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来来,我教你画画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13 20:46:43 字数:3656 阅读进度:16/87

宋梅为了付尤,多炒了几道小菜,添的肉是平常的三倍。

付尤上次在宁加一吃饭,因为饭菜太香,没把控住自己,不禁就失态。

这一次,他要做一个安安静静吃饭的美男子,不让宁加一笑话自己是饭桶和话痨。

宋梅和宁在福瞧孩子吃饭斯文了不少,笑了几声,也没多说什么。

“爷爷奶奶你们别动,我来收拾碗筷,抹桌子。”

几人吃完了,付尤见状起身帮忙。

宁加一就等着付尤摔盘子或碗,没想到,他干起活儿的动作挺麻利不说,居然不坏事,不由自主对他刮目相看,敢情并非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

“宁加一同学,请你别用这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盯着我好不好?”

宁加一傲娇扭过头,“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不错,不错。”

付尤“啧啧”几声,左手甩下书包,拉链还没有打开,就听到宁加一说:

“饭桌上还有油渍,你赶紧把书包拿下来,刚表扬你几句,你就得意忘形了。”

“那我在哪儿写作业啊?”

空出来的那间房只有张床,就算是往饭桌上垫上旧日历,以付尤的身高,一直弓着腰写作业也不行。

“去我房间写吧,我只给你一个小时,多一分钟都没有。”

宁加一脸上除了平静以外没有多余的表情。

付尤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见宁加一拿上自己书包回房间,连忙起身跟上。

“咳咳咳,你确定这是你房间?”

“不然呢?”宁加一不懂付尤为何这么问。

“我去咧,这简直就是书库嘛,”付尤吃惊状回头望着宁加一,“连床底下堆的都是书,你到底看了多少啊?”

“你还有五十七分钟可以写作业哦!”

付尤马上乖乖坐到书桌旁,开始与作业们作斗争。

事实上,他的心思被书桌上的所有小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且暂时无法自拔。

或许是第一次在女孩子房间,女孩子的书桌上写作业的缘故。

再者,那个女孩就在身后,付尤扭头就可以看见,尽管宁加一专心致志看《猫》

付尤摆过身子,拿起中性笔刷刷写公式,搞定了作业。

他偷偷拿出速写本,偷偷打形,偷偷勾勒下宁加一脸的轮廓,偷偷画眉毛、鼻子、眼睛和那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

收起画笔的时刻,也就是付尤合上速写本的时候。

“写完了。”

“倒是挺快嘛。”宁加一抬起头,对之前的所有事,浑然不知。

“你看的那本小说好看吗?”

“嗯,你要看,等我看完了,借你看。”

付尤连忙摇头,“算了,我对文字过敏,多看一个字就浑身受不了。”

宁加一冷哼几声,再不搭理他。

“哦,对了,你那天画的人都是谁啊?”

宁加一皱起眉头,眼神警告付尤不许提了。

“害,你应该画的很认真,要不,我教你,速写其实很简单的。”

“不要。”宁加一感觉付尤这是在嘲讽自己。

付尤把宁加一的话当耳旁风,撕下一页速写纸,拿上一枝4b铅笔,刷刷几下,完成一幅速写。

“你看,很简单的。”

宁加一看了眼,不得不说,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画得有模有样,还挺有趣,付尤确实很厉害。

“你真的愿意教我么?”

付尤说到做到,从书包里面拿出一崭新的速写本,用笔头敲打桌面,提醒宁加一好好听课。

他看见她那么认真的瞧着笔尖,一面放慢速度,一面极为细心的讲解。

“我这样画对吗?”

“线条注意虚实,不要太用力的握笔,放轻松。”

宁加一抬起手腕,换了一个姿势握笔,“可我分不清人脸,画出来的人好像也都是长一个模样,你再看看,相比之前的好点了么?”

付尤砸咂舌,摇摇头,起身,伸手握住宁加一拿笔的右手。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把你脑海中的人物特点无限放大,就像那种特别夸张的漫画一样。用不着去管三庭五眼的比例,只要你自己认得出来就好。”

被付尤这么一说,宁加一恍然大悟,全然不顾他用身子包裹自己,还握着自己的手画画。她那双水盈盈的眼睛,全程都在画纸和笔尖上。

“猜猜这个是谁?”

宁加一快速回答:“我爷爷,方形脸,小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像海绵宝宝。猜对了吗?”

