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3 逻辑学,消失的果子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14 04:45:26 字数:3052 阅读进度:193/412

对于数学和历法,长老自然之道其重要性,一点都马虎不得,语文更多的是给人精神层面的提升,数学和历法更多的却和生活息息相关,对于现在的长老来说,显然是实用主义,之道这些东西是真正的宝藏。

等我去的时候,整个部族的男子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看到我,豁然一下子,整个部族的男人都站了起来。那一瞬间,气势十足,让我心里面猛然一跳。

“先生!”

对着我恭敬行礼。大声的呼喊起来。

先生。

这两个字,在于这些部族来说,比起大人是更加尊贵的称谓。

之前发现水稻,在根本上解决了他们存活下去的问题,现在,传授的这两种东西,更是能够从根本上将他们的生活品质做出提升。

这一次,更是对我的恭敬程度提升到了一种相当恐怖的程度。

即便是在华夏文明正常的进程之中,关于历法,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掌握在少数贵族人的手中,至于说是普通的百姓,这些东西,想要知道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甚至于完全没有那样的概念。

“人不够。”

我看了一下之后,看着长老开口说道。

“猞猁部族的好男儿尽数都在这里了,没有遗漏。”

被我这样一说。长老很是有些意外,很快查验之后,对着我开口回应着说道。

“妇女和孩童呢?”

我摇头,开口说道。

这话让长老顿时愣住,随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大人您是想要给孩童还有妇人教授?”

这么一脸惊讶的神情算是什么个意思?

我有些皱眉,说道:“妇人也是猞猁部族的一部分,凭什么只有男子能学,况且,孩童是未来,他们掌握。更加重要,而且,这些东西,孩童掌握起来,更加容易。”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这早就是我们那边约定俗成成为了大家的共有意识,很显然,对于连教育是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的猞猁部族来说,让夫人和孩子过来听课,是一种难以想象的事情。

长老显然也不能理解,但是这妇人厉害之处就是善于捕捉到一闪而过的机会,她在瞬间就选择了相信我所说,因此,直接开口说道:“全族集中。都听先生上课。”

是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

关键时刻,长老的决断力和威信显然是不容别人质疑的。

很快,猞猁部族的人均是集中了过来,孩童都显得激动,叽叽喳喳,显然,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盛会,妇女就更是惶恐,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他们应该参与进来的事情。

我没有理会那么许多。

我他么的就是一个**丝,遭受到的压迫和不公就已经够多了,但是至少对于基本的教育和信息共享的权利。我并没有被剥夺掉。

对于我,就更加没有那样的念头了,对于别人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巨大宝藏,但是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最普通的东西。在我们那个社会,你给别人说一说,我要给你讲一讲数学,讲一讲历法,别人九成九会把你当成神经病的。

看着一张张充满了憧憬,显得神圣无比,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一点,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知识所蕴含的巨大的分量。

最基本的阿拉伯数字,就是我们这边幼儿园乃至于小学一年级的水平而已,但是讲解起来,我却是异常的艰难,看着一张张的纯洁问号脸。我突然有了一种亚历山大的感觉,明明在自己看来,都是相当简单,甚至于到了让我们都不屑一顾的地步,但是我想要深入浅出的解释一下,但是都做不到让这些人很是轻松的明白过来,讲解了半天,依然是让这些人一脸茫然的样子。

我努力的想要回忆一下小学课本的内容,但是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根本什么都想不出来,谁他么的没事儿也不会去关注小学一年级的课本内容啊。

以前我总是在网上吐槽那些什么课本编撰的砖家都是脑残,编撰的课本都是白痴书本,等到了现在等到自己面对一张张的问号脸才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的天真,想要用尽可能简单的方式,原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草,我总算是明白过来,古时候那些所谓的牛逼大侠,装逼的时候怎么都喜欢来这么一句话了,估摸着这些家伙也是和我一样,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表述自己的牛逼学识,只好是找了一个更牛逼的话来形容自己的拙劣。

