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chapter 12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23 字数:2935 阅读进度:12/47

陈嘉文正在工作的时候,陆晨雨敲响了他办公室的大门。

“老三!”陈嘉文皱眉,还是过去开了门。

“老三,这么长时间没去家里了,干嘛呢?有那么忙啊?”

“忙。”

“那你这一直不去,吃东西也在外面买,对胃可不好。前段时间胡吃海喝,现在又这样,你小心身体。”

“好。”

“……老三!”

陈嘉文听到陆晨雨的怒喝后不惊不怒,缓缓地坐了起来,往后一靠,整个人都窝在沙发椅里面,面色有些泛白,淡淡的看着她。

他那个样子似乎是触到了陆晨雨的心,她忽然又什么怒气都没了,声音也不自觉低了下来。

“就这两天回家吃饭,裳裳给我打电话了,你找个时间去吃饭我就叫她。你如果有想法,我喊一下张若,赶紧给我把事情解决掉,不喊也行,这也算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张若在这件事里只是回忆而已,也没必要。其实我真不想管,可你看看你这死样子,林裳的声音也像抽了老烟似的哑着,一边是我弟弟,一边是我挺喜欢的小姑娘,你让我能不管吗?”

“好。过两天忙完了跟你联系。”沉吟两秒,陈嘉文开了口。

陆晨雨似是松了一口,说:“这么快就下逐客令,真没良心。一定联系我!”

看着陆晨雨的样子,陈嘉文点点头再次窝进沙发椅里,皱着眉沉思起来。

说实在话,陈嘉文确实不怎么想见张若,可是张若不出现林裳没办法表现自己的真实想法。就像他们曾经幸福得仿佛没有任何阻碍,可张若一出现就全盘否决。他想过,这样一直逼着林裳是对的吗?他想了又想,却无奈的肯定自己,对的。他也是自私的,没有办法跟一个不愿意忘记前男友的人在一起,他不想一直一直受伤害。

他是真的喜欢她,想要跟她好好在一起,她不应该为了两个人的幸福去努力吗?

记得那天,两个人去吃牛排,路上遇到林裳以前的同学,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他,对着林裳像是要说什么,却又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他知道,她的同学肯定要问为何她身边不是张若。

那天林裳给了他很大的肯定,她向那个女生介绍他:“这是我男朋友。”

陈嘉文每次静坐下来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天林裳眼里闪着的光彩。那光彩并不是为了向那个女生掩饰她跟张若分手的尴尬,而是发自内心,认同他。

所以他就以为林裳从内心肯定他了,从心底接受他了,从里到外都在努力为他了。

只是事情好像没有那么好,他还是被搁浅了——在直接面对张若的事情的时候。

他正出神,手机却忽然想起来了。

陈嘉文瞳孔一缩,林裳!

她来电话了!

陈嘉文笨拙地深呼吸了一下,压抑着要跳出的心脏,拿起了手机,接了起来。

却是沉默,他没有接起来“喂”一声,那边也没有任何声音。

两个人之间除了电流声,就是对方的呼吸声,那么沉重,那么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也不知怎么了,陈嘉文脑子里百转千回后,问了个最傻的问题。

“最近还好吗?”

林裳顿了好久,在他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却哑着嗓子道:“不好。”

陈嘉文一愣,是啊,他都不好,她能有多好?

“我不好,是怕你太好。”

“正好。”陈嘉文微微笑:“我也怕你太好。”

我怕我们分手了,我伤心难过,你却安好。

我们分手了,我伤心难过,你也难过,那就表明,我们还相爱。

“陈嘉文。”

“嗯。”陈嘉文咬着牙,听她接下来的话。

“其实我很早就想好了,只是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怎么做,怎么表达我的想法。让你误以为我不爱你,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努力,不管你信不信。让你难过,对不起。可是我也难过了。”

陈嘉文抬头,望向办公室外已经黑的很深的夜空,低低地“嗯”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我想去找你,因为怕迟了,你就用你强大的意志力压下了对我的感觉。也正是因为怕你已经对我没了感觉,我不敢去找你,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面对你。是乞求,还是保护着我的自尊心,只是试探试探你。你好厉害,所以我怕我一丁点儿想法你都看得清清楚楚。”林裳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颤抖:“可是我也在怪你,为什么你不再厉害一点儿,看清楚我对你的想法呢?”

陈嘉文将目光从悠长深远的黑夜中拉回来,看着办公桌上摆着的林裳的照片,眼神深得可怕。

“你们的八年我没有信心跨越,我看懂了你对我的感觉,却也清楚你对他的感觉。所有人在感情里都没有那么自信的。我也不例外。”

他不是神,他也会不安,会害怕,会想要自我保护。

偏偏林裳总是让他不安,让他害怕,让他极度缺乏自信心。

“我会努力,你有不满一定告诉我,让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被动的时候你就教我主动,我不坚定的时候你就带我一起坚定。我能走出来,我以后不逃避他的问题了。行吗?”

“你在哪里?”

“啊?”

“在哪儿?”

“家里……”

“等我!”

***

林裳觉得这时间过得太慢,慢到看着秒针移动一次都觉得长得可怕;慢到她在屋里来回走了好多次,想要打电话问他为何还不到,一看时间却只过了两分钟;慢到她在脑海里描绘他需要走过的每一个路口后,明明她脑海中的车子已经驶过每一条路后到达了她家楼下,可她伸出脑袋一看,只有茫茫黑夜。

陈嘉文是在她双眼已经盈满泪水的时候到的,那时候的林裳已经焦虑得不行,整个人呼吸急促,像是无法纾解心中的抑郁一般。陈嘉文的车直直的急刹在林裳楼下的时候,她几乎兴奋地叫出来。

终于来了!

她站在窗边,看着陈嘉文快速地从车上下来,车门被他随手用力带上,连回头看一眼有没有关好、锁好车门的时间都没有。

似乎是感受到了林裳的目光,陈嘉文在奔跑中抬了抬头。

目光在空中相遇,是两人一辈子都说不出的激动。

就那么一眼,他懂了她的辛苦等待,她懂了他的急切到来。

陈嘉文的速度好快,林裳似乎是刚从他令人震撼的眼神中缓过来跑去开门,他就站在门口了,门一开,一个巨大的物体瞬间移动进来,将她紧紧裹住。

林裳终于忍不住,“呜”的一声哭了出来。

林裳觉得陈嘉文好用力,像是要把她揉进骨血里一般用力,让她喘不过气,却觉得幸福万分。那种感觉是奇异的,与劫后重生的感觉没有两样,庆幸、解脱。

他急促的呼吸,她小声的呜咽,在夜里反复纠缠,那么和谐。

他的呼吸逐渐平息,她的呜咽却愈是无法停息,到了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陈嘉文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她的后背,却什么都不说。

直到她喊:“陈嘉文!”

林裳听到陈嘉文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抱着她挪进了门,脚一勾,大门被关上了。她被他从怀里拉出来,抽泣着,被他握住双肩,逼着看向他的眼。

“裳裳,想我吗?”

“想!”林裳流着泪狠狠点头。

“多想?”

“很想很想。”

“很想很想是有多想?”

“就是……”林裳看着陈嘉文光亮的眼,忽然就不想说什么了,她伸手撩开了他放在她肩头的手,垫脚扑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看准他的唇,咬了上去:“这样想。”

陈嘉文似是被她吓到了,愣在那儿两秒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就笑了,那是林裳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笑,带着令人愉悦的感情,笑得好迷人。

他伸手固定住她的头,深深的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