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金丹威能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7-01-03 00:25:23 字数:3179 阅读进度:396/412

这玉牌不是道器,没有强大的攻击能力,但是却有一个相当可拍的作用:分神祭灵。

分剑术的确厉害,一柄飞剑,分裂成为上千小剑,形成剑阵,可以将人给困死其中。

但是分剑术显然也有着巨的缺陷,金丹都还没有凝结,神念根本不够强大,哪里能够分神万千,因此剑阵虽然厉害,毕竟呆板,失去了灵活的味道,碰到陈放这样的对手,很显然就失去了作用。

苍松玉牌汇入剑阵之后,瞬间消失不见。

但是很快,陈放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因为这些剑,似乎一下子充满了灵性,变得不可捉“微尘分光剑阵,起。”

苍松带着蔑视的冷笑,开口说道,每一把飞剑好像是瞬间拥有了灵性一样,在苍松的操控之下,威力生猛异常,就好像陈放此刻面对的不是苍松一人,而是无数个苍松一起攻击过来一样。

破阵拳的威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陈放也是开始兴奋起来,觉得这样的待遇真的是相当不错,拳法如电,心念转动,狠狠对抗。

只是剑阵本身密密麻麻,苍松更是选中了一个最佳的机会,一道飞剑破空而出,狠狠刺中了陈放的肋骨上面。

陈放顿时闷哼一声,拳法出现破绽。

苍松冷漠一笑,挥手一指,说道:“荡魔、”

飞剑有灵,瞬间合围,突破了陈放的防守限制,瞬间将陈放刺杀成为了刺猬一样。

陈放本身就是勉强对抗,毕竟人力对抗如此多的飞剑,他没有巫力流转支撑,已经算是极限,现在,被苍松偷袭之下,肯定是出现破绽,苍松看到陈放沦落成为这样可笑的模样,松了口气,祭灵玉牌功效时间短暂,要是还拿不下陈放的话,自己恐怕还会丢脸。

“有点实力,难怪能够杀了柳向师弟,想来,也是因为柳向师弟太过大意的原因,碰到我,自然是原形毕露,狼狈被杀的份。”

苍松说道。

随后捏动印决,将飞剑收了回来,剑光闪烁,上面鲜血滴落下来,苍松却是脸色一边,怒吼:不好。

瞬间暴怒,后退。

只是此刻显然已经是晚了,原本应该已经是横死当场的陈放突然暴怒而起,好像是一头矫健的猎豹,瞬间是拉近了和苍松之间的距离,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苍松的脸上。

苍松整个人都感觉好像是被一头狂的犀牛给狠狠撞击在了身上一样,牙齿顿时飞了出来,整个人的脸也是完全变了形状,狼狈到了极点

“该死的混账,你怎么还活着。”

苍松经怒交加,恶狠狠的念叨起来,之前看到自己的飞剑上面滴落血迹就感觉到不对,伤口实在是太浅了一点,只是苍松没有想到,陈放竟然还能够如此生龙活虎的,实在是让他彻底的意外。

陈放并不回应,只是朝着苍松疯狂进攻,拳路将苍松彻底的笼罩了进去。

他要逼迫出来最强的苍松。

果然,被陈放彻底的压制,苍松显得狼狈,而后,飞剑在手,竟然是和陈放展开了近战。

让陈放吃惊的是,苍松这家伙飞剑牛叉,本身,剑法也是相当的不错,有点类似于武林大侠的风范。

着实让陈放吃惊。

陈放沉着应对,全部心神都是沉浸在了苍松的剑法之中体会,感悟,感受一下,这些道家人的剑术到底有多么的牛叉。

陈放越打越是吃惊,因为苍松的剑术竟然是高到离谱,陈放感觉自己破阵拳似乎在这些剑术面前漏洞百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一样,在气势上竟然还比苍松的剑法更弱。

真是见了鬼了。

陈放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节奏。

破阵拳可是秦兵战场杀敌的杀人拳术,难道还比不上一道蜀山剑法。

不过,更为吃惊的还是苍松。

心中已经是只能用震撼来形容了。

用剑的根本就不是他苍松,祭灵玉牌乃是他蜀山前辈流传下来的,上面残存了强大的念力,之前遭受到了陈放凶残的攻击,苍松本身就是使用出来,想要扭转战局,将陈放直接击杀。

不曾想,陈放这家伙好像是顽强的小强一样,竟然是在这一套剑阵下面,都没有露出败亡的迹象。

好强大的拳法,好强大的天分。

苍松震撼,陈放这家伙还是被任华前辈给废除了修为,尚且还有如此实力,天知道这家伙要是不被废除修为,能够厉害到何种程度。

应该是和任华前辈对战之后,本身的实力有了提升。

可怕的天赋。

苍松心中闪烁出来的是警惕,甚至有些害怕,畏惧,这样的陈放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在战斗之中不断的吸收经验,强大自身。

