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鸡血、自首、疑惑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15 13:31:17 字数:3679 阅读进度:18/87

次日,天蒙蒙亮。

宁加一被送葬的乐队吵醒。

她和付尤一起去学校,路上碰到王顺才。

王顺才脸上的伤已经结痂,看两人的眼神稍微有些闪躲,话是一句未说,匆匆忙忙拿上一黑色布包就跑了。

托了王顺才的福,张克成每天晚上坐在椅子上睡得脖子疼,腰酸背痛。

他去派出所上班,还被同事打趣:和我同行的人不计其数,你是第一个住在混混家捉鬼的警察。

张克成能够说什么,笑呗,毕竟他自己也觉得可笑。

不过,话说回来,他把王顺才家上上下下都瞧了不下五遍,没有奇怪之处,更别说什么鬼。

近日,他明显感觉王顺才精神回归正常,大半夜也敢爬起来去上厕所,打算今天就回家睡个好觉。其次,下班后,顺便去一趟宁家,当面道谢。

时隔几日。

张克成得知王顺才昨夜里被送往县城医院,据说,浑身都是血,伤势是否严重,除了他父母,其他人还不知详情。

要问具体是如何负伤,大多数人都是道听途说,一传十,十传百而已。

张克成没法等到下班,向上级请了半天假,开着一辆二手车去医院。

王顺才父母瞧见张克成来了,前后起身,几乎同时抓住他的手哭起来。

“你二老别哭,有话慢慢说。”

“张警官,你一走,家里又闹鬼了,看我儿子那样子,兴许活不了多久啊。”

王顺才母亲说完,左手掩住嘴巴痛哭。

张克成听得一头雾水,王顺才父亲解释之后,他才明白。

原来昨夜,王顺才家又有人不断敲门,不同的是,这一次开门的人是王顺才父亲,见门外无人,他顺即反锁上大门。

结果等他回过身,就看见满身是血的儿子从楼梯上滚下来。

两位老人吓得心都快碎了,王秀恩和王育才从房间出来,目睹了那一幕,扯着嗓子哭。

到最后拨打急救的是左右邻居。

王顺才的检查一直没有结束。

张克成陪着二老一起等待。

临近傍晚,终于有医生出来。

张克成从头听到尾,听得是背脊冒冷汗,两手发潮。

王顺才身上的血竟然是鸡血!而他浑身上下,将近有二十多处针孔。

因为他现在还神志不清,口齿不清的胡言乱语,医生只能够给他打镇定剂。

张克成没有心思回家,打电话给付尤,让他还是回宁加一家多住一晚,至于为什么,他没有说。

夜里,医院走廊上有风灌进来,跟有人哭似得。

张克成坐在王顺才父母对面的长椅上,没有一丝困意,只希望快点天亮。

王顺才一直昏迷不醒。

张克成只能够回去上班,他把大概的情况,告诉同事,没有人觉得这事会是鬼干的,倒像是有人一直潜伏在王顺才家附近,暗中观察,等张克成离开之后,马上就动手云云。

张克成不是胆小的人,听到同事们的推测,还是起了一身冷汗。

疑惑还未解开,张克成等来了王顺才自首。

这事是他痊愈后的第八天。

事发突然,张克成还有点吃惊。

王顺才从衣兜里面掏出一把水果刀。

张克成就看了眼,马上就认出来,它和宁加一送来的那把,也就是凶器一模一样的水果刀。

王顺才告诉张克成,他买了两把,打算把它们都抹上宋襄的血,分别放到其他家附近。

后来他选中了宁加一,一来,是她发现尸体,二来,他不喜欢那个小姑娘,总觉得她阴着脸背着人骂自己。

至于他从宋襄哪儿借的钱,已经还债。

张克成问起何秋香。

王顺才还是一副死人模样,用死鱼眼瞪着张克成回答:

我没有杀那个死婆娘,是她自己推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那把刀是她自己插的,不关我的事。

“你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实情,是为了给后面做铺垫吗?”话,脱口而出,张克成严肃脸盯着他。

王顺才非常爽快的承认,甚至,要是仔细计算时间的话,他说话的瞬间和张克成话落音可以重叠。

就像是他提前猜到张克成会这么问,抢答了。

张克成注意到这一点,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继续听他讲下去:

“就算我说了,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一个好吃懒做的骗子,特别是死婆娘她爹妈,那两个老不死的家伙一定会弄死我。

就那天晚上,我偷偷摸摸去找宋襄,我们连做了几次,后面说起王城,她说不会跟他离婚,跟我也就是玩玩,借钱的事,她也告诉了他。”

王顺才突然停顿。

张克成手中的笔也随之停下。

“那天她是否有什么异常?”

