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 浴血战,忍者又如何?

小说: 我和女总的荒岛生活 作者: 黑岩一品骚年 更新时间:2016-11-07 21:50:32 字数:2822 阅读进度:123/412

不自量力。

千岛纱冷笑。

一脸不屑。

我和千岛纱之间的战斗力相差太大,的确是不堪一战,不是对手,就直接选择屈服?

我不要那么窝囊的人生。

虚与委蛇?

的确,我想着要保护韩千雪和钱宁的性命之时,我想过这个,也做过这个,但是现在,我拒绝。

徐源他们的骄傲,唤醒了我压抑许久的大国之尊严。

我很渺小,渺小到微不足道,但是这又如何?默默无闻的坚持着,至少,下地之后,我不会觉得自己愧对了祖宗。

这就已经够了。

呐喊着,直接朝着千岛纱冲刺了过去。

千岛纱满是冷笑,对于我的鲁莽行为不屑一顾,两只铁锥在手,猛然攻击过去。

但是千岛纱就在我的前面,却突然间消失不见。

我的攻击落空,随后,背上一阵刺痛,竟然是已经被千岛纱给划破了背上肌肉。

我几乎是本能一眼,朝着前面翻滚出去,起身之后才发现千岛纱并没有追击过来,眼神之中对我也满是不屑的味道。

“中忍,千岛纱。幸会。”

千岛纱对我缓缓做了一个古怪的姿势之后,开口说道:“将你虐杀,是对于污蔑我神国之最好惩罚。”

“尽管来。”

我冷然,开口说道。

千岛纱竟然是忍者。

难怪了,我总觉得这女人一开始给我的感觉都那么的诡异,如果是连岛国人自己都觉得诡异无比的忍者的话,这一切就说得通了。

“变态而已,还满是自豪,真是搞笑。”

我不屑的开口说道。

千岛纱冷笑随后再一次朝着我冲刺过来。

我也是呐喊一声,朝着千岛纱冲刺过去。

再一次神奇的消失不见,真是见了鬼了,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我直接好不停留,挥动铁锥朝着我的身后刺了过去。

空空如也,直接落空。

随后,背上刺痛,再一次被刺中一刀,伤口,依然是之前我所经历的位置,一模一样。

我朝着前面踉跄,背后再次刺痛,又是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伤口,不断的累加,一点点的伤害。

真是的虐杀。

这个女人,好恐怖。

无奈之下,我不断的挥动铁锥,朝着四周攻击,但是完全没有用处,千岛纱显得太过诡异,我根本就无从捕捉到千岛纱的确切位置所在。

短短时间,我身上就已经增添了不少的伤口。血液并没有流出来多少。

“这些,都是我要一点点切割的位置,已经标记好了,我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的,在你们华夏,这种方法,叫做凌迟,这是对你所谓骄傲的最佳奖励。”

对我,千岛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且很显然,千岛纱已经想要放弃我,之前我的话,已经损害到了她的骄傲,这一下,千岛纱是彻底的怒了。

想要我害怕求饶彻底的折磨我,在和我的对位之中占据绝对的优势。

哪怕死。

我冷笑,千岛纱这个岛国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小看我华夏的风骨与节操。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屈服,这些家伙,是打算杀了钱宁的凶手,他们,必须死。

想到这里,我带着疯狂的味道,不断的开始反击,以命换命,根本不管自己的安危和死活,一心想要给千岛纱造成一定的伤害再说。

但是差距还是相当的明显啊,我就算是用这种疯狂的法子,也是完全捕捉不到千岛纱的踪迹和路线。

该死的混蛋。

一点点的加大对我的伤害,真的有点凌迟的感觉了。

比起身体上的创伤,更多的还是一种无力的痛苦。

难道自己在千岛纱的面前就连一点的还手之力都没有?

真他妈的不甘心啊。

千岛纱不是神仙,绝对不可能真的隐藏了自己的行动和踪迹,但是他么的,我偏偏就无法找出来千岛纱到底是靠着什么样的方式不断的移动隐藏,用尽了一切的办法,想要努力捕捉到千岛纱的痕迹,都是徒劳的。

这就是忍者的威力?

