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金色福袋、吵架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30 22:30:18 字数:3548 阅读进度:35/87

宁在福站在孙女房门外面,听着里面吵吵闹闹,也没有久留,背过身自己下楼去。

其实,在楼下开始争执的时候,宁加一和商量恰好戴上耳机,而手机正播放着最嗨的歌,两人没听到楼下说话的余音。

付尤听到了,他登时明白,原来家家户户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你愣着干什么呢!”

宁加一用胳膊肘挤付尤的手臂,另外一只手递去蛋糕,“你也吃。”

“主要都是老大做的,我就是帮帮小忙,加一同学你快尝尝,好吃不好吃?”

商量没帮多少忙,但吃的不少,宁加一和付尤还没有开动,他已经吃掉两块。

“好吃,你们要是说这蛋糕是从店里买来的,我也相信,付尤谢谢你,还有你商量。”

“害,没什么,一个蛋糕而已,”付尤有点难为情,“没你说得那么夸张。”

眨眼的功夫,蛋糕就剩一半。

宁加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知不觉用力拍付尤,“你明天就考试了,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啊,待会儿我就走。”

商量一不小心就忘记了这茬事,立马放下叉子,看眼手表,“老大,这都快七点了,你什么时候走啊?”

“瞧瞧你们两个,都吓成什么样了,我九点半的高铁,不急。”

宁加一可着急了,不希望付尤在重要关头出任何差错,不管怎么样,提前收拾好东西,去高铁站总归是好事,她拉起他下楼,叮嘱他反反复复检查自己的东西,末了,递过去一个金色的福袋。

“我和奶奶一起绣好的,里面装得东西是我的。”

“好,我一定随时随刻放在身上,绝对不会弄丢的。”

付尤还没出门,张克成和白若气喘吁吁跑来。

“我就知道臭小子你在这里,赶紧跟我去赶车!”

张克成急坏了,说话的口气也很急,让宁在福以为他要揍人,连忙挡在中间。

“有话好好说,这孩子给我们家一一过生日。”

“宁大爷,这小子明天要考试,我带他走了,您别担心,我不会动手打人的。”

付尤被带走了,商量也不好继续留在宁加一家,随后打了招呼也走了。

宁加一站在窗后,盯着渐渐远去的车灯,慢慢关上窗户。

嘀嘀。

付尤的消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索隆?】

宁加一笑出声:【你画册里面好多都是索隆,这不是喜欢还是讨厌吗?】

付尤:【一连串沙雕表情包好吧,谢谢你的礼物。】

宁加一:【该说谢谢的人是我,想不到,你居然会做蛋糕,让我刮目相看呢。】

付尤:【你要是喜欢,下次过生日,我再给你做一个难度加大的蛋糕怎么样?】

宁加一:【嗯嗯,可以预定口味和想要的形状吗?】

付尤:【当然可以了。】

宁加一:【哈哈哈。突然有些期待了。】

付尤:【是吧?到时候只有惊喜,不会给你惊吓的。到家了,小舅催我收拾书包,待会儿再说。】

宁加一:【嗯,祝愿你考试顺利。】

别说宁加一,就连宋梅和宁在福都揪着心,无不是希望付尤考试顺顺利利,争取跟上次一样,拿一个好名次。

考试当天,付尤上交了试卷后,立马带上所有东西去车站,连夜赶回小镇,想着和宁加一和商量多玩几天。

殊不知,高三生的寒假假期屈指可数,早早开学,白天考试,晚自习就讲试卷。

几乎每天都如此,除了解决特殊的需要以外,每个课间,几乎人人都趴在桌上补觉,不然,就是课桌里面玩玩手机,看看小说,放松放松。

煎熬的日子过得慢,但只要不数着时间去过的话,它也不慢,反倒是眨眼的功夫,一周两周结束,又一个月份画上句号。

高考开始进入倒计时。

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宁加一不敢浪费,也督促商量和付尤拒绝长时间放松,拒绝说丧气话,鼓励他们卯足劲儿去背去记。

在宁加一努力的同时,宋梅也在努力的与病魔作斗争,哪怕是白眼狼女儿三番两次来作妖,她每到最后看见孙女的时候,永永远远都是笑呵呵的,说话轻轻柔柔。

今日立夏。

知了早已挂在树枝头“吱呀吱呀”叫个不停。

学校突然停电,不用上晚自习,付尤喜得连忙收拾好书包,冲到一班教室门口喊宁加一和商量。

林深深就不懂了,为何付尤偏偏就和宁加一那种没有朋友,不爱说话,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女孩子玩得好。

她心想:明明所有的男生都把我当做校花班花,怎么就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呢?

