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尘埃落定、嫉妒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20 17:40:56 字数:3692 阅读进度:23/87

大概七点十三分,查房的医生打电话给白若,告知张克成擅自出院。

原本预留的电话是程怡,张克成料到自己会有天脑抽逃院,于是乎,他想尽一切法子更换了电话号码。

当他接到白若电话,并且被她劈头盖脸教训一顿,用最平静的口吻告诉她:

我现在在李岸家,人没事,你别着急,也不要告诉我家人,等到明早你来医院,我绝对乖乖躺在病床上睡觉。

不管怎么样,张克成都希望收集好完整的证据之后再逮捕嫌疑犯,至于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候。

其实张克成的心思,李岸都懂,可他更加明白,两桩案子继续拖下去,没有好处,只有不断的麻烦滋生,也会让社会舆论发酵成另外一个样子。

既然王顺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凶器也在,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尽量让这件事彻底结束。

两人讲不通,到头来张克成脸色极其难看,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在李岸脸上。

待张克成离开李岸家,冷静下来,顿时反应过来:李岸之所以能够那么坚定,有底气的反驳自己,背后一定有不少和他想法相同的人,或许上级就是其中一人。

“哎,这事只能够这么算了?”

张克成心里难受,吹了半个钟头的冷风。

第二天,张克成和他说得那样,白若来的时候,他确确实实安分老实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白若见他绷着一张苦瓜脸,大概猜出八九分,也不提那些事,安安静静坐在他旁边剔鱼刺。

时间长了,她见他还是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再也忍不住,轻声问:

“你到底要盯着那堵墙看多久?”

张克成机械回答:“王顺才主动自首,如果王城一家人网开一面的话,十有八九都不会判死刑。”

白若就知道他惦记着这些,顺手把削好皮的苹果递过去,“养病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想这些?”

“没法不想啊,他们就在在我脑子里面转啊转。”

“就我知道的话,王城家也没有那么记恨王顺才,你放心好了。”

张克成紧盯着白若的脸看了许久,半晌之后才问:

“比如说呢?”

“王顺才被带走了,家里两个孩子是王城送去学校的。”白若见张克成那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继续说:“你别不信,大家伙儿都看见了。”

张克成不是不相信,而是觉得匪夷所思。

他设想,要是自己妻子出轨其他男人被杀,心痛难受就算了,万万不会去照顾那个男人的孩子。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白若站起来,伸出手弹张克成的脑门,“所以说,人心难以估摸,想不透的话,暂时就别想了,以后自然而然就会有答案。”

张克成觉得白若的话在理,眉头逐渐舒展开来,大口大口咬苹果,吃东西的样子,就像一只是魔王小松鼠。

虽说王顺才两孩子正常上学,但他们毕竟还不知道,他们的父亲不知何时才能够回家。

王顺才父母无心做事,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时常会坐在自家门口,边哭边喊:

“我儿冤枉啊,他没有那个胆子杀人,快把我儿子还回来……”

镇上的人松了口气,同时呢,几乎每个人都长着同一颗心似得,平日里都会刻意避开王顺才家,以及那对可怜的老人和两个孩子。

他们的饭后闲谈变成了:王顺才会不会判死刑?王顺才顶多多坐几年牢就会出来吧……

宁加一去给老人送东西的路上,每次都可以听到有关王顺才的闲话,她不懂,那群大人为什么把挤出来的休息时间去八卦别人的生死。

最可笑的是,总有一群会自以为法官,说着大言不惭的话,还觉得自己特别有本事。

眨眼间。

张克成住院已有一个月,再住下去,他感觉自己都要发霉发烂,坚决要回家。

他十分抗拒父母把自己当做孩子,欲接自己回去照顾,还说什么,特地去某位老中医那里照着药方抓了药,要月月熬汤药补身子。

他逃都来不及呢。

付尤重新搬回到张克成家,两人久违地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相视一笑。

“小舅,我今天听商量说,王顺才家房子现在归王城了?”

“应该错不了。”张克成偏过头,单手掌着下巴。

“小舅……”

“你别叨叨了,赶紧回房间写作业,待会儿我来检查。”

张克成起身去洗手间。

付尤皱皱眉头,拎上书包回房间。

“小舅,你掉进屎坑里面了吗?快出来,我尿急。”

张克成把烟头摁灭,随后丢进马桶,眼睛盯着螺旋状的水流把烟头冲走。

“你抽烟了?”

“没有。”

“舅,你答应过我的,以后不抽烟。”

“我知道,你这小子话怎么这么多,赶紧上完厕所去写作业!”

