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孙女婿?诗词再惹祸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14 04:45:25 字数:2809 阅读进度:192/412

“嗯?”

珍珠被我的问题给弄得愣神,看着我,回不过神来。

我之前刚问,心头就后悔了,怎么就问出来这种问题来了。

真是见了鬼了。

摸了摸脑袋,我有些尴尬的笑着,说:“没事儿,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

珍珠看着我,说道:“先吃点果子,都是好东西。”

我有些尴尬,吃了几口,味道的确不错。

“之前你给长老说的那些神奇的数字,是怎么回事儿?”

珍珠看着我,很是有些好奇的样子,开口问道。

原来竟然是对数字感兴趣的。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当老师教人对我来说,可是一项全新的经历。这种事情我还没有尝试过,因此,很感兴趣的将阿拉伯数字的运用给珍珠教授了一些,也就是我们那个年代小学一年级甚至于幼儿园的水平,我倒是很是来劲,但是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珍珠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那里打瞌睡。

听到我停了下来,赶紧迷糊的开口说道:“嗯,对,真神奇。”

这装好学生的水准怎么都这么的菜?

“你的口水流出来了,擦擦。”

我很是有些无语的开口说道。

珍珠这时候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瞌睡离去。有些尴尬的对着我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些东西太艰难了,我不懂。”

她承认下来倒是干脆的很。

既然不感兴趣,怎么又要来找我问?害我白高兴一场。

我有些蛋疼的想到。

“不过,我知道,这些东西很神奇。我们这些地方最敬重的就是有学识有见识的先生,大人,您就是那个先生。”

珍珠看着我,眼神炙热,一脸崇敬的样子。

从珍珠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这是爱意。

大胆的表达自己的爱意。

是在示意我推了她么?

我不由得稍微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样的珍珠,的确是相当之诱人啊。

珍珠,你听我说

我看着珍珠,艰难的开口说道。

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珍珠就已经直接搂着我,在我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说道:“大人,珍珠不求其他,只求,为大人您生育子嗣。”

我去。

这让我猝不及防啊。

怎么直接就给我过度到了这种事情上来了?

我看着珍珠,心里面一时间变得颇为激动起来,晕晕乎乎的说道:“你不要车不要房?不要彩礼?”

“什么?”

珍珠被我一连串的问题弄得相当的奇怪,我所说的东西,显然她是完全无法理解的。

我摸了摸脑袋,有些尴尬,对于珍珠,我也的确是解释不能,只能是哈哈着敷衍了过去。

我算是看明白了,珍珠就是腻在我这边不走了,什么对数学感兴趣呢,就是想要找机会来泡我。

这感觉,真是牛叉啊。想不到,我一届**丝竟然还有这样的待遇。猞猁部族的确是不大,就算是一个小村子一样,但是对于这边来说,珍珠好歹也算是一方公主了吧?

能够被公主倒追,这样的感觉的确是让我有些飘飘然,更何况珍珠长相的确是不错。

这种感觉。分外不错。

不过我可不能对珍珠下手,陈庆之是一方面,我自己又是另外一方面,这个,的确是不能收,钱宁和韩千雪都已经弄得我焦头烂额,完全没有解决的法子,再多一个珍珠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估计会被直接玩儿死的。

虽然珍珠的眼神显得愈发的水汪汪的,一副求推倒的样子,我也依然是不敢动弹分毫,珍珠倒是不在意。就是腻味在我的身边,缠着我,讲一些外面的世界。

我只能是僵硬着,乱七八糟的开始讲述一些外面世界的东西,脑子很乱没有条理,珍珠听着,却很是向往,一脸憧憬。

看着我,感慨:“大人,您住的地方,一定是天国吧?”

“不是天国,是天朝。”

我开口纠正。

那地方,算是天国么?

我有些茫然的想到,身为**丝屁民,生活在那样的地方,在网络上指点江山,在联播之中学习幸福,或许,的确算是一种幸福。

只是我早就已经学会了各种抱怨各种恼怒不公,现在回想起来,未必就真的那样那样的不能忍受了,离开了,才知道有再多的不好,不足,自己的家,才是最好的。

“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泪水”

珍珠有些感性的开口说道,竟然是对我那天所说的那句诗记忆深刻,念叨出来,竟然颇有感情。

“大人,您有时候诉说出来的句子好美,好美,那种情感,真的能够触动人心,这是珍珠这一辈子,听过的最好的句子。”

看来,对于理科珍珠的确是不行。但是对于文科,似乎颇为感兴趣。

“喜欢?那我给你来一首不一样的,依然是赞美我们祖国山川的,其实,也算是你的祖国。”

我看着珍珠,一一时间没有了其他的心思。搜肠刮肚,想要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寻出来一两首比较震撼让人感动的诗词来。

不过当年对于诗词,只是为了考试,没有一点真心欣赏的意思,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是尽数还给了老师,许久,方言眼前一亮,缓缓开口说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伟人诗词之中那种大气庞博的雄壮胸怀其实以前我不能理解,毕竟境界相差太大太远。好像是蝼蚁要了解鸿雁之壮志一样,现在依然是不能理解,但是离开故土,感情有了些许不同,显得更加的真挚起来,这首词,念了出来,似乎也开始有了一点点的不同。

珍珠靠在我的肩膀上,听着我朗诵出来的诗词,一心向往。

这种气势。

一首词完了之后,珍珠依然是显得情绪激动,许久都无法真正平静下来,靠在我的肩膀上,一脸的向往。

随后。看着我,全是仰慕的神色,说道:“大人雄途壮志,真的是”

珍珠看着我,有点说不出话来的意思了,这首词之中的意思,珍珠竟然能够有所体会,可惜,我特么的学习背诵了那么多年,依然只是了解皮毛而已。

人比人,真的是有些让人尴尬。

不过看着自己无心之举似乎又让珍珠对我心水不少,顿时有些恼火,怎么想要的时候怎么求都求不到,不想要沾染的时候,怎么求都求不开?

“对了,珍珠,我还要给部族的人教授数学和历法,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了,如果你喜欢这些诗句,等有了时间,我再给你说一些啊。”

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把珍珠给送出房间,我他么的有了反应很久了,又不是柳下惠,难道还能够真的一直忍耐下去?万一一个忍不住,那就麻烦了。

这么一个大美妞儿,在你怀抱里面扭来扭去的的确是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力是不是足够坚强。

珍珠却不答应,不愿离开,幸好,此时长老的声音在外面传递进来:“大人,族人们都已经召集聚集在了一起。您可以出来授课了。”

珍珠一听到自己奶奶的声音,顿时就羞涩得没有办法了,啊了一声之后,赶紧蒙着脸,冲了出去,再也不敢和我单独腻味在一起了。

我还以为这妞儿都不知道害羞呢。

我松了口气,赶紧走了出去,长老看着我,眼神慈爱,无比满意,那种眼神。分明就是在看孙女婿的样子啊。

我一脸尴尬,赶紧解释着说道:“珍珠对有些诗词很有兴趣,我给她传授一些。”

“诺,老身知晓。”

长老点点头,一副满意无比的样子,开口说道。

我被这眼神看的实在是有点毛骨悚然的味道,哈哈两句,敷衍了一下之后,赶紧说道:“我们赶紧过去。”

才走了两步,长老的声音传来:“大人无需介怀的,我猞猁部族的大好男儿三妻四妾都是常理,珍珠也同样对待,不争名分的。”

一句话,然我顿时趔趄,差点一下子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终究,还是长老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