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我昨天的话都是放屁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2-01 14:23:26 字数:3710 阅读进度:36/84

张克成下意识抬头,恰好对上白若那双吃惊又失落的眼睛,立马呆住。

杜萌萌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徘徊,多看一眼张克成来气,操起扫把赶他走,末了,赶紧回屋跑上楼。

“若若,你开开门。”

“有什么好开的,他都不要我,我也不要他了!萌萌你走,我现在不想看见任何人。”

杜萌萌又气又着急,手仍旧在敲门,语速加快:

“若若,那种男的咱们不要也罢,你别哭了,小心眼睛给哭肿,明天可就不能够出门了。”

“我已经决定好从明天开始,不出这个房门,萌萌,你也别管我了,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要杜萌萌不管,她真心做不到。

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出去找老爸要备用钥匙,然后拧开白若的房门。

“傻丫头,别哭了,你要是心里不解气,上他家骂他去好不好?你别在这儿哭啊,瞧你,眼睛都红成什么样了。”

白若正难受,一听到张克成就更难受。

杜萌萌见状,知道自己劝不过来,索性让白若一个人待着,之后再来安慰。

这会儿张克成刚刚到家,坐下没多久,就接到父母电话,问自己和白若是不是吵架了?

他只说了一句:我不知道,随即就挂了。

家里面很冷清,呼吸声,清晰可闻。

张克成出门买了几道凉拌小菜,一打啤酒回来。

他一个人坐在饭桌旁,自饮自酌,自言自语。

就这样一坐坐到天黑,直至付尤开门站在玄关换鞋,张克成趴在桌上已经不小心睡着了。

“小舅,小舅你醒醒。”

张克成身上一股儿浓浓的酒气,他后来从柜子里面找出一瓶白酒,咕噜咕噜几下,喝了三两半。

这会儿人面色潮红,神志不清,拉着付尤的手边喊着白若,边唱《两只老虎》

付尤瞧着小舅的样子,感觉不太对劲,不止像是醉酒而已。

他去敲对门,请叔叔帮忙看看,结果对方怀疑张克成是酒精中毒,随后赶紧送往医院救治。

结果还真是,不过幸好只是急性酒精中毒。

张克成清醒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而付尤那小子趴在床边上睡觉,他用枕头碰了碰付尤的手臂。

“醒醒,你该去上学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惦记着上学啊!”付尤不满的抬起手臂揉眼睛,接连打哈欠,“我去给你买一碗粥,等你吃了我再去学校。”

“不用,待会儿我拜托护士去买就好,你赶紧回家拿上书包去学校,不准翘课!”

张克成脸色不好看,不是因为身体原因。

“知道啦,”付尤从兜里掏出手机,“我给小舅妈打电话,让她……”

张克成一把抢过付尤的手机,“我自己打就可以了,你好好上课。”

等付尤离开病房,张克成把手机关机,静静的靠在床头,盯着天花板发呆。

可他没冷静多长时间,父母就推门进来。

二老首先去了派出所,一问,有人说张克成今儿没有上班,也没有请假。

程怡一听,心里马上就开始打鼓,连忙赶到旧小区,敲了半天门,听对面的邻居说,他们的儿子在住院。

“哎呦呦,可我们吓死了。”

程怡坐在床边,拉着张克成的手叹气。

“妈,我没什么事,你们回去吧,待会儿我自己办出院手续回家了。”

“哎,怎么没有看见白若?”

“呃……她很忙。”

“忙归忙,也不来看看,真不像话。”

“妈,瞧您说得,是我自己作,喝酒喝到中毒,若若她……”

程怡打断儿子的话,“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跟白若吵架啦?”

“……”

“克成,妈妈只听实话!”

“嗯,可以这么说。”

“什么叫‘可以这么说’那你们到底有没有分哇?”

“妈,我们暂时不说这个,我六月初就要去昌平。”

“去干什么?”问的人是张龙飞。

“当然是去工作了,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程怡忽然明白两人出了什么事。

“儿啊,是你要去的,还是白若让你去的?”

“您为什么要这么问?”

