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眨眼间,除夕夜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29 17:55:19 字数:3609 阅读进度:32/87

天蒙蒙亮,付尤照常在老地方等宁加一和商量。

早上起了雾,朦胧一片。

宁加一倒是没有发现有人在路口,而是听到一阵阵口哨,声音有几分熟悉,寻思会不会是付尤。

但她转念一想,他这会儿还在南昌,不该是他。

结果,等宁加一路过的时候,突然被叫住,立马确定那人就是付尤!

商量喜得合不拢嘴,尤其是听说付尤的成绩,本来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简直把他视为伸一般的存在,盯着看久了,都只我脑补了付尤头上自带的光环。

学校各个老师对付尤刮目相看,不知他专业竟然如此优秀。

更者,他的班主任杨老师,现在绞尽脑汁想法子,想要尽快提高付尤的成绩,这样的话,学校又可以出一个名牌大学生。

一时之间,付尤成了学校风靡人物,除了收获无数小迷妹以外,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倒是有一点,他更加明确——想要考上央美,文化成绩必须不能够太糟心,必须努力。

为此,他厚脸皮的缠上宁加一,希望她狠狠地给自己补习功课,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那种。

他还说什么,只要我最后考上了,我付尤愿意为你宁加一做牛做马一辈子……

宁加一也不知道付尤到底有没有脸皮,这种话要是单独说也就罢了,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怎么好意思开口的?!

鉴于付尤在校的良好表现,张克成甚是欣慰,对他愈发关心之至。

但张克成不懂,付尤父亲为什么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这是孩子自己偷溜了,万一真出事他这个当父亲的就一点不担心?

期末考出成绩那天。

付尤前所未有的紧张,心跳加速,脸莫名其妙变得通红。

宁加一看破不说破,悄咪咪和商量去看成绩,然后记在在小本本上一起去找付尤。

“你坐在这里看什么呢?”宁加一坐在付尤旁边,故意这么说。

“没干什么,就发发呆,看看那只鸟要飞去哪儿。”付尤说话的时候,视线不敢直视宁加一。

商量:“老大,成绩出来了。”

“我知道了,你们找我是因为其他事吧?”付尤言外之意是:拜托你先别告诉我。

“不是,你不去看看?”

付尤冲着宁加一尬笑:“待会儿再看,我现在还不着急。”

宁加一点点头,快速打开小本本,“你是真不着急还是假不着急呢,我这里可记着你各科成绩哦,数学……”

付尤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腾一下站起来。

“别别别说!”

宁加一举起本子,“那好吧,你自己看。”

付尤没来得及捂眼睛,就看见文综的成绩,比自己期待的分数高了十几分。

“你……你你确定,这……这这是我的成绩?”付尤激动得开始结巴。他数学和英语竟然及格了!!

宁加一往上走了三个台阶,伸手拍拍付尤的肩膀,笑道:“没错,你不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这是你自己努力来的!”

“哇喔,太好了。”付尤郑重地向宁加一表示感谢,“你才是我老大,我以后就把自己就交给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赶紧回教室收拾东西回家,商量,我们先走吧。”

“哎,你们别着急走,等等我,我很快的。”

宁加一考得相当不错,成老师看她的眼睛,满是欣慰和高兴。商量保持年纪前十,倒是很羡慕付尤有那么大的进步。

三人为了庆祝期末考试圆满结束,特意约在一起吃烧烤,哪怕味道不够正宗,还很冷,被寒风吹得鼻头变得又红又硬,但还是阻挡不了他们继续沿着小街吃吃喝喝。

春节将至,小镇上各家各户都开始备年货,腌制鱼肉鸡鸭。

王顺才家比较冷清,门前还是一团糟,更加谈不上晒鱼晒肉。

两孩子身上也都是脏兮兮,面上不是沾着泥巴,就是挂着鼻涕泡儿。

王育才还是那么调皮,喜欢抢其他孩子手里的玩具,偶尔还会恶作剧吓唬大人。

若是有人谈及他,无不是说“那孩子算是完了”“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那样,缺乏管教,以后肯定成流氓痞子……”

王顺才母亲耳朵不聋子,她不是不想管,而是年纪大了,有些事力不从心,她管不了皮实的娃娃。

另外,她也不知道,王城会背地里给两孩子吃的喝的东西,有时候还有钱。

也恰恰因为这样,王育才几次被人误会是偷钱的孩子,大人脾气急,背着孩子家长关在自自己家,二话不说就打孩子。

孩子嘴上说钱是自己的,可没有几个人相信,大人打痛快了,也就放过他。

偏巧,王育才也不告诉奶奶这些事,他自个人偷偷摸摸想想着法子去报复,要是成功了,他就躲着偷笑,要是不成功,他也不放弃,继续复仇。

就几分钟之前,王育才用弹弓打瞎了一只母鸡的眼睛,嘚瑟之后,还往那家人门口撒泡尿。被主人发现,他撒腿就跑。

等王育才反应过来,人已经停在宁家小卖部门口,眼珠子咕噜一转,又开始动歪心思。

“姐姐,我要吃那个棒棒糖。”

