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hapter 02

小说: 文“房”四宝(高干宠文) 作者: 安子宁 更新时间:2015-03-15 15:02:13 字数:4063 阅读进度:2/47

那晚的结局,是以林裳被安小息骂了个狗血淋头结尾的。因为她千算万算,就连以“谢谢你送我回家请你上去喝杯咖啡”这样的理由将美男子留下的恶劣想法都有过,可就是没料到美男子竟然在离她家还剩一条街的地方扔下了她,理由是……雨停了。

林裳深知安小息本就因为被整到气到不行,又没有见到美男子,心情自然差到了极点,没有动手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于是她只得答应安小息割地又赔款的不平等条约。至于不平等到什么地步,安小息说先把刀架林裳脖子上,等她哪天想起来了再下刀。

安小息那个女人,就是这样狠毒!

林裳一边嘟囔着安小息的蛇蝎心肠,一边想,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那个男人才会有除了一般正经男人有的严肃之外的冷漠与防备。

面试很快就来临了。昨晚折腾到三点的林裳此刻严重睡眠不足,眼下的蚕宝宝吃多了一般肥厚,面色也黄得难看。偏偏早上起的太迟,她只来得及只擦了点遮瑕霜就急急忙忙出了门,气喘吁吁到了公司。

听说今天的面试有老板在。林裳有些忐忑。而最让她吃惊的是,老板的名字就叫陈嘉言。

陈嘉言……就是昨晚那个手机的失主。

林裳忽然想,要不要在简历上加一条拾手机不昧主动还给失主陈嘉言并且没要任何酬金?

无厘头的想着,已经该她进入面试了。

林裳只被面试官只问了几个问题就出来了,对方的态度让她完全拿捏不准。没办法,她只得忐忑着等通知了。

只是她还是有些失望,陈嘉言牌子后面的座位,是空的。

她还记得陈嘉言的模样,干净的下巴,抿住的薄唇,高挺的鼻,还有那双冷淡的眼。林裳觉得自己一点是太垂涎对方的美色了,否则怎么会一直记着那皱起的眉,怎么会有点期待见到他,怎么会在他不在的情况下有些失望。

***

林裳面试完后打电话约了安小息出来吃中饭,安小息却以要应酬推开了。于是她一人无聊得要命,刚叹了口气打算挂掉电话自己去吃饭,却又被安小息叫住,说让她过去陪她应酬。林裳觉得有些奇怪,却还是答应了。

她打车去了安小息所说的酒店,右脚刚迈下车,电话就来了。

“喂?”林裳给了钱,顺手让出租车司机走了。

“裳裳你别来了,赶紧走,别问原因,我弄完找你。”

林裳捏着手机一脸郁闷,望着开走的出租车想,这女人干嘛呢?

想着既然已经到了,也懒得再在茫茫满车里找量空的出租车回去,于是索性就在酒店大堂的休息区等着了。百无聊赖之间,她拿了手机开始玩,手不自觉的又进了那个官网,搜索出半年前的一则消息。中国人的成果,from :Ken Zhang。盯着拿着证书开心的笑的那个男人照片看了好久,林裳心底一片凄凉,真可笑,因为他讨厌镜头,他们在一起八年,她竟然只能通过这远远的拍摄看到他的样子。

她叹了口气,不知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也许张若那么多年不愿跟她结婚,也就是为了他的研究。

好在他们分手后他找到了出路,与她分手,也算是划算。

酒店里人不多,林裳甚至都有些困了。无聊至极,她弯下身子将自己的鞋带解开了,然后又系上,如此反复多次,便踢踢腿表示自己的烦躁。一抬头,有个男人看着自己。

很熟悉,陈嘉言。昨天自己盯着他看了好久,今天又回忆过他的模样,怎么会认不出。

林裳站起来得有些慌忙,半晌才想起扯出一个笑:“你好陈先生。”

陈嘉言没有理她,依旧看着她。

林裳被那眼神看得有些无奈,却想着,反正就是这么个冷漠的人,就不勉强人家对自己动动坏死的面部肌肉了。

她对着陈嘉言点了点头示意后转身就走,却听到有个明亮豪爽的声音响起:“老三,看谁呢?”她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惊叹道,呀,又是一只帅哥!

林裳默默想,安小息啊你快出来吧出来的及时可以看帅哥啊亲!!

“美女?”明亮男子看到林裳后哈哈大笑,“原来我们家老三也有看向女人的一天?”说着便向她走来。

林裳一愣,笑起来更帅!

“你好!我叫陈嘉言,是我们老三的亲生二哥!多多指教!”

“……”林裳下意识将手递过去,心里却觉得莫名其妙。

他是陈嘉言?陈嘉言不是昨晚那一个么?

看着林裳的表情,陈嘉言心里快笑死了,老三,别怪我不厚道,谁让你昨晚在我老婆面前说了我那么多坏话!什么?大晚上不回家是个大问题?手机丢了还是丢在公园是更大的问题?手机丢了那么晚不回家还不知会家里辛苦的老婆问题最大?我现在必须以整死你为目的做事儿!

“你……你才是陈嘉言?那、那他呢?”林裳瞠目结舌,丝毫没有意识到陈嘉言为了整弟弟而把她当作替死鬼的阴险表情。她的第一想法竟然是:啊!原来他没结婚啊?那肯定好多人追吧?钻石王老五啊!

“陈嘉文啊!他叫陈嘉文你不知道?小子居然顶着二哥的名字在外勾搭姑娘?太不应该了!小姑娘,上,二哥帮你!”

