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本该满心欢喜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30 22:30:17 字数:3592 阅读进度:34/87

大年初一不走亲戚,各家各户在家睡睡懒觉,嗑嗑瓜子聊聊天看春晚。

宁家小卖部大门照样开着。

宁在福坐在收银台后面,身子往后一靠,左手抓俩儿空核桃,右手比划动作,跟着收音机哼小曲儿,调儿刚刚起步,这时大老远就有人冲着这儿喊:

“老宁啊,你家闺女女婿回来看你们了,小两口走到桥口哪儿,你快去接一接啊。”

那人说完,哈哈哈笑了几声,怕宁在福往外头扔东西,赶紧跑了。

都说养儿防老,养大的闺女只要嫁了人,就跟泼出去的水似得。

到底是真理还是打趣话,对宁家来说,各占一半。

老幺宁彩霞出嫁得早,从此之后,她的根完完全全扎在了丈夫家,对这个千里迢迢之外的娘家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哪怕当初老大去世,宁彩霞都没有回家送送大哥,反倒是在电话里面借口家中事情太多,抽不开身,还责怪父母不知道心疼她。

末了,丢了一句:改天再回去,随即就挂断电话。

宁在福和宋梅的好人品,真性情,镇上人没有人不知,但不明白,两人的孩子怎么就早逝的早逝,不争气的去坐牢,最小的还是个白眼狼。

各个都感叹二位应该和其他老人一样,到了年纪,享受天伦之乐,而非现在这般生活状态。

外人有外人的说法,宁在福和宋梅也不恼不怨,面对现实,放下过去,权当没有女儿便是。

再者,有宁加一这么懂事又聪明的孙女,他们高兴都来不及。

这会儿小卖部内没有乐声,宁在福单手撑着下巴,绷着脸在想事情,想宁彩霞是为了什么回来。

片刻后。

宁彩霞和丈夫章杨站在小卖部门口。

女的手里拎着一箱最次的牛奶,裂开嘴冲着多年不见的老父亲笑。

男的板着脸,两手空空,跟谁欠他十几万似得,被女人提醒之后,才喊了声:“老丈人。”

宁在福闻言叹了口气,只是动了动眼皮,扭头看向其他地方。

“爸,您眼神咋就这么不好,我们这两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半天,您倒是吱一声,让我们赶紧进去坐坐,外头怪冷的!”

宁彩霞不说话还好,她一开口。

宁在福心疼,不是身体上难受,而是想着难受,他二话不说,起身拿上铁锁链,一面把两人推出去,一面锁上小卖部的门,随后将两手搭在背后往家里走去。

这时,宁加一打开窗户透气,瞧着宁在福回来了,正要喊声“爷爷”发现后面跟着两人。

“老太婆,你快出来。”

宋梅一听老伴说话的调,感觉不对劲儿,忙从房间里面出来。

“咋啦?”

话,刚刚问出口,她余光已经瞥见了宁彩霞和章杨。

“妈,我们回来看看你们,这是给您二老买的一点东西。”

宋梅心眼小,记恨着幺儿,这如今见了她人,那感情还不如街坊邻居,咬牙切齿,赶他们走。

殊不知,宁彩霞听说这片地儿要开发修路,日后光这一栋老宅子,就可以算不少钱,老大没了,老二还得一些时候才出来,她和丈夫这是来讨好老人要钱。

走?他们来了可就没有打算走!

大过年的,宋梅也不想闹笑话,让街坊看笑话,没再去管他们,扶着宁加一的胳膊上楼。

之后连着好几天,明明是一家人,除了宁彩霞和章杨说话,也没人搭他们的话。

就算是二人找着宁加一说,宁加一也当哑巴。

因为往年从未见过的人,突然之间就对爷爷奶奶呵护有加,关心之至。

走在外面,要是有人问起,宁彩霞从头至尾都是解释自己过得有多苦,每天都想回家,但一直抽不开身,这次终于如了愿云云。

宁加一觉得很奇怪,也特别反感他们脸上堆着的笑。

好好的年,现在过得一点年味都没有。

宁加一眼瞅着付尤就要去校考,却忘记今天是自己生日。

倒是商量记得牢,他有一个记事本,上面写着每位同学的生日和喜好,曾经是用来结交新朋友,现在不用,倒也是帮了付尤的忙。

今儿大年初六,商量家人都去走亲戚去了,他为了配合付尤给宁加一做生日蛋糕,假装身体不舒服,独自留在家中。

两个几乎对料理一无所知,却过分自信的人站在厨房。

厨房感觉自己被冒犯了。

所需要的东西一一摆在干净的料理台上。

两人前后去找围裙换上,毕竟,在他们认为:一个烹饪者,至少在装备和食材上不能够有半丝马虎,这样更加有利于做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蛋糕出来!

