买多一点的丹药,我现在马上查询我账户上还有多少财产。”

一个亿对于黄悬壶来说这是数字,别人很难理解到黄悬壶此刻的心情,万金如粪土,但是这些丹药,对于黄悬壶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

钻研了一辈子的中医,他自然是清楚,这些丹药之中蕴藏了多大的药效,拥有多么恐怖的中医精华,绝对不能错过。

“诺,一个亿,这一瓶都是你的了。”

陈放开口,这话让黄悬壶彻底的愣住,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瓷瓶,里面还有满满当当的丹药,怕不是有上百颗,一共一个亿,这么便宜?

这样的价格,黄悬壶反倒是有点拿捏不准了,觉得有点不可置信,这些丹药,一颗一百万?开什么玩笑呢。

“我需要钱,参加一个拍卖会,想要看看能不能碰到一点好东西,要不然,这瓶丹药,我免费送给你,上来找你,本来就是为了给华夏中医留下希望,你很不错,我知道的。”

陈放一句话竟然是让黄悬壶彻底的激动了起来,全身都颤抖了,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陈放这些话,对于他来说,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褒奖,是莫大的荣耀。

“无以为报,先生,请受我一拜。”

黄悬壶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此刻激动感恩的心情,对着陈放就要直接跪拜下去。

陈放再次阻止了黄悬壶的动作,说道:“我来找你,自然是知道你配得上这些丹药,要不然,你给我金山银山也休想得到一颗。记住,不忘初心。”

陈放拍了拍黄悬壶的肩膀,顺便将自己的卡号给留下,说道:“尽快到账,我着急用钱。”

黄悬壶紧紧拿着陈放递过来的纸条,激动到了极点。

“这几张方子一并拿着,好好钻研,让中医重新绽放光芒。”

陈放将之前从无尘无垢身上弄到的药王经里面的很多实用的药方誊写了下来,都做了改动,不会让药王谷察觉。

药王谷敝帚自珍,还有许许多多中医世家都是一样,弄得好好的一门国粹,现在都快要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了,实在是可恶,陈放既然得到了,自然是帮忙共享出来,也算是帮他们做了一件好事儿,积累功德,陈放也不打算让药王谷的人专门过来感谢了,毕竟做好事不留名,这是美德。

一并交给了黄悬壶之后,陈放直接就朝着外面走。

他自然是不会担心黄悬壶会不给他钱。

黄悬壶这个人陈放已经是注意了很久了,原本还想要打算连韩千雪的巫药给黄悬壶一点的,不过这丹药卖相实在是太过霸道了一点,黄悬壶也未必识货,就算是认识,也担心黄悬壶直接被吓死了,这对于他来说,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仙丹了,因此,就这样就好。

黄悬壶拿着陈放递过来的单方,彻底的沉浸了进去,整个人如痴如醉,好像是成为了雕像,陈放离开,黄悬壶竟然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陈放点头,觉得这些东西算是找对了人。

“出来了,出来了。”

陈放一出来,着急等待的众人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哗啦啦一下子就围拢了上来,想要和陈放两攀谈,巴结,再多的钱,再大的权,也是需要生命来支撑的,谁不想长命百岁呢。

陈放也没有理会众人,只是轻描淡写的朝着前面走,人数众多,带着狂热朝着陈放围拢上来,但是偏偏好像是流水一样,陈放轻松的穿越过众人,完全捕捉不到半点的痕迹,这么多人,在陈放的眼中好像是空气。

“恩师。”

黄悬壶这时候终于是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他自然是知道这些药方意味着什么,这些药方公布出去,几乎是可以算得上彻底的扭转中医局面的恐怖存在,这些药方的重要性实在是太大了。

黄悬壶激动得老泪纵横,直接啪嗒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陈放连连磕头,黄悬壶本社养生有道,还修了内家拳,此刻用力磕头,弄得地面都砰砰砰的闷响起来,给众人的震撼就更加的强大起来,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存在啊,竟然能够让黄悬壶激动成这样,这磕头的架势,简直是比看到祖宗还要狂热。

一时间,众人都是呆若木鸡,看着陈放的背影,只觉得高耸入云,羡慕佩服到了极点。

‘现在知道,为什么学了三年,还是学徒了额?’

