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hapter 08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19 字数:3748 阅读进度:8/47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哦。”

“……”

两个人正定在那里沉默,包间却突然被人敲响,林裳有些惊慌的看向陈嘉文,却发现他还是那个样子,嘴角的笑却敛了不少。

“进来。”陈嘉文开口。

门被打开,却只有小半个脑袋伸了进来,最突出的应该就是那双眼睛,又大又圆。林裳一愣,下意识的以为是个女生,却在那人笑嘻嘻的将脑袋全部伸出来的时候下了一跳,拥有那样灵动的大眼睛的,竟然是个男生,不,大男人……

他一步跳进来,面上笑得更开,两步就跨了过来,蹲在林裳所坐的小沙发边瞪着大眼睛死死盯着她看。林裳被那有些怪异的大眼睛瞪得浑身不舒服,何况还是个目测有一米九的大眼睛男人,她抬了眼睛向陈嘉文求助,陈嘉文却是一直鄙视且不悦的看着那男人,终于在收到她的目光之后,狠狠地点了个头,一脚踹上那男人的屁股。

“嗷哟!太狠了你陈嘉文!”

陈嘉文看都不看跌在地上的他一眼,淡淡开口:“你再看我把你送到某人那里,让她把你那大眼睛做成又小又肿的单眼皮你信不信。”

那男人立即就□起来,边说便从地下爬起来:“哎呀,不开心了呀,看两眼还能看透不成?”

“肖晟昀,我记得她还有个招数叫做‘无敌夺命脚’。”陈嘉文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看着前方某处,连表情都没有一个。

林裳一直盯着那个别陈嘉文称作肖晟昀的人,所以很清楚的看到在陈嘉文说出那个招数的名称之后下意识的夹了夹腿,用男人最基础的防备姿势告诉了她,陈嘉文口中的“无敌夺命脚”说好听点儿叫做夺命脚,按她的说话其实是叫“断子绝孙腿”。

她又看了一眼淡定无表情的陈嘉文,默默的摇了摇头,她实在没有准备好见到这样可怕的一面。不过回过头一想,他刚开始不就是个毒舌男吗,这样也正常。看来,陈嘉文对她果然还是嘴下留情了。林裳忽然有种诡异的幸福感,她赶紧将这种感觉挥走,继续看事态发展。

肖晟昀瑟缩了一下,一副难过的模样,对陈嘉文说:“哥你就是不待见我,每次都拿她压我。”

林裳口中的三明治差点儿喷出去,陈嘉文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哦,原来是她压你啊,啧,没志气。”

“谁说是她压我!我压她!……不,陈嘉文你能单纯点儿么!”

“你这不纯洁的事儿都做了多少年了,嘴上纯洁有用?”

两人的持续斗嘴林裳已不忍再听下去,便吃起了自己的东西,时间已经不多了,下午还要上班。

肖晟昀说不赢陈嘉文,话锋瞬间错误地转到林裳这里。

“哎嫂子,你说哥咋那么不纯洁。不过……你俩还纯洁不?”

林裳看陈嘉文笑着看着自己,知道是给了自己重任,于是咽下一口三明治,又悠悠地喝了一口玉米汤,从刚刚两人的对话里她就已经知道了不少情报,于是对着肖晟昀笑:“别问我们纯洁不纯洁,你都被爆出‘那么多年’了还不消停点儿啊。”

肖晟昀:“……”

“你也不看看谁带来的。”陈嘉文的语气有略带自豪的味道。

“是!您老牛逼,您老老婆更牛逼,成不?这顿本来打算免单,谁让你俩合伙儿欺负我!不免了!!”

“哎别啊,其实你不知道吧孩子,我也会你老婆那招。”林裳朝他挥挥手。

“嗯?”

林裳哈哈一笑:“断子绝孙脚。”

肖晟昀一溜烟儿就跑了,空气中只留下他的话语:“免就免!以后别来了!!!”

林裳“咯咯”的笑,一双眼睛笑得都眯了起来,一口一口吃着喝着,很快便吃完了。她站起来,伸手去拉陈嘉文:“走,饱了,送我去公司吧,你下午上班吗?”

“要。晚上来接你吃饭?”

她一顿,陈嘉文却继续说:“我知道有家川菜好吃,听陆晨雨说你挺爱吃辣的。”

“哦,好。可以,你不忙吗?”她松了一口气,不是去陆晨雨家里。

“有什么事儿比约会重要呢?”

林裳会心一笑:“大老板怎么能这样,小心公司被我弄垮了。”

“嗯?”陈嘉文大致是疑惑林裳是怎么知道的,却不问什么:“垮了也是我乐意垮的。我给你在我身边安排一个位置?”

“算了,还是给你点儿空间招蜂引蝶好了。”

陈嘉文笑了笑:“老婆都有了,要那些干嘛,精力不够。”

他特意把某个字咬得暧昧,林裳当然知道个中含义,红了脸却嘴硬:“哦?原来你这么……嗯……哈哈。”

他还是笑,这时却不说话了。

林裳脚步一顿:“哎,你不会真……”

“想什么呢!”陈嘉文伸手推了一把林裳的脑袋,又指了指某个角落。她看过去,原来是看着他们一脸怨怼的肖晟昀,于是笑得受不了,赶紧拉着陈嘉文离开,以免笑得厉害太坏形象。

开车回去的时候,林裳一直望着窗外不讲话,脑子里一直盘旋这一个中午里发生的太多事情,她需要消化。

这时陈嘉文却开口了,他说:“以后再不开心我就带你来这里,他挺能耍宝,你可以多接触一下。”

林裳点点头,心里却一阵感动。

他这是为了她开心。

“陈嘉文。”

“嗯。”

“谢谢。”

“真的?”

