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chapter 45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56 字数:3216 阅读进度:45/47

林裳辞职是在六个月的时候,妊娠初期她并没有受苦,只是有些东西闻着不太舒服,却不吐也不难受。可是到了六个月的时候腿部就开始浮肿,坐的时间长了就觉得腿都要炸开。

陆晨雨刚生了孩子不能来照顾林裳,安小息又是个大忙人,陈嘉文本来已经舍弃了自己的习惯想要请保姆过来照顾林裳,却接到林裳妈妈的电话,说要过来照顾她。

一时间,林裳不知要作何反应。

关系僵持了那么久的妈妈,终于在这个时候说要过来照顾她了。

林裳直到,某些事情是永远无法断掉的,比如血缘亲情。

其实她早就知道自己大概五六月就会水肿,她听妈妈说过,妈妈就是这样。因为妈妈是富家小姐,从未受过身体上的罪,生孩子的罪是她这一辈子身体受过的最大的苦,想起来就会说给林裳听。

“我生你的时候可费劲儿了,五六个月就肿得不行,坐时候长了就腿涨得想哭。”

她现在不就是这样么?

第一天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不适应,尴尬得不行。因为长期没有生活在一起,有些东西两个人的看法和方式都不相同。可或许还是那断不掉的血缘亲情,两个人互相迁就,到了后来,也过得很好。

开玩笑之类的也慢慢的多了起来,就像是冰雪融化一般。虽然时间漫长,可总有一天能够全部融化成水。

林裳跟妈妈关系好了一些,跟爸爸依旧是没有见面的。

陈嘉文下班回到家,林裳妈妈就回家去照顾下班的林裳爸爸,两边互不耽误。

有天晚上,林裳忽然想起妈妈每天两边忙碌的事情,就问陈嘉文:“你说,妈妈每天是怎么来的啊?我们家离他们家可远了。”

“什么我们家他们家,那都是你家。”陈嘉文摸着林裳的肚子轻声说,自从林裳肚子大起来,有些不舒服开始,陈嘉文连一句狠话都没有对她说过,百依百顺。

“好吧,反正就是两边很远嘛。她每天怎么来去的?她也不会开车。”

“啊!宝宝又踢我!你看他多喜欢我,只要我一摸他就动!”陈嘉文感觉到手上的起伏惊喜地叫道。

“……是啊,一摸他就动,那动了这么多次,你怎么还兴奋地跟第一次摸到似的?”林裳翻白眼儿:“出息!”

“我是他爸爸啊!”

“我知道啊,肯定是你啊。不过,你回答下我的问题吧?”林裳无奈,用手指推了推已经顺势蹲下用脸贴着她肚子的陈嘉文的额头:“回答我!”

“出租。”陈嘉文简短的说,又继续埋头听着他宝宝的动静。

“又听不到心跳,你每天贴着听什么呢?”

陈嘉文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林裳,默默地离开了她,进了房里。

林裳一看他往房里走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陈嘉文外婆去世以前有高血压,所以测高血压的那个听诊器被陈嘉言从家里翻了出来,每天都听听陆晨雨的肚子里孩子的心跳声。后来陆晨雨生了,陈嘉言便秉着“兄弟之间互相帮助”的原则,将听诊器送给了媳妇儿刚刚能听胎心的陈嘉文。

果然是兄弟,陈嘉文也跟着陈嘉言开始了每日回家都听胎心的路程。好像听着孩子“砰砰”跳动的心跳他就安心了。

陈嘉文拿着听诊器轻柔地贴在林裳肚子上,他脸上的神色让林裳连心都是暖的。

其实林裳是很辛苦的,孩子总是动,让她很累,加上腿部的浮肿,她总是有些力不从心。想要做些什么却都觉得吃亏得厉害。

不像陆晨雨,刚开始的时候反应强烈,一闻到荤的东西就吐得昏天暗地。

陈嘉言在家里吃了几个月的素,苦不堪言。刚刚开始吃素的时候,陈嘉言还想着跟陈嘉文一起在外面大吃一顿油腻的,可是陆晨雨的身体敏感得可怕。陈嘉言吃完回家跟陆晨雨一接吻,陆晨雨开始吐,边吐边哭边骂陈嘉言不是人,弄得陈嘉言再也不敢随便瞎吃了。

可是到了妊娠反应过去后,陆晨雨又如常了。还是风风火火大大咧咧,而且更爱干活儿了。陆晨雨每天在家里忙个不停,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连灰尘都不见。

