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我被救,牺牲与愤怒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14 04:45:05 字数:2797 阅读进度:163/412

这些森蚺显然是因为什么原因,已经苏醒,或许,已经到了它们的就餐时间了。

光是想到这个,我全身的冷汗就直接冒了起来。

这他么的,简直要命了啊。

“快,快走,那些森蚺已经被惊动了。”

我着急无比,开口喊叫起来。

陈庆之他们原本是松了口气,毕竟通道就在眼前,也算得上安全了。

听到我的话,顿时一愣。但是他们反映很快,直接挥手,说道:“赶紧行动,我们走。”

竟然是丝毫不停留。

“大人,小心。”

我正要直接离开,猛然听到旁边传来焦急无比的声音,随后,我被人朝着边上推开,不由得朝着旁边趔趄,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一阵腥风传过,一条体型巨大到夸张的森蚺几乎贴着我窜过。

要不是我被人给直接推开。现在,我已经被这条森蚺给一口咬中了。

但是推开我的兄弟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被这条森蚺直接给咬住了肩膀,然后一个缠绕,将这个兄弟直接给卷起来拖入了水中。

一阵巨大的水花翻腾起来,水下,一片浑浊,随后,就是一股巨大的血花升腾起来。

“不。”

我见状,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就在我的眼前,一个兄弟因为救我,直接丧命,这种事情让我如何能够忍受。

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直接就要朝着水中追去。

为了救我而死,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这个兄弟给完好无损的抢救回来。

不过陈庆之直接冲上来将我给死死抱住,说道:“大人,我们时间不多了。”

“混账,你们的同袍就在你的面前这条巨蟒给扯走了,你给我说什么?你不去管?你们这些家伙都傻了么?赶紧去救人啊。”

我激动无比,这群傻缺,难道就这样见死不救?

“护送大人,继续前行。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陈庆之并不理会我,直接开口说道,很快,就有两人直接上前,几乎是驾着我朝着前面跑、

身后,水花剧烈的扑腾起来,显得异常的激烈。

“你们这群冷血的混蛋,放开老子,赶紧给老子放开。”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陈庆之竟然是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就直接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剧烈挣扎破口大骂,但是这群蛮子的力气真的是不小,我根本就挣扎不动,一个个都沉默着任由我开口骂人。

训斥。

这他么的,就算是地位看起来够高又如何?我他们的,没有相应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话语权啊。

身后,水花扑腾的架势越来越大。不过,巨量的森蚺在朝着地面上蔓延,涌动了一段距离之后,就没有继续跟上来了,而是重新回到了水中。

这群胆小的懦夫。

我心中恼火到了极点,想要继续呵斥。手背上一,随后,一愣,之前激动之下并没有注意到,这一下,才发现,原来这群家伙早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他们明明很难过,但是没有一个人发出了哭声喊声,没有一个人因为冲动做出其他的举动,而是选择了直接服从命令。

“大人,我们回去,也是于事无补,在水下,我们战斗力不足,不是那群大家伙的对手,要是只有一条,我们一个人都有一拼之力,但是这么多”

陈志栩的声音之中带着满满的悲痛:“我大哥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么,那群家伙所要做的事情比起迭戈的性命更加重要,倘若能活,他一个人就行,倘若不能,我们都去。也不行。”

陈志栩的话语让我勃然大怒,说道:“你们这群混蛋,哪怕是下水帮助一下,他指不定也会有机会脱身,现在你们却直接丢下自己的兄弟不管。”

“大人。”

陈庆之红着眼,看着我。说道:“这是我们猞猁部族的规矩,不,应该是我们这些挣扎求存的家伙,共同的规矩,我们,哪里有资格去讲那些,因为,我们只要回去,说不定,意味着,我们救援不到一人,反倒是还会额外搭进去三两条的人命。我们承受不起。”

陈庆之满脸的泪水,开口说道。

“等麻木了,一切就好了。”

原本我依然愤怒,但是陈庆之带着无比凄凉无比悲壮的一句话,却让我的心好像是被什么给狠狠撞击了一下,彻底的沉默了下来。难道说陈庆之对于自己族人的感情还比不上我?

只有在经历了无数极端的生死抉择之后,他们才能含着泪做出这样的选择、

看着冷血,但是这其中意味着的悲凉,别人真的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况且,真要那些家伙得逞,这一片地方的布置被破坏的话,要是上面的大人怪罪,我们猞猁族人会被灭族,就算是迭戈知道,也肯定不愿我们回去,所以,大人,求您,继续吧,我们不能让那些家伙得逞。”

说道这里,陈庆之捏紧了拳头,关节像是炒豆子一样的响了起来,很显然。自己内心也是悲凉愤怒到了极点。

“放我下来。”

的确,这样的地位,只能是选择挣扎求存,看着那一点点的微弱希望,我有什么资格施舍自己廉价的同情?

我这种没有足够实力的同情,其实带来的反而是陈庆之他们更多的伤亡和牺牲。

听到我话,两个猞猁部族的人有些犹豫,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说,放开。“”

我的音量陡然加大了起来,我实在是不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和悲凉,要是自己实力足够,哪里需要这些人牺牲自己的性命来保护我。

听到我发怒,两人终于是将我给放开了。

我推开他们,踉跄着朝着前面走。

“大人。”

陈庆之他们显得很是担心,但是却有充满无奈。

“放心,我不会让迭戈白白牺牲掉的。”

我开口说道。

在这种地方,我的确是没有实力任性,轰然跪下。恭敬磕头。

说道:“放心,兄弟,这个仇,我帮你报。”

显然,我的举动是陈庆之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守护之地出来的大人跪下磕头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在意,不管陈庆之他们如何惊讶,不可思议,在我看来,这一切,好像与我无关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歉疚。

“跪下。”

陈庆之开口。

轰然,到现在一共还剩下九名猞猁部族的汉子轰然跪下,用力磕头,没有一个人多说一字,多发一言。

我起身,陈庆之他们跟着起身。

额头上满是青紫一片,磕头用力,程度恐怖。

“走。”

我一挥手,开口说道。

“诺!”

再一次整齐划一的开口,多了悲壮,但是也多了许多誓不罢休的勇气和坚持。

我们再次出发。

擦干了眼泪,没有了丝毫的伤感表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心中的坚持与仇恨,只有我们自己心中才知道。

前行不久,剧烈摇晃,好像是地震一样。

我们所走的这条小道显得很是潦草,并不坚固,摇晃起来,好像要随时垮塌一样,这边原本是没有水淹没过来的,但是随着剧烈的摇晃,水位猛然增长起来,全是那种浑浊的颜色,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

“疾行,用最快的速度。”

我开口说道。

可是大人。

陈庆之有些担心的开口说道,显然,是担心我的实力不够,跟不上他们的速度。

“听老子的命令,全部给老子加快速度,要是弄不死那群小鬼子,老子们几个干脆自杀算了,有什么脸面回去见自己的亲人朋友。”

我大吼,开口说道,又是两句忍者的尸体漂流出来,不用看。肯定是干尸了,这些鬼子用这么残忍变态的手段,肯定已经马上要达成他们的目的了,由于不得。

“喏!”

这一次,陈庆之他们轰然开口,不再犹豫,而是,全力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