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hapter 05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16 字数:4764 阅读进度:5/47

“去你妈的,你丫谁啊!”

“就这样,今天让陆晨雨送你回家,明天早上我去接你上班。”

林裳嘴还没动那边就挂了电话,她茫然望了眼陆晨雨:“他让你今天送我回家。”

陆晨雨永远都是那么个笑眯眯看戏的表情:“好啊,然后他明天早上去接你嘛!”

“……我、我真的没希望了嘛?”林裳听见陈尧的声音的时候才想起来,都是这小子惹得祸!

“对!你没希望了!”林裳不耐嚷嚷道。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进了圈套里了呢?林裳弱弱的想。

“行行行,那走。这冰淇淋不吃了,免得把你肚子吃坏了你家老三给我老公小鞋穿。”陆晨雨说着,塞给陈尧一把钱让他自己回去,拉着林裳就出门。后头的陈尧半天无语,只得抱着钱默默的数着,还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林裳,却被林裳彻底愤怒着无视。

“他不是总被你欺负么?”林裳出了哈根达斯的店,问道。

“他是平时生活上被我们欺负,可公事上都是他欺负人!”

“……”林裳不信,“你老公不是老大么?”

“我老公那是你们分公司老大,你老、不,你家那个是整个企业老大。你说谁厉害!”

什么???

“我还以为他是无业游民……”

“无业游民个屁,我们家老公胸无大志,只能管理分公司,老大有自己的企业,这家里总还要个顶梁柱,不就老三了么。说来老头子也真是厉害,老三那个不想涉及商业的家伙,被老头子几句话整的弃了设计从了商,还管那么大企业。”

“老大干嘛不来你们家里而是自己办呢?”

“叛逆呗,一定要脱掉陈家的光环自己来,老头子也就随他了。”

林裳不再说话,想着反正是他们家里的事儿,自己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陆晨雨却忽然问她。

“老三说追你肯定就是要追你了。我没见过他追谁,所以也就不能教你防御的招数了。反正你别答应别动心就成,你也知道,他这不知怎么抽风了想到追你呢。不过,如果是真的,你考察清楚倒也能答应,老三人除了幼稚点儿还是不错的。说起来,还挺萌!幼稚起来也就是耍个小赖卖个小萌什么的。”

林裳无奈摇头:“我不会答应的,我……”她一顿,想提起张若却发现张不了嘴,便作罢:“我知道他是说着玩笑话的,估计也是为了让陈尧别多想什么的。”

“反正你悠着点就成。走,吃饭去,今晚他又有工作呢,陪我!”

***

第二天早上,果然不出林裳所料,陈嘉文来接她了,她听到陈嘉文的声音之后特别淡定地开了车门进来,自己拉好安全带,然后伸手拿起前面的早餐粥大大方方的吃了起来。

她不说话,等着陈嘉文先说。因为她知道,他幼稚。

果然,陈嘉文含含糊糊地问:“怎么样?”

“哦,我知道你肯定来,当然没啥反应。”林裳认真吃起粥来,陈嘉文也没有话说,两个人便沉默了下来,只听得见林裳一口一口的吃东西的微小声音。

林裳觉得有些压抑,不知怎么就先开了口。

“你吃东西没?没有的话开车选个地方我请你吃。”她一直有吃早餐的习惯,张若逼的,可是此刻这样故作无所谓的轻松,倒让她有些喉咙发紧,吞不下去,吃了两口就将粥放下了:“吃饱了,等会儿下车时候再扔掉,不会扔你车上的。”

她话刚说完,陈嘉文没开多远的车就猛然停下。

林裳被刹车弄得缓冲好久才缓过来,转头对他怒目而视,正要大吼眼神却从愤怒瞬间变成惊愕,然后憋着一口气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陈嘉文!你怎么可以吃我吃过的东西!

林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将头转向车窗外,却发觉自己脸颊热得要命。脸红?她林裳脸红了?

“我这不是怕边吃边开不安全么!”

“嗯……”林裳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

“那不然你喂我?”

“……”

陈嘉文忽然扑哧一下就笑了,林裳听到后大怒:“开车!喂就喂!”说着就将粥抢过来了。

陈嘉文也不恼,只是噎着笑看着林裳,她瞬间就被那笑定住。

这是陈嘉文第一次对她露出笑容,在她面前,他永远不是黑着脸皱着眉就是在闹别扭,笑是从来没有的,更何况是这样带着揶榆的笑。林裳面上轰的一下燃烧了,这陈嘉文,肯定是在勾引她!