钱宁就站在不显眼的角落之中,带着促狭的笑意,看着我,眉眼中都是笑。

我被弄得相当的尴尬。

想要让钱宁上来帮忙解围,但是钱宁根本就不为所动,脸上全是得意的笑容,摆明了是不想要给我解围了,让我将装逼继续。

我去。

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不过,越是紧张,就越是发挥失常,越是想要简单,就越是复杂,弄得原本就一脸恼火的猞猁部族的人更加的茫然起来。

得了、

这一次,算是彻底的装逼失败了。

草。

做什么不好。偏偏想要来做一个教书先生,孔子是那么好当的么?

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弄得愈发的复杂,猞猁部族的人越是不能理解,反倒是越是觉得我所讲的东西是真正的宝贝。他们不懂,是天经地义。

对我的崇敬是更上了一层楼,甚至于,都开始觉得我是不是掌握了天神才知道的天地秘密了。

我去。

这他么的,真是蛋疼。

这种意外装逼成功的感觉对于外人来说相当的不错,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恼火异常,我他么的又不是为了过来装神秘的,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给猞猁部族带来一点帮助的。

但是现在

“先休息一下,我寻思寻思。”

最后,我干脆是暂停了下来,开口说道。

一时间。好多人都围了上来,各种嘘寒问暖,什么好东西都给我送了上来,觉得我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一点,肯定损伤到了精神力了,珍珠更是带着敬佩和关切的眼神看着我。恨不得直接搂着我进入她的怀抱,对我好好的呵护安慰一番。

好不容易,我才从一群人的包围之中脱身出来。

猞猁部族的人越是这样尊重我,我就越是感觉沉重,觉得自己应该要用真切的行动帮助到猞猁部族的人。

应该怎么办呢?

我皱着眉头,冥思苦想。这些东西在我看来都是最简单的东西,但是想要将最简单的东西给讲述出来,却那么的恼火。

许久,方才是找到了一点头绪,十来分钟的课程,我硬是准备了两个小时,才宣布再次开讲,因为压力的关系,我都已经是满头大汗了,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猞猁部族的人更是心疼到了极点,觉得我为了他们实在是付出了太多。

这你妹啊。

我被这样的反差弄得狼狈不已。

幸好。这一次要顺利了许多,和我之前预料的一样,小孩子入手反倒是要轻松了许多,终于轻松下来,还算收货不错。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和阿拉伯数字两个死扛。然后是最基本的加减法,不过,上了正轨之后,这些家伙反倒是觉得我讲的太过简单,有点不满足了,开始催促我讲述一点更为深层次的东西。

“怎么还是这个,先生,我们要听听其他的。”

珍珠胆子比较大,和我两个关系算是最为亲密,看着我,当众怯生生的开口说道。

对啊,先生,给我们讲讲更多的东西吧?

珍珠的话,得到了大家的响应,显然,对于一些一加一这么简单的东西已经开始藐视起来了。

呵。

这群家伙,还他么的骄傲自满了啊?

我带着笑,说道:“看大家颇有自信。那我给你们出一道相当简单的问题,大家都参考一下,这道题,是怎么解释的?”

我他么的累死累活,竟然换来这群家伙这样的回应,真是气死老子了,不拿点真本事出来,还以为老子是水货呢。

我也不欺负这些家伙,就带着笑,开口缓缓说道:“有三人,去一处住店,他们每人需要交纳十个果子作为报酬,一共就是三十个果子,不过今日,主人心情好,吩咐女儿退还五个果子,但是主人的女儿贪心,只是一人还了一个。自己得了两个,这样的话,他们三人每人花费了九个果子,三个人,就是二十七个果子,加上女儿偷偷拿掉的两个,一共就是二十九个果子,请问,剩下的一个果子去了哪里了?”

我说完,直接潇洒转身,深藏功与名,一群臭家伙还鄙视我所教授的东西,给老子一边去想破脑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