好像是恶鬼一样,无声无息就能够要了你的性命。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将千岛纱给捕捉到呢?

我着急无比,却又彷徨无计,根本是找不到解决的法子。

一根火炭朝着这边猛然飞了过来。

光芒闪耀,随后,刀锋闪过,被千岛纱一刀两断,直接斩断。

“她们只是靠着各种方式欺骗你的视觉和听觉,蒙骗你的五感,让你产生错觉,人,不可能真的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

是钱宁,她挣扎着起来,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开口说道,随后无力的软到在了地上。

在千岛纱出刀将钱宁扔过来的火炭给劈碎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同时全力冲刺,完全不管不顾的朝着千岛纱将铁锥给凶狠无比的刺了出去。

这一次,我明确的捕捉到了千岛纱的踪迹。

“给我去死。”

我狂吼一声,朝着千岛纱那边凶猛攻击。

“该死的支那猪。”

千岛纱猛然之下,竟然暴露了自己的踪迹,一时之间,竟然稍微有些慌乱,只来得及用刀和我手上的铁锥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千岛纱的武士刀竟然直接崩裂了,随后,折断。

该死,这不可能。

我都有些吃惊,想不到自己意外之下捡到的武器竟然如此之霸道,两把毫不起眼的铁锥竟然轻松无比的弄断了千岛纱的武士刀?

千岛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碰到这样的情况,慌乱之下,被我抓住了机会,冲刺上去,狠狠一脚直接踹中了千岛纱的肚子。

千岛纱闷哼了一声,迅速接着这一股力量后腿,随后,身形消失。

“这就是你们岛国鬼子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哈哈哈……不过如此,原来你们所谓的忍者,也不过这样,就是一只见不得光的地老鼠罢了。”

我没有再费力寻找捕捉千岛纱的踪迹,而是哈哈大笑起来。

“不准开枪,我要亲手杀了这个该死的支那猪,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千岛纱的声音传来。

显然是在警告兰易他们。

在这边。

我虽然开口嘲笑,但是一直都在努力寻找捕捉到千岛纱的踪迹,她一开口说话,我就迅速有了反应,猛然爆发,挥动铁锥横扫。

我现在终于确信自己捡到了神器,信心大增,不过这一次,再次落空,随后,背后猛然刺痛。

鲜血飞溅而起。

这一次,千岛纱完全没有给我留情了,带起了大片的血肉。

“支那猴子,你是找死。”

千岛纱的声音已经没有半点的情感,肃杀一片,这才是真正的岛国鬼子的本来面目吧、

“以为老子会怕?”

疼痛让我彻底的陷入了疯狂的地步之中,我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根本没有理会千岛纱的嘲讽。

他们靠着欺骗我的感官来达到杀人无形的效果。

要靠着我近乎于蛮干的经验来对付千岛纱这样的地老鼠,显然是不够的,那么,我就干脆玩儿一个大的。

我带着冷笑,随后,直接闭上了双眼,干脆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

让自己彻底的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全部,靠着自己的感觉来。

岛国鬼子不是疯狂么,不是冷血变态么,那我这一次,就给她们来一个更加疯狂的尝试。

风声,火焰炙烤的声音,出众的喘息声,闭上眼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听力好像一下子变好了很多一样,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的声音尽收耳中。

背上又是剧烈的伤痛传来,根本没有效果,比起之前睁眼,所付出的代价更大,好像完全就失去了对于千岛纱踪迹的丝毫线索掌控。

“真是可笑,我看你能够装到什么时候。”

看我再次闭眼,千岛纱愤怒的嘲笑起来,对我显得不屑一顾,呵斥着说道:“我帝国神忍,也是你这种蝼蚁能够捕捉到踪迹的?受死,支那猪。”

“是么?那我们就试试。”

我深吸一口气,冷笑着,在心中回应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