陈放经过呆若木鸡的李畅身边的时候,开口说道。

李畅全身颤抖,羞愧之后,却也夹杂了恼怒,陈放见状,不由得叹息,孺子不可教也。也不多说,李畅的实力太过弱小,比起苍蝇都还不如,完全不在陈放的眼中。

被世俗蒙蔽了双眼,奈何?

“走吧,该去打发两只讨厌的苍蝇额。”

出了门,陈放对着古力开口说道。

“师父,让我动手可好?”

古力摩拳擦掌,很是兴奋的开口说道。

他能够隐隐然察觉到有两个家伙一直都似有似无的跟在自己的身后,但是古力却不能具体察觉出来他们到底在何处,听到陈放这样一说,顿时就战意弥漫起来,这可是两个高手,值得兴奋。

“当然可以。”

陈放笑了笑,开口说道。

不过也就在此时,两个家伙却好像是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杀气一样,竟然是仓皇逃窜,速度飞快,短短时间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要追的话陈放自然也追的上,不过,对于陈放来说,实在是没有追杀两人的必要。

暗夜玫瑰。

这个组织怎么好像就一直盯上自己不放了,真是莫名其妙。

陈放冷笑起来,说道;“不管两只苍蝇了,我们先去办正事儿。”

古力很是遗憾的四处看了看,他也能够感受到那两个讨厌的家伙已经是消失不见了,也就只能作罢。

“好可怕的男人,好强大的危机感。”

等到陈放他们离开,之前在天台上观察陈放的两人在远处现身出来,凯瑟琳身上满是冷汗,吓得够呛,惊魂未定的样子,开口感慨。

“大惊小怪,他们有什么值得害怕的,既然要战,我陪他就是了。”

汉克现身出来,很是不服气的样子,陈放之前杀了苍松,杀了无尘无垢,看着的确是离开,但是自己身为基因战士,也绝对不弱,这么狼狈的逃窜,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白痴,他不过是不想要击杀我们,要不然,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死人。”

凯瑟琳很是恼火的开口说道,她对于死亡天生就有着极强的遇见,这也算是他们基因战士的能力之一,凯瑟琳回想了一下之前那一瞬间给自己传递过来的恐怖到了极点的死亡感觉,身上就是一阵阵的冷汗升腾。

这个陈放实在是太过可怕。

不是说修为已经是被尽数废除了,怎么会,还有这么强悍的修为?

凯瑟琳脸色惨白,但是很快,就浮现出来了兴奋的神色来,天分,这就是天分,神秘的华夏,神秘的华夏人,他们的基因之中蕴藏着太大太大的能量,一定要让陈放加入暗夜玫瑰,凯瑟琳想了想,变得无比的兴奋起来,天知道陈放注射基因药物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成为一个活着的神?

天啊。

“走,会总部,陈放是绝对的优秀猎物,一定不能错过。”

凯瑟琳很是激动的开口说道,随后,两人迅速的消失不见。

“陈放,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这这么狼狈啊,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快给我说说,我给你报仇。”

陈放没有时间理会暗夜玫瑰的家伙,他一直都有了一种很强的感觉,南宫家族那边的拍卖会会有他想要的东西,这种渴望异常的强大,好像是发自灵魂深处,让陈放实在是有点坚持不住,因此,等到拍卖会的时间快到,便直接带着古力朝着那边过去。

不过还没有到拍卖会场,就碰到了一个志得意满的家伙:白景天。

白景天和陈放之间的过节可是不小,此刻,看到陈放的模样,又重新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样子,满是矜持,充满了得意。

“狼狈、我怎么不觉得。”

陈放看了白景天一眼,开口说道:“倒是你啊,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想太多,要不然害了你自己倒是没关系,千万不要连你老子都给一起害了。没有那个命,就别得那种病。”

陈放似笑非笑的神色让白景天心中相当的不爽起来了,陈放似乎意有所指,难道是在说和叶正勤的事情。

真是搞笑。

现在叶正勤如日中天,强大得很,自己和叶正勤一起,前途光明远大,难道还会和陈放这种垃圾所说的一样?

