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下雪啦,真好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29 17:55:20 字数:3649 阅读进度:33/87

年夜饭自然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吃。

但付尤一听到张克成说要去外公外婆哪儿,他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表示:不行,我不乐意,要去你带着白医生就成,别拉着我。

张克成平时惯着付尤也就算了,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他也表示:我态度非常坚决,你不去也得去!

程怡早就备好菜,这会儿坐在客厅沙发上眼巴巴瞅着门,希望早点听到门铃声。

不久,张克成提着礼品,带着未来媳妇和侄子来敲门。

张龙飞闻声后,忙钻进洗手间,对着镜子梳已经花白的头发,整理刚刚换上的衣服领子,然后若无其事去客厅,冲着家人招招手,以此算是打招呼。

程怡挽着儿子手臂说了几句,笑嘻嘻穿上围裙去厨房。

白若是打算去打下手,但她怕自己拖了后腿,要是搞砸了连夜饭,她可担不起。

明明是一家人,明明住在一个镇子里面,真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时候,张克成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话,要与父亲讲。

张龙飞亦是如此,有意无意把电视声音调大。

客厅内偶尔才有笑声。

“爸,我带白若去我房间看看。”

张龙飞除了微微点头以外,并没有其他肢体语言。

可以离开那个看似喜庆却又沉闷的客厅,白若整个人都放轻松,小心翼翼关上门,她扭头看向张克成:

“你父亲一直都这样不喜欢说话吗?”

“嗯,向来都严肃严格。”

人果然不能够对比。

白若现在觉得自己的父亲,虽然尽干自己不喜欢的事,但至少看上去不会让人汗毛竖起。

“你别害怕,我爸妈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人,以后结婚了,我们还是各住各的。

“那就好,我光想想怎么和你父母相处,我就挺难受的。”白若察觉自己说得有歧义,忙改口:“我意思不是讨厌你们父母,就自我感觉,和你父母很难沟通上,没什么话可说。”

“其实我也是这样,你刚刚也看见了,我跟我爸也没话,不然,我怎么会一个人住在旧小区。”

白若和张克成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几度怀疑他是不是和其他女人同居了,照现在看来,那个女人就是自己。

两人在房间窃窃私语,殊不知,付尤独自在客厅煎熬,因为张龙飞的脸色比之前还要可怕,而且,依旧不说话。

“吃饭啦,克成,赶紧带你女朋友出来吃饭。”

付尤把手机塞进口袋,站起来伸懒腰,余光瞥见张龙飞冷眼盯着自己,深呼吸一口气,进厨房去帮忙端菜。

“来来来,这是我们自己做得肉丸,你们赶紧尝尝,要是喜欢,带点回去。”

张克成忙白若夹菜,荤的素的,坐上有的,白若的碟内全都有。

“还是宋奶奶炸的肉丸好吃。”

付尤突然冒出一句。

程怡的脸瞬间僵住。

付尤没瞧见,继续说:“这个都炸糊了,味道偏咸,吃起来像是豆腐渣,还……”

张克成咳嗽机身个,给付尤递眼色,无不是叫他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张龙飞皱皱眉头,扭头盯着付尤:“起来给长辈倒饮料,别光顾着自己吃!”

桌底下放着一瓶一升装的橙汁,付尤拿起来,拧开盖,接过张克成递来的三只纸杯,一一倒满。

“给我倒酒!”

张龙飞刻意把酒杯放在自己前面。

“你要喝多少?”

“倒就是了,别说话!”

付尤就知道吃这顿饭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也罢也罢,他埋头快速咀嚼,早吃完早回家。

可就在三人打完招呼回家的时候,张克成突然接到付薛康的电话,告诉他,之前因为老婆生产,一直在医院陪护,没有看住付尤,让他偷溜了……

霹雳巴拉的一段话主只要表达的意思:帮我照顾好付尤,顺便一句:过年好。

仅此而已。

程怡看出不对劲儿,趁着张克成还在说话,一把手夺过手机:

“你是付薛康吧?”

付薛康:“是是是,丈母娘。”

“谁是你丈母娘啊,别以为大过年的你在这儿瞎喊我就不计较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儿子接回去?我们这里可是收容所!”

付薛康:“这……家里刚刚添了一对龙凤胎,不方便照顾儿子。”

“亏你还知道付尤是你儿子,小老婆生了孩子,大的就不要了?你要真没空,要不这样,让付尤跟我们姓,从今往后,我们来管,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付薛康:“您别气,有话好好说,我儿子终究还是跟爸爸姓。”

张克成怕两人在电话里面撕破脸,什么话都说出口,抢回手机塞进屁股兜里。

“你什么时候留了那个姓名付电话?”

