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chapter 37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48 字数:4526 阅读进度:37/47

林裳气呼呼地回到车里,把气得有些颤抖的双手控制住,紧紧捏着自己的抱抱带子,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本以为陈嘉文要问些什么,等了会儿却只听他问了去哪儿吃饭。

这下,倒是林裳自己忍不住了。

“你不问问什么情况?”

陈嘉文侧过头看了她一眼,林裳明显感觉到那眼神里带着笑:“笑什么呢?”

“好,什么情况?”

“哼,我可厉害了,大骂了两个人一顿,他们声儿都不敢吭一下!跟我斗!不被我打一顿真是佛祖保佑了!”林裳鼻子朝天长:“骂的真他妈爽,好久没说脏话了。”

陈嘉文忍俊不禁,问她:“开心了?”

“还不错。其实我能怎么样,除了骂就只能骂了。我也不想那么泼妇,可是他们实在逼我逼得紧。我虽然不是什么淑女,可是那样的破口大骂确实也只能是他们把我逼急了。说实话,我从来没有那么后悔跟张若的那么多时光过,这次,真的觉得自己肠子都悔青了。”

林裳话头一开就收不住,想着自己那么多事情,忽然就把陈嘉文当做老友一般谈起来。

“张若那个人,所有朋友都说好,只是有点不真实。几乎没缺点的一个人,确实是有点不真实的。现在想想,什么没缺点呢,就算其他都好,就优柔寡断这一点,致命了,也许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幸福,不管跟谁在一起。陈嘉文,我现在多庆幸啊,离开他之后,能有个比他好得多的你与我相爱。我们恋爱,结婚,以后还会生孩子,会一起到老,想想都是无比幸福的生活。可如果跟张若,就算到了老,一辈子难过,忍着冷空气。”

“嗯。”

陈嘉文用鼻音回答了林裳,虽然只是一个音节,林裳却明白这中间他的心情。

“多庆幸啊陈嘉文,有你就有幸福。所以陈嘉文,别伤害我,我现在把我剩下的信任全压在你身上了,那还是从被张若伤过之后的缝隙里艰难寻到的。我的信任全在你那里,你挥霍了,我就没信任了。”

“好。”陈嘉文答应下来。

林裳微微笑了,刚刚的生气仿佛全都消失了。

她现在,就只求那两个人别再打扰自己了,一定别。

陈嘉文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那么个凌厉的样子,林裳每次上班的时候都能看到他那个样子,所以有时候想想他面对自己时候的样子,心里还是沾沾自喜的。

那样一个男人,独独对她不一样,爱护有加,她怎么不觉得幸运呢?

可有时候他犯起幼稚的时候,林裳有觉得无奈的要命。

例如现在,今天去见简菲的时候张若也在陈嘉文是知道的,他连这个都没有生气,却因为忽然想起林裳下午工作时候的表现气得面朝下趴在床上半天不吭声儿。

下午的时候,林裳的电脑坏了,正好有同事会修,便帮着修了。林裳为了感谢对方,去买了一瓶水给他,说了半天的谢谢,表情温柔。

陈嘉文正好从下面视察了上来看到这一幕,自己一个人闷在办公室气了半天,到下午去接林裳的时候都还想着要好好问问情况,见到她了却又忘记了,只觉得面前那女人自己喜欢得紧。

回家之后,陈嘉文开电脑的时候就忽然想起来这件事,黑了脸拉着林裳过来谈话,却被林裳三言两语敷衍过去,自然是极其不悦,“啪”地关上电脑,反身趴在床上不起来。

无论林裳怎么劝陈嘉文都不愿意起来,于是她索性不理他,自己去做事了。

过了会儿,他看林裳也不过来劝他,气得火冒三丈,从床上一跃而起,冲到林裳面前就质问。

“你不理我?”

“我理你了啊,是你不理我。”林裳平静的很,她自己也有工作要做,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电脑工作。

“我刚刚问你你怎么要敷衍我?”

“谁敷衍你了?我跟你说了那不是温柔,是感激!人家帮我修了电脑我给他买水感谢很正常!不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呢。你一堂堂总经理,还怕我被你公司一小职员勾走了?你有骨气没啊!”