张克成推开付尤,钻进卧室反锁上门。

付尤大概猜到他心情不好是因为王顺才父母,还有孩子。

张克成心情不好,他早上也不出去买早餐送回来,也不会叫付尤起床。

若不是付尤提前定好了闹钟,他今儿铁定迟到。

“加一,你等等我。”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宁加一打趣。

“切,你书包里面有吃的没有,我都快饿死了。”

宁加一指指自己的书包,“你自己打开拉链,里面有一袋吐司。”

“谢了。”付尤用嘴咬住包装袋,左手指向画室,“先走一步,放学还是老地方等你。”

宁加一继续往教室走。

商量加快脚步,与宁加一并齐。

“宁加一同学,你和老大走得越来越近,都不带上我了。我有点生气。”

“生气也没有用,谁让你动作那么慢,好几次我们等了你快有一个钟头,结果呢?”

“好吧,是我的错。宁加一同学,你俩儿是不是那个啊?”商量跟做贼似得,左右瞅瞅周围有没有人,然后冲着宁加一打了一个手势。

“你这圆溜溜的脑袋瓜里面想什么呢?”

商量觉得自己猜的没错呀,在外人眼里,他们俩儿关系绝对不一般,肯定往那方面想啊。

“哎,宁加一同学你……”

商量后面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忽然被迎面跑来的林深深同学撞到胸膛。

“同学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哎,你干什么呢,别动手动脚的,真够恶心的,走开!”

说话的人是肖烨,她推开商量的手不说,还甩过自己的书包去打他。

宁加一瞧着肖烨的气势,貌似还要动手,拉住她的手腕:

“同学,有话好好说,商量只是好心想要扶起这位同学,你误会了。”

肖烨连续翻起几个白眼,甩开宁加一的手:“我有没有误会我不知道,但他没有长眼睛吗?撞到人就算了,还想趁机占人便宜?恶心的死肥宅!”

“同学你平白无故骂人是什么意思?”

肖烨指着林深深的短裙:“你跟他一样眼瞎吗?还是脑子不好使,不知道我说的意思。”

“看来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实情,是她撞到商量,怎么就他就没有长眼睛呢?”

商量不想宁加一因为自己跟同班同学吵架,一副怂样儿,暗暗递给她眼神。

“你可真好笑呢,居然为一个人面兽心的胖子说话。”

肖烨偏就死揪着商量要吃人豆腐不松手,当着其他同学的面,指着宁加一和商量:

“你们俩儿这个组合倒是挺奇葩的,一个无脸女,一个死肥宅,看着深深老实好欺负就敢这样?道歉,你们必须给深深道歉!”

宁加一今天算是见识到人的胡搅蛮缠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她不得不佩服。

“做错事才用道歉,商量,我们走!用不着跟野蛮人讲道理。”

宁加一拉上商量的书包带子,一起上楼。

肖烨欲要追上去,林深深拉住她,等人群散去,她才说:

“确实是我先撞到商量同学,小烨你也太冲动了。”

“也没关系,反正我早就看那个宁加一不爽了,走,我们上楼。”

肖烨这是没事找事,发泄心中的不痛快。

上周的测验分数出来了。

宁加一全年级第一,区里成绩排名也不错,肖烨第二,两者之间仅隔三分。

不少同学都非常好奇,宁加一平常也没有格外努力,桌上基本上就是每周就会换另外一本厚厚的小说,为何成绩还是那么好。

如果肖烨今天没有帮自己出气,林深深其实还不知道她原来那么讨厌宁加一,本打算给宁加一道歉,想想还是算了。

“小烨,你别生气了嘛,放学之后我们一起去吃冰淇淋好不好?”

“不去了,我还是回家多写几套卷子。”

“你别这样嘛,学习也要劳逸结合,走嘛,一起去吃嘛。”

肖烨把所有卷子折成方块,硬塞在抽屉里面,扭头看了眼宁加一。

不久,她看见成老师从教室后门走进来,静径直走向宁加一,两人说了什么,根本就听不清。

“哎,小烨,你现在是要去哪儿啊?”

“我去办公室听听。”

肖烨总觉得成老师偏心宁加一,课后给她单独开小灶讲习题。她今天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林深深的出现,让肖烨前进办公室的脚步愈发小心。

“嘘嘘,你小点声,千万别让人听见了。”

“小烨,我们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去找老师,干嘛要这样偷偷摸摸的?”

“这会儿跟你说不清楚,反正你小点声就可以了。”

“好的。”

肖烨抓紧林深深的手,两人弓着身子挪到办公室门口,一个人放哨,一一个竖起耳朵仔仔细细听里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