张克成知道,这火烧到了自己身上,他只能够轻声细语的说:“有段时间了,是为了付尤,不然,我哪儿会联系他啊。”

“马上给删了!”程怡说话口吻极其生硬。

“妈,他好歹也是付尤的爸,连我这里都断了,他以后怎么知道付尤的情况?”

“你刚刚没听到吗?他现在又有两孩子了,心里还装得下这个混小子!?”

张克成瞧了眼付尤,抓起母亲的手往厨房走,同时关上门。

“有什么话您当着我的面说就算了,付尤还站在那儿,你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知道自己父母不想管自己,他该怎么办!”

“是,付薛康不管自己的儿子有错,可付尤上学的费用,他以后的生活费用不都需要他出吗?付尤要考央美,您知道吗!?

您有空也去问问您女儿吧,她为什么不来管付尤,她到底是不是付尤的亲妈,您总是把一张嘴巴搁在别人身上!”

程怡语塞。

“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付尤为什么不跟你们亲近,换做是我,我也不会亲热的喊你们外公,外婆。”

张克成丢下这句话,推开厨房的门,拉上白若出门。走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停下来:“付尤呢?”

“你可算缓过神来了,刚刚我告诉你好多遍,付尤嗖一下跑了。连你爸都叫不回来,我跑得慢,追丢了。”

张克成心想:商量就在隔壁屋,付尤十有八九是去找他了,再者,这地儿他都熟悉了,走不丢,等他心情好点,回自己回来。

其实呢,付尤跑得太快,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停在去往宁加一家的小路上。瞧着她家屋里透亮透亮的,他索性笑嘻嘻跑过去。

“宁爷爷,宋奶奶,有饭吃不?”

来得好不如来得的巧。

宁加一刚刚把煮好的一大碗饺子端上桌,抬眼看见付尤也在,又惊又喜。

“别站着了,赶紧去厨房拿碗筷,跟我们一块吃。”

宁在福和宋梅看得出来,这孩子脸蛋红扑扑的,尽管笑着,可眉里眼里都是不高兴,肯定不会是优哉游哉自行车跑来蹭饭。

除了猪肉香菇大白菜馅儿的饺子,还有各种小菜和调好的酱汁。

付尤吃了好吃的东西,心情大好,每每抬起头都是冲着二老和宁加一笑。

“慢点吃,别噎着了。”

“是,送奶奶,您也多吃点。”

付尤吃了三碗饺子,加起来有差不多六十个饺子,他靠在宁在福的藤椅上,边打着饱嗝,边拍拍肚子。

“宋奶奶要是我奶奶就好了,宁爷爷也是我自己的爷爷,那样的话,我简直要幸福死。”

宁加一揪住付尤鼻头,“吃饱了所以开始说胡话?快起来,我们出去放烟花。”

付尤一听到“烟花”两个字,顿时来了兴趣,立马给商量发消息,让他赶紧来宁加一家。

接近零晨的时候,三人挨家挨户的逛,不为别的,只是走走而已,然后再比较,谁家的鞭炮响亮,谁家最小气,鞭炮放了不到三十秒就结束了

“再往前面就是林深深家吧?”

商量点点头:“你怎么知道啊?”

“你忘啦,上次我去过她家,就是你们等我没等到的那天。”

宁加一瞬间想起来,“想去看看吗?”

“想啊,反正来都来了,家家户户都看遍。”

三人也不是偷窥,而是正大光明的趴在墙头,发现屋内的灯饰都非常精致,飘出来的香气,也和别家不同。

“我们走吧,这样看也不好。”

宁加一跳下来,双手插进口袋,抬起头看向夜空。

“下雪了,付尤,商量,你们快抬头。”

这时林前锋拿着一挂鞭走出来,听到声音,下意识喊了句:“是谁在外面!”

三人同时捂住嘴巴,弯下腰偷偷溜走。

“呼呼,吓死我了。”宁加一庆商量和付尤叫出声。

“加一,商量,明天九月份,我们一定一定要在北京集合!”

付尤握起拳头,冲着飞着雪花的半空挥了挥。

“好,我们要一起加油!”

商量伸出手,“来。”

“来!”

“来!”

“加一,我今天能够睡你家吗?我不想回去。”

商量也想,但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付尤捂住嘴巴,不能够出声。

“随你便,只要你家人知道就好。”

“唔……付尤,你撒开手,我不说就是了。”商量重新吸到新鲜的空气,特别舒畅。

“呃……下周我得去考试,估计得去三四天才能够回来。”付尤左手勾住商量的肩膀,右手牵着宁加一的手。

“老大,你一个人去吗?”

“嗯,一个考试而已,不需要有人陪同。”

宁加一沉默了半晌,缓缓抬起头说:“注意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我可不想接到你电话说‘哎呀,我手机不见了,我准考证不见了,钱包不见’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