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chapter 10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21 字数:3607 阅读进度:10/47

林裳的眼神漫无目的地瞟,反正现在也是沉默,还不如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条路她走过很多次了,却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

就那么一眼,她就笑了起来,用手推推陈嘉文,说:“你看你看!那边!”

林裳指给他看的是一只蜷缩在前方的小狗,背对街道。

“你喜欢狗?”

“不是不是,我以前也有一只狗,跟这只好像哦,连背上的花都是差不多的!”林裳牵着陈嘉文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我养的那只京巴叫花背心,就是因为它的背上花色跟穿着背心一样。你看,这只狗也是!”

“你们学校寝室可以养狗?”

“不是……”林裳表情有些不对。她跟张若大学的时候不在同一个学校,可是学校很近,两个人就折中路程,租了个小房子住在一起,一直到分手,林裳从那个家里搬出来。

这不能说给陈嘉文听,可是陈嘉文何其聪明的人,从林裳的表情里怎么不知道?

“那只狗现在呢?”

“哦,死掉了。”林裳看他故意转换话题,竟是有些愧疚了,定了定心神说道:“我们出去玩,花背心没有地方去,只能多给它弄点儿狗粮,够三天的量。可是我们忘记它会生病了,生病没有及时治疗,我们回去,它看了我们一眼就立马死掉了。那时候我哭的受不了,最后还是没有办法。”

陈嘉文不知在想什么,没有说话,林裳赶紧说:“现在没有关系了,我已经有宠物了!”

她邪恶地笑,用另一只没有牵着陈嘉文的手摸他的头,嘴里轻声念叨“花背心”“我们家花背心”,逗得陈嘉文忍不住地笑,停下来伸手去捏她的脸。

林裳哈哈大笑,用更大的声音喊陈嘉文:“花背心!!”

忽然,那只一直蜷缩在角落的京巴突然飞一般地朝着林裳扑过来,嘴里似呜咽似撒娇地哼着,发出“呜呜”的声音,抱着林裳的腿一个劲儿地往林裳身上爬着跳着。

林裳忽然就愣住了,这只狗是怎么回事?

林裳看着陈嘉文,发现他也是一脸奇怪,便喏喏地问:“呃……要不要抱起来看看?”

陈嘉文耸肩,表示无所谓。

林裳抱起狗狗,轻轻地摸它的背,狗狗被摸得舒服了,温顺地趴在林裳怀里,还是“呜呜”的叫。她觉得胸前有个硬物膈着自己,于是问陈嘉文:“会抱么?帮我抱一下?它胸前好像有个牌子,估计是主人留下的,它一直不肯离开我怀里,我看不了。”

陈嘉文的表情古怪,林裳被逗笑了:“算了算了,我自己来!”

她用力掐住了狗狗的腹部,将狗狗从怀里拉出来,自己又蹲下,将狗狗四仰八叉地放在自己腿上。看着狗狗惊恐挣扎的表情,林裳笑得直说可爱。

“我来看看你小家伙是谁家的!这么调皮,晚上都不回家!”

林裳边说边将狗狗胸前的牌子翻了过来,只一瞟,她就知道是谁的字迹了。

那么熟悉,仿佛昨晚她才看到冰箱上那张便利贴上,写着“粥在内,热过吃。”

林裳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唯一的想法就是,别哭。

陈嘉文一直看着林裳,她的表情不对劲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不祥的预感瞬间席卷了他,又在他也蹲下看牌子的时候成了真。

原来是张若的狗。

『您好!我叫花背心,我的爸爸姓张。我迷路了,可以请您打电话让我爸爸接我回家吗?张若:xxxxxxxxxxx』

他看着林裳,面色如常地问:“是张若的,要我打电话让他来接吗?”

“不!不!不要!”林裳忽然抬头,眼神是空洞与惊慌。

就那么一个眼神,陈嘉文就好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他以为她觉得没什么的,他以为她至少会不那么反应激烈的。

可是林裳那个眼神,就像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手里还插着针。

他猛地站起来,不再说话,只是站着俯视林裳,就那么看着,直到林裳终于反应过来,也抱着狗狗站了起来。

那只狗在她怀里不停扭动,哈气,欢乐不已,丝毫没有被两个人的气氛所感染,仍然粘着这个叫出它名字的女人。

陈嘉文看着林裳跑去路边将狗交给了一个路人,又拿出一百块钱交给路人。他知道,她在托付那个人把狗交给张若。她不仅自己不想见到张若,也在拉着他一起逃避过去。

他忽然觉得精疲力竭,才想起来,林裳只要遇到跟张若有关的事情都是这样。只怪他,那时候还只是有好感所以只会心疼不会吃醋,后来他以为自己可以让张若从她心里淡一点,没想到还是成了这样。

他这辈子第一次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上一次的心痛是什么时候?哦,那次,他记得伤心之后就立马撤退了,这次好像也要跟上次一样了?