“没有。”王顺才机械的回答,“跟我上床的时候,她……她总是用那种很兴奋的样子看我,没跟平常有什么不同。”

“然后因为钱,你杀了她?”

“倒也不至于,她比一般女人的性欲望都要强烈,跟我一个人做还觉得不够,让我给他物色对象。”

张克成眉头皱了皱,继续写。

“我没答应,她就威胁我。当时那种情况,我也没想杀她,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人到最后就死了。宋襄是我杀的。”

张克成倒是真觉得王顺才不知道,可杀人的凶手却不知道自己在杀人,这种情况除去精神失常的人以外,正常人会这样吗?

“在那之后呢?”

王顺才犹豫了几秒,开口说:

“我把宋襄尸体藏在水库附近的小路上,怕被人发现,铺了几层假草。”

“目的只是为了掩盖尸体?”

“那条路一般没有人走,但偶尔也有人会在晚上偷钓鱼,放了假草,不仔细看的话,也就以外前面没路了。

等个几天,我再偷偷把尸体转移到我婆娘死的那条路就够了。

如果真被人发现,也没什么,反正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

“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什么突然自首?”

王顺才抹掉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低下头:

“我受够了躲躲藏藏,掩人耳目的日子。前段时间住在医院,我还好受点,一回家我就不舒服。张警官,你赶快把我抓起来吧。”

“还有一点,宁加一是被疯狗追到案发现场,那也是你计划的吗?”

王顺才听完,满脸疑惑,随即瞧着张克成脸色变化,马上承认:

“是,是我,那条疯狗是我放的。”

“张警官,宋襄是我杀的,你赶紧把我抓起来把。”

“你先回去吧。”

“……”王顺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了几遍,愣了半晌。

等王顺才走了,张克成深呼吸,慢吐气,单手摁住太阳穴位置。

“问得怎么样?”李岸走过来坐下。

“他承认宋襄是他杀的。”

“这不是挺好吗?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我的直觉告诉我,杀人凶手不是他。”

李岸笑了,伸手用力拍张克成的手背:“从前是谁跟我说,判案不能够靠直觉,全都是骗人的。”

“我说的是不能够完全靠直觉,但偶尔还有用的。”

李岸见张克成越来越发愁,不禁对此好奇起来,“要不你跟我说说?”

“算了,等我再收集收集证据再说。”

李岸往后一靠,“你动作最好快点,家属那边催的急,上头也等着呢。”

张克成何尝不知道,但眼下还是得慢慢来。

之后,王顺才基本不出门,他父母急得头发都白了,但说什么都没有用。

两孩子倒是每天正常去上学,王秀恩还算乖巧,不给家里惹是生非,而王育才恰恰相反。

张克成一听说孩子上学,还挺高兴的,可没高兴会儿,就听说王顺才把俩孩子关在屋里,任谁劝说都没有用。

有人觉得王顺才疯了。

张克成去小学问王育才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师说:王顺才怕孩子受到伤害,具体威胁在哪儿,是谁欺负孩子,他就是不说,抓起孩子就走。

深夜。

张克成坐在桌前,台灯的光调到一档,他盯着摊开的记事本,上面留有密密麻麻的字迹,全都是王顺才和王城两人说的所有话,他一看就是几个钟头。

窗外大亮,阳光跟长了脚似的从窗台爬进来。

张克成还趴在记事本上呼呼大睡,异样的鼾声一阵接一阵。

今儿周末,付尤几天没有看见舅舅,甚是想念,一进家门就连喊了几声。没有回应,他只好推开房门。

“小舅,你怎么还趴在桌上睡觉呢?快起来吃早饭吧。”

“没什么,不小心睡着了。”张克成坐起来,擦掉嘴角的口水,“哎,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翘课了?”

“今天放假,我回来看看,小舅你感冒了?”

“不是,嗓子这几天一直都很干,你快去帮我倒杯水。”

“给你。”

“回来干什么?”

“看看你啊,我还给你买了肉包子,吃吧。”

张克成鄙夷地看着付尤,:“说吧,有什么事求我?”

“害,小舅你心眼太坏了,我就是纯碎想对你好,没其他意思。”付尤看了眼桌上的记事本,“哎?那是什么啊?”

“别看,那是我私人物品。”说着,张克成把记事本放进抽屉锁起来。

“啧啧啧,你给我看我还不看呢,”付尤冲着他吐舌头,“舅,听说王顺才自首被你放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

“不是啊,整个小镇的人都知道了,你怎么想的啊?”

“去去去,别烦我。”

付尤摁住张克成肩膀,“小舅,你的确是感冒了,脸色跟白纸似得,赶紧去医院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