“嗯。”

“那叫声好听的或者亲一个?”

“噗——”林裳顿时笑出来,多么好的气氛就被这样破坏了。

陈嘉文看着她笑得发自内心,自己也勾了唇角。想着刚刚林裳害羞微笑的样子,不自觉的脸上就笑意更深。不知为什么,她一害羞他就特别开心。就像大太阳,在□净纯洁的云微微遮挡的时候的美丽光晕。他很爱那种感觉。他想看她笑的样子,不管是微笑,大笑,会心一笑,还是现在的忍俊不禁。

他就想让她笑,她笑,他就开心。

林裳却想,没想到陈嘉文还挺会说情话的。

***

那天下午陈嘉文带林裳去的那个川菜馆果然好,吃得她爽极了。于是两个人拥有了一种奇怪的默契,那就是吃。

陈嘉文会带她去各式各样的地方去吃东西,当然也遇到过不怎么合胃口的。

说这默契奇怪,只是因为她觉得,实在没有哪对情侣在一起除了讲情话就是吃。而两人除了上次车里那次接吻,就再也没有过了,平时也只是牵牵手搂搂抱抱的,连亲脸都少有。于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吃就还是吃了。

这都快两个月了,两个人还是像搭伙吃饭似的相处。当然,除了陈嘉文那讨厌的嘴巴会一直一直调戏她。

在一个多月的一次公司例行体检的时候,林裳恨不得抄刀子杀了陈嘉文。

——她的体重从九十斤飙升到了九十八斤。

晴天霹雳也不过就是林裳那一刻的心情。

陈嘉文发例行短信“五点半接你”之后,林裳的回复不再是“好。”而成了:“滚蛋!我在三天之内不想见到你!你这不是养女朋友!是在喂猪啊你个混蛋!”

“呀,你终于发现了。”

“陈嘉文!”

“是林裳男朋友。”

“呸!陈嘉文是喂猪的!”

“那我更得好好喂你了,五点半接你。”

林裳看着短信握着手机咬牙切齿了好久,终于平静了下来拿着钱包去楼下买了一包苏打饼干。她决心不要再吃饭,就一定不吃饭,陈嘉文吃山珍海味她就吃饱肚子又不长肥的苏打饼干!

其实以她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现在这个重量才是合适且健康的,只是她有些接受不来。这样迅速增长的体重,让她有种被陈嘉文圈养起来的感觉,每天就是喂好多食物给她,时不时牵出来溜一圈,然后继续喂食。

她这辈子都没这么重过,包括跟张若分手后整天在家不是睡就是吃的日子。

陈嘉文可真厉害,养猪专业户!

陈嘉文依旧是准时,五点半林裳从公司出来的时候他正斜倚在车门上,看着她微笑。她远远地看着陈嘉文的样子,想,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这样一张美颜,那就还是别动手好了。

她不情愿地走过去,狠狠瞪他一眼:“笑什么笑,再笑撕烂你嘴你信不信!”说着还伸手去捞,却见陈嘉文乖乖地笑着将脸靠近她一点,嘴也嘟起来了。她一吓,连忙将手收回来,却还是没能来得及,只是顿了力道,反而像是在他嘴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果然,陈嘉文满足地笑着,说:“今天收获挺大!”

“……懒得理你!”

“那就跟我走,别理我也成,反正到了也只顾着吃说不了话。”

“谁要吃了!我跟你说了我今天不吃!我减肥!”

“不是不理我的嘛?”

“……”

陈嘉文带着林裳去的是一家火锅店,这是林裳曾经提出不止一次的地方,陈嘉文都拒绝了,今天他却选择了这里。

林裳恨恨地想,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混蛋!

看着陈嘉文吃火锅都吃得优雅,林裳咬牙切齿,手机拿着啃的苏打饼干也忽然味道令她想吐!店里的热气一浪接着一浪,她看了看陈嘉文,他也热的冒汗,可嘴里却一口又一口没有停。林裳伸手拿了张纸,极不情愿地给他擦了擦汗。

陈嘉文依旧吃着,感受到她的体贴之后抬头对她微笑了一下。

林裳顿时受不了了,陈嘉文变红的薄唇此刻清晰地告诉她:“很好吃!吃得很爽!”而那一股又一股的香气伴随着闻着都爽快的辣气飘进她鼻中,气的她终于受不了,狠狠拍下手中的苏打饼干,大叫起来。

“服务员!加一副碗筷!”

林裳刚说完就看陈嘉文笑了,一脸小人得逞的得瑟样子。她想大骂他一顿却来不及了,因为服务员此刻已经把碗筷上上来了。她终于没空计较那么多,呼呼地吃了起来,比陈嘉文吃得还开心。

反而是陈嘉文,看见她开始吃了,自己的速度就慢了下来,常做的事情倒成了一直给林裳下她喜欢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