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杨伯

小说: 我的老婆是阴阳人 作者: 鬼皆数尽 更新时间:2017-12-01 23:01:35 字数:2220 阅读进度:95/853

来到院子,看着面前这几十人,只见爷爷立刻开口介绍道:“这些都是咱们村子里上山打猎的,你也看到他们背着的枪了,对于山里的路,他们是最熟悉不过的了,不过也赶巧,正好他们今天也去,这就是我孙子,杨灵,这一路就拜托你们多多照顾了。”

他们听了爷爷的话立刻回道:“瞧您说的是哪里的话,您的孩子,不就是我们的孩子,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的。”

爷爷呵呵一笑,随后来到杨灵身边小声的说道:“那个穿着穿着黑色皮衣的是你杨伯,到时候他会带你去深山里,至于其他的猎户都是在周围的山林里转悠,不敢走太深。”

杨灵点了点头铭记于心,既然介绍完了,也没有别的事情,杨灵按照奶奶的吩咐把斧子带上了,虽然有些沉,但杨灵还是让奶奶放心下。

临走前,奶奶注视着杨灵的背影哭喊了出来。

“拿到了就赶紧回来告诉奶奶,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遇到什么危险别硬撑着,能跑就跑。”

杨灵转身冲奶奶挥了挥手,跟着这几十人一起进入了山林里,现在也是刚进山林,也没有动物出现。

杨灵在后面盯着那个叫杨伯的人,他跟别的猎户不一样,别人都是轻装上阵,背着一把猎枪,带着一个包裹,腰上揣着一个水壶,身上也穿的单薄一件。

反倒是他披着一件黑皮大衣,背着一把枪,哪怕是热的满头大汗,他也没有说停下来休息会。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天气反而更加的炎热了,其他人都找个树荫下坐着休息,将身上的枪卸下来检查,杨灵自然也是跟着他们来到了树荫下,只见这时那个刘伯停下脚步转身冲杨灵走了过来。

“累了吗?”简单的一句话,杨灵一愣回道:“不怎么累。”

“那就继续走吧,咱们得路途还比较遥远。”说着,他转身先走一步。

杨灵疑惑的看向休息的人,总感觉这刘伯似乎跟他们相处不到一块。

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杨灵自然是跟上去,毕竟是爷爷特意叮嘱的,跟着他一块走。

刚走两步,只听后面的人嚷道:“杨灵你这是要去哪啊?休息休息,一会咱们就得去打猎了。”

杨灵听到他们这么说立刻停下脚步,只见杨伯这时也停下了脚步,转身嚷道:“他是跟我一块进深山的。”说完,只见一直在树荫下的众人脸色一变,露出吃惊的神色。

“这是真的吗?”这句话是对杨灵问道。

杨灵自然是点了点头回道:“是的。”

“那你快去吧,山里的路可不好走。”他们虽然很惊讶,但还是没有询问原因。

杨灵听到他们这么说,和他们道个别,追上了刘伯与他并肩走在一起。

“咱们这么做不太好吧,毕竟村长特意嘱咐过照顾好杨灵,现在让他跟着那个杨伯进深山……”

“唉,既然他想去,咱们又能说什么呢,不过跟着刘伯也没啥事,反正那深山他也没少去,不会有什么事的。”

话说完,众人纷纷陷入了沉默。

杨灵跟着他一路翻越了两三座大山,这一路,这杨伯也没有跟他说个话,越往里面,越能听到远处有动物的叫声,偶尔传来一两声类似于狼的声音。

“这里面不会真的有狼吧?”杨灵忍不住的说了出来,同时也打破了这沉默的僵局。

只见杨伯呵呵一笑回道:“那是鸟,不是狼,咱们这里我还真没有见过狼,不过熊瞎子倒是见到过一两只。”

杨灵听到他说话心里顿时舒畅多了,同时也比较惊讶,熊瞎子,小时候他不听话,奶奶就经常用这个吓唬他,不过杨灵也没有见到过,直到长大后上网一查,他才知道这熊瞎子其实就是一只黑色的熊,只不过视力比较差,当时看那网上的图片,杨灵就心生寒意,确实长得挺渗人的。

只听杨伯这时严肃的说道:“如果遇到熊瞎子,千万不要逆着风跑,虽然他们的视野不足一两百米,但他们的鼻子和耳朵是异常的敏感。”

杨灵哦了一声问道:“那为什么不能逆着风跑?既然他们可以嗅到味道,也能听到人的脚步声,逆风跑只会让体力快速的流失。”

杨伯听到他的话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回道:“逆风跑只会让你被熊瞎子逮到,我不是说过了,他们对味道异常的敏感,逆风跑会将你身上的味道传到它的鼻子里,反而顺风跑会让你有效的逃脱或者避开熊瞎子。”

杨灵听到这立刻恍然大悟,也就是说熊瞎子鼻子灵敏,但也只是在一定的距离内,逆风跑只会让自己的味道顺着风飘到他的鼻子里,越往里面走,山里就会时不时的刮起风,更何况这山一座比一座高,越往高出走,风就越大。

聊了一次,杨灵与杨伯的话语打开了,一路上又聊了不少,让杨灵大概熟悉了这个人,要说他的为人,也算比较好相处的了,为什么会和其他猎户疏远吗?

直到杨伯告诉杨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那些猎户都是每天上山弄几个野鸡野兔回家开开荤,运气好还能打死个野猪,而杨伯不同,杨伯就靠这打猎活着呢!把打来的野味弄到镇子上去卖,或者把肉给饭店,在把动物的皮毛拿出来卖了,多少能赚点是点。

杨灵这下子立刻缓过神来,怪不得跟他们相处的不怎么样,感情不是一路人,就连目的都不一样,人家只是纯粹的开开荤,而刘伯是靠这养家糊口,所以不惜往危险的深山里走。

不过不得不说,杨伯的这一身行头确实适合在深山里打猎,到了夜晚,这黑皮大衣完美的和黑暗融合在了一起,多少能躲避一些危险。

不知不觉,他们又翻过了一个山头,进入了一个相对于狭窄的小路,这里草丛茂密,两边被山围绕,杨伯看了看天空,停下脚步说道:“行了,也别走了,找个地方休息吧,一会天色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