“感情是能用职位来算的吗?我知道你感谢他,那你别那么笑不行吗?我的笑都是给你的,可是你那么温柔的笑却能给别人展现,我凭什么!”

“陈嘉文!”林裳这下是真的怒了:“别无理取闹好不好,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在外就把个死脸拉得老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有些礼貌是必须的,你是总经理,对职员冷漠一点可以,可是我要是跟你似的,别人不说我仗着个老板娘身份就摆架子?”

“你就是老板娘,有什么不能摆架子的?我才不是生气你跟别的男人讲话,只是别用你那个笑!那个笑我不喜欢你给别人看!”

“行啊,你不喜欢给别人看那我以后不笑了,你看我以后还对不对你笑!真是,笑一下都有错吗?不懂你脑勾回怎么长的!”

“林裳!可不能人身攻击!就事论事。当初我就是因为你那笑笑笑喜欢上你的,凭什么你瞎笑给别人看啊?就算我不在乎你会不会跟别人走了,可是我难道都不能享有一下独自拥有你那微笑的权利吗?我是你老公!”

陈嘉文幼稚起来话特别多,连林裳都觉得甘拜下风。他是个谈判很厉害的男人,讲歪理儿也是一等一的,林裳总是被他的歪理弄得气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裳本来因为骂走了那两个人心情有点舒服了,被陈嘉文那么找茬的一闹,心情完全破坏了。有时候陈嘉文的别扭是很可爱的,时不时小别扭一下,总让林裳觉得想逗逗他。可是这种无理取闹式的别扭完全让林裳觉得厌烦。

刚刚的话题,根本就不是一个成熟男人应该提起的,她林裳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却一个劲儿的问,答了还自己在一边不爽,劝了半天没反应,最后还过来找茬吵架!

虽然夫妻间的小摩擦很正常,可是林裳实在不觉得这点小事情能有什么好吵的。

林裳一生气,冲进浴室里狠狠地把门关上,“轰”地一声,让她的怒气全部表现出来了。

这样的事情每周都要发生那么一两次,总是因为陈嘉文的胡闹惹得林裳气到不行。陈嘉文第一次闹的时候,林裳甚至都以为是陈嘉文看着她烦了,故意找茬的。过了两次却发现,是因为他真的在意这种事情,在意那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躲在浴室里缓了一会儿,把气得不行的自己安抚了半天,气息终于平息下来了,脑袋里也没有气到眩晕了,正准备出浴室,却发现那个始作俑者小心翼翼地过来敲门了。

“裳裳?”

林裳皱眉,不理,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浴室磨砂门上映出的那个影子。

“亲爱的?”

“老婆?”

几次试探性的喊都得不到林裳的回答,陈嘉文似乎有些着急了,又伸手敲了敲门:“老婆,别生气了,出来吧。”

林裳气到有些发笑,连这样了都不肯认个错说声对不起吗?

“老婆,我是气晕了,说的话不好听你别生气,出来吧。”

林裳还是不理。

“其实我只是希望你别对别的男人露出招牌微笑而已,以后那种温柔的笑就只对着我吧,不然我看着闹心。”

“我气得有点口不择言了,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了。”

林裳一听,忍不住嚷道:“你每次都说不了,结果呢?陈嘉文你少来,我不想理你,赶紧给我滚蛋!”

“老婆你出来吧,要不你揍我?下次我再这样你就揍我,成吗?”

林裳三步两步走去门口,猛地打开门,朝着弯着腰、表情狗腿的陈嘉文的小腿就是一脚:“我揍你我!陈嘉文我告诉你,你再敢跟我这样在家里闹,我告诉妈妈打断你狗腿!”

陈嘉文忍着疼痛扑上去抱住了林裳,将她禁锢在怀里一下又一下的摇:“行,你别生气了行吗?我也不是故意的。”

“是啊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

林裳虽然还是在挣扎,一下又一下用手拍打着陈嘉文,可是因为他的怀抱,她怒气去掉不少,手上的力道也慢慢变小,挣扎也不那么用力,到了后来就任着他抱着了。

陈嘉文连忙哄着她,哄着哄着就哄进了房间,连抱带吻,把林裳弄得脑子里都迷糊了。

想着心里烦躁,林裳大力把陈嘉文一把推到床上,自己骑在他肚子上驾着他骂:“我今天算是一次把泼妇瘾过足了啊,感谢你啊陈嘉文!”

