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chapter 30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41 字数:3251 阅读进度:30/47

“裳裳,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林裳看着那熟悉的温柔笑脸,大衣下的双手握得紧紧的,顿了两秒还是开了车门。

“谢谢你。”

“没事。住哪里?我送你回家。”

“哦。”林裳正准备说出地址,顿了顿却笑起来:“送我去陆晨雨家里吧。”

张若眉头一挑,明显的惊讶,面上却没有太大变化。

而后他也微笑:“好。”

林裳看着他那一大串表情变化,熟悉得几乎落泪。张若就是这样,无论有多大的事情也只是眉头轻轻一挑,过去就过去了。无论何时都是微笑的面庞,就算生气也只是低着头顿两秒,再抬头又是微笑。

唯一变了脸色的,除了林裳生病,就是接到电话之后。

接到他现在的女朋友的电话的时候。

林裳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下意识往后座一看,是一只小狗。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

上次跟陈嘉文闹起矛盾,就是因为她看到这只狗之后无法控制的难过。

张若好像也发现林裳看到狗狗了,笑着说道:“这是我捡到的狗,小时候毛色就是这样,跟花背心挺像的,所以我就带回家养了,也叫花背心。”

林裳听着张若带着笑意的声音有些无法控制,在无意识中伸手去摸了摸那只狗狗,惹来狗狗“呜呜”地叫。

她摸过它的,林裳还记得那种感觉。

“它比较黏人,但是自来熟,爱跟着人跑。”

林裳不说话,只是把那只狗从后面抱到前面来。她知道张若说的“比较”,是跟他们一起养的花背心相比。

“怎么今天到这边来?”

林裳正逗着狗狗,闻言一愣:“哦,来打针,这里放心一点。你呢?”

“过来办点事。你生病了?”

“天气太冷了,我有点发烧。”

“他没陪你?”

“嗯?”林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哦,出差呢。”

接下来两个人都是沉默,林裳为了避免尴尬一直在逗着怀中的狗狗。张若说得没错,这只狗狗比以前那只花背心乖多了,会讨好人,可爱得紧。

可是她还是比较喜欢花背心。

可是什么都回不去了。

下车之前林裳给陆晨雨打了个电话,却得知陆晨雨竟然不在家里。情急之下林裳在陆晨雨挂了电话之后还对着电话说:“哦哦,好,我马上就到了。”

林裳尴尬地放下电话,想着陆晨雨家里比诊所那里更难打车,这下可怎么办。

“你还是把你家里地址报给我吧,陆晨雨那边很难打到车。”

林裳被张若带着笑意的声音弄得喉头一紧。还是被发现了。

“好的,谢谢。”林裳的声音都是干涩的,还是一字一句报了地址。

张若好像一点都不尴尬。林裳心里有些难过,他对她就像是普通朋友一般。她只是不明白,若是他对她这样的态度,那他把他们之前的八年多放到哪里去了。

等到下车的时候,林裳低低地说了句“谢谢”,正去拉车门的把手,就听身后的张若开口了。

“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找我帮忙的。”

林裳一愣,心里升起无名火。

她下了车,开着车门,朝着里面的张若恶狠狠地说:“不会有需要的。不过你有需要的时候,一定别再来找我!”

林裳狠狠地关上了车门,再也不回头。

才走了没两步,林裳眼泪就下来了。

她有多为自己觉得不值啊,自己的青春都是为了这个男人浪费了,可是他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似的,永远保持着自己的翩翩风度,像是没有那个精力一般。

如果他张若做得更过分一点儿,或者完全与她隔绝,看到她就跑,那样林裳都好想一点,那至少能够证明,他张若还记得,记得张若跟林裳这两个人是有个八年的曾经的。

可是他就像朋友一样对待她,全盘否定了他们的曾经,全然忘却了他们的回忆。

林裳不是还忘不了他,只是觉得好不值,为自己的八年青春不值。

凛冽的风一下又一下地吹着林裳的脸,热热的眼泪从眼里流出,被风一吹又凉得不行,感觉脸都快被冻僵了。她一下又一下地抽泣,吸进去的全是冷冽的空气,让她整个呼吸道都凉飕飕的,凉到了心底。

这个时候,林裳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吓,用冻到僵硬的手去拿手机,惊讶地发现,来电的居然是陈嘉文。

林裳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多了,她算了算,陈嘉文是凌晨五点多的飞机,现在应该是刚刚降落。

她努力的把哭腔压下,接了电话。

“喂?到了吗?”

