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 闹矛盾,水下有古怪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14 04:45:04 字数:2749 阅读进度:161/412

看陈庆之所说,显然,他们之间的矛盾竟然好像是由来已久,这他么的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啊。

陈志栩在猞猁部族之中的确算得上都比一枚,但是我觉得他并没有包藏异心,只不过是想要证明自己罢了。

但是现在,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而且,他么的,别问我啊,这不是把难题丢给我了么?

我看着陈志栩。笑着说道:“废话我当然相信你了。”

随后,看向了陈庆之,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他是你兄弟。”

陈庆之却摇头,冷淡无比的说道:“大人,并非如此,我猞猁部族有明令,不能用诡异手段强行提升力量,尤其这片禁地之中的东西,充满邪恶,等闲不得触碰,陈志栩,他违背了族规。我知道他想要进入守护之地,但是,想要进入,不是用这样的方式!”

说到这里,陈庆之的语气已经变得分外严厉,似乎陈志栩好像是真的做了什么不可饶恕之罪孽一样。

这样一来,我反倒是有些犹豫起来了,看向陈志栩,不由得有了些许的狐疑之色,该不会还真的是有了什么意外,陈志栩堕落了,想要那啥我们了吧?

我不由得想到那些修炼魔宫,自己控制不住。想法设法增强能力,最后把自己的亲朋好友什么的都个吸收成了人干了吧?

“我说过,我没有,我的能力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根本就没有过丝毫的歪门邪道,你们不能做到,并不代表我也不能做到。”

陈志栩红了眼,很是激动的开口说都。

“你修炼的路子并非是我猞猁部族的路子,明显要高出了不知道多少,这一处水沼也是诡异之地,长老曾经说过,这里,或许囚禁恶魔,一路走来,哪里有哪些宵小的影子,你到底还要骗我们到何时?你把我们引诱到此地,又是为了什么?”

陈庆之说道这里,声音已经格外的严厉起来,不过,我也能够体会到。陈庆之心中其实是对陈志栩担心无比,痛心疾首。

难道还真的是有了点问题?

但是看着,不像啊。

“我说了,我没有做过一件违背族规的事情,我的实力是靠着我自己努力得来的。我也是确定那些诡异之人是从这里走的,你们爱信不信。”

陈志栩很是有些激动的看着我们开口说道。

“我要的是解释,陈志栩,你这样算是什么解释了?”

陈庆之很是恼火,开口说道:“那你说,你的修行路子从和得来?”

陈志栩摇头,说道:“我不能说,总之,我没有违背过猞猁部族的任何规矩。”

这话,自然是不能让陈庆之相信的,恼火到了极点,这他么的套路还真是够深的啊,陈志栩带队,陈庆之跟着,原来。还有了这样的目的和心思。

这些家伙,鬼心思可是一点都不比我少了。

看着陈志栩一脸倔强的样子,我心中却泛起了熟悉的感觉来,怎么感觉陈志栩好像是一个人啊。

我皱眉,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一个人来,令狐冲。

很多矛盾都是没有必要,但是因为令狐冲打死不说,自然是招惹别人怀疑,现在看起来。竟然是和陈志栩两个惊人的相似。

陈志栩这家伙看表现和性格来看,或许还真的是那种信守承诺重情重义的家伙,要是真的做出和令狐冲类似的选择,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奇怪了。

“之前你跟着那群人过去,是用的什么法子?”

我看着陈志栩开口说道:“他们不相信,你证明给他们看就好了。”

我其实并不关心陈志栩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获得了所谓的力量,那和我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能够阻止千岛纱她们就好。

只要想起千岛纱之前一脸神圣说出来圣战计划之类的东西,我心中就不舒服,我们两个民族的仇恨估计是不用鲜血化解不开的。我可不相信千岛纱那群家伙不想要利用这座岛上的某种东西,达到阴谋。

陈志栩很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看着自己的兄长,说道:“你给我看好了。”

随后,直接好像是猿猴一样的爬上了一株树木,然后,朝着前面迅速飞跃过去,竟然像是猴子一样,在树枝上灵巧的攀援倒挂,轻松无比的从一棵树到了另一颗树。有时候约出去就是数米远的距离,就好像是传说中高来高去,拥有轻功的大侠一样。

这他么的,还真是够牛逼了。

这和轻功,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区别了吧。

看着陈志栩的表演,我算是彻底的福气了,这群家伙虽然生活条件艰难了一点,但是他们的身体素质真的是太过牛逼了啊。

真是不知道,这些家伙是用什么样的手段达到这样的效果的。

难道,之前他们所说,修行的路子还是真有其事?我不由得想到徐源他们给我的奖励,心中开始沸腾起来,难道有一天我也能够像这群家伙一样,高来高去?

陈志栩去了之后,迅速折返回来,稳稳落地之后,看着陈庆之,带着挑衅开口说道:“如何、”

陈庆之却摇头,说道:“不如何。你怎么证明那群家伙也是从这里走的?你修炼的路子到底从何得来,我这是为你好。你到底要隐瞒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陈志栩干脆就不理会陈庆之了,反正就是一副打死不说的架势。

陈庆之看了,恼火到了极点。

“不用争论了,我想。已经可以证明了。”

我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随后朝着前面一指,开口说道。

水上漂浮着一具尸体,穿着忍者服,显然是千岛纱她们带来的人。现在自然是能够解释千岛纱他们的去向问题了。

陈庆之皱眉。迅速吩咐手下人将尸体给弄了过来。

“好轻。”

接触到尸体的瞬间,负责打捞尸体的人就不由得惊讶的高呼了一声。

等将尸体弄上来之后,扯开忍者服一看,大家都忍不住惊呼起来,因为这具尸体几乎就变成而来干尸的样子。没有丝毫的血色,皱皱巴巴,似乎已经被风干了一样。

是被什么诡异的东西给吸干了么?

我脑海之中不由得闪烁出来了一个诡异的念头,只觉得心中发冷。

不过,陈庆之很快就惊呼起来:“不好。这家伙的鲜血被抽干了。他们想要用血,破解某些布置,快,我们要赶紧。”

说完,一脚直接揣在了陈志栩的屁股上面,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带路,去晚了,老子要你的命。”

陈庆之这一次是彻底的慌了,哪里还顾得上和陈志栩两个理论个什么东西呢。

被踹了一脚,陈志栩也没有发怒,只是有些不爽的开口说道:“自己耽搁了时间,现在还好意思怪罪我了。”

倒是乖乖下水,说道:“跟我来,放心,没有危险的。”

陈庆之这一次倒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紧紧跟随,直接下水,看着大家下水,我虽然害怕,依然是深吸一口气,跟着到了水中。

脚底下,一脚踩下去,就直接陷进去挺深的一部分,应该是淤泥和一些腐烂物。那种恶心滑腻的感觉真的是让人心中腻味到了极点。

但是看陈庆之那么激动。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咬牙紧紧跟随,心中都有点放弃的念头了,千岛纱那群家伙做什么,其实和我,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才对啊。

沉默之中急速前行,在这样的水中走着,简直就是对自己神经坚韧程度的一种考验,幸好,也不知道是人品爆发,还是陈志栩真的挺有经验,一路前行,倒是真的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不由得松了口气。

不过,也就在此时,我浑身上下汗毛都一下子竖了起来,之前我一脚踩下去,似乎正好是踩在了什么东西上面,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