宁加一放下自动铅笔,起身给王育才拿彩虹棒棒糖,自然不会收他钱,只会说:

“拿着糖出去玩儿吧。”

“姐姐,我还想吃那个一块一块的辣条。”

“不行。”

宁加一向来只会给一样小零食,不管王育才怎么央求,她都佯装没听到。

王育才假装乖巧,坐在门槛上舔糖吃,边吃边观察宁加一,等她埋头的时候,悄悄拿出弹弓,正准备发射。

殊不知,背后有一只手冷不丁把他给提溜起来。

“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付尤不喜欢王育才,随手把他丢在地上,“这东西,我没收了!”

“啊啊啊,呜呜呜呜,”王育才张着嘴大哭,手脚乱晃试图踢中付尤,“把弹弓还给我,快还给我,我不调皮了。”

付尤不相信他的话,把弹弓放在收银台上,找宁加一要剪刀,当着孩子的面,把弹弓给剪断了。

“哼,你给我等着!”

王育才撒丫子又跑了。

没一会儿,他又跑回来,手里搂着一袋子,往小卖部里面扔羊屎。

“快把门关上。”

宁加一抬眼盯着付尤,“这个小魔头可有耐心了。”

“没事,这种孩子打他一顿就老实了,你等着。”

结果没等付尤佯装要打人,王城迎面走来,二话不说,恼着脸抱过王育才放在地上,随后指着付尤,教训了十来分钟。

要不是后来姚金四处找孩子,发现自家大孙子在小卖部门口,登时杵着拐杖跑来的话,王城还会继续头口教育付尤如何做人。

两位大人带上王育才离开,其间丝毫不给付尤和宁加一说话的机会,就好似从头至尾是他们在胡闹,而王育才那个小兔崽子到底是毛孩子,所以打不得,骂不得。

付尤心里可憋屈了。

宁加一也瞧出来,特意去找付尤爱吃的橡皮糖。

“跟这种人不需要生气。”

付尤吐着恶气接过糖果,“那个小家伙再找麻烦,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管得住他的人!”

“知道啦。”

宁加一也就嘴上答应,没真得打算到时候要搬救兵。

前段时间,张克成去南昌办事,宁在福和宋梅搭乘顺风车去大医院检查。

回家途中,张克成见二老的神色,猜出来结果不太理想,劝慰他们定要保重,一旦感觉哪儿不舒服,就得去看医院,千万别拖。

他们去医院的事,付尤和宁加一都知道,但不知晓结果。

付尤也是着实担忧二老的身体,所以带上小舅给他们买的补品过来看看。

可不管怎么样,到底还是年纪轻。

别说付尤,就连宁加一都没有察觉到宋梅偶尔会不适。

也是因为宋梅演技好,她偷偷反锁上门躺在床上,每每都是等宁加一喊着“奶奶,奶奶”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精神饱满,甚至斗志昂扬的状态。

宁在福忍得是相当心苦,私底下“痛骂”宋梅,好几次想把她拖到医院去住院观察治疗,但宋梅是铁了心,在宁加一高考之前,她哪儿都不会去!

今天就是除夕。

宁在福在小卖部守了半天,吃完午饭,他就开始用自己熬好的米糊糊粘对联,大门中门,后院门,鸡笼子门、牛棚、还有孙女的鹦鹉笼门……

宋梅近来因为要过春节,气色好,食欲好,做事也有劲儿,尤其是看着宁加一同付尤、商量他们一起嘻嘻哈哈,心里特别欢喜。

“一一啊,你们快来厨房尝尝看,奶奶炸的肉丸香不香?”

一口大锅盛了二分之一的热油,丢进去的肉丸子滋啦作响,不久,表面炸的金黄,肉香很快就飘到外面。

宋梅拿起一带孔的圆勺,一勺一勺的倒进大号簸箕内。

宁加一和付尤还有商量,人手捧一只小圆碗,每有新出锅的肉丸,他们都会屁颠屁颠去厨房,然后再屁颠屁颠出来。

宁加一年年都吃得到,对奶奶的手艺了如指掌。

付尤和商量不同,前者是从未吃过,这一次味蕾极为享受,后者,家中长辈厨艺不精,做出来的肉丸就像豆腐渣,非常庆幸能够吃到宋奶奶牌肉丸。

后来,他们陆续尝到了酥鱼块、藕夹藕饼,还有卤鸭腿、鸡肋、鸡翅……

天刚刚黑,小镇上家家户户都开始把家里每盏灯都点开,早早开始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