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chapter 22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33 字数:2821 阅读进度:22/47

第二天是周六,林裳休息,安小息却仍在工作,她便约了安小息出来吃饭。

“你,你就这么原谅他了?这事儿就算完了?有没搞错!”安小息愤怒地用筷子指着林裳:“你太重色轻友了好吗?我那时候逗你生气你愣是三五天没理我!他陈嘉文几句话吧你就原谅他了,你你你,太没志气了!”

看着安小息一说完又埋进饭里,林裳无奈地摇头:“小息呀,你按时吃饭吧,这样饿得不行又忽然暴饮暴食胃会坏掉的,那天不还打电话给我说你胃疼的要命吗?”

“别转移话题,胃疼捱一会儿喝点儿药就过去了。你说吧,怎么就这么快原谅了?”

“哎,你说能冷战多久呢?抬头不见低头见,只要在能见得到的地方一直缠着我跟我说这件事,他上次也原谅我了,你说,我还怎么办呢?”林裳若有所思地说,叹了一口气。

“别说,这次挺严重,你记着啊,一定得管紧点儿。你早知道也能早点儿防备着。”

“好好吃饭吧,”林裳冲着她笑,又忽然嘴唇一抿,缓缓开口:“那个裴初雾,认识我爸爸。”

“噗。”安小息一吓,等着眼睛看了林裳半天:“没搞错吧?你说让我好好吃饭呢,干嘛让人好好吃饭还扔炸弹!真烦!”

林裳轻轻一笑:“没事儿,她知道也不碍事儿,反正我也要带着陈嘉文回家,他迟早得知道。再说,我爸是副局长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吗?”

安小息从饭碗里抬头:“也不知道谁都不愿意提。”给了林裳一个白眼儿,安小息又埋头苦吃。

分开的时候林裳去了超市,给安小息打包了三大包的零食,全都是垫肚子的食物,给安小息送去家里。最近这半个月,只要林裳打电话过去安小息都是在工作,饭点更是忘记吃饭。林裳好几次都堵着她胃疼得不行的时候给了她电话,她又只好打电话给简尘悦,让他去处理安小息。

林裳想,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以后饭点的时候给安小息打电话提醒她吃点儿垫肚子的东西,不然她那胃实在是受不了。

林裳有一把安小息家里的钥匙,她便想着直接给安小息拿过去算了。在路上,林裳想,安小息说的没错,既然早知道了,那就得好好的看着陈嘉文,倒不是多么不信任他,只是她累得去争,别让他的心走掉就行。

陈嘉文双休的时候要在家里整理很多工作上的东西,所以不能陪着她出来逛。走在路上的时候,林裳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他现下工作告一段落,问她在哪儿,需不需要他陪。林裳笑着拒绝,说过会儿就回去。两个人还说了一会儿情话便挂了。

林裳觉得还不错,陈嘉文还是一如既往的黏人,除了那天见面,基本没有其他不对劲的地方。没有刻意淡然,也没有刻意关心她,很正常。这让她安心不少。

林裳一个人拎着三大包东西,打车来了安小息家里,这里是安小息自己买的小套房,她一个人住。安小息似乎真的很忙,家里几乎没有怎么收拾,连抽纸都没有了,林裳想着只能下楼在小超市里买一提,便拿着桌边放着的最后一张餐巾纸擦了擦汗,擦完顺手放在口袋里了。

找了一遍安小息家里差的,林裳下楼都给补齐了,又把安小息家里收拾了一遍,干净整洁多了。

直到回家洗澡的时候,林裳才发现,之前随手拿起的那张餐巾纸上,有字。

看了半天,林裳才注意到,那是一串数字,十三位数,电话号码,旁边还有个字幕。P。

不知道为什么,林裳下意识地皱眉,却并没有把纸巾扔掉,而是默默地藏在了口袋里。

林裳坐在床边愣神,被走过来的陈嘉文推了一下才惊过来:“嗯?”

