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揪住五月的尾巴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2-03 01:15:50 字数:3696 阅读进度:37/87

入职以来,张克成第一次为了女人而翘班,哪种心情就像是瞒着父母出远门,玩到昏天黑地才满足。

小柳倒是觉得没什么,就是担心张克成是不是出事了,打他电话想问问,结果一直是无人接听的情况。

倒是李岸,偷偷摸摸向领导打小报告,殊不知,上头根本没把这当回事。

张克成陪白若一整天,两人如胶似漆,恨不得把每一分每一秒都掰开了过。

临走前,张克成被杜萌萌的父亲拦住,说是:你这小子不修好房门就不准走。

付尤下了晚自习,直接回家,站在楼下发现自家屋里面透亮透亮,寻思着,会不会是程怡和张龙飞来了,待他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听。

迟迟没有人讲话。

他试探的问了一句:

“小舅!?”

“你没带钥匙啊。”张克成笑呵呵的开门冲着付尤说。

“带了,就是不知道你原来回来了。”

付尤说话间,换好鞋,重新拎上书包往客厅走。

“今儿考试不顺利,还是和小伙伴吵架了?”

张克成瞧着他神情不太对劲儿,不禁多嘴问一句。

“小舅,加一今天提前回家,宁爷爷也好几天没有开小卖部,她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害,能够有啥事,你瞎想什么,小舅这就去做饭,你先回屋写作业去。”

张克成不敢告诉付尤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子,所以就佯装不知。

付尤略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眼张克成转身的背影,真不知道他到底是警察还是老师,嘴上只会说写作业写作业,烦死了。

商量:【你和宁加一同学联系上没,我发消息给她,一直没有回复。】

付尤点开宁加一头像,给她发消息。

五分钟之后。

【我也没有回复,兴许是你想多了,咱明儿到路口,看见加一就问问呗。】

商量:【也是,我妈妈喊我吃饭,不说了。】

付尤:【嗯,去吧。】

事实上,宋梅到底还是露馅,让宁加一起了疑心,但她当着孙女的面还是死不承认自己心脏不适,反复强调是因为上了岁数,身体不比从前那般硬朗。

再者,宁加一也没从爷爷哪儿知道什么,担心归担心,但她不敢,也不想往糟糕的方面想。

如今宋梅已经住院,宁在福都是家里医院两头跑。

宁加一怕爷爷身体吃不消,向老师说明情况,希望每天下了第二堂课就可以直接回家,这样的话,她可以代替爷爷去照顾奶奶。

宁家的事,老师们也懂,也就依着宁加一的意思,特别关心她的老师,会告诉她:有困难可以找他们。

自从宁加一早退后,付尤的心思也跟着飘了,他也想去照顾宋奶奶,但老师不让,还说:

“你确实是好心好意,可有没有想过宁加一希望你翘课去帮她?你这样做,也是帮倒忙,增加宁加一同学的心理负担。

你真想出力,周末没课的时候,你去看看就好。”

道出此番话的人是成老师,是那个懂宁加一心思的好老师。

但付尤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心理负担了!?

不过,他到底还是只能够乖乖留在教室上课。

一班,宁加一的空位,成了自习课之前的餐桌,几乎每三个同学中就有一人在这里吃过饭,上面铺了一层又一层废弃的试卷或是空白的草稿纸,里面有鱼刺、饭粒儿、或是菜汁汤汁。

肖烨倒是挺高兴宁加一不在,虽然想法卑鄙了些,但她就是感到很爽快,很轻松,而且丝毫不把商量放在眼里,说:

“要是她家高考前家里出事,她就玩完了,老师们的希望啊,全都落空咯!”

商量向来在班级的存在感为零,除了宁加一和付尤,他很少与其他人说过超三句的话。

就此时此刻,胆小如鼠的他,抓起笔袋用力的砸桌子,并且站起来,面相前方的肖烨:

“肖烨同学嘴巴那么毒,你心里面是不是很苦。自己成绩上不了区里前五十的排名,你就诅咒宁加一同学。

你肖烨幸好不是天才儿童,因为你心太黑了,再优秀又有什么用,以后对这个社会也做不了什么贡献!

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和宁加一相比较,或许你认为我说的很过分,但这些都是大实话,比你从前侮辱我,侮辱宁加一的话可轻多了!”

