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七章 抓僵尸

小说: 我的老婆是阴阳人 作者: 鬼皆数尽 更新时间:2017-12-05 00:51:03 字数:2165 阅读进度:227/853

“那你的意思是我看错咯?”

“不不不,我刚刚也看到了,虽然只是一个残影,但肯定有人无疑。”

“也许是鬼呢!”

杨灵听到她这么说,低头沉思了一下回道:“不太可能,要是有鬼的话,这里也会残留阴气。”

“也许是它把阴气收起来了。”

柳雨萱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杨灵至今还没有看到过可以将自己阴气隐藏起来的恶鬼。

“总之我们先在四处转转吧!时间还早。”一般僵尸的行动与鬼是相同的,在深夜十二点或者一点出来活动,那时候的阴气与月光都是最纯的时刻,对他们的逐渐有很大的好处,而且陈校长提供的视频,上面也是十二点与一点之间。

杨灵带着雨萱在操场转来转去,也没有找到体育室的仓库,难道没有建吗?杨灵心里暗暗的想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点,杨灵并没有带雨萱继续在外面寻找,而是选择来到了医务室,这里的空间比较大,设备相对来说比较齐全,起码比自己的白羊诊所设备多,看来陈校长也下了功夫。

在四处转了转,杨灵故意将窗户打开,随后与雨萱躲在黑色书桌的低下,也没有布置什么阵法,起码也得等僵尸来了在布置,不然提前布置会被发现。

柳雨萱与杨灵挤在狭窄的空间,杨灵动了动身子,总觉得坐着很别扭,干脆一把将雨萱搂在怀里,柳雨萱自然也是乖乖的闭上眼睛。

俩人谁也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怕那僵尸提前过来,毕竟在刚刚遇到个黑色的人影,希望不是那个僵尸吧!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二点,杨灵与雨萱高度紧张,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在压点,啪的一声,外面传来一道声音,随后脚步声响起,杨灵与雨萱俩人立刻紧紧相拥,这个声音越来越近,杨灵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捏住雨萱的鼻子,同时自己也屏住呼吸,柳雨萱也不敢喘气了,小嘴一闭,只听一阵吸空气的声音响起,不用想肯定是那个僵尸在闻人的气味,不过杨灵他们现在已经阻断了自己的气息,他也不可能察觉到,差一点,就差一点,若不是杨灵及时想起,他俩很有可能就暴露了。

那僵尸站在医务室里四处的闻了闻,最终放弃了寻找,也可以说是放下了警惕,只见他挪动着脚步,来到了冷藏箱的面前,其实冷藏箱跟冰箱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冷藏箱比冰箱要小,那僵尸轻车熟路的将门打开,拿出里面的血袋就一阵吸,发出啾啾的声音。

柳雨萱与杨灵听的头皮直发麻,这看不到人,只听声音就觉得恐怖。

啪嗒一声,僵尸喝完了一袋血,但还不满足,又拿出一个血袋,杨灵已经感觉差不多了,拍了拍雨萱,意思是他准备动手了,你保护好自己。

柳雨萱看了一眼杨灵,俩人互相对视同时点了点头,杨灵屏住呼吸跑了出去,直接向窗户门扔了两张符,啪啪,这两张符径直贴在了门与窗户上。

杨灵这时也开始呼吸,一跺脚,结成剑指念动了咒语。

“天地无极,气理万机,宣位护主,自成归元,北斗相仪,封闭玄门,急急如律令。”说着,只见贴在门与窗户上的符发出一道金光。

这类似于一种结界,可以将门用符形成一道护罩,只要有人触碰,符就会自动将人弹回去,当然,这种符可以封人,自然也对鬼与僵尸也起作用。

一直在吸食血袋的僵尸自然也发现了异样,感觉到了人的存在。

只听杨灵嚷道:“不用想着逃跑,这里已经被我封死了,孽畜,准备受死吧!”

僵尸听到这个声音,身子猛的一颤,拿着血袋的手也在瑟瑟发抖,似乎很惧怕杨灵。

他也没有转身,站起身将喝到一半的血袋放进了冷藏箱,小心得关上门站起身。

杨灵总感觉面前的僵尸有些不对劲,但还是召唤出了阳剑,不管怎么样,先给他一击,想着,杨灵已经掏出斩鬼符,激活直接向他打去,只见他依旧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啪的一声,斩鬼符化为的半月形红光打在他的身上,僵尸在此时发出一声咆哮摔在了地上,杨灵一愣,只见那僵尸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头也没回就往后扔,杨灵紧皱着眉头,飞来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打到他这里,反而面前的这个僵尸,越来越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杨灵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那僵尸用余光也看到了杨灵,看了看开着的窗户,他蹦起直接跳去,想要逃跑,但杨灵却不慌不忙,好笑的看着他,只见僵尸撞在一阵金色的屏障上,嗷的一声躺在了地上,杨灵一个箭步来到他的面前,刚要抬起光剑,只见他低着头,伸出手故意压低自己的头,一直往后退,缩到了墙角,两只手都挡在脸上,自己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让杨灵不禁紧皱眉头,冷声的嚷道:“你是谁?是不是认识我?”

只见他瑟瑟发抖,手依旧挡在身前,杨灵见他不说话也急了,上前就要看看他的面目,也不管他会不会攻击自己,伸手就要把他的手臂打开,只见他死死的挡着自己的脸,杨灵索性扔下光剑两只手一起上,只听他这是嗷嗷乱叫,一把将杨灵推了出去,起身还要向门外跑,杨灵起身没好气的看着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斩鬼符打在了他的脚下,他嗷的一声一只腿跪在了地上,杨灵一声冷笑,上前抓起他的头看到了他的脸,在下一秒,杨灵完全的愣在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松开手连连后退。最终靠在了桌子上,僵尸在此刻也被吓到了,往前跑了两步,来到黑暗的墙角,肩膀不自然的抖动起来,似乎是在哭泣。

杨灵直感觉心里一阵抽搐,疼的他喘不过来气,红着眼睛说道:“德民,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