不,他还想再等等她。

再,等一等。

再走的时候,两个人各有心事,便都不开口。刚开始甜蜜的沉默一瞬间就变成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原来他们不是没有架吵,而是那个让他吵架的人,暂时没有在他们之间出现。陈嘉文认清了,只要那个人一出现,他们的感情就岌岌可危。

所以,他只能再等一等,看看事情能否有转机。

一切在她,所以他等她。

两个人就那么沉默地慢慢走回林裳的家里,陈嘉文每次都会上去蹭杯茶蹭个几分钟多与林裳待待,可他今天却在楼下就停下了,看了林裳两眼,仿佛没有两个人曾经的甜蜜似的,他眼里满是防备的漠然。

“你上去休息吧。我走了。”

“陈嘉文!”林裳下意识喊出口,语气在陈嘉文听来是有些想要解释,却欲言又止的。

他停下,却不转身,等着林裳接下来的话语。

“——对不起。”

可她只说了这个。

他不再迟疑,什么都没说就走了。他灰心了,却不想让自己绝望。

***

林裳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她忽然站起来去窗边看了一眼,那一眼就发现了他。就算那个人离得很远她也能认得出,她不惊讶。只是那火光闪烁,让她有些诧异,陈嘉文在她面前从不抽烟。她也不知道他抽烟。

林裳想,自己太不称职了,从来不会想去了解他。到了如今,还那么伤害他。

想想今天本来融洽很多亲密很多的两个人,一瞬间就那么崩裂了,林裳恨不得哭出来。不是为张若,是为她跟陈嘉文。

她有多久没有见到陈嘉文那个样子了呢?防备,冷漠,拒她千里。

她跟着陈嘉文去了很多地方,有他的朋友,还有泛泛之交。她也已经习惯他的不一样,对外的漠然跟对家人的惬意或别扭,还有对她的撒娇或调戏。他就在她来不及掩饰的一瞬间将她推出了心里,然后紧紧关上了门,防备起来。

林裳想着想着,手上就忽然一阵冰凉。

她低头一看,自己在回想他那样的语气跟表情的时候,哭了。

嗯,她喜欢他的。所以应该努力的不是吗?

要努力忘掉张若不再为张若难过,要努力在知道有关张若一切的时候不再有心跳和惊慌,要努力一心一意对陈嘉文,要努力跟陈嘉文一辈子,好好的。

嗯,他来找她的话,她就认认真真,将自己的心全部全部交给陈嘉文。

那个因为她而展现出最真实、最好一面的陈嘉文。

只是林裳又一次忘记了现在的情况,陈嘉文要的是她表态,而不是妥协。

那天晚上,林裳不可幸免的失眠了,于是打电话给安小息,她听说安小息马上要出差了之后赶紧让她收拾收拾睡觉明早赶飞机,自己的事情也不敢说了。转头她又想跟陆晨雨打电话,却想起陆晨雨跟安小息不一样,不是孤家寡人一个,怕打扰到他们,也就罢了。于是一个人瞪着眼睛默默流泪到很晚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去上班,大家纷纷表示关心,她却也没有心思说什么,只是淡淡摇头表示没什么。她平时对人就不太热乎,见她这样也就纷纷离开不再说什么了,闲言碎语却是不可能不传的。

工作的时候不能响铃声,林裳手机只能开震动,她怕自己感觉不到所以一直抓在手里,不免耽误了工作。头儿看她那样子,批评时候话语虽然严厉,但也知道她是事出有因,末了加上一句安慰的话,又立马严厉地说让她好好工作。

可惜,手机还是安静,该死的安静。

第三天,第四天。连陆晨雨的约会她都推了,可惜还是没有等到他的电话。

林裳有些绝望。

晚上她又是一阵默默流泪,连声音都没有的流泪。

不知哭了多久,林裳终于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

他也在等自己的电话!在林裳意识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她欣喜得又流泪了。她不是爱撒娇的人,这一刻却下意识的哭着嗔道:“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呢!”

“……”

那边的一阵沉默让林裳心都疼了。

“陈嘉文……”

“我在。”

“你……你没有话要告诉我吗?”

“有。”陈嘉文顿了顿,声音忽然喑哑:“那天之后我在等你想清楚,因为我怕是我在逼你跟我在一起而你现在是不乐意的。可你就这样对我,不拿真心对我。我喜欢你,可也没爱到离不开你。我没追过谁,没经验,所以如果错了霸道了唐突了,就算了。你还爱他想回忆他就去,我再不拦你,好吗?”

“陈嘉文……”林裳的话语颤抖起来。“陈嘉文对不起……我……”

“林裳,别因为怕自己再受伤,就拿你满是刺的背对着我伤我。”

林裳终于忍不住,在他漠然的声音里大哭着挂了电话。

她好疼啊,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