绝对不能留着这个祸害,杀了再说。

苍松眼神之中闪烁出来杀念,闪烁这样的念头,心中极为可惜,现在自己使用了祭灵玉牌,不能动用真正的杀招,只要等到祭灵玉牌最后残存的念力消退,动用自己的杀招,陈放这家伙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苍松心中稍微是安定了下来,况且,看陈放的样子,或许,根本就坚持不到自己使用最后杀招的时候。

陈放感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根本就不是和苍松对战了,反倒是和一代宗师对战一样,剑法清灵,宏大,充满了浩瀚的味道。

简直是可怕。

蜀山潜力,真的巨大,一个苍松自己都对付不了,更别提,到时候和任华硬抗了。

陈放心神松动,瞬间长剑犹如灵蛇吐信,瞬间捕捉到了陈放拳法之中的破绽,一剑洞穿了陈放的肩膀。

刺痛传来,陈放反倒是一瞬间清醒过来,迅调整好了自身,让惊喜之下,想要将陈放一举击杀的苍松失望无比。

不过,陈放受伤也是让苍松有了信心,看来自己的压箱底宝贝不用动用了,这一次,自己抢先出马,给蜀山打前站,本身就是存了要在长辈面前露脸的意思,动用那件宝贝,胜之不武,只要不是必要情况,苍松绝对是不想要使用的。

“小子,跪下求饶,贫道不杀你,带你会蜀山,保证你受到最为公平公正的裁决,何必硬撑下去,多吃苦头、”

陈放一时间气势受挫,被苍松占据了优势,流传下这祭灵玉牌的蜀山前辈必定是久经战场,纯粹是本能一样,对着陈放穷追猛打,让陈放一时之间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狼狈无比,血光闪烁,身上伤痕不断的出现,强大的肉身,在苍松飞剑面前完全不起作用。

陈放对于苍松的话充耳不闻,心中惊讶:好强大的剑法,有灵,好像是能够轻松察觉出来我肉身强度之中的弱点所在,用最为轻巧的方式,攻破我肉身的防御,这剑法,好强。

陈放反倒是兴奋起来,故意感受这剑法之中的厉害之处,短短时间倒是弄得狼狈无比,身上伤痕愈的凄惨起来。

“不知死活,冥顽不宁,那贫道成全你。”

苍松冷笑,全力进攻,反正从来都是打定主意,要将陈放诛杀,求饶?只是让自己更为干脆的砍掉这白痴的头颅罢了。

“还不给我跪下。”

苍松冷笑,陈放此刻狼狈无比,身上满是血痕,好像是站立都做不到了,一时间,重新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味道,对这陈放,居高临下,号施令。

蝼蚁而已,之前吓了本尊一跳,就算是在强大,终究还是蝼蚁,在本尊面前,只能是跪下。

苍松猛然怒目圆睁,身上气势陡然爆,真元闪烁,强势镇压陈放,冷笑说道:“跪!”

这是看准了陈放修为被废除,要用强大的真元教陈放做人,直接强势镇压陈放了。

陈放只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镇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忍不住双腿弯曲,就要跪下,但是很快陈放就怒目圆睁,对抗。

只是此刻,苍松手中长剑犹如毒蛇一样,瞬间破坏了陈放的膝盖肌肉,让陈放在自己的面前跪下。

“我,不屈,宁死不屈。”

陈放猛然抬起头来,看着苍松开口说道。

苍松冷笑:“今日贫道还必须让你跪在贫道的面前。”

祭灵玉牌最后残存的念力猛然爆,陈放只感觉,苍松身上的气势陡然变化,缥缈浩大,充满煌煌之威。

金丹。

哈哈哈,这就是金丹的威势。

苍松狂笑,双手搞搞举起,好像是要掌控整座苍穹:蝼蚁,好好感受一下,这,就是金丹,这,就是真正的6地神仙之威。

苍松的气势好像是山岳一样,将陈放死死镇压,陈放不想跪,也不愿跪,但是这股气势好强,难以抗衡,终究还是一点点的,不断的朝着地面接近,要在苍松的面前跪下。

力量,这就是力量,这才是真正的力量,蝼蚁中称王,也能承受本座全力一击?真是可笑,可叹。

祭灵玉牌最后力量轰然爆,苍松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成功凝结金丹,光耀当世,一时间志得意满,踌躇满志。

“吾乃大巫,宁死,不屈!”

陈放死死抗争,爽呀,已经是彻底的血红,而后,挣扎着,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