“没错。”付尤点点头,“你就按照这样画,绝对错不了。”

付尤刚刚说完,跟狗似的动动鼻子,“你身上好香啊。”

宁加一一回头,额头差点没有撞到付尤下巴。

“是说呢,刚刚就闻到了一股儿臭味,原来是你身上的。走开,走开啦。”

付尤把衣领子扯到鼻头底下,猛地一嗅,“哪儿有啊?多香啊,不信的话,你闻闻。”

宁加一左手捏住鼻子往后躲,警告付尤不准再靠近,另外,她恍然才察觉,之前两人靠得那么那么近,实在有点奇怪。

时候也不早了,付尤不跟宁加一玩闹,拖过书包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哪知,书包链子没有拉好,里面的东西全都掉出来。

包括林深深那本封面很少女的绘画册。

宁加一第一眼就看见了,扭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付尤自己去捡东西。

“林深深给我的,你可别误会啊。”

“我误会什么啊,我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粉色的东西,你眼睛也不瞎,不是吗?”

付尤抱着书包站起来,觉得有道理,“倒也是,是我多虑了,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付尤前脚回房间,下一秒,宋梅下楼关掉堂屋的灯。

这会儿宁在福还没有睡,戴着那副舍不得换的老旧眼镜,边看报纸,边喝茶。

“哎呀,大晚上的你还在看,别瞅了。”

宋梅一把夺过报纸,三下两下折成了豆腐块,扭身丢进了抽屉里面。随后坐在床边,她叹口气:

“你也是的,咱们家一一是女娃,又正好是十七八岁,处在青春期里头,要是跟付尤……”

宁在福明白老伴在担心什么,轻轻拍她后背,安慰:

“付尤是个实打实的好孩子,没什么坏心眼,人单纯,又帮了咱们家娃娃。两孩子刚刚认识,没那么深的感情,再说了,我们家一一也没有什么朋友,这不正好嘛,多一个朋友,以后多一条路啊,互帮互助多好啊。”

宋梅听着也觉得不无道理,再没有意见,关灯睡觉。

此时此刻呢,王顺才家灯火通明,比过年还亮敞。

张克成单身惯了,但也不代表他一个人住的时候,生活环境会堪比垃圾厂。所以,他真的难以忍受同王顺才睡在一个脏乱差的房间,哪怕要在板凳上坐一宿,他也乐意。

或许是因为张克成在,再者,王顺才吃了药的缘故,他躺在猪窝似得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有扇窗户坏掉了,外头的冷风尽往屋里钻。

张克成庆幸自己带上父亲珍藏多年的军大衣,靠在长椅上打盹。

零晨两三点,张克成醒过几次,倒不是冷醒的,而是被自己做的梦吓得睁开眼。

事实上,几次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根本没有什么鬼啊神的,有的只是外面吹不尽的风,还有天花板上偶尔一闪一闪的灯。

天空露出鱼肚白。

宁加一敲付尤房间门,喊他吃饭。

四个人恰好是桌子的四条边。

付尤爱吃白米粥,包子油条烧麦都不要,连吃了三大碗,不带喘气。

宁加一胃口小,小碗粥,半跟油条就饱了,见了付尤的吃相,愈发觉得很饱。

“一一,你自行车咋不见了?”宁在福找了半天,确实没有看见。

“哦,我自行车在学校,昨天是付尤载我回来的。”宁加一小跑到爷爷跟前告诉他。

此时付尤拍拍自己自行车后座,“爷爷奶奶,我送她上学。”

“你骑慢一点。”

付尤回了一句好,跨上车就开始加速,故意吓唬宁加一,等她快要受不了,才减速。

碍于校门口有保安大叔,骑车不能够载人,拐弯的时候,宁加一就让付尤放自己下来,但他不听,嗖一下,直接冲进去,最后停在停车场。

“你这个人怎么长了耳朵不听人讲话呀?”

“你腿疼,还是尽量不走路,我也是为了你好,别生气了啊。”

付尤裂开嘴笑,笑得傻里傻气。

宁加一背起书包冷哼一声,掉头走人。

今天归林深深值日,她站在走道上拍黑板擦,看见付尤跟在宁加一身后,两人似乎还有说有笑的。不知不觉看得入神,粉笔灰吹到自己脸上也没有察觉。

直到宁加一站在教室门口,指着林深深的脸:

“同学,你脸上沾了好多灰。”

“是吗?”林深深从校服口袋里面拿出一枚粉嫩的小圆镜,“真的耶,谢谢你宁加一同学。”

“不客气,给你。”宁加一递给林深深一袋湿纸巾。

这会儿教室里面也没有什么人,林深深考虑了几分钟,摆放好黑板擦,左右看了几眼,特意放轻了脚步,走到宁加一前面的座位坐下。

“宁加一同学,昨天我看见你和付尤同学一起回家,你们住的很近吗?”

“不是。”

“哦,你千万别误会哦,我发现你们两人都挺着急的,这才问问。”

“因为那两件案子,我们要去派出所了。”宁加一没觉得此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原来是这样啊。”林深深松了口气,转念一想,“不对呀?怎么跟付尤有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