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木头人的好处之一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23 03:07:33 字数:3689 阅读进度:25/84

“喂,你们说不等还真不等我啊!真不够意思!”

宁加一吐了口气,嫌弃脸对着付尤:“你别跟耗子似得钻出来好吗?”

“哪有啊,爷明明是飞驰而来,马上就要呼啸而去。”

付尤不以为然,随时准备“起飞”。

张克成给付尤买了辆二手跑车,钱嘛,从即将到来的新年压岁钱里面扣。

付尤使劲儿瞪脚踏板,朝着宁加一家飞啊飞,宁加一咬咬牙,在后面追啊追。

这条路上也就两人飙车,再多一人就不够了。

宋梅用淘米水浇花,站起身,看见远处有两个身影跟一阵风似得刮来,定一看,原来是自家孙女。

“哎唷,一一啊,瞧瞧你的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得。”

听闻此话,付尤忍俊不禁,指着宁加一的脸:“猴子屁屁。”

宁加一一手掩着脸,一手指着对面的家伙:“你的脸才是屁股,猪屁股。”

宋梅哭笑不得,劝道:

“好啦,好啦,你们俩儿就别吵了,赶紧进屋喝杯茶。”

宁加一握紧杯身,坐在门口吹着迎面的冷风。

“张警官还没有下班么?”

“不知道,应该下班了吧,待会儿我就回去。”

宁加一疑惑脸,“那你来我家不是蹭饭是干什么啊?”

付尤差点喷宁加一一脸茶水,“你别总是把我往忘负面形象那方面想好不好,我是来找宁爷爷的。”

“找我爷爷干什么?”

“你想知道哇?”

“嗯。”

付尤勾起嘴角,笑得不怀好意,“我就不告诉你呀,就不告诉你。”

“切,不说就算了。”

其实付尤是拜托宁在福当自己的模特。

因为他无法在一张照片上,用自己的手掌感受老人的皱纹,不知该如何用笔尖表现出细腻的属于老人的皮肤质感。

他想来想去,觉得宁爷爷最合适。

饭后,对,付尤理所当然的蹭了顿晚饭,随后就开始正式动笔。

宁在福十分配合,哪怕是有小飞虫停到鼻头上,仍旧一动不动。

宋梅瞧着新鲜,站在付尤身后,眼睁睁盯着空白的画纸,慢慢地多出了老伴那张笑脸。越往后看,那眉眼,那笑容,那整体的感觉,简直就像是把宁在福搬到了画纸上,刻画入微,叹为观止。

“一一啊,你快来瞧瞧,付尤这孩子的画,比照片还传神呢。”

宁加一放下中性笔,合上作业本,走到付尤左手边。她真不得不佩服,感叹付尤认真的时候,可以称得上帅气二字。

“付尤……”

“别说话,差不多就要完成了。”付尤百分百投入,十分钟之后停笔,“完成了一半,你们看看,有没有那个地方瞧着不自然,或者是,感觉不够完美?”

如果付尤不说,宁加一都觉得这幅画已经完成了。

“你别太入神,赶紧看看外面的天都变成什么颜色,现在什么点了?”

付尤抬起手拍脑门,冲着宁加一傻笑:“估计很晚了,我该回去了。明早老地方见。”

宁在福不放心让付尤一个人回去,拿上手电筒送他。

一老一小走到半路,张克成开着他心爱的二手车来接人。

宁在福目送他们离开,直到看不见车灯,他才转身。

“叔,婶儿,开开门,你们开开门啊。”

宁在福听到孙女说话的音调,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跑起来。

宁加一听到脚步声,回头看见宁在福连忙告诉他:“爷爷,奶奶她心脏病犯了,家里的药恰好又没有了。”

“别着急,你回屋看好你奶奶,我这就叫人帮忙。”

宁在福继续敲邻居家大门,拜托他们家男主人开车送自己老伴去诊所。宁加一一路握紧宋梅的手,一秒钟都不敢松开。

所幸,宋梅没有大碍。

宁在福总算可以把心放回肚子,拉过孙女的手,安慰她:“奶奶没事,一一别哭啊。”

“爷爷,医生说奶奶年纪大了,再不能够犯病了。”

“嗯,爷爷都听着在。”

“带奶奶去大医院再检查一遍吧。”

“爷爷也是这么想的,一一别哭,奶奶不会有事的哈。”

“好,我不哭了。”

医生建议宋梅住院观察几天,但她不乐意,坚持要回家,不然,就绷着一张苦瓜脸,看谁都不爽。

宁在福明白,老伴这是怕花钱,宁加一马上就要考大学,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可相比钱,他更在意的是老伴的命,不管宋梅怎么闹腾,只有医生说可以回家,他才答应。

付尤在老地方等宁加一去学校,等了半天,只等来了商量。

“哎,老大,你去哪儿啊?”

