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回忆

小说: 我的老婆是阴阳人 作者: 鬼皆数尽 更新时间:2017-12-01 23:02:26 字数:2226 阅读进度:126/853

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饭,杨帆的归来,为家里增添了更多的希望。

但这谁也没有想到,这份希望,最后变成了绝望。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间到了深夜,杨灵进入了梦乡,村子里一如既往的安详宁静。

吱呀一声,是门被打开的声音,一个人走出了院子。

是杨帆,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屋子,脸上带着愧疚离开了院子。

刘伯通已经到达了极限,点燃屋子里的蜡烛,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是白无常谢必安。

“今天就要走了吗?你还有两天的时间,不和自己的徒弟好好道别吗?”

刘伯通坐在地上正喝闷酒,听到他的话叹一口气回道:“道什么别,那小子,表面上对我冷嘲热讽的,其实心里还是很尊敬我的,瞒着他,多少能让他冷静些。”

“是嘛,但是其他人好像不想让你就这么离开。”谢必安看向门外“有人过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他消失不见。

刘伯通也察觉到了外面的人,坐在地上沙哑的喊道:“进来吧,门没锁。”话音刚落,只听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是杨帆,他看了一眼刘伯通,走到了他的面前,坐在在了他的对面。

刘伯通立刻将旁边的杯子拿出来倒满酒放在他的面前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杨灵的表情很严肃。

刘伯通惨笑一声,呼出一口气说道:“你妻子的事情,我很抱歉,逆天改命,以命借命,这是唯一可以救杨灵的方法,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刘伯通仰头喝了一口酒,随后擦了擦嘴,在火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背上的尸斑。

杨帆不为所动“你快死了,为何还要将自己变成活死人。”

“人总有一些心愿未了的破事,不完成它,就不会死心,你不也是,为了让她复活,还在四处奔波。”

杨帆听到他的话笑了出来“你说的确实没错,不过我已经找到了方法。”

“是嘛,那可真是可喜可贺,你来我找我,又是所为何事?我一个将死之人,可帮不了你什么。”刘伯通冷冷的看着他。

只见杨帆拿起酒杯一口闷了下去,也是眼神冰冷。

“你确实帮不了我什么,但你手中的一样东西对我很重要,我希望你可以交给我。”

刘伯通问道:“什么东西?”

“土灵珠。”杨帆一字一字的说了出来。

刘伯通听到他的话拿酒瓶的手一颤,差点落在了地上。

“你是听谁说的,我手中有土灵珠一事。”

“这个你管不到吧,我只要土灵珠,还有这土地庙下的千年僵尸王心脏。”

“胡闹。”刘伯通一声怒吼,眼中带着怒火。

“你是怎么知道这土地庙下有千年僵尸王的,是谁告诉你的?是我的师弟段三吗?”

面对刘伯通的提问,杨帆并没有反驳,严肃的说道:“土灵珠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治愈百病,而千年僵尸王的心脏是他所有的修为凝聚体,只要将这两者结合,她一定可以活过来,能够完成这一切的只有段三。”

刘伯通听到他的话顿时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回道:“你就那么信段三的话吗?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

杨帆陷入了沉默,想了一会说道:“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不能放弃这次的希望,还请把土灵珠给我。”

刘伯通摇着头“我说过了,土灵珠不再我的手上,还有那千年僵尸王,你想过没有,把他放出来会是什么后果?”

杨帆已经忍无可忍,奋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一把揪住了刘伯通的衣领,表情凶煞的怒吼道:“不要给我装蒜,把土灵珠给我,难道这些年你不感到愧疚吗?害死了我的妻子,现在又把我儿子拉上一条不归路,我只想让他安安静静的做个普通人,而你呢?却把他拉入了一场生死的路上,你对得起我那死去的妻子吗?”

“老爸。”一道声音从他耳边响起,杨帆与刘伯通立刻向门外看去,只见杨灵惊愕的站在门外,满脸的不可思议。

“杨……灵。”杨帆立刻收回手,焦急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杨灵稍微低下头,神色黯然“从你离开屋子,我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剩下的话,杨灵没有说出来,但他们已经知道,从一开始的所有谈话,都被杨灵听到了。

杨灵走上前,并没有搭理杨帆,反而直径来到了刘伯通的面前,刘伯通已经急得来回躲闪,尽量把自己的手和脸都盖上,不让自己的徒弟看到。

杨灵站在他的面前,心如刀割,但还是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的平静,哽咽的嚷道:“别藏了,我都看到了,那么大块尸斑,我就说你和二师父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刘伯通听到他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听扑通一声,杨灵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师父,是我不争气,一直惹你生气,一直看不起你,经常在背地里骂你,是我不对,是我混蛋,我应该早一点发现的。”杨灵拼命的在地上磕头,刘伯通看的也是鼻子一酸,顿时老泪纵横,立刻伸出将拦住了杨灵。

“徒弟,你没错,是为师一直再错,是为师害死了你的母亲,全都是为师的错。”刘伯通深呼吸一口气,如果再让他重来一次,他不后悔去施展阴阳祭祀令,更不后悔去收杨灵为徒,这都是我欠她的,做了这么多,也可以抵过她的这条命了吧,想到这些,刘伯通仿佛回到了从前。

“道长,道长你快救救我的儿子,他快不行了,他快不行了。”一名妇女跪在土地庙的门前哭喊,怀中抱着一名三四岁的男孩,天空正飘着鹅毛大雪,她的眼泪也被冰冻在脸上。

只见门被打开了,刘伯通走了出来,看到雪中的母子,他露出惊讶的神色,立刻将她扶起带进了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