“嗯,你下班了吗?”

“哦,我正出了公司门,冷死了呢。你飞机上又没吃东西吧?你现在赶紧去吃点儿,再休息一下。”

“你感冒了?”陈嘉文的耳朵敏锐得可怕。

“嗯,今天风大啊,好像是有点儿感冒呢。我去搭地铁了,你赶紧休息去吧。我在这边没事儿。”

“好。想我吗?”

“嗯。工作都没心思了。”

挂了电话,林裳再也没力气了,蹲在地上使劲儿的哭。

她多委屈呀,生着病呢,见到了那该死的前男友,还被那样打击,接到老公的电话,想他想得要命,生着病想要他安慰自己,却因为不想让他担心自己压着难受。

“裳裳。”

林裳正哭得畅快,却忽然听到有人喊她。

“你怎么还不走?”林裳仰着头,再也不隐忍什么。

“没事吗?”

“我没事!你快滚啊,我不想看到你!”林裳猛地站了起来,她把全部的委屈都发到张若身上,指着张若大骂了起来。

“你能不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求你了,你能带着你心中的爱人有多远滚多远么?你要去美国就去啊,怎么又回来了?带着她一起走吧,幸福地过着你们的小日子!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我看着你就烦就讨厌就生气,你以后看着我千万别喊我,我死街边儿上你都别管我,也别让我看见你,你先看到我就赶紧躲开吧,好吗?”

“裳裳……”

“我姓林,林裳谢谢!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我闷在心里太久了,我觉得恶心我不想说什么了,你要去美国我怎么会不让呢?你要去她那儿我不是都让了吗?哦,不是我让的,你哪次看了我一眼的呢?算了算了,过去的就不说了,你别把我当朋友,我也不打算把你当朋友,你还想让我活你就别让我看到你,行吗?”

林裳对着张若怒吼,好几次凉风灌进气管里,她都不理会。什么都没有办法阻挡她此刻想要怒吼的心了,她想要把这些年的委屈都说出来,想要把今天的委屈都说出来。

她面对着张若,向后倒退。

“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别!”

说完,林裳转过身子,不顾一切地朝着家里跑去。

那是她跟陈嘉文的家里,是他们用爱情筑起的小窝,不管有多难过有多痛苦,进了家门,感受到了无线的爱,就什么都不怕了。

什么张若,什么裴初雾,在那个房间里什么都不算。

林裳疯狂地跑回家里,洗了个热乎乎的澡。

热热的水淋下来,让她舒服不少,却忘了她正是发烧输液期间,不能洗头洗澡的。

晚上的时候她就开始发高烧,整个人诺诺地呓语着,什么都不知道。

她撑着身子去给陆晨雨打电话,刚挂掉电话,陈嘉文的电话就过来了。

“裳裳,你怎么样?”

“陈嘉文?”林裳脑子还是迷迷糊糊地,只是觉得那声音熟悉地要命,也让她觉得放松不少。

“还好吗?什么时候开始烧的?你暂时别睡觉,给陆晨雨开门吧,她等会儿就过来。你怎么样?乖,别怕啊,我在这里陪你呢。”

“陈嘉文。”林裳眼角又有泪水滑落。

“我在,我在。”

“我好想你呀,你快回来吧。我难受。”

“好,我马上就回来,别怕。”

“我、我骗你的,我不难受。”林裳想起他的工作,又改口:“别担心,你好好工作,我会好起来不让你惦记的。好好工作呀……”

“裳裳,难不难受?”

“难受……但是可以坚持,就是想你了,等我好一点我们视频吧,我可想你了,你别回来,我隔着视频看看你就好,好吗……”

林裳说话已经有些迷糊不清。

她就是想他,能听听他声音,看看他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抽得电脑进不去,只能用平板更新,格式字符也许有问题,虫也没捉,大家先看着吧,等晋江不抽了我再修,没问题就不修了哈,大家也可以帮我捉虫。。

你们真聪明!就是张若!裳裳这下骂得爽了吧!可惜。。身体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