想归想,林深深到底还是因为胆子小,没能够像上次那样主动找付尤说话,叹息几声,背上书包与肖烨出教室。

这时候,宁加一他们仨,正在比赛,每个人到家的时候如实报出时间,比比看,是谁最迅速。

商量的小短腿蹬不过付尤,也蹬不过宁加一。

付尤夺冠,奖励另外二人头口上的夸赞十句。

等付尤一口气喝掉整瓶矿泉水,摇头甩掉头发上的水珠,渐渐听到卧室内传出来的声音。

“小舅,你们怎么都板着脸啊?”

“没事,舅给你钱,你去食堂吃饭吧。”

付尤摆手,“学校停电,晚上不上课,你们是不是吵架啦?”

张克成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拉过付尤的手,眼神示意他回房间写作业,什么事情都不要管。

白若还坐在床边,扭头瞧着张克成貌似要走,连忙起身拉住他的手,顺便锁上了房间门。

“你什么时候提交申请的?”

“年后就写好上交领导了。若若,你爸爸说得对,我一个小警察配不上你,既然上头已经批准了,我就去昌平发展,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熬出头,但一定比呆在这里有前途。”

白若看张克成的眼神很平静:

“你是要娶我爸还是我?”

张克成搔搔后脑勺,“当然是你了,我跟你爸是哪儿跟哪儿,瞎说话。”

白若陡然间站起来,“所以啊,我不嫌弃你就够!你不要去管我爸怎么看你,远调这事你从头至尾都没有告诉我一个字,我现在怀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张克成猜到白若会气,但事实看来,他后悔没有提前告诉她。

“你别生气,我也没指望上头批准,全凭运气。我不该不告诉你,不和你商量,但是——

咱们结婚扯证肯定要户口本,你爸妈握在手里不给,我们能够怎么办?总不能够让你一直当我女朋友吧?

我是一个男人,我想让你父亲放心的把你交到我手上,然后,我要做的就是,努力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

白若深呼吸一口气,转身:

“是我说的不够明白吗?我那么努力摆脱他们的束缚,简单的活着。现在倒好了,你一下子就被他们唬住,张克成,我就是想跟着你过清苦的日子不行吗?

如果你非要走,想升官,好啊,请你为你自己,大可不必因为我。”

张克成眼睁睁盯着白若远去,刹那间,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就现在结果看来,糟糕透了!

李岸因为调走的人最后变成了张克成,每次到局子里面,对着其他同事,阴阳怪气说张克成的背地里搞鬼。

如果没有意外,六月初张克成就得去昌平报道。

这事他除了白若以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

两人冷战了数天。

就昨天,白若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从张克成搬出来,重新借宿到朋友杜萌萌家。

杜萌萌发现白若破天荒不出门,一天到晚把自己锁在家里,一开始猜测两人分手,随后见到张克成,听了大概,不免觉得两人有点搞笑。

“我都在这儿站了半天,你也不告诉我若若去了哪儿,你要急死我啊!”

杜萌萌伸手把张克成摁在座椅上,顺便坐在他对面。

“若若那个爸可不是一般的爸,你今天满足他的要求之一,以后他再提,你就再努力,再再提,你就再再再再努力,这不明摆着牵着你鼻子走啊!”

杜萌萌见张克成要说话,忙打手势警告他先闭嘴。

“我比你还了解她们家,你这样是完全行不通的。首先,你完全没必要讨她爸妈的欢心,然后了,放下你的大男子主义,跟若若好好过日子就够了。”

“证都扯不了,怎么过?让她陪我过一辈子,到头来只是一个女友?你这是什么朋友!还说我大男子主义。”

杜萌萌怒气上头,拦住张克成:

“你是,你就是,你想当官,说是配上我们家若若,可她根本不在乎这些,你那么在意干什么?

不就是想以后娶了若若,证明你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在家一手遮天,还得让人夸你,钱赚的多,还对老婆好吗?!

说到底了,你张克成就是为你证明你自己而已,根本就没有考虑我们若若的感受!你敢说不是!

亏我家若若还决定回家去偷户口本,哼哼,你们幸好还没有扯证,不然,若若可就倒霉了!”

张克成气得脸涨得通红,想都没想,就说:

“我就是怎么了,你去告诉白若,没嫁给我这种男人是她的幸运,让她别想心思去偷户口本了!”

“好啊你张克成,这话我记着!”

白若就在楼上,张克成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