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chapter 34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45 字数:3227 阅读进度:34/47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裳在陈嘉文怀里不说话,心情有些低沉。

不是她不大方,也不是她不自信,是她实在有些不适应明天要应对的状态。从来都是逃走的她要去面对,希望不再是上次那样故作淡定话里有话。

陈嘉文像是感觉到林裳的不开心,微微低了头,唇停留在林裳的发际线那儿,缓缓的摩。

“怎么了?”

“嗯……”林裳低低地说:“有点担心明天,妈妈说让我们去裴家拜年。”

林裳全神贯注地听着陈嘉文接话,却什么都没听到,只是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然后传来一丝轻笑。

“妈妈下午不是跟你说过话了吗,怎么还怕。”

“我没在怕。”林裳抬起头,仰着看陈嘉文:“我只是觉得不想到时候我下意识防备,又变得假假的,刻薄的要命。”

“不假,刻薄倒是有点。”陈嘉文轻笑起来,低下头,对着林裳的唇吻了吻:“你知道就好,别防备,没有谁要伤害你。”

“我只是下意识的而已。”林裳有些难过,把身子蹭上来了一些,直视着陈嘉文:“也许是这么久以来被爸爸妈妈训练的,我很小的时候爸爸的位置就不算低了,所以在别人面前不能说不该说的话,要给爸爸妈妈挣着面子,保着里子。”

“我知道的裳裳,不怪你。你以后慢慢放松下来,没关系。”

“你妈妈现在这个状态,大概就是我十多岁的时候我爸爸的状态,很多人爱从小孩子嘴里套话,我也就只能把自己练习成随时防备的状态,就弄成了现在这样。”

“你防备是因为怕伤害自己伤害家人,以后没人会伤害你,我能保护你。”

“嗯。”林裳点点头:“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

“好。”

“那最重要的是你不能伤害我。”林裳拧了一把陈嘉文的大腿肉,换来他一阵疼痛的喊。

“我不伤害你,现在可是你伤害我呢。”

林裳笑了笑,抱紧了他:“嗯。我能伤害你,你不能伤害我。否则后果自负。”

陈嘉文的接连点头让林裳很满意,笑呵呵的抱着陈嘉文睡了过去。

***

去裴初雾家里的路上,林裳一直兴致不高,陈嘉文自然是明白的,一直找着笑话逗她开心。高楼大厦过了去,又变成一栋栋别墅,林裳看着飞速过去的别墅,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妈妈说得对,裴初雾对她已经没了威胁,陈嘉文说得对,裴初雾已经没有办法伤害到她。她何必防备。

“还远吗?”林裳问。

“十分钟左右吧。怎么了?”陈嘉文担心地问。

“没有,就是想从你嘴里听一下裴初雾的故事。”林裳看着陈嘉文突然挑起的眉头,有些好笑:“没事,只是单纯想听一听,不会难过的。我能相信你,也能相信自己。”

“你不相信二哥?”

“没有,只是,想听听你的版本,顺便说说你内心。”

陈嘉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还是点了点头。

“被她吸引是因为她的优秀,没有把握我不会有动作,所以一直在等把握,结果还没有等到她就走了。也没有多喜欢,只是心里一直有那么一个想法,任着它在那儿。”

林裳咧开嘴笑:“虽然很多隐瞒,可是心里历程说清就够了。”

“行了?”

“嗯,过关。”

因为张若的原因,林裳一直害怕裴初雾盘踞在陈嘉文心底某个地方不肯出去,可是现在看来,陈嘉文比张若还要理智,理智在他能够用自己所能承受的方式去让心底的感情往正确的方向走,而不是像张若一般,把责任与爱分开来算。

张若是责任必须做到,爱却默默地爱着。

陈嘉文是因为爱而有责任,因为有责任而更爱。

林裳知道自己放弃残缺之后得到了全部,庆幸之下不得不感叹,若是陈嘉文不是陈嘉文,那她的这次感情,也难以保证。

因为张若,她觉得世上所有男人心中的白莲花都是难以撼动的。

因为陈嘉文,她知道,不是白莲花有多重要,而是张若爱的那个人不小心只成为了他的白莲花,可陈嘉文爱上了她林裳。

令林裳意外的是,裴初雾当天竟然并不在家里,在家的只有她的爸爸妈妈。

拜年很快完成,陈嘉文跟林裳也没有多做停留,拜完年就离开了。林裳开始还在想,裴初雾是否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才要避着开来,后来却明白,裴初雾并不是那样的人。

回家的时候,林裳忽然想起来,揶揄着问了问陈嘉文。

“如果不是因为她对你一点都没想法,你会不会那时候就跟她在一起了,然后白莲花变成前女友,来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不管最后是分手还是在一起,她永远都是你最爱的那个女人呢?”

