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大笨蛋生病了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26 16:23:46 字数:3672 阅读进度:29/84

张克成和白若同居后,受罪的人是付尤。

从前他只是被张克成一个人念叨,现在多了一个白若。

从前饭后两人可以玩一局王者,现在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张克成和白若两人在沙发上腻歪看剧,而他只能够回房间写作业。

从前零花钱虽不多,但至少有,现在是一毛钱都看不到……

也就付尤一个人不高兴而已。

知道两人正谈朋友的街坊好友,无不是祝福二人早点扯证结婚,早生贵子。

张龙飞和程怡得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可开心归开心,他们也十分理智,二人商量好了时间,跑到旧社区楼底下等儿子下班回家。

程怡看见儿子和白若手牵着手从远方走来,拉过张龙飞的隔壁,笑道:“瞧瞧,两人多恩爱啊。”

几人一起上楼。

白若给二老端茶送水,末了,坐在张克成身边。

“白医生,你……”

“伯母,您叫我白若就好。”

“好,白若,伯母来呢,主要就是想知道你们有没有结婚的意愿?”

张克成闻言后,吓了一跳,感觉母亲太过着急,都没同自己商量商量,直接问白若,怕把女朋友吓着。

白若见张克的模样,会错了意,手故意掐他胳膊。

“啊哟……”

“儿子你怎么了?”

张克成硬着头皮笑,“没,没什么。妈,结婚是大事儿,我们这才刚刚交往一段时间,现在就谈婚事,是不是有点早?”

程怡看了眼白若,从她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笑着说:

“两人毕竟还没结婚就住在一起,就算不怕被人说闲话,万一不小心怀了孕,到时候就要奉子成婚?”

程怡毕竟对白若的家世也有些了解,换做是自己家的宝贝闺女跟别人家儿子未婚同居怀孕的话,估计气都要气死。

她不准这种事情发生,两人真要有缘分在一起,这点小事也不算问题。

张克成父母的话,白若自然懂,担心的是,二老对自己不满意,有意拆散。

“爸妈,我跟白若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我们的为人彼此都知道。家里还有付尤,我们不会胡来,如果白若有意愿,我会尽快去见她父母,把我们的婚事定下来。”

听到这番话,白若幸福感爆炸,笑盈盈望着张克成父母:

“伯父伯母,我们是奔着结婚才交往的,你担心的事不是问题。”

不是问题最好不过了。

程怡也不想插手太多,任由他们自己看着办。

付尤这会儿刚刚到家,还没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听到程怡和张龙飞的声音,想都没有想什么,掉头下楼。

直至他看见二位离开,他才重新走进楼道。

他前脚进屋,下一秒看见白若走进房间。

“小舅,小舅妈你们没做饭啊,我都快饿死了。”

张克成推开房门,警告付尤小点声,至于晚餐如何解决,他一个字都没有提。

因为张克成和白若临时决定,尽快安排时间让双方父母见面,把婚期定下来。

至于为何这么着急。

张克成一瞬间脑瓜里面想了很多事,即便是时间很短,但一点都不妨碍他最后做出重要的决定——他这辈子非白若不娶,人家姑娘也有意嫁给自己,为何还要拖呢?

结果,两人对未来的畅想,在听到白若父母毅然反对二人在一起,且坚决不会拿出户口本的时候。

刹那间,两人好似被一盆带冰块的凉水,从头淋到脚趾头。

张克成望着白若笑,说叔叔阿姨一时反对也正常,心里倒是跟灌了苦胆汁似得,难受得胸口发闷。

两人背对背坐在床的两边,谁也不说话,不知饿不渴。

与此同时,付尤在宁加一家蹭饭,连吃了三大碗米饭,外加一碗紫菜鸡蛋汤。

宁加一低头看了眼自己剩下二分之一的米饭,真想知道自己家的米饭难道有这么美味?还是说,付尤那家伙儿一天到晚都在挨饿不成。

事实上,还真被宁加一猜中了。

付尤最近沉浸式画画,一天下来几乎不怎么休息,笔袋内的123……B铅笔都只剩下半截。

空隙时间,他不是在削铅笔就是挖颜料,换画纸,托同学买画纸。

专业老师教学多年,头一次看见这么认真刻苦的学生,找了付尤好几次,劝他该休息就休息,别老是盯着画板画画。

但他就是不听,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宁加一观察久了,发现付尤走路都轻飘飘的,随口问了句:

“你最近几点睡觉,几点起床,一天都吃了什么?”

