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张克成和白若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25 12:30:07 字数:3678 阅读进度:28/84

小柳前脚刚刚走到正厅,下一秒迎面看见白若走进来,他那张又丧又怒的脸,登时变得喜上眉梢,说话的口吻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白医生,你今天好漂亮。”

“谢谢,我找老张,他在吗?”白若不失礼貌的望小柳微笑。

小柳又如邪泄了气的皮球,瞬间回到低气压,“哦,他啊,在里面,白医生你自己去找吧。”

叩叩叩。

“你要是还想谈申请调换的事,我可没什么跟你说的哈。”

白若听到张克成的话,眉头一皱,推开门,反问:

“你要调去哪儿?”

张克成一时有点不敢相信,怕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起身揉了揉眼睛,再抬头,那人果真就是女神大人——白若。

“盯着我看什么,说话呀。”白若坐在张克成对面。

“没,我没这个心思,是李岸,他想调去昌平。”

白若要听的不是这些,继续问:“那里可是市中心,你们还年轻,以后说不定可以马上升职加薪,你就一点不心动?”

“害,之前不也跟你说过嘛,我根本不在乎那些,到哪儿都一样。”

白若确实听过,但那是一年前,人并非一层不变。

“你今天怎么会来找我哇?”

“张警官到点了不下班,我只能够来这里找你了。”白若拿出两张电影票,“去看吗?”

“当然要了,这……”张克成一看播放影片的时间,“是不是太晚了点?不太方便啊。”

白若小声骂了一句:呆子,随即起身,“既然张警官不想去,那我只好去约其他人了。”

张克成连忙拦住人,“我没说不去,你来约我,我肯定去。就怕太晚,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白若和张克成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她喜欢他也不是两三天,可他貌似没看出来,但她也不想明说,觉着太便宜了他。

张克成难得和女神看夜间电影,之前还可以共进晚餐,高兴过头,忘记给付尤发消息或是打电话,告诉他,外卖不需要定两份,自己估计很晚才回家。

小镇的电影院,尤其是过了十点,因为年轻人本就不多,出来玩的年轻人也不多。

白若倒是想让熟人看见自己和张克成约会,但事实不如她愿,失望之余,高兴的是,张克成细心周到,就连纸巾,创口贴这些小东西都准备好了,把自己伺候的非常好。

两人从影院出来,白若突然挽起张克成的手:

“我现在好想喝酒,什么酒都可以,你帮忙去买好吗?”

“明天还要上班,这会儿也不早了,咱下次再喝酒好不好?”

“不好,我就想现在喝,我之前有要求过你什么吗?连这点小事都不行,张克成你是不是嫌弃我多事?”

张克成也是替白若考虑,知道她不胜酒力,万一明天头疼得厉害,他心疼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她。

“非要现在喝?”

“嗯嗯,就是现在,立刻马上,我想喝酒,你陪我。”

“好!”

张克成去超市买了鸡尾酒,罐装啤酒,都是酒精度含量特别低的那种,随后又买了白若爱吃的鱿鱼须、酸梅子,还有辣条各种嘴零。

白若坐在张克成小破车副驾驶位,看着窗外盼他早点归来。

“你怎么去那么久啊?”

“不好意思啊,来,我给你开。”

白若仰起脖子喝了一口,心满意足的冲着张克成点头,“你不喝吗?”

“我开车,怎么能够喝酒,看你喝也是一样的。”张克成话还没有说完,发现白若自己又开了一瓶,“哎,你慢点。”

白若只对张克成笑,不说话。

“不早了,你开车吧,我们回家。”

张克成点点头,发动车子。

车内飘着辣油香气,还有一阵阵蜜桃味。

白若的酒量其实很好,可她不想让张克成认为自己是那种酗酒贪酒女生,所以假装自己不会喝,这样的话,她也有借口装醉对张克成胡作非为。

只可惜,现在他正在开车,她只能够按耐出自己不安分的心。

“哎呀……”

“怎么了?”

“酒都泼到身上了。”白若一时疏忽大意,刚刚启开的鸡尾酒就全都倒在了裙摆上。

张克成瞥了眼,着急脱下自己的外套,顺手搭在白若腿上。

“要不要先去我家换身衣服?”

白若偷偷瞄张克成的侧脸,羞答答的点头:“嗯。”

车内空调坏了。

“好,我尽量开快点,免得你感冒了。”

现在是凌晨三十分。

张克成轻手轻脚开门,拉着白若得手直接摸黑去卧室。

白若挺紧张的,不明白张克成为什么不先开灯。

“你自己打开衣柜找一套衣服换上,我去浴室给你放热水。”

“你放水干什么?”

