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贰零六章 可怜我,注定当卢瑟?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14 04:45:34 字数:2799 阅读进度:206/412

我手上正好是之前哭泣时候沾染上的血迹,鼻涕什么的一抓一大把,一下子就给直接抹在了穆白的脸上。

这一下,穆白直接就傻眼了,整个人都楞在了那里全身都僵硬起来。

看着我,不敢相信的样子。

“对不起,穆少,我给你擦干净,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边说着,一边想要给穆白擦干净脸上的鲜血。

穆白看我还想要靠近过去,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起来。退后一步,一脚直接揣在了我的肚子上面。

这家伙显然练过,有一定的基础。

但是在我现在的眼力之下,根本就什么都算不上,漏洞百出,动作太慢,到处都是漏洞,简直是不堪一击,但是眼力和见识还在,身体却跟不上了,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这一脚揣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着肚子,退后,狼狈异常,咳嗽连连。

“陈放。”

韩千雪见状,顿时就愤怒了起来,我看到她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古怪的瓷瓶,失去了力量,现在韩千雪依然可以杀人。

我一把抓住了韩千雪的手,对着韩千雪摇摇头。

穆白显然是对韩千雪有了想法,我肯定不能忍受,但是穆白罪不至死,没有必要斩尽杀绝。

韩千雪犹豫了一下,选择了顺从。

穆白显然有些后悔自己表现出来这样粗俗的一面,看着韩千雪。开口说道:“抱歉,千雪,我只是因为太过害怕,反应过度了一点,我从小坏境比较优越,所以,有一点点洁癖,这些地方,我每天都有专门请人打扫三四遍的,之前实在是抱歉了,陈放。”

真他么的是一个虚伪的娘炮。

洁癖?

要是女人还稍微能够理解,一个大男人,洁癖?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的。”

当着老子的面就对老子的女人打主意,真他么的觉得老子是个死人了?要是碰到这种事情,我都没有半点的反应,选择忍受,那才是真的见了鬼了,除非老子脑子进水才差不多。

穆白随后看向了韩千雪开口说道:“千雪,真的是最新鲜最顶级的金枪鱼,这条游轮上有我专门的厨师,西餐高手,得到过米其林三星的绝对大师,你一定不能错过这样的美味。”

原本我觉得韩千雪肯定会直接拒绝的,但是不知道为何,韩千雪带着笑,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好的。”

我一愣。

随后看到韩千雪脸上犹如恶魔一样的邪恶微笑,顿时,身上就升腾起来一股寒意。这他么的,这是韩千雪想要用药的典型特征啊。

这里可不是在那座海岛上。

我有些恶寒,知道韩千雪可能不会杀了穆白,但是那些药韩千雪想要用药玩儿你,那才是真的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我赶紧一把抓住了韩千雪说道:“不用了。千雪,你就在这里陪我就好了,东西么,随便什么时候吃都可以的。”

穆白虽然有些讨厌,但是这家伙救了我的命,也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来,我真害怕韩千雪一个不小心把这家伙给玩儿残了。

这也算是我给穆白的一点回报吧。

不过,很显然,我的好意被穆白看成了对韩千雪的祈求,不愿让韩千雪跟上高富帅的他,顿时带着笑,说道:“陈放兄弟。一顿饭而已,不是这么软弱吧?难道你还想要再千雪的怀抱里面哭鼻子?我知道,你们喷到了海盗,毕竟这里还算是公海上,在所难免,身为男人,保护女人那是天经地义的,受点伤,就跟小娘们儿一样的哭鼻子,真的是让人鄙视啊,千雪尽管放心,我这条游轮上,有高薪聘请回来的高手,不会有不长眼的毛贼过来找死的。”

说完之后,就对着韩千雪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千雪。”

我有点着急了,这他么的,那些巫药我吃了或许没事儿,但是穆白这种小白脸,可别被韩千雪弄变性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还想要阻止一下,穆白却拦在了我的面前,带着怜悯,带着耻笑,带着高高在上的味道。说道:“我觉得,身为一个男人,你最好还是保持一下最基本的尊严,要不然,真的会让人耻笑的。”

我去。

我一看,顿时无语了。

随后,点头,说道:“那行,看来,我真的是注定要成为失败的一方了。”

我也不再阻拦了。

本来是好心,不想要穆白太过狼狈,但是他么的。现在好心当了驴肝肺啊,我直接被人当成了卢瑟,是个**丝,舍不得韩千雪离开,被穆白各种鄙视和优越感十足。

自己找虐,那就怪不得我了。

“这就对了。”

穆白点点头。对着韩千雪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说道:“千雪,您请。”

两人离开,我坐回了床边上,嘴角不由得勾勒出来一丝冷笑来,只是希望,韩千雪千万不要玩儿太过火了,把穆白给弄成神经病了啊。

仇恨和任务驱使着我,让我的神经死死的绷紧在了一起。

真的废了?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想到以前,最为巅峰的时候,拥有的强大力量。以前在守护之地,我的力量不值一提,但是现在,我可是在守护之地外面,拥有的力量绝对是碾压一切,但是现在。我他么的就是一个废物,要是连保护自己的女人都做不到,还谈什么报仇。

想到这里,我的眼神瞬间变得坚毅起来,我就不信,我他么的现在成了一个废人。

坐到床上,再一次开始运转自己的巫力。

痛。

好像是把自己全身的骨头一遍遍的敲碎了,然后再一遍遍的接起来又开始一遍遍的碾碎一样。

这样疯狂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身在地狱之中。

依然是没有丝毫的反应,无力运转就好像是江河断流一样,完全找不到丝毫的感觉,除了让我一遍遍疯狂无比的疼痛,疼痛。疼痛

我他么的,就不信了。

一遍遍的咬着牙,好像是自虐一样,疯狂的折磨自己,我已经彻底的疯狂,陷入了疯魔的状态之中。

咬碎了牙。咬破了嘴,一遍再一遍,我完全陷入了和自己过不去的疯狂自虐的过程之中,不行,我不能成为废物,不能,不能,不能。

我睁大了眼睛,疯狂无比的坚持着,不成功,就是死。

我绝不,绝不会放弃的。

虽然我不愿放弃。但是就算是这样疯狂无比的冲刺,乃至于自虐,也完全没有得到半点的提升和帮助,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进展。

反倒是因为我这样疯狂的举动,弄得自己的身体有点扛不住,感觉好像是什么东西开始断裂了一样,忍不住闷哼一声,从床上直接摔倒了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上下都是冷汗,这种痛苦,比刀砍,比火烧,都要厉害得多。

可惜,就算是这样,我也依然是没有丝毫的进展。

也是,按照嬴瑞的额残忍程度,怎么可能会下手还留有余地给我翻身的可能。

难道,我真的是废了?

心中不由得升腾起来,一股子挫败的情绪来,真的想要就这样放弃,拥有之后,再被剥夺,失去了一切的希望,这种残忍,真的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也就在此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是穆白,这家伙端着一份还算不错的西餐走了进来,刚好看到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停下,直接迈步,从我身上直接跨了过去,随后,才好像是刚刚发现我一样,大惊小怪的说道:“陈放,你怎么趴在地上,快起来,快起来,没事儿给我下跪,我承受不住的。”

一边将我直接给拉了起来,我本身身体就虚弱无比,在疼痛的折磨下,就更加显得虚弱,看着穆白,似笑非笑的看着说道:“穆少,怎么,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就不洁癖了?”

穆白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竟然忘记了这一茬,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不用废话了,我是来找你说事儿的,开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