说完,林裳低头一把在陈嘉文脸上吸了个红印子:“这次吸一口,下次用咬的,咬到你满脸血我跟你说!”

陈嘉文用力一翻身,把林裳压在自己身下:“好!那现在该我了吧?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这儿疼着呢,安慰安慰我吧!”

他低头,开始用舌头挑逗着林裳,是不是在胸口处印上属于自己的印记,两个人一声又一声尖叫,玩得不亦乐乎。

正在这个时候,他们的门铃忽然响了。

两个人皆是一愣,赶紧爬起来整好衣襟,陈嘉文去开门。

陈嘉文手都开始拧动了,还印上猫眼看了一眼,这一眼他吓得不行,赶紧招呼林裳:“裳裳快来!妈来了!”

“什么?你妈我妈?”

“我妈!”

林裳赶紧跟着来,却发现陈嘉文脸上的印子:“完了完了,你脸上……”

“嗯?”陈嘉文一摸脸,想起刚刚林裳在他脸上留下的印记,再一看林裳胸口,密密麻麻全是“草莓”。

“怎么办?”林裳傻眼。

“衣服往上拉,快给我弄个创可贴来。”

林裳闻言赶紧边去拿创可贴边整理自己衣服,找到创可贴之后赶紧给陈嘉文贴上了。贴好的一瞬间,陈嘉文很默契地开了门。

“妈!”

两个人恭恭敬敬,反倒是外面的人冷静淡定。

陈嘉文妈妈走过来直奔陈嘉文,一抬手就撕下了陈嘉文脸上的创可贴。

“以后讲话小点儿声儿,隔音不怎么好。”接着,在两个人惊讶的目光下缓缓说道:“陆晨雨怀孕了,在家里喜极而泣,哭到直抽搐。报喜的时候顺便问问你们有没有这个打算了。”

跟着陈嘉文妈妈去了喜极而泣的陆晨雨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陆晨雨还在哭,全家人都围着她安慰,林裳鼻尖一酸,也有些想哭了。

陆晨雨终于还是等到怀孕的时候了,希望她这次不要再自然流产了,否则所有人的期盼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那样很可怕。

看着哭了很久,眼睛红肿的陆晨雨,林裳走过去打趣。

“二嫂,这样一直哭可对孩子不好,别哭了吧!”

陆晨雨闻言,像是明白过来一样,立马收住了,只是还在一下一下抽泣。看着林裳的眼睛湿漉漉地,里头满是欢喜。

大家都很开心,林裳却没有看到陈嘉言的人影,问了陈嘉文,原来他在阳台抽烟。

林裳有些诧异,于是小心翼翼地跟过去看。

“二哥?”

林裳在未开灯的阳台看到了陈嘉言,从他的背影里,林裳似乎看到了什么沉重的东西。

她走过去,问他:“二哥,怎么还不开心了?”

陈嘉言转过来,表情苦涩:“你跟老三来了?”

林裳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睁着眼睛看他。

陈嘉言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拍拍身边的位置,让她过来:“我挺担心她的。”

闻言,林裳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在担心她又出事?”

“嗯。”陈嘉言无奈地说:“她流过几次,我怕以后还会流产伤她身体,所以根本就不想让她再怀了。没想到无心之下竟然还是怀了。她是高兴了,我倒是担心。”

林裳听着楼下欢乐的声音,忽然认同了陈嘉言的想法。

就算孩子多么重要,可她身体那样不适宜怀孕,真的让人担心。不管陆晨雨现在有多开心,陈嘉言都在为她身体担忧。

下楼之后,陈嘉文过来搂住了林裳问了问情况,便拉着她过去跟大家一起吃宵夜。桌上关心陆晨雨的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其他人代发,某宁火车上无法更新,有时间补着一天多更。

话说这小子宁也挺可怜的,在火车上却收到了黑名单,用手机码出来的字传我让代发的,美人们给她点鼓励吧~

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