除了正常的腿部微微浮肿,和肚子大起来,陆晨雨几乎没有任何不适。而且并不大的肚子让她并不显臃肿,害得早就开始浮肿的林裳羡慕不已。到了生产了前几天陆晨雨才开始觉得每天有些乏力,之前精神好得可怕。

生孩子是多神圣的事情啊,林裳还记得当时他们去医院的时候,听说母女平安,陈嘉言激动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样一个开朗的男人,在那样的情况下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之前陆晨雨反复流产的身体让他从知道她怀孕到生产那天都在担心。幸好,幸好一切顺利。

林裳想起陈嘉言的表现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看一眼陈嘉文,她想,如果她生出孩子,一个在外人面前冷漠如神的陈嘉文,会用怎样的表现来表达他的开心呢?那可是在医院里,大庭广众之下。

林裳忽然想起孩子踢陈嘉文之前的事情,说道:“明天周六你别去公司了,我买点儿东西给妈妈,顺便看看爸爸。妈妈最近好像回去的比较急,我担心也许爸爸身体有事了,行吗?”

陈嘉文闻言自是开心的答应,他本就是希望林裳能够跟家里人关系重归于好,虽说不逼她,可也是期待着的。她能自己说出来,陈嘉文自是开心得不得了,哪有拒绝之理。

晚上的时候,林裳给妈妈打了电话,说第二天陈嘉文不去上班可以照顾她,妈妈就不用过来了。也许是因为林裳爸爸身体真的不适,林裳妈妈倒也没有推脱,连忙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林裳就跟陈嘉文去逛了逛服装超市,随便给爸爸妈妈一人买了一套衣服,倒也挺快。林裳心情还不错,并不觉得累。

因为怕林裳觉得累,所以仅仅是五楼,陈嘉文都是带着她坐的电梯。电梯门他开,正对着的就是林裳爸妈家里了。

敲敲门,林裳跟陈嘉文并不出声,等着林裳妈妈来开门。

门一开,就是妈妈慌乱的眼神,放大声音喊了一声:“裳裳?你们怎么来了?”

林裳觉得奇怪,却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以后妈妈只是太过差异,便点点头:“嗯,给你们一人买了一套衣服,看看喜欢不喜欢。因为不知道你们身形有没有太大变化,所以都买的大一码,不可以的话再去换好了。”

“裳裳。”林裳闻言,透过妈妈的头顶,看到了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腰的爸爸。

陈嘉文眼疾手快,将手中的袋子交给林裳妈妈之后赶紧一步跨过去扶住了林裳爸爸。

“爸您小心点儿。进去吧。”说着,陈嘉文就扶着爸爸往里走。

看着爸爸因腰伤蹒跚的背影,林裳有些心酸:“妈妈,爸爸又腰疼您怎么不说不去我那儿了呢,我可以让陈嘉文送我去陆晨雨那儿的。让爸爸一个人在家,多不方便。”

“你爸爸不准,我说要在家里照顾他,他硬是让我过去,自己找了个保姆。”说起这件事,林裳妈妈心里都酸酸的。

看着妈妈的样子,又抬头看着走路实在有些困难的爸爸,林裳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哪个父母不是爱自己的儿女的呢?

“您快去帮着陈嘉文一起扶着爸爸吧,他笨手笨脚的,怕爸爸不舒服,您比较知道一点儿。”林裳赶紧招呼,自己去沙发上坐着。

林裳妈妈点点头,把刚刚从陈嘉文手中接过的衣服放在沙发旁。

林裳拿出刚刚买的衣服看了看,却发现真的买错了。又有好久没有见过爸爸了,好像因为腰伤受了太多折磨,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本来是按照年轻时候的尺码买的大一号,以为爸爸老了会发福。却没想到他这老了,病痛折磨多了,倒是瘦下来不少。

放下纸袋,林裳盘算着什么时候去给爸爸换一套小一些的衣服,无意间便瞥到沙发面前茶几上的妈妈的手机。

林裳随手拿起看了看,却发现是她最近一次照的彩超的图,是用手机照下来的。

林裳动手翻了翻,从头到尾,是一张一张,都是她每次照的图。

因为陈嘉文担心的原因,林裳总是半个月就去照一次彩超,让他能够放心。所以这半年来图也算很多了,妈妈竟然一张不漏地照了下来。

林裳放下手机,却不知怎么地灵光一闪。

刚刚妈妈来开门的时候好像是穿着洗衣服时候穿的罩衣,那也就是说,刚刚看手机的人不是妈妈。除了妈妈,就只有腰伤发作只能趴在床上沙发上的爸爸了。

林裳忽然眼睛就湿了。

原来竟然是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写爸爸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很心酸TAT

更新了~求花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