“开车。”林裳缓了缓,咽了咽口水,又在他肩上拍了一下。

陈嘉文不说话,只是依言启动车子,开的很慢。

林裳不看他,只是一下一下搅着手中的粥,不说话。

“我饿,快点儿。”林裳被陈嘉文忽然的开口吓了一下,缓缓吐出一口气之后恶狠狠地说:“行行行,饿不死你!”说着就舀起一勺粥:“张嘴!”

陈嘉文目视前方目不斜视,微微张了嘴,等着林裳的勺子过来。

一口粥被粗鲁地喂过来,林裳看着陈嘉文淡定的吃进嘴里,抿了抿嘴上溢出的粥,细细的吃。看得她立马就不能坚持了!因为怕喂到他鼻子里,所以万分小心地看着他的嘴,喂、抽勺子、看着他咽下。那薄唇像是始终带着诱惑一般,让林裳觉得浑身不舒服。

她受不了了,却依旧忍着不适,一口一口喂给陈嘉文。

死要面子活受罪,说的就是现在的林裳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从来都不被激将法昏了头脑的自己,为何被陈嘉文三言两语就逼的丢盔弃甲,只得顶着被刺激的名头,做了自己不愿却便宜了他人的事情。

“不用这样的,要慢慢适应。”陈嘉文微笑吃完林裳一勺一勺喂过来的粥,说道,又顿了顿:“虽然,这样害羞又强行忍住的模样,挺可爱的。”

林裳此刻浑身不舒服,才不会想到要去反驳他,只是慌乱的看向窗外。嗡的一声,面前的车窗玻璃缓缓下降,林裳正感受着猛然灌进来的凉风的吹拂,却听陈嘉文道:“脸红的滋味儿可不好受吧?”

她一愣,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陈嘉文,却依旧什么也说不出。

好了,让他胜利去吧!他们说得对,他果然幼稚!哼!

陈嘉文看着林裳不知怎么又舒展的表情,不自觉的微笑。

挺好玩儿的。

其实陈嘉文是有自己打算的,他很理智的知道,他对林裳是不一样的,也许可以说是因为他二哥二嫂的搅和形成的一种奇异好感,让他能够放松的表现出自己的性格,可偏偏其实林裳不是他们第一个用来逗他的,他却只对林裳放松了。他的这种放松只有在家人面前才会这样,而他在林裳面前,不自觉的就放下了防备。

这好几年了,他也该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了。

想着某个身影,他有些晃神。

他昨晚盘算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调出公司员工档案,输入“林裳”两个字,地址到手。

他本来是想知道林裳一大早慌慌忙忙跑出门坐公车的时候看到他的车,听到他的声音,见到他的人,吃着他送的早餐,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却没想到林裳淡定到让他都有些疑惑。

他努力压抑住想问林裳怎么那么淡定的想法,只得清清嗓子含糊其辞地问道一句怎么样。而林裳的回答,着实让他不怎么有自豪感。

后面的事情,他承认,他是故意的。看着林裳一会儿咬牙坚持一会儿又忍不住脸红的样子,着实让他心底一直偷着乐,使劲笑。这是他人生不多的心情起伏,特别是这样像一只猫伸出肉肉的爪子一下又一下逗弄着可爱又窘迫的小老鼠一般,有种看戏的愉悦与兴奋感。他很享受。

将一直逼着自己淡定的林裳送去公司之后,陈嘉文自己也准备回公司了,林裳九点才上班,他却是每天七点不到就会出现在公司,今天来接林裳,是工作到一半出来的,他还有事情没做完,得赶回去做。

回去的路上脑子里一直都是林裳别扭的小模样,他无意间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诧异。那个他,笑得有些宠溺。他故意皱了皱眉,又清清嗓子,继续开车。

忽然,电话响了。

陈嘉文瞟了一眼手机,眉间是发自内心的褶皱了。

“喂?什么?好,你别哭,我就来。没事的,相信我,嗯?”