这时回班级的同学,或是站在后门,或是站在前面,听完之后,视线无不是落在商量那张涨得通红的脸上,然后就是看向吃了屎一般的肖烨。

有人向着商量,自然也会有人帮肖烨说话。

但归根结底,商量帮自己和宁加一出了口气就满足了。

不管护着肖烨的同学怎么说,他都不在意,感觉看见的东西都变了,变得一闪一闪的。

直至上课铃声响起。

林深深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偶尔回头看了眼商量,随之盯着自己的好朋友,她心情复杂,明明是自己的朋友错了,她却在绞尽脑汁想怎么帮她开脱。

事实上,到最后她一个字都没有说。

五月还有三天就结束了。

其间,宁加一每天都比同学少上六节课。

宋梅清醒的时候就让宁加一回学校,不清醒的时候,是宁在福拖着孙女的手,让她回去上课。

宁加一也想啊,可还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过去的那些天,只有宁加一本人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无意间听医生告诉爷爷,建议奶奶换心脏,而且唯有这个法子,她才有可能活下去。

但她当着医生和家人的面,只能够假装不知道,完完全全骗过爷爷。

只有这样,爷爷才会用一如既往的笑容来应付自己,用不着揭穿真相后,让爷爷伤心之余来安慰自己奶说奶没事,还担心自己的考试……

宁加一默默的承受一切,她悄悄打电话问白若,要是换心脏需要多少钱,听了答案,呆了整整一个钟头。

这无疑就是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付尤和商量只清楚宋梅得长期住院,不知何时才能够回家,一见到宁加一,发现她不是发呆,就是不肯跟他们见面说话,掉头就走。

张克成特意去找了宋梅的主治医院,得知情况后,打算筹钱给老人手术。

很快,宁在福知道了,他找张克成谈话。

“手术肯定是要做的,哪怕只有五成的把握,但手术费,还有后面的费用,不要你们任何人来帮忙。我已经想好了,向银行贷款,手续方面我也不懂,希望你帮帮忙行吗?”

这是宁在福和宋梅一起商量好的结果,不包括宁加一,因为他们想等孩子考高结束之后再说。

“行,这忙我一定帮!”

张克成顿了顿,“这事不告诉你们女儿吗?”

宁在福讽刺地笑了笑,“我和我老伴没有闺女,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女。”

“是我多嘴了,不好意思。”

宁在福摇头,“没事儿。”

三天后,张克成办理好贷款,亲自上门找宁在福,通知他这事。

随后,手术时间安排在六月十号,也就是高考之后。

宁加一已经察觉到张警官和爷爷在商量事,稍微一想,她心里大致有谱,仍旧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同样的时间来医院看望奶奶。

“加一,后天就要看考场,你多去看看书准备准备,这里有我和你爷爷。”

“张警官您马上要去昌平,应该抽空去准备,和家人告别。”

张克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您去忙吧,我来看着我奶奶。”

“行吧,我走,你爷爷待会回来你告诉他一声。”

“好,张警官开车小心。”

宁加一坐了没多久,商量和付尤拎着水果篮来了。

“你们怎么还买了东西?”

“是我爸爸买的,让我送来,你别让我拿回去。”商量说完,看了眼付尤。

“就是,人家一点心意,你就收着。奶奶还在睡觉,我们出去说会儿话。”

付尤拉上宁加一的手往外走,商量跟在后面。

“你最近是不是都没怎么看书啊?”

宁加一点点头。

付尤接着说:“也没关系,你聪明,不看也是一样的,后天我们一起去看考场吧。”

宁加一面无表情点头:“好。”

“考试需要的笔袋,铅笔什么的,我和付尤都帮你准备好了。”

宁加一淡然一笑:“谢谢你们。”

“跟我们还说什么谢谢,加一,”付尤用胳膊肘挤了挤宁加一,“奶奶会没事的,等我们高考结束,她老人家绝对可以跟从前一样生龙活虎的!”

“对对对,宋奶奶才六十出头,还可以活好多年呢。”

宁加一扬起嘴角,纠正商量的话:“我奶奶六十七了,也不算出头,但年纪也不算很大。”

“瞧你们,纠结这个做什么,管它多少岁呢!”付尤冲着商量挤眼睛,“加一,爷爷呢?”

宁加一多希望奶奶年纪再小点,手术成功后,恢复的情况也会好很多。

“加一,加一你想什么呢?”

“你们刚刚说什么?”

付尤站直了,指着走来的宁在福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你们怎么又来了?”

“爷爷,我们总是惦记着宋奶奶,看一眼,心里踏实。”

商量跟着宁在福往病房走。

付尤留在宁加一身边,“我这个笨蛋都看出来你心里有事,你倒是跟我们说说啊,憋着不嫌难受吗?”

“没事儿,真没事,你想多了。”宁加一故意推开付尤,冲着他笑,“走,一起进去吧。”

付尤突然拉住宁加一的手:“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宁加一点点头,她当然记得,但心情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