“帮你把裙子洗了啊,留到明天的话,怕洗不干净。”

白若噗呲笑出声,“那我先洗澡。”

“好,那你等洗完澡再洗衣服。”

张克成说完转身小碎步跑出卧室。

白若望着衣柜内几乎清一色白衬衫,黑七分裤,或是长裤,手,情不自禁拉过衣领子放在鼻尖嗅一嗅。

再回头看那张床,整理得干干净净,正是她希望看见的样子。

“水放好了,你去洗吧。”

“你在外面等我,可以吗?”

“好,你需要什么,随时告诉我。”

张克成已经顾不得去担心吵醒付尤,整个人都是兴奋的状态,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摆,在浴室门口来回踱步。

“你还在吗?”

“在。”

“我忘记拿衣服了,帮我拿一下。”

“好,我去帮你拿。”

白若换好衣服从浴室出门,开门的瞬间,夹杂香气的氤氲扑洒到张克成变得绯红的脸上。

“你在看什么?”

“看你。”张克成慢慢靠近白若,“我可以亲你吗?”

张克成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借来的胆子,居然当面问这句,但他很早之前就想了。

白若以为张克成就是说说,没那个胆子,结果他真得照做了。

“唔……你咬疼我了。”

张克成忙道歉,捧住白若羞红的脸,单手抱住她的人,“我好开心,你居然不会推开我。”

“傻瓜。”

“白若,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你现在是清醒的还是糊涂,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我喜欢你好长时间,你就是我……我女神。”

白若沾沾自喜,勾住张克成脖颈,“继续亲我。”

张克成刚要低头,这时付尤突然打开客厅内的灯,睡眼朦胧的望着抱在一起的两人:

“小舅,那女的是谁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白若听到付尤称呼自己“那女的”突然有种和张克成偷情的感觉,垮下脸冲着他皱眉头。

“臭小子,你过来!”

付尤连续打了几个哈欠,停在张克成右手边,定睛一看,女人原来是穿着小舅衣服的白医生,什么……白医生!!

“小舅,你是不是又哪儿不舒服了?”

白若拿开付尤在张克成身上的手,吁了口气,自我介绍:“我不介意你以后喊我小舅妈,明白了吗,付尤同学?”

不不不,付尤非但没听懂,望着张克成的眼神从头至尾都复杂极了,恰似看见怪物,又好似吃了苦瓜,总之,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你小舅妈说得对,你赶紧进去上完厕所回房间睡觉。”

张克成心里自嘻嘻,面上也挂满了笑容,自然而然牵起白若的手,一起回房间。

白若睡床,张克成打地铺,但两人始终都拉着对方的手。

要说成年人做大人想做的事,也不可厚非,奈何两人都比较保守,不着急跨越那一步。

白若是家中独女,打小乖巧又聪明,父母是叱咤商场的战士,市中心三环以内,拥有的房产,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白若当初学得是金融,父母初心也是希望她毕业之后帮忙管理公司,但她再不想被控制,活得跟提线木偶似得,一声不吭,只带了毕业证书和身份证连夜逃离那座豪宅。

后来,她为了留在这里,以死相逼父母再不要想方设法抓自己回去,继承公司、财产,她除了自由,什么都不要。

当初的张克成还是一个消瘦,爱笑的小伙子,身为警察,除了工作期间,其他时候都喜欢和镇上老人下棋,或是教他们打太极拳。

两人初次见面,白若就喜欢上了张克成的笑,跟着他还会发现好多从未接触到的趣事儿。

白若的到来,也让张克成的生活发生了不少改变,尤其是得知她原是出逃的公主,跑到这里千辛万苦学医考证,不怕吃苦,他更是佩服她的勇气。

但也是因为这样,他不敢放肆的对她好,明着做些“我喜欢你”的事情,或是说类似的话。

白若心知肚明,她也不想给张克成心理负担,暂且以朋友的身份相处。

久而久之,直至现在,两人到底还是不想只当朋友。

这天也是白若最高兴的一天。

白若现在开的宝马是父母硬塞给她的,她想:反正有车可以送病人回家,或是出点什么事也方便,于是就收下。

但她一直没有稳定的住所,基本上都是这个朋友家住十天半个月,然后再借宿到其他朋友家。

就现在的家,是她住过最长时间的地方,七个月零三周,屋主是她朋友杜萌萌的父亲,空下来的一间一室一厅。

张克成向白若提议,要不要住进来,离诊所也不远,平时上班也方便。

没等白若同意,张克成提前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收拾到付尤房间,从此以后,他们两人就要共挤一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