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所谓真相

小说: 我的老婆是阴阳人 作者: 鬼皆数尽 更新时间:2017-12-09 19:03:08 字数:2096 阅读进度:383/853

“对自己这么狠嘛!”杨灵被吓够呛,这世界上还真有什么都不怕的人啊!竟然将自己手和舌头砍掉。

“不过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就为了隐瞒那些所谓的真相,未免得不偿失吧!而且你确定你们诊断的没错?他真的没疯?哪怕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对自己这么狠吧!”

杨飞听完也是沉默了一会说道:“刘姐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让我来找你,并麻烦你过去一趟,给他检查一下。”

杨灵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哭笑不得“我又能检查出什么,处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倒是没什么,不过能不能查出他神经有问题,这个我恐怕不行。”

“那给他处理下伤口也可以,毕竟他只是止住血,现在的伤口好像有发炎的迹象。”

“那你就先回去吧,我得准备一些东西才能去。”

杨飞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他转身离去,但很快又转过身问道:“婉婉怎么样了?当初她救我受了很严重的伤。”

杨灵听到他的话一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你放心吧!”说完,杨灵转身进入了屋子,杨飞站在原地,很是忧愁。

回到看病的房间,杨灵将箱子放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好家伙,是当初与雨萱一起拍的婚纱照,看来他在临走之前,将照片给洗出来的,不光洗了出来,还放在了相框里,不过他这么做的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杨灵一个一个的将相片拿了出来,每一张都拍摄的很好,角度与人物都很清晰,没有一点瑕疵,看来他洗的时候很小心,就在这时,杨灵突然发现那张大相框的里面盖的有些不严实,照片也有些鼓起,扣开后盖查看,里面居然有一封信。这让杨灵感到意外,将信撕开,里面有杜忠所留下的一封信,仔细的阅读下,杨灵顿时瞪大双眼,一瞬间恍然大悟,信上面全是杜忠当初所经历的事情,也是他一直在追寻的真相。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也应该断绝了对外人的一切联系,我不希望将这件事情说给第二个人,我希望你在看完这封信的时候,尽快将其烧毁,因为这些事情,全都是我一个人的罪孽,就让我一个人,背负着度过一生吧。

我的妻子姓陈,名镜子,陈镜子,我管她叫镜子,我们两个在刚出生的时候便在大人的撮合下,定了娃娃亲,可以说我们两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我们一起上同一所学校,从小学到大学,我们形影不离,直到大学毕业,我们决定在等事业稳定就结婚,但谁也没有想到,在一次同学聚会中,林婉儿却失手杀害了我的未婚妻,不过当时我们都喝的烂醉如泥,并没有注意的太清楚。直到第二天,我才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在河下淹死,当时的我吓得报警,但警察也一直没有找到凶手,这件事情,一拖便是一年,我将妻子埋葬,同时开启了一家照相馆,生意不算好,但还好有林婉儿一直在身旁帮助我,但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杀人凶手,直到某一天的晚上,我妻子的灵魂出来了,但她的脸已经全部腐烂,我并没有认出她,她疯狂的要想杀死林婉儿,并说是林婉儿失手杀了她,我当时也是不敢相信,但最后却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他将我的妻子打伤,收服了她,并说要将她铲除,我当时一心只想知道那是不是我的未婚妻镜子,他说是,但如今她已经变成了鬼魂,想要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了,我当时失落极了,在镜子死后,我****夜夜的盼望着她能回来,但睁开眼睛,眼前却什么也抓不到,面前的男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说有办法可以让我的妻子重新复活,我当时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告诉我,只要收集九九人的灵魂,便可以让我妻子恢复容貌,并长存于人间,我们两个也可以永远的在一起,我当时只想与她在一起,便开始听那男子的行动,偷偷寻找活人,将他们杀死,同时喂食给妻子,妻子当时也被那男子打伤,没有在说过一句话,就算是林婉儿,他也没有在追杀,但好景不长,事情很快被林婉儿发现了,他知道我一直在杀人喂食给死去的妻子,她怕急了,便逃离了我这里,城市里的人口失踪越来越多,警察也加派人手寻找真凶,我也知道不能在呆下去,便回到了青山镇,拿着剩下的家当,开了一家照相馆,这一呆,便是两年,这两年我并没有在杀人,而是让妻子寻找一些孤魂野鬼,以她现在的事情完全没有问题,但那名中年男子当初提出了一些要求,作为放过我妻子的补偿,她需要一些阴年阴历阴日而生的鬼魂,这些年我也按照他的吩咐为他提供,不多不少也有十几名了吧!妻子也如他所说,面貌正在恢复,我也尽可能的去寻找鬼魂,但镇子上的孤魂野鬼似乎都躲藏了起来,不管怎么找,都不会再有,妻子还剩下六名,但我却不能在杀人了,青山镇是我的故乡,也是我唯一可以栖息的地方,更是我与镜子生活的回忆,没有办法,我只能想法设法的联系到林暖儿,让她来帮自己打理照相馆,刚开始她还有些犹豫,但在我的恳求下,她还是答应了,持续一年,她也知道我的秘密,并为我寻找合适的人选,但他却不知道,我已经把她规划到六人中的一人,毕竟她当初杀了镜子,不然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这一切都是她害的,是她罪有应得,既然杀人,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便是我杀她的理由,剩下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都知道了,真相听起来很荒诞吧?直到镜子消失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