真是搞笑。

白景天的不舒服很快就消失不见,看着陈放,带着笑容,说道:“我说,陈放,你可是东海第一的存在啊,那是神话啊,横行天下,听说你竟然是败了,还失去了修为?那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要是你失去了修为的消息被传递出去了,你说会有多少仇家来找你算账呢?不过我想现在也已经开始了,不知道你听没听说,四海直接被灭了。”

白景天带着绝对的优越感,嘲讽无比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为何,陈放灭了四海,这消息却没有传递出来,好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连白景天都不知道确切的消息。

“当然知道,我亲自动手铲灭的。”

陈放很是理所当然的开口说道。

这话说出口,白崇年顿时愣住,随后,用疯狂到了极点的语气,开始肆意的嘲笑,眼泪都流出来了,许久,才算是控制住了,说道:“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竟然是这么幽默的一个家伙呢,我的天,真的是笑死老子了。”

“很好笑么?”

陈放看着白景天开口说道:“要不要再试试?”

听到陈放如此挑衅,白景天眉头一皱,顿时就是杀气闪现,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说道:“跪下吧,学两声狗叫,叫好听了,我可以允许你寄托在我的庇护下,别人自然不敢来找你的麻烦,而你,每天要做的就是跪下狗叫而已,这笔买卖是不是很划算?”

听到白景天这话,陈放只是笑笑,随后直接离开,白景天没有对他动手,陈放也是懒得去找白景天的麻烦,脏了手,那可就不好了。

“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总有跪下求老子的时候。”

白景天看着陈放的背影顿时就冷笑起来,随后开车直接走人。

“这家伙竟然还敢来拍卖会?”

白景天先到,看到陈放竟然也慢悠悠的来了,顿时就有些意外,随后就冷笑,去给门口工作人员说了一声打了招呼之后,直接离开了这边。

南宫家族的拍卖会,只要是达到一定的财力都可以参加,白崇年特地交代了一下,防止陈放真的有点小钱,白景天也是知道,穆国华那边给陈放的钱不少。

果然,等到陈放到了门口,直接被工作人员冷着脸开口说道:“你不准进去,请马上离开。”

“我的钱不够?”

陈放很是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

“钱够了,但是人不够资格,叫花子,没有资格进入会场。”

生冷,强硬,完全不给陈放面子,直接开口讽刺。

不光光有白景天的原因,他没有那么大的面子,陈放这家伙得罪了南宫姝,南宫家族的人自然是对陈放没有好态度。

“有点意思。”

陈放笑了笑,说道:“你们看到过叫花子手里面拿着一个亿的么?”

“说不行就不行,钱再多,你也是垃圾,这里,狗不得入内。”

很是不客气的辱骂话语,让陈放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这里可是有人认识陈放,都知道陈放现在修为失去了,正好是看热闹的时候,纷纷冷笑,以前陈放可是高傲得上了天了,现在落难,还真是应该好好欣赏欣赏。

“陈放,这么巧,又碰到了,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儿呢,这是我的狗,不,我的朋友,来,来,陈放,走,我带你进去。”

白景天适时的出现了,大声的喧哗起来,脸上全是得意的神色,终于,自己终于能够在陈放这混蛋的面前出一口恶气了。

“抱歉,我不想要和你一起进去,你会污染我的空气的。”

陈放笑了笑,开口说道,竟然是完全不管白景天了,而是上前,大声喊道;“南宫姝,我来了,还不出来迎接我。”

一时间,众人沉默,看着陈放好像是在看着白痴:这家伙现在已经狼狈如狗,现在竟然还敢如此嚣张,难道是被刺激到了神经病了?

一时间众人都是兴奋起来了,等着看陈放如何被收拾的,痛打落水狗啊,这戏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