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是谁弄死了虎皮鹦鹉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16 17:16:53 字数:3678 阅读进度:19/84

现在几乎整个小镇的人都知道王顺才自首的消息,当然了,也有不少人,好奇张警官为何会把他赶回家。

无论是谁,无不是希望凶手早点落网,不然的话,大家依旧是人心惶惶。

按照平常,凌晨一两点还有人从家里出门去打麻将或是从棋.牌室回家,而如今,天一黑,各家各户把门一关,早早睡觉。

如此一来,晚上来宁家小卖部买东西的人就少了。

宁在福倒也不担心,想着,回家多陪陪孙女下下围棋或是看看新闻也不错。再加上付尤也在,他还可以玩玩飞行棋。

深夜里。

宁加一被翠绿虎皮鹦鹉吵醒。

大号笼内的玄风桔子也跟着在笼内蹦跶,闹出的动静还不小。

宁加一快速打开灯,掀开笼布,见两只虎皮全都落在笼底端,浑身炸毛,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倒是桔子见了灯光,安分下来。

这对虎皮和玄风都是宁在福朋友的儿子,在宁加一十六岁生日那天送来的,他们家是鹦鹉养殖场。

那时,虎皮和玄风还未断奶,能够长到如今,毛色靓丽,活泼可爱,全都得于宁加一悉心照顾,丝毫不敢出一丝纰漏。

就感情而言,小家伙们自然与宁加一最近亲。它们平日饮食作息有规律,夜间从不乱叫。

宁加一打开一扇窗,左右邻居家是漆黑一片,再看得远些,也不见有灯光。

“奇怪了。”

宁加一嘴上小声嘟嚷,伸手要关灯,下一秒却听到房门被敲响。

那一瞬间。

说老实话,宁加一有被吓到。

付尤发现宁加一头上有根绿羽毛,顺便往房间里面看了眼。

“哎?你什么时候养的鹦鹉?是说偶尔会听到不一样的鸟叫声,原来是……”

鹦鹉白天放在后阳台上,宁加一睡前就拿到房间,一来是避免它们受到惊吓,二来夜里温度低,不适合继续在外过夜。

宁加一并没有详细解释,打断付尤的话,直接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和商量明天逛集市,你要去吗?”

“不用了,我一早还要去小卖部,你们去吧。”宁加一见付尤愣在原地不动,继续说:“还有其他的事要说吗?”

“没了。”

宁加一点点头:“晚安。”

“晚安。”

付尤对于集市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一听说商量全家明天赶集,自然而然就想跟过去看看,顺便给宁爷爷和宋奶奶买点东西。

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邀请宁加一。

次日天还没亮,付尤就出门去找商量。

隔了一个小时,宁加一也起床,准备好了早点,她就去小卖部。

因为起了雾的关系,小卖部的灯,就像是茫茫大海上的指示灯。

宁加一还有点犯困,正打哈欠,眼泪朦胧,等眼睛能够看清东西,她发现有人走向最后面的货架。

“您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找。”

“哦,我要干辣椒,特别辣的哪一种。”

宁加一听声音很耳熟,找到袋装干辣椒往里面走。

“给您辣椒。”

“谢谢。”

宁加一抬起头,正好对上王城的眼睛。

“您这身上……”

“哦,不小心摔了跤,弄伤了手,吓坏了吧?”

比起之前的经历,血擦到衣服上还真不算什么。

宁加一没有回答,回到收银台后面。

“您还需要什么吗?”

“没,就这些。”王城解开外套黑色纽扣,从内层摸出钱包,“这东西多少钱?”

“八块。”宁加一接过一张崭新的十元纸币,“找给您的零钱,您收好。

王城面容和善,笑起来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愈发温和。与之身上的血迹想对比,说不出的违和感。

“听说你爷爷前段时间扭伤了脚,这是我从阿牛家拿的鸡血,分一点给你们家。”

王城怕宁加一不接受,刻意放在货架最上面挂着,“这鸡血啊对伤筋动骨有好处,你们姑娘家的吃了,身体也好。”

王城说完这些,把袋装干辣椒放进黑色塑料袋内,转身就走。

等宁加一好不容易勾到了那一袋鸡血跑出去,只看得见蒙蒙的雾,瞧不见人影。

小卖部除了门,只有一扇巴掌大点的窗户。

一袋凝固鸡血挂在哪儿。

宁加一光想想,浑身都不自在,她有好几次差点吐了。

所以宁在福出现,宁加一终于松了口气,没告诉爷爷原因,捂上嘴巴回家。

宋梅去菜园了,家中只有宁加一。

她前脚去卫生间,下一秒就吐了,吐到最后胃里什么都不剩。

屋外,大胆的麻雀在门口跳来跳去,有的还飞进堂屋,站在一座木雕上,叽叽喳喳叫几声,拍拍翅磅再飞出屋。

宁加一喝了杯热茶,开了一罐新的鹦鹉粮上楼,人刚刚走到阳台门口,眼前的一幕,直接让她崩溃。

小号笼子门是开的,两只浑身是血的虎皮躺在半米之外,至于桔子。宁加一把楼上的房间找了个底朝天,总算是在床底下一摞书后面找到了。

但是,桔子尾巴没了!