哦,对了,还有一本蛋糕食谱大全。

摊开的那一页,加大的黑体字写着:最简单蛋糕做法。

万事开头,这话真没错。

付尤卡在了打发器这块。

“商量,你赶紧拿手机百度看看,打发器是个什么玩意儿。”

商量马上滑开手机,“老大,就是打发奶油的机器,我家好像没有。”

“你继续百度,可以用什么代替。”

“打蛋器。”

“嗯。”这个付尤倒是听过,“你家有吗?”

“没,我家只有剥蒜的那个东西。”

付尤盯着碗里的蛋黄和白糖,握紧两只筷子,“没办法,只能够靠手了。”

两人前后加起来用了十五分钟,终于让全蛋黄打发成功。

最后一步,倒入容器内上中火蒸二十五分钟即可。

书上是这么说的,结果等商量掀开盖儿,发现里面装得不是蛋糕,而是“砖头”。

“老大,我们是不是那个步骤搞错了,这蛋糕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付尤抹掉不甘心的汗水,重新来过,哪怕失败了第二次,第三次,他依旧坚持到了最后,总算是蒸出一个像样儿的蛋糕。

“把你家冰箱里面有的水果,每一样都拿点过来。”

付尤把芒果、香蕉还有青苹果和橘子都切好装进盘子里面,然后等商量抹好奶油后,给蛋糕增色,用水果摆造型。

两人都难以置信,经过他们的手,居然真得可以做出一只像模像样的水果蛋糕。

“你不是说你家有很多那种一次性碗筷杯子的,多拿点,我们拿到加一家去吃。”

此时外头已经黑了,各家各户的烟囱都开始冒烟。

付尤和商量到站在宁加一门口,看见一对男女坐在门口,有几秒,付尤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显然,并不是。

“宁爷爷,宋奶奶,加一,你们谁在家啊?”

付尤扯开嗓子喊。

宁加一闻声推开窗户,见付尤举着一蛋糕盒,商量拎着一布袋站在下面,也没说话,反正快速跑下楼。

“那是谁啊?”付尤眼睛瞟到宁彩霞哪儿问宁加一。

“没谁,你们都进屋说吧,外面冷。”

宁在福和宋梅可没有忘记今天什么日子,这会儿正在给宁加一煮长寿面,里面还加了切片的腊肠和煎得十分漂亮的荷包蛋。

一听到两孩子也来了,宋梅又添了肉丸和鸡蛋。

三碗热腾腾的面出锅,被宁在福端上桌。

宁在福招呼付尤和商量赶紧坐下吃,他一回头,看见桌上多了蛋糕,又惊又喜。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宁加一同学。”

“……”

宁加一不知道两人为什么知道自己生日,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冲着付尤笑。

“爸妈,我们的面呢?好歹我们大老远跑过来看你们,别因为孙女生日,就把我们给忘了!”

宁彩霞就像一盆冷水泼进来,浇灭的宁加一的欢喜。

宁在福看出来,依旧笑呵呵的对着孩子们说:“今天是一一生日,让你朋友上楼为你庆祝,爷爷来帮你们把蛋糕拿上去啊。”

要不是为了钱和房子,宁彩霞早就想翻脸,而这会儿,她还是挤出笑容,喊丈夫赶紧进屋吃饭,权当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爸妈,你们多吃点肉哈。”

“这菜炒的一天比一天好吃,妈,你改天也教教我呗。”

“爸,您就别板着脸了,这大过年的,多难看啊,让邻居们瞧着,还以为我们家……”

宁在福“啪”一声放下筷子。

“你就算是说破天,外头的人也知道你宁彩霞是怎么对我们这个家的!?”

“爸,这可是您开头的啊!”宁彩霞忍不住了,也放下筷子,“你们不就是埋怨我大哥走的时候没有回家看看呗,跟你们说了多少遍,我有事,真回不来!

我二十岁就嫁了人,人家姑娘还在上学,而我呢,已经开始在家洗衣做饭伺候公婆,看人眼色。你们不心疼就算了,还总是埋怨我。

从小大到,该埋怨的应该是我才对!爸妈,你们可别太过分了!”

宋梅一阵阵冷笑。

“我们过分?我们还什么都没有说了,你倒是先委屈上了?当初是谁没心思读书一心想辍学的?是谁要死要活的嫁到外省去!

你要是什么都不说,也还好,要是想埋怨我们啊,你先摸摸你的良心!”

“妈,这话可不是这样说的,要不是你和爸偏心,我能够不上进吗?”

宁在福拍拍桌子:“你再胡说八道一句试试看!?”

宁彩霞顿时不敢再说话,桌底下拉扯丈夫的衣服,两人灰溜溜钻进房间。

“老太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宋梅咬咬牙摇头,“没事,你去楼上看看一一,希望他们没有听到我们吵架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