他挂了电话,车子急转,又拨了电话给秘书。

“今天我不来了,嗯,会议是十点半?我九点半给你答复,不能到你就通知下去今天会议推迟。等我消息。”

他抬起手看了眼时间,九点差五分。

陈嘉文缓缓吐气,心里有些烦躁。

***

林裳中午的时候约了好久没联系的安小息吃饭,一见面安小息就一脸□的问她跟“那个男人”的进展。

“哪个男人?”

“就是那天英俊潇洒高大帅气气质出众冷漠腹黑的帅哥儿!”

“我呸!前面可以稍稍赞同一下,哪里冷漠腹黑,是幼稚傻逼!”

“哟?这几天呢就把内在性格给开发出来啦?”

“这是他哥哥嫂子说的,我哪儿有闲工夫开发他啊。”

“哟?这几天呢就把家里人都见啦?”

“我是先认识他家人才认识他的好吗?”

“哟?……”

“你再哟我撕了你嘴你信不信!”林裳终于动怒,龇牙咧嘴的看着安小息,大有扑上去的架势。

安小息摸摸脖子,还是笑得□却不说话了。

“哎,不过他受了他侄子刺激要来追我,追你的人那么多,你觉得什么方法拒绝人特别干净利索还不伤感情的?”

“你不也如花似玉怎么会没人追你!少因为我在你研究生时候才认识你你就忽悠我!哼!”

“我是真没人追啊!你想想啊,谁知道你有个那么多年……”

林裳戛然而止。安小息立即转了话题:“关他侄子什么事啊?”

林裳叹了一口气,努力把刚刚的话抛之脑后,缓缓的说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安小息也说不靠谱,直摆手让她拒绝。

林裳无奈:“我这不就是来问你怎么拒绝么?初中高中的时候还可以说要念书不能恋爱,现在刚好就是恋爱结婚的年龄,可怎么说!”

安小息说了好几样林裳觉得都不适合自己跟陈嘉文之间的关系。比如消失,她在他哥哥底下工作,又跟陆晨雨关系好,不可能。比如找个男人说有男朋友了,可是她确实没有人选,更何况陈嘉文虽然幼稚,有些方面还是很厉害的,骗不了他。两个人讨论了好久,竟然只有最简单最不聪明的方法。

——他出现就拒绝,他不是真的喜欢,总有一天会觉得没意思。

所有人都知道陈嘉文说追肯定就是要追的,并且不会轻易放弃,可是不知为什么,陈嘉文竟然在只送了去上班了一次之后就消失了。

短信,电话一个都没有,更别说人出现了。

林裳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奇怪的很,旁敲侧击的问了陆晨雨,结果说是陈嘉文出差了,可是出差期间,没有给任何人消息,只是走的时候告知了陈嘉言一声。

她本觉得出差不联系属于正常,却在得知陈嘉文是当时送完她就走了而且据说还连一个重要会议都没参加之后,她还是奇怪起来,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奇怪。

疑惑持续到陈嘉文三日之后回来都还没完,他回来了,连陆晨雨都让林裳警戒起来,估计他回来就要发动了,可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他来找陈嘉言碰到她了,都只是冷着脸,朝着她点点头,打个招呼。

林裳表现得不在意,也朝着他点头,脑子里却全是疑惑。

自己是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儿了?

思来想去也没有结果,后来林裳干脆不想了,没有这个困扰不是更好么!

过了几天,林裳忽然接到安小息的电话,问她跟陈嘉文的事情怎么样了,林裳将疑惑告诉了安小息,然后大咧咧的让她别再提起这件事,反正陈嘉文都淡定了,她干嘛还心心念念着呢!

安小息答应,却忽然提出让林裳赶紧找个男朋友的事情。

“嗯?你不是一直让我想好么?怎么忽然这样了?”

“你未必还没想好?这都多久了!这样这样,我给你找个人好了,明天出来见面,这个不行你跟我说,反正总有可以成事儿的。”

林裳被安小息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弄懵了,懵懵懂懂地答应了下来,放下电话才回过神来:哦,她要去相亲了?

林裳早就做了相亲的准备的,只是安小息一直有些默默阻挠,希望她能够跟张若和好,所以她一直都没有感觉。这安小息忽然要推波助澜了,林裳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相亲就相亲好了,她也二十六了,该结婚了。

林裳挂掉电话,忽然想起陈嘉文在车上那个笑。

她摇摇头,翻看衣柜,为明天下午的相亲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