它翅膀还在流血!

宁加一脑子里面十分混乱,她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急急忙忙跑去小卖部问爷爷出门前,是否听到楼上有动静,随后又飞奔去菜园,询问奶奶是否知道些什么。

奈何两位老人离家之前,家中上下一片祥和,并没有什么异常。

倒是宁在福打电话提醒宁加一,检查下家里有没有丢东西。

结果是:并没有。

等等!

宁加一重新检查自己的房间,她发现有一样东西没了——那条红绳不见了!

宁加一的脑子再一次变的混沌。

大概下午一点半,付尤赶集回来。

他左手提着鱼贩杀好的几条鲫鱼,右手拎着一袋猕猴桃、火龙果,正高高兴兴往宁加一屋里头,迎头看见二老愁眉苦脸的坐在饭桌旁,到嘴的话,直接咽下去。

宁在福瞧见付尤,想笑,但实在笑不出来,拍拍他的肩膀,小声说:

“今儿估计很晚才吃饭,你要是饿了,爷爷先给你煮面吃。”

付尤玩了一上午,也吃了一上午,肚子里面的食物还没有消化完毕。他连连摇头,放下东西,一言不发上楼。

天黑了。

宁家的烟囱才缓缓冒出青烟。

付尤等了又等,迟迟不见宁加一出现,不禁问宁在福:

“爷爷,加一不在家吗?”

“在,她在楼上,她不想吃。你继续吃,别管她了。”

说是这么说,付尤只觉得更奇怪。

“爷爷,这是什么啊?”

“鸡血。”

付尤立马收回筷子,转向一旁的小白菜。

三人正无言的吃饭,张可成来了,只不过,感觉他们吃饭的气氛不对劲儿,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

宁在福心里也发愁,等付尤上楼去,他小声告诉张克成,家里貌似遭了贼,但贼没有偷东西,而是把孙女最宝贝的鹦鹉给弄死了。

乍一听,张克成怀疑是小孩子干的,毕竟,这种事情,哪个大人干得出来呢。

宁在福闻言直摇头,两手抱拳放在腿上,解释说:“我们家娃朋友少,平时不怎么跟镇上孩子玩,应该不会是有孩子恶作剧。”

“确定家里没有少东西?”

宁在福摇头:“我们家什么条件你也不是不知道,屋里头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真要偷走什么倒好了,现在这样,我心里难受。”

张克成开始犯难,右手挪到下巴,摩擦刚刚冒出来的胡子。

“这就奇怪了啊。”

“可不是嘛。”宁在福叹气,“啊,不说这个了,张警官来我们家是要做什么吗?”

张克成收起脸上的疑惑,冲着宁在福笑:“我那侄子没给您添乱吧?”

宁在福笑呵呵指向饭桌上的水果,“这孩子挺乖巧的,还知道心疼人,他今儿跟商量一家去赶集,还特意给我们买东西。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拿回去。”

张克成看看那些东西,眼神一亮,完全不知道付尤这小子倒是挺会做人的,平常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没给您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就是……”张克成少有的结巴起来,“我最近忙,还是没什么空回家,他又不愿意去外婆那里,孩子恐怕是要继续在您这儿住一段时间,劳烦你们二老了。”

“哪里哪里,张警官你也别客气,付尤和我们家一一是同学,两人结伴去上学,我跟我老婆子也放心。”

孙女被人欺负是宁在福心里的一块痛。

张克成看出来,连忙转移话题,“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

“张警官你回去路上小心啊。”宁在福站起来,送张克成出门。

“好勒,宁大爷,外头起风了,您老进屋吧。”

付尤站在窗后冲着远去的小舅挥手,直至看不到张克成背影,他才关好窗户。

在付尤眼里,小镇的夜晚,很像是一副水墨画,但不是让人欣赏的那种,而是,让人害怕,让人战栗。

他耸耸肩膀,扭扭脖子,笑话自己胆子怎么变小了。

咚咚咚。

付尤忽地看向房门,“是爷爷吗?”

“是我。”

付尤连忙去开门:“你……”他移开眼神,“爷爷给你备了饭菜,赶紧下去吃。”

“我不饿,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付尤摆正脸,盯着宁加一还挂着泪珠的眼睛:“什么事?”

“帮我拿东西。”

付尤跟着宁加一去后阳台,照她的吩咐,拆开小号铁笼子,一个个放进瓦楞箱里面,最后用透明胶带封口。

“哎?我们不从大门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