林裳还没来得及思考陈嘉言话的意思,面前叽里呱啦的男人就被陈嘉文沉默却凛厉的拎走了。只留下他一串不满的话语。

“别动我小子!对哥哥要尊敬!哎小姑娘,加油!!”

林裳看着他们出了酒店的背影有些汗颜,这两兄弟之间性格差异怎么这么大?

她思考了一下,明白了。昨晚那个来的其实叫陈嘉文,刚刚出来那个才是陈嘉言,应该是昨晚电话对面那个女人,找的老公弟弟帮忙来拿的。

正想着,陈嘉文竟然回来了。

“陆晨雨说要感谢你请你吃饭,不然他们家会爆发家庭大战的。把你电话给我。”

“哦哦哦,好……”林裳不知道自己为何只要在这个陈嘉文面前就显得特别迟钝,想什么都转不过弯来。应该是对方气场太强?

林裳默默吐舌头,默默报出了自己的号码,想看一眼陈嘉文怎么存自己名字的,却因为此人的高度实施起来颇有难度而放弃。

不用问就知道,陆晨雨应该就是那位陈嘉言仁兄的老婆,昨晚接电话的女人。

林裳想了半天措辞,却问了个不最该问的问题。

“哎,我今天去公司面试,那个经理陈嘉言是不是就是你哥哥啊?”

陈嘉文抬头,看她的眼神寒气逼人:“请你吃饭就够了,别想其他的。”

“我……”林裳快气死了,这男人怎么总爱把人看低误解人呢?

林裳只是瞪着陈嘉文,也不说一句话,盯到他像是已经不想再跟她计较什么的时候才罢休,正准备弃他于原地自己走开的时候,却忽然有个语气确定却不坚定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

“……裳裳?”

她狠狠顿住。

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是张若。

林裳愣在那里,几乎要颤抖却又不敢颤抖,只得背着那声音来源死死闭上自己的双眼,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淡定裳裳,淡定。

正要摆出微笑的模样死撑,另一个声音又出现了。

“裳裳!”那熟悉的声音传来,林裳知道,是安小息。幸好,幸好小息在这里。

林裳回头,那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她明白,是应酬完了大家一起走出来。她也明白,安小息要她别过来,大概就是因为安小息不知怎么知道了在座的有个男人叫张若,然后知道这个张若就是她口中的张若。

“裳裳你怎么过来了?”安小息的声音在此刻仿佛是悦耳动听的乐曲,她看着安小息跑过来,眼里全是感激的目光,林裳不知安小息是如何看到她身边的陈嘉文的,却不得不感谢安小息的机智:“哎?怎么把你男朋友带来了?我不是说让你俩去过二人世界的么?怎么还是过来了?”

林裳刻意不去看张若,于是就看了一眼面无表情一直看着自己的陈嘉文,什么也没说。

又听安小息出来打圆场。

“我们先走了,各位再多玩玩,有需要的话随时开口!”

林裳感觉到安小息扯了扯她的衣角,会意,虽说不乐意却不得不妥协,伸手扯着陈嘉文的衣角:“二哥还在外面等我们,快走吧!”

林裳感觉到陈嘉文沉默却不阻止后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他没有当面拆穿她让她出丑。

她拉着陈嘉文快速朝着外边走,后面却有了声音。

“那位可是陈总?”

林裳一愣,是在叫陈嘉文?

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安小息就又来打圆场。

“简总,别丢了我找他啊。来,咱们说说合约的问题呗!”林裳听到安小息的话语才放下心来,还好安小息在。感觉到她推了自己一下,陈嘉文那边又拖了一下,林裳才反应过来,赶紧跟着陈嘉文出去了。

出了酒店林裳就哭了,背着酒店门口,也背着陈嘉文。她没有必要把脆弱给一个才见过两面的人看。这是一年多以来林裳第一次见到张若,两个倔强的人,说分手就分手,绝不拖泥带水。她知道自己会再见到他,只要他还回来。也知道自己不会平静,可就算有了心里准备,还是难受。

张若,还是那个干净而温暖的样子。

林裳自嘲地想,她跟安小息可真是同病相怜,两个人一起遇到生命中不可触碰的人。那个简尘悦,大概就是安小息刚开始让她来陪着应酬的原因。只是因为张若的出现,安小息把一切尴尬难堪无措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她很感动,也很感谢。

***

其实在林裳出现那个表情的时候,陈嘉文心里就已经完全清晰了故事真相。他不想让林裳难堪,便不打断揭穿她,却是有人不愿意放过的。叫他陈总的那个男人他认识,城东的简尘悦,他没有答话,是因为知道自然有人站出来,他暂时没有立场。安小息与他们同行,又是林裳的好朋友,自是不会看着他欺负林裳的。

他看到安小息说话的时候伸手推了林裳一把,自然就明白安小息的意思,于是不知怎的就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拉了林裳一把,带她走了。

那时他都皱眉了,想,他怎么就搅了进来还下意识的帮忙了呢?

后来他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却是与刚开始喊林裳的那个男人相碰撞。

他也认识这个男人,城东张若,林裳的致命伤口。

他想,林裳面对那样一个男人,无法释怀且正常,更何况,他好像记得,张若有个很多年的女朋友,应该就是林裳。

他们之间那么多年,该有多么难得跨越?

跨越?陈嘉文愣了一愣,有些怀疑自己。他干什么想要跨越?

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嘤嘤哭泣的林裳,陈嘉文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走掉。他看了眼震动的手机,挂掉,又看了眼林裳,去解决手机那头人之后再回来找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