“昌平远得很啊,你这要是走了,也就只有过年才能够见上几面。”

张克成计算过两地的距离,对比过火车、高铁、飞机的路程和时间,确实远,一个东一个西。

“是我自己要去那边。”

“你总得有你自己的理由吧?”张龙飞盯着儿子的脸问。

“当然了,我想去大城市发展,以后再回想来也不是不行。”

二老对视了几秒,程怡继续说:

“既然你都决定了,我跟你爸都尊重你,只是,你可要记住,你不是当初那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工作是工作,你别忘了给自己找对象。”

张克成听这话心里头不舒服,眉头皱成一条线:

“我跟您们明说吧,除了白若,我这辈子不会娶其他女人,我们现在只是冷战,以后我会想法子。二老以后还是一样,少操心我的事,你们保重自己的身体就行。”

这话飘进了门外杜萌萌耳朵。

她是碰到付尤,想知道张克成几点下班,听说在医院,买了点水果就来了。本意是来骂人,听了张克成的话,立马动摇了。

等程怡和张龙飞离开,杜萌萌推开病房门,“嘭”一声把水果丢在桌上。

“张警官这是怎么了?昨儿还好好的,今天就躺在病床上!到底是外伤还是内伤啊?”“”

“若若还好吗?”

张克成跟没听到似的,自顾自的问。

“好得很呐,房间里面全都是揉成团的鼻涕纸,若若哭得眼睛都睁不开,口口声声发誓要和你张克成这辈子都不来往,估计现在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杜萌萌睁着眼睛说瞎话,当然了,只限于最后一句话。

张克成信以为真,二话不说,拔掉针头,跟头牛似得冲出去,杜萌萌和其他人追都追不上。

张克成穿着病号服跳进一辆租出车,告诉师傅地址,催促他开快点。

回到家,他拿上身份证,户口本,毕业证书,还有护照出生证……统统都装进一小黑包里面,一口气跑到杜萌萌家。

“若若,开门,你听我解释。”

白若刚刚睡醒,眼睛的确睁不开,难受得厉害。

“若若,你别不理我好不好?开开门,我有话想和你说,若若,若若,若若……”

“吵死啦,我不想听你说话,你走!”

“若若,是我错了,我昨天说得都是气话,若若,你开开门。”

张克成咳嗽了几声,倒吸一口气,卯足力气撞开门。

他这一撞,把屋内的白若吓得直接从床上跳下来,顿时瞪大了眼睛盯着掉在地板上的那扇门,脑子里面空白。

其实张克成并非有意如此,他真真真是一不小心使了劲儿,然后就这样了。

“啧啧!”

他拍拍自己脑门,警告自己现在不是担心门的时候,一个箭步冲到心爱的女人面前:

“若若,这些重要证件全都交给你。”

白若对着小黑包怔了几秒,拉开拉链,随便一抓,掏出了张克成的身份证。

“张克成你这是什么意思?”

“若若,昨天的话权当我放屁,你千万别往心里去,这些东西对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才交给你来保管。

我张克成这辈子只想娶你,就问你,是不是非我不嫁?”

白若已经警告过自己,再不准因为张克成这个王八蛋再掉眼泪,只不过,她这会儿的眼泪比昨天还汹涌。

她太高兴了!

“除了你,其他男人根本就入不了我的眼,你说呢!”

张克成喜得裂开嘴巴哈哈哈大笑,抱起白若原地转圈圈。

“太好了,若若,等我两年,两年后我要是还没有作为,只要你还愿意嫁给我,我跟你一块去偷户口本!”

两年,多少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分分秒秒。

白若掰开张克成的手,背对着他:“昌平不比我们这个小镇子,多得是年轻的小姑娘,她们中肯定有人精得很,喜欢你这一款的,你嘴巴笨是笨点,但也不讨人嫌。

我说万一,万一哪个姑娘看上你,缠上你,非得嫁给你我该怎么办?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其他姑娘,不相信这个世界和我想的一样美好,单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克成不傻,他懂白若担心什么,重新递上那些证件。

“这些东西是我全部的家当。”

白若迟疑了几秒,果真在包里面翻到了银行卡。

“密码我改成你的生日了,”张克成一脸严肃,“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我懂,如果我真不是个东西,被其他姑娘迷了心,你就把这些东西都烧了。

你是个聪明又漂亮的姑娘,应该是我比你更担心,生怕那个男人的眼睛盯着你多看三秒,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我还不够好,如果你碰上比我好的男子,我愿意放手,真得,若若。”

白若抹掉眼泪,吸了吸鼻子,抡起拳头用力砸向张克成的胸膛:

“谁让你放手了,你放手试试看!我永远都不会搭理你了!”

张克成语塞,伸手帮白若抹掉眼泪,抱紧她,“好,我不放手,要从其他男人手里我把你抢回来!”

“我才不会喜欢其他男人呢,你别胡思乱想!”白若抱住张克成的腰,“我等你,等三年四年五年都可以。”

“谢谢你若若,等我离开这里,我会每天给你发消息,视频,”张克成泣不成声,“要是哪天我想你想疯了,我就跑回来看你。”

“你哭什么,赶紧把眼泪擦掉,我们只是暂时分开,又不是出了什么事!”白若捏捏张克成的鼻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