“呃……不清楚。”

宁加一皱眉头,喊来宁在福,“爷爷,你看看他,眼睛充满血丝,眼圈发黑,走路都没什么劲儿,他是不是病了?”末了,她小声嘀咕:一定是的。

宁在福特意回房间拿来老花眼镜,把付尤上下打量了一遍,面色一沉,缓缓说:

“嗯嗯,付尤啊,听一一说,你八号就要联考了,除了画画,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你要是继续这样,受不了的,”

被他们一说,付尤确实觉得自己哪儿不对劲。

“哈哈哈,没事宁爷爷,我休息会儿就好了。”

宁加一冷哼几声,“你就是一个大笨蛋,自己什么时候生病了都不知道,明天别去学校,先去医院看看,然后回家休息吧。”

宁在福觉得孙女说的有道理,也劝付尤以身体健康为重。

画室突然少了一个人,咋一看还是很明显的。

尤其对于林深深来说,她第一眼就发现少了付尤,借还东西为由,向同学打听,这才知道原来付尤生病请假。

放学后,林深深一个人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前去找付尤。在此之前,她犹豫了三个小时。

咚咚咚。

“付尤同学在家吗?”

“付尤同学,我是林深深,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望你。”哪怕根本不在一个班级。

“谁啊?”付尤摘下唯一戴上的一只耳机,随意披上一件羽绒服去开门。

“付尤同学,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

“谁啊,这么大的嘴巴,我也不是很严重,你不用这样。”

“嗯嗯,那就好,给你的。”

付尤疑惑脸盯着林深深递来的粉色包装盒子,嘴角露出尬笑:

“呃……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付尤没伸手,愣在原地,“我也没过生日,你突然送这个,我不要。”

“付尤同学,这是送给你联考用的东西,希望你能够收下。”

林深深怕被拒绝,抬起羞红的脸,快速看了眼付尤的脸,随即把东西塞进他怀里,扭身就跑。

这时商量和宁加一两人并在一起往楼道这边走。

宁加一被林深深撞到了,等她缓过神来,对方已经跑的不见踪影。

“没把你撞疼吧?”

商量光看撞得那一下,就感觉不轻,而且就像是林深深故意要往宁加一身上撞。

“没事,继续走吧。”

咚咚咚。

“又是谁啊,烦不烦啊?”

付尤一开门,发现是宁加一和商量,立马裂开嘴笑。

“来就来,还给我带好吃的,你们真好。”

宁加一盯着狼吞虎咽的付尤,立马起身夺过他的筷子,“你这是饿死鬼投胎吗?吃慢点,别噎到了。”

“刚刚林深深是来找你的吗?”商量问。

“嗯,送了些画笔之类的东西,话说,”付尤突然停下来,“是不是你告诉她我病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还非得跑来看看。”

商量羡慕嫉妒,要是有女女生把东西送到自家门口,他会高兴个三天三夜。

“绝对不是我们说的,老大你就别不知足了好不好,我巴不得有这样的女孩子对我呢。”

“啧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这有什么好的,烦人。”

“老大,人家林深深可是校花,成绩好,长得那么好看,说话温温柔柔,细细软软的,你就真不知道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付尤不知道,抬头看向宁加一,“我倒是觉得加一长得更好看些,你不觉得吗?”

商量偏过头,不去看宁加一,“这个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或许是老大你的眼光特殊一些吧,所以就这么认为。”

商量一说完,明显感觉有一束犀利的目光,嗖一下落在自己脸上,立马闭嘴。

宁加一合上付尤的画册,“你们要是再议论女生,至少要挑一个没有女性在场的时候,这是对我们的基本尊重,明白吗?”

两人同时点头。

商量帮两人倒来热水,放在茶几上,左右瞟了眼。

“家里就你一个人?”

“嗯,小舅和小舅妈都请假办事去了,要不是你们来,我估计待会儿又该吃外卖。”付尤想吃快点,当着宁加一的面又不敢,只能够细嚼慢咽。

“什么事啊,需要一起请假?”

商量貌似明白了什么,接着说:“张警官是不是要和白医生结婚了,去见家长了?”

宁加一和付尤不约而同看向商量,异口同声:“你好奇这些干什么?”

“不好意思,我闭嘴,不说话了。”

“宁加一,晚上我还是去你家吃饭好不好?”

“你这不是已经吃上了吗?”宁加一想想不对,改口说:“随你便,你现在也该多吃点。”

商量举起手:“我也想去。”

“不行,多我一双碗筷就够了,你该上哪儿吃饭就上哪儿去,别凑热闹。”

付尤不想让本属于自己那一份,要匀给商量。

“老大,宁加一同学都没有说不行呢,你就别……”

“加一,你快干脆的拒绝他。”付尤无意识抓起宁加一的手,冲着商量得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