“我去宁加一家看看。”

“我跟你一块去。”

宁加一起晚了,这会儿正在换衣服,忽然听到楼下付尤在大喊,也不好伸出头去回应,三下五除二换好鞋子,噔噔噔跑下楼。

“你们怎么跑来我家了?”

“老大他不放心,我们就来看看。”商量上气不接下气解释。

付尤盯着宁加一肿得跟核桃似得眼睛,一言不发,掏出书包里面的口罩。

“来,把这个戴上。”

付尤不给宁加一反应时间,顺手给她戴上口罩。

宁加一抬起手要摘,付尤摁住她的手,“别摘,只有憋得慌的时候才可以摘下透透气。”

商量瞧见了宁加一的肿眼睛,站在旁边也不吭声,全程冲着宁加一点头,好似在说“是啊是啊,戴上吧”。

“走吧,去上学吧。”

临近放学,付尤才发现颜料盒底下压着一张粉色卡片,上面的字迹工整漂亮:

“付尤同学,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希望你能够来我家吃蛋糕。地址就在背面,要是看不懂,可以给我打电话,下面就是我的联系方式。(ps:全班人都会到哦。)”

付尤着重点放在了最后一句,心想:既然商量和宁加一也去的话,倒不如去看看。

结果,宁加一和商量在橘子园等付尤。

付尤照着路线图去了林深深家,仅仅只是站在门口,他就都已经听到屋内有多热闹。

“叮咚叮咚叮咚。”

林深深手里有张名单,来了一位同学,她就划掉一个名字,而现在名单上就只剩下付尤一人。

“爸爸,我去开门。”

林深深抢在父林前锋亲前面往大门方向跑。

“付尤同学你来啦。”

“嗯。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时间比较紧,拿得出手的东西也就是一幅画。”

“没事,我特别喜欢你的画,很高兴你能够送我这个。谢谢你呀。”

别说付尤送了一副素描画,就算是空手来,林深深也欣喜若狂,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

谁知,待她扭头想要继续说点什么,身边压根就没有人。

这时,付尤穿过长廊走到后院,大致扫了遍,基本都是一班的同学,倒是商量和宁加一的身影,他寻了多次,却是无果。

一群男生看见付尤也来了,其中一位连忙把他拉过去,悄声说:

“校花父母都在,你可别表现的太张扬了。”

男生群里面有人传付尤看上了林深深,所以才会在篮球场英雄救美,让她做他的模特,还揣测,他今天来晚了,很有可能是为了准备惊喜……

殊不知,付尤听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懂,他也懒得问,扭身继续找宁加一。

“同学,那边是死路。”

付尤闻声扭头,发现一矮自己半个头的男生,穿着一套正装,铁青着脸走过来。

“你是……”

“我叫叶闻倾,你在找宁加一同学,对吧?”

付尤不记得自己有见过眼前这位同学,但从他看自己的眼神来看,貌似他认识自己。

“没错,你知道吗?”

“不知道。”

叶闻倾暗恋宁加一两个学期。

自从付尤转校至现在,他最讨厌他出现在宁加一身边。

“宁加一同学未来可期,稍稍努力就可以考上211、985,你呢?你只是一个美术生而已,以后要走的路也不相同。你不要再打扰宁加一同学,让她因为你,被成老师谈话。

当然了,如果你非要死脑筋缠着她,那我不得不直接告诉校长。”

话已至此,叶闻倾觉得自己讲的非常清楚,可他发现付尤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宁加一好好复习呗,我懂,她也是这么说的,让我也好好准备联考。同学你多虑,既然宁加一不在,那我就走了。”

付尤挥挥手,潇洒扭身而去。

与其和人硬钢,像付尤这种感情那块还未开窍,并不能够完全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的木头,才是最要人命的。

叶闻倾气啊,气得浑身发抖,可最后只能够眼睁睁望着付尤身影渐行渐远而已。

付尤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快到一种什么程度?

林深深前脚上楼,再下楼,发现她眼巴巴盼望的人,居然不见了。

“深深,阿姨已经准备好蛋糕,正找你呢。”

“烨烨,付尤同学好像走了。”

“走了就走了呗,反正你明天不也能够看见他人吗?走走,别让其他同学等久了。”

天黑了。

商量还傻傻杵在橘子园路口等付尤,因为他坚信付尤肯定是有事把他绊住了,不然的话,他不会不来的。

果然,他想对了。

“老大,老大你终于出现了,你去哪儿了啊。”

付尤纳闷了,捏住刹车,“嘎吱”一声停在商量脚边,“你没去林深深家啊?”

“没啊,我和宁加一同学没收到邀请函。”

“哦,这样啊,早说嘛,害我白跑一趟。”付尤从兜里抓住几颗水果糖,扔给商量,“宁加一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