“嗯?”陈嘉文用林裳看不懂的眼神看了看她,忽然幽幽地说:“有可能。”

林裳一愣,本以为陈嘉文会立马撇清,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承认了。愤怒之下,她竟然格外冷静。

“哎哟,那我可得谢谢她,不然她对你有一丁点儿兴趣你都不是我的了呀。”

林裳还没来得及说接下来的话,陈嘉文的手机就递过来了。

“干嘛?”

“打电话过去谢吧。”

“……”林裳横眉竖眼:“你是故意的吗?好想骂你是个贱人。”

……

因为晚上陈嘉文又刷了碗,惹得陆晨雨跟林裳又偷偷揶揄了一番,结果不小心被陈尧听到了,在家里大肆宣扬了一番,陈嘉文又丢了面子。

于是在睡觉的时候,陈嘉文跟着林裳咬了她一床。林裳在床上拧,他就跟着追,一直要咬她。林裳被逗得忍不住要笑,却又不敢发出声音,忍得肚子都疼了,终于喊停。

“好了好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陈尧那小子会听到嘛!您大人有大量,别计较呗!”

“不行,不原谅,想想怎么补偿我吧!”陈嘉文黑着脸说。

“这样?”林裳过去抱了抱他,抬头却看他还是不动容。

“那这样?”她又轻轻吻了吻他的脸。

“这样好不好?”她亲亲他的唇。

“还不行?那这样!”她小心翼翼地捏住他的下巴,让他下巴微微张开,自己将舌头伸进去,轻轻碰碰他的舌。

林裳离开他的唇,再看看他的脸,有些不高兴。

怎么还没好呢?平时抱抱亲亲过后他就该被哄好了呀!

“那你要怎么样?”林裳皱皱鼻子:“对不起嘛,你说要怎么样?”

“这样!”

陈嘉文忽然腾身而起,翻身压住了林裳,双腿压制住她的腿,双手按住她的手,低头使劲的吸着她的唇,那力道像是要咬她一般。

林裳被吻得喘不过气,从嘴唇到舌根全都又疼又麻,挣了两下却毫无作用。

不知吻了多久,陈嘉文终于离开,林裳使劲儿的喘着气,面色潮红,像是要晕过去一般,瞪着陈嘉文的双眼也是水灵灵的,惹得陈嘉文更是上火。

“裳裳……”

“别喊我!”林裳再说话,声音已经柔得不行,她自己听着都觉得发软。

“好几天了都,早知道不回来了……”

陈嘉文的声音也是带着诱惑,引得林裳面红耳赤。

“坏家伙,又想什么呢……”

“裳裳,我难过。”

林裳感觉到陈嘉文某个地方正硬硬的涨得好大,还一下一下蹭着她的大腿,急得要命,想说话却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好,什么都说不出。

“裳裳,没人会听到的,家里隔音还不错,真的。”

“可是……”

“我爸爸打呼噜很严重你知道的,那天他在沙发上打盹你听到了吧,你看,现在听不到吧,隔音真的很好。”

“陈、陈嘉文……”林裳被他堵住唇,在他大手的抚弄下渐渐丢盔弃甲,没有办法再抵抗。

陈嘉文一只手把林裳双手都别在头顶,另一只手则是开始揉弄林裳的身子。

配合着吻,林裳被陈嘉文揉弄得没了挣扎,陈嘉文便开始解林裳的睡衣扣子。一颗又一颗,直到全部解开,大手便立即揉上她的胸口。随着手上的节奏,他还一下下用炙热蹭着她。不到多时,林裳就被他弄得浑身发热了。

“嗯……”林裳被他神奇的大手弄得呻.吟出来。

就是那声娇吟,让陈嘉文彻底失去了自控能力,快速地扒掉林裳所有装备,蹭了蹭她便往里深入。

“乖,我好想它……你想我的吗……”

“嗯……”

作者有话要说:是H吗??我觉得可以算。。哈哈哈。。

我每天白天都事情太多了,忙死,只能这么晚才更新。。。鞠躬。。。

为了H撒花吧,会跟他们一样性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