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六章 井水不犯河水

小说: 我的老婆是阴阳人 作者: 鬼皆数尽 更新时间:2017-12-05 00:51:11 字数:2229 阅读进度:236/853

那两个警察立刻拿钥匙给杨灵松了手铐,杨灵活动下手腕,锁了一天一夜,突然之间的双手放松,让他感觉很舒服。

雨萱本想带着他离开,但他身后的那两个警察并没有同意,反而将他留下来又录了一些笔供,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什么在他离开后,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有没有轻生的念想,什么样子的表情,往哪个方向走了?

杨灵自然是胡编一通,心里却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些警察,什么也不知道被蒙在鼓里,他们只能靠着这微量的线索去寻找王邵,但王邵本人已经死了,被林婉婉带走了,现在应该尸骨全无了。

笔供录完,杨灵跟着雨萱一同走出了警察局,杨飞一个劲的提醒他不要忘了当初说的话,杨灵自然是连连点头回道:“放心吧,说了请你吃大餐,就绝不反悔。”

陈校长还在身后跟着,杨灵拉着雨萱一路快速的往前走,距离派出所一定的距离,陈校长叫住了他们。

杨灵转身看向他,冷声的说道:“你还想耍什么花招吗?”

陈校长听到他的话顿时笑了起来“我把你救出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得吗?”

“是嘛!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把我送进去?”

“呃……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他露出疑惑的样子。

杨灵依然冷笑着回道:“不用装了,你在我面前演的再好也没有用,披着狼的羊,迟早会露出尾巴!”

“是嘛,你已经知道一切事情了。”陈校长的脸色一变,阴沉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你良心发现了?这不太可能。”

“呵呵,做人嘛,总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你说是不是啊?”

杨灵一皱眉,只听他缓缓说道:“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有些事情,最好全部憋在心里,不然斗个鱼死网破,对你我二人都没有好处。”说着,他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杨灵听到他这么说,也是气得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他说的没有错,如今这个局面只能各自保持距离,谁也不犯谁,他今天之所以救杨灵,也是为了让她隐瞒当初的事情,毕竟他与自己的女婿合伙害死了林婉婉,而如今林婉婉的鬼魂一直缠着他,他身上的道符失去作用,命悬一线,杨灵虽然误打误撞救了他,但也给了他另一条路,利用杨灵去除掉那个女鬼,而从一开始他便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婿变成了僵尸,肯定是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按照杨灵的性格,必然会竭尽所能去救他,这也就造成了接下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报警,想必也是他所为,警察并没有说出是谁报的警,只是说是王邵的家人,而当时那两个警察也没有认出陈校长,就说明他们两个根本不知道王邵是陈校长的女婿。

救杨灵出来,只不过是为了堵住自己的嘴,这样他也得堵住自己的嘴,俩人互相牵制,谁也不能捅破身旁的窗户,不得不说,这陈校长走的一手好棋,杨灵虽然气愤,但很佩服他,能走上校长这个位置,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杨灵一开始本以为他是个老实的好人,但这一切都怪他演的太像了,他一直在杨灵面前演着一个老好人,从来没有露出破绽,但杨灵可不打算以他为榜样,用害死自己女婿的手段来保全自己,这样的人太过心狠手辣了。

柳雨萱对于他们两个的对话听的云里雾里,问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杨灵苦笑一声回道:“走吧!边走边和你说。”

杨七牵起雨萱的手,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跟他们说了一遍,柳雨萱听完也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对了,你们两个是怎么走在一起的?是你找的他吗?”杨灵总觉得这事情不对劲,为什么他会和雨萱一同出现。

只听雨萱解释道:“当时我正准备去看你,问问怎么回事,谁知出门就碰见他了,他说可以救你,不过需要我的配合,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很清楚。”

“就这些吗?他没有说别的?”

柳雨萱仔细的想了想摇头回道:“这个倒是没有。”

“那好吧!”杨灵也不打算继续去想这些事情,越想越头疼,但这次也让他长个心眼,以后帮别人抓鬼,地位高的,他需要考虑考虑,万一不小心落入圈套,就跟陈校长的时候一样,被耍的团团转,还一分钱没有捞到,得不偿失。

回到家里,杨家是感到无比的温暖,金窝银窝倒不如自己的狗窝。

“走吧!上楼生猴子去。”杨灵心情大好,一把将雨萱搂在怀里。

只见雨萱没好气的一把推开他,皱着眉一副嫌弃的嚷道:“生猴子去动物园,老娘我可生不出来那东西。”

杨灵顿时也蔫了,鞠躬弯腰陪笑着说道:“对不起啊老婆,是我用词不当,我该打,走,咱们上楼生孩子去。”

柳雨萱双手交叉在胸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道:“生孩子这件事需要你自己努力,我只管生,自己耕的田,种不出来苗,别怪土不好。”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杨灵是捏了一把冷汗,心想这都是在哪学的这些词汇,真不知道买那部智能手机是好是坏。

杨灵一把抱起雨萱就往二楼窜,身上有使不完的劲,这次无论怎么说,他都给杨家庄弄出个苗了,想着,杨灵心里仿佛更加的坚定,一脚将门踹开跑了进去转身一脚又将门给踹关上了。

柳雨萱抬起玉手伸手打了他一下嚷道:“那么用力干嘛,你把咱家的门踹开了,又得花不少钱。”

“是是是,我错了,钱都留给未来的孩子买奶粉喝。”

“老婆。”杨灵低头看向怀中的佳人。

“嗯。”雨萱羞涩的低下头,声音蚀骨销魂,宛如天澜,任谁听了都会把持不住。

杨灵大脑充血,心里怦怦乱跳,全身绷紧,将雨萱放在床上,张开手如一头发qing的野兽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