“怎么吓了一跳?想什么呢?”陈嘉文在她身边坐下,用右手搂着她的腰。

“工作做完了?”林裳转过来面对着陈嘉文,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周末还工作,不愧是大老板呢。小息今天也工作,我去给她买了好多东西,又给她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真不知道一个女人那么要强做什么,找个上门的驸马管公司不就得了?”

“你总替别人担心!”陈嘉文在她脸上啄了一口,说:“明天回家吧,星期日,我妈回家了,我大哥大嫂也说过去吃饭,行吗?”

“明天?这么突然?”林裳一吓,整个上半身都往后仰了一下,却被陈嘉文拦着腰给搂了回来。

怕是被林裳的动作逗笑了,陈嘉文满脸轻松愉悦:“跟我都拿证了,你还没做好这个准备?”

“哎,成吧,去就去吧,我也没那么拿不出手,对吧?人家丑媳妇还得见公婆呢。”林裳带着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说。

“是啊,这美媳妇更是不怕了,对吧!”

“切。”林裳本想不屑对他,却还是被他逗得笑出了声音:“行了啊,马屁少拍!”

“是吗?”

陈嘉文一坏笑,林裳就知道肯定没好事儿。想躲没能躲得过,被陈嘉文狠狠抓住,往床上一扔。林裳“哎哟”一声叫出来,双腿在空中胡乱地踹,却被陈嘉文毫不手软地翻了个身,接下来就是屁.股上一疼。

“拍马屁?这样吗?”

林裳一挣扎,捂着屁.股在床上爬了几下,远离了陈嘉文,赶紧转过身子,面对着他,防备地看着他:“不准打了!打屁.股容易影响智商的不知道吗?”

“是啊,本来就这样了,确实不能再打了。”

“陈嘉文!”

“干嘛。”

“你贱人一个!”

“肤浅的人都这么看我。”

“没脸没皮!”

“你两张借我一张吧。”

“再说打断你狗腿。”

“嫁狗随狗。”

“……”

最后,林裳一脚将陈嘉文踹去浴室洗澡,自己就拿出陈嘉文的手机,顺利地输入了密码进去了。陈嘉文的所有密码都是一个,但是半个月会全体换一次。

林裳拿出之前藏在口袋的纸巾,在电话簿里输入了那串数字。

竟然有。

那个号码,竟然在陈嘉文手机里有。

雾。

裴初雾。

林裳瞳孔骤缩,脑子里飞速地转着,各种画面交织着,像是有个线索可以把全部都揪出来,她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找起。她把陈嘉文的手机放回原处,又把那张纸巾放回口袋,坐在床前思索。

陈嘉文有裴初雾号码很正常,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安小息会用纸巾记下裴初雾的电话号码?她们不仅不认识,还八竿子打不着,没有任何理由安小息要跟裴初雾联系。

更何况,今天一起吃饭的时候,林裳说起裴初雾这个名字的时候,安小息神色自若,像是根本没有听说这个名字。或者说——她早就知道?

林裳深深的呼吸,脑子里一片花白,她闭了眼,思索着一切可能性。

陈嘉文是在这个时候出来的,他走过来坐下,问林裳:“怎么了?”

“还不是刚刚跟你闹腾厉害了,现在脑袋一阵儿一阵儿的晕!”林裳嗔着拧了陈嘉文手臂一下,站起身来去浴室。

“干嘛去?”陈嘉文拉住她,坐在床上仰着脖子看她。

林裳觉得这个时候的陈嘉文好可爱,像是一个不让妈妈离开的小孩子,突然她就母性泛滥了,半蹲着身子摸摸陈嘉文的脸:“姐姐去洗衣服,不可以闹哟!”

“……”

林裳走进浴室里开始洗衣服,脑子里却全是刚刚的事情。

安小息,裴初雾,陈嘉文……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我文里没坏人,因为作者是好人~~喵喵~~

我不剧透。。大家自己看。。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