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红楼不比朝堂

小说: 我,红楼头牌,开局被女帝强娶! 作者: 高冷鸡 更新时间:2021-12-19 字数:2548 阅读进度:5/186

第5章红楼不比朝堂

唰!

全场寂静!

整个朝堂陷入一片死寂。

苏枫的自言自语颇为小声,可能够站在朝堂之上的大臣,都是实力不凡的修仙者!

就连门口的侍卫、宫女都是灵师之境,自然将苏枫的话语一字不落的听进耳朵。

匍匐在地的众多大臣有些不悦,苏枫此言,无疑是在打他们的脸,更是完全将薛洋否定!

一个卑贱的红楼头牌,竟然敢在朝堂之上评论国事?

他也配!

但碍于女帝之威,众臣只能将想法藏于心中,不敢多言,担心引起女帝不满。

欧阳俊峰微微皱眉,神情平淡的看向苏枫,眼神冰冷。

就连保持中立的六部官员,都面面相觑,觉得女帝即将迎娶的这位夫君太过放肆与狂妄。

薛洋有些难堪,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女帝,试图圆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苏公子说笑了。”

“我没说笑。”

哪知苏枫翻个白眼,认真说道。

薛洋:“……”

众人:“……”

别说是薛洋,就连一众大臣都有点懵逼了。

这是哪个旮沓跳出来的奇葩啊?

帝国大臣说的想法有没有用,轮得到你一个红楼头牌跳出来指手画脚吗?

他们看向冰清女帝,希望她能够治治这个奇葩,后者俏脸寒霜,不发一语。

苏枫也是注意到众臣的眼神,心中嗤笑。

这娘们儿贵为女帝,自然不能和丞相一脉撕破脸皮,有自己站出来恶心人,心里估计已经乐开花了!

薛洋强行忍耐,脸色难看下来,盯着苏枫,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说,对于微臣的想法,苏公子对其有不同的见解?”

苏枫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何德海,冲着薛洋微微一笑: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这主意就像狗屎一样臭!到头来,别说洪涝之灾无法解决,还要平白无故砸进去无数人力、物力和资源,劳民伤财,百无一用!”

“要是你当上西北总督,西北之地估计是没救了!”

石破天惊!

苏枫的话,仿佛平静的海面掀起惊涛骇浪!

这一下,众臣已经不是懵逼了,而是错愕与震惊!

洪涝之灾的解决之法,古往今来都大同小异,苏枫此话,简直是对众多大臣的批判!

匍匐在地的何德海听闻此话,猛地抬头看向苏枫,眼中明灭不定。

他作为西北总督,自然最明白西北洪涝的情况,西北各地官府,也正是推行类似的政策,这才导致祸患越来越严重。

若是依旧如此,强行抗洪阻洪,即使依靠帝国的强大资源,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

只是……自己的推测和一名红楼头牌不谋而合,这让他觉得有些荒谬。

是自己想多了吧,这苏公子可是出了名的艺妓,怎么会对洪涝之灾有如此清晰的认知呢……何德海苦笑起来,觉得自己太过敏感了。

“苏公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薛洋为官数十载,对于如此抗洪救灾,也是有一番自己的见解!”

“红楼不比朝堂,我劝苏公子还是谨言慎行!”

薛洋忍不了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苏枫就是纯粹来捣乱的!

再让这苏枫在女帝面前胡说,搞不好自己的总督之位就要飞走了!

欧阳俊峰一脉的大臣们也纷纷开口:

“国家大事,一名红楼艺妓又懂得什么?

这简直是胡闹!”

“薛知府所言无误,苏公子就是在胡搅蛮缠!”

“陛下,微臣斗胆恳求,将苏公子请出朝堂!”

“……”

一众大臣都怒视苏枫,甚至开始恳求女帝直接将苏枫轰出去。

夏冰清面无表情的抬臂,众臣顿时安静下来。

“苏枫,”

夏冰清望着身旁的俊美青年,美眸中尽是淡然:

“既然你否定薛知府的想法,那你可有更好的建议?”

“若是没有,便出去。”

欧阳丞相一脉的派系,的确是有些猖狂了,因此,夏冰瑶自然是乐意看到,苏枫跳出来给这些大臣一点难堪。

可若是因此,耽误了西北抗洪大计,就不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夏冰清也不认为,这位只会风花雪月的红楼艺妓会有什么好建议。

甚至,她有点后悔将苏枫带在身边,若是当众出丑,不免也让臣子有些闲话。

众臣闻言,都不禁得意的看向苏枫,有些幸灾乐祸,更有些高高在上。

在他们看来,苏枫只是一个红楼头牌,哪儿懂什么抗洪救灾?

赶紧滚出朝堂,别在这儿恶心人了!

苏枫不出声了,忽然迈步朝着下方走去,步伐不急不缓。

他就这么走了?

众人一愣,以为这位头牌终于装不下去,准备灰溜溜的离开。

“陛下英明,纵然是女帝夫君,说话也得言之有理,为了出风头而胡说八道,简直是自取其辱。”

“朝堂之上,普通人是没有资格站在这里的,苏公子慢走不送。”

薛洋见状,不禁松了口气,嗤笑一声,不无嘲讽的说道。

欧阳丞相派系的大臣们都笑起来,或摇头,或撇嘴,还以为这位苏公子有何底气,看来,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

看来,能够获得女帝恩宠,也只是靠了一副好皮囊。

但笑着笑着,众人便发现苏枫似乎有点太过于淡然了,那风轻云淡的模样,让众人都有些奇怪。

“慢走不送?

我何时说过我要离开?”

苏枫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薛洋,在众人有点茫然的目光下,径直迈步来到了何德海的面前。

“我本不想说出自己的建议,因为天下之事,与我苏某无关。”

苏枫蹲了下去,神情平静,将何德海扶起来,继续说道:

“可既然冰清问我,我作为夫君,当然不能让她失望。”

“我也不想因为一些愚臣,让忠臣蒙冤、让子民受苦、让国家受累。”

苏枫顿了顿,无视四周的大臣,转身抬头,与绝美绰约的女帝对视:

“三日之后,便是我与冰清女帝的成婚大典,可我一无所有,那便用西北的山河为礼,以子民的幸福为聘,以整个西北的安然无恙,来为我们助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