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你个混蛋羔子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12 01:05:04 字数:3718 阅读进度:14/87

宁加一右手被树枝划伤了,大约有三公分长,口子还比较深。她当时庆幸自己穿的外套是黑色,哪怕血沾到衣服,也不容易看出来。

她却不知,自己一个无意甩手的动作,被付尤发现了。

两人在学校里偶然见面,不说话,眼神交流也是一秒两秒而已。

课余间,同学们都好奇杀人凶手会是谁。

宁加一在想,那根红绳出现在王城家到底是巧合,还是必然。

按道理说,如果有人控制黄狗想要伤害自己,红绳不更应该出现在威胁自己和爷爷奶奶的王顺才家麽?

她正思索,王可丽抱着一摞作业本走来,眉眼带笑,还时不时点点头,一副很兴奋的样子说:

“加一,大家都去画室看付尤画画,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啊?走走,我们也去瞧瞧。”

“画画有什么好看的?”

王可丽把作业本放在石桌子上,双手托腮,继续补充:

“她们都说,付尤同学画的人比黑白照片还要逼真呢,老师都佩服都不得了,你就真得不好奇吗?”

宁加一对此还真没有兴趣,找了一个借口,反身回教室。

放学铃声响起,宁加一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后座的商量,偏要拉着她去画室。

这会儿画室外面都围满了人。

宁加一表示很困惑,大家什么时候对画这么痴迷,以至于都不背起书包往学校跑,倒是聚集到这儿。

“付尤画的是谁啊?”

商量挤破了脑袋才看见付尤的画,扭头问旁边的同学。

“这都看不出来吗?你眼瞎吧。”

“就是,我们学校有哪个女生能有林深深眼睛这么大,这么有神韵啊。”另外一位同学接着说。

在场对画对人都是一片赞叹。

不管评价如何,宁加一就是提不起兴趣,也不想把时间浪费这片人群之中。她往前挤啊挤,拍拍商量的肩膀,告诉他自己先走了。

此时,付尤放下手中的3b铅笔,扭扭脖子,活动活动差点僵硬的手脚。

“画完了,你们谁要谁拿去吧。”

付尤冲着林深深说了一声:“谢谢你当我模特。”他随即抓起书包,一眼瞄到商量,推开碍事的同学们,搂着他一起大摇大摆离校。

“老大,你可真牛掰,画神啊!”

“小意思,你要是想学啊,尽管来找我。”

“那还是算了吧,我这手除了吃饭的时候特别灵活,干啥啥不行。”

商量也不是谦虚,确有其事。

“老大,你篮球打得好,又会游泳,你会弹钢琴吗?我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架二手琴,每天逼我饭后弹,我都想吐了。”

“会啊,走吧,去你家看看。”

“好咧。”

一开始商量佩服付尤,现在商量一家人都称付尤为“天才”褒义色彩上的夸赞。

商量母亲还特意为他出去买了肥肉、五花肉、羊肉……各种肉,涮火锅,招待付尤,希望他常来家中做客,顺便指教笨儿子学钢琴。

“儿子,送你同学回家。”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一个人回家很安全的,你们不用担心。”

付尤说完,瞪了眼商量,“长舌妇。”

“我也不是故意说你路痴的,我爸也路痴,真的。”

“你赶紧回去吧,趁天还没黑,我得快点走。”

“下次再来啊。”

付尤冲着商量挥挥手臂,紧接着用脚踩了一下地面,顺势蹬脚踏板,跟一阵风似得骑回家。

这时宁加一站在张克成住的旧小区楼梯口,正准备出门,迎头恰好撞到了付尤胸口上,没等他开口,直言有东西想给张警官看看。

“我知道你不会是来找我的。”

付尤说完要走,宁加一侧身拉住他的手臂,解释:

“王顺才一家人在张警官家闹事,你暂时还是不要上去好了。”

付尤犹豫了快一分钟,摆正头,反手抓住宁加一出去。

“你捏疼我了!”

付尤特意看了眼宁加一的右手,松开自己的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说吧,你要问什么?”

付尤脸色一沉,“我小舅几次警告我夜里不要出门,你也是。”

宁加一怔了几秒,抬起头,“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一人站在花坛边边上,一个人蹲在台阶上,大概等了三十分钟,两人终于听到一阵嘈杂,随后便是看见王顺才一家人气势汹汹的离开。

“哎,你别着急上去。”

付尤回头问宁加一为什么。

“张警官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他肯定不想让你担心,我明天再来,先走了。”

天色已黑,付尤望着宁加一渐行渐远的背影,有点不放心,连忙骑车追上去。

两人一路无话。

宁加一挺意外的,她虽和付尤相处时间并不长,但不妨碍他暴露出自己的缺点:懒!粗线条!容易冲动!

他能够主动送一个女孩子回家,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回归原位了。

结果真正的意外,在付尤前秒离开,下一秒就发生在宁加一身上。

一只黑色布料手提袋突然套住了宁加一的头,刹那间眼前一黑,没等她反应过来,两手又被人绕到后背用不绳子捆绑出了手腕。

要不是王顺才说话,宁加一无法想象要差点勒死自己的人是他。

“小丫头挺有能耐啊,从你往张克成家送菜的时候,你就开始往那个糊涂虫吹耳边风,怀疑我是凶手吧?

听说,你奶奶还在家门口发现了一把刀,哟呵,依老子看啊,你跟凶手就是一伙的,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个死了老婆的人!

你们别当我王顺才是吃素的,真惹到我了,我不搞死你们才怪!

怎么滴,你以为你打听到我和宋襄见过面,告诉张克成就了不起了?”

王顺才边说边冲着仍旧套着布袋的宁加一身上吐口水,同时还用脚用力踢她的大腿根。

“你啊,年纪还小,别参合这种事情里面,老老实实上你学就够啦!听到老子说的话没有!?”

宁加一忍着剧痛,颤颤巍巍站起来。

“你既然没有做亏心事,也犯不着担心被警察叔叔调查!”

“你……”

王顺才撸起袖子看似要打人。

这时,付尤故意在王顺才面前刹车,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脚踢中他鼻头,然后连续几记拳头砸在他脸上。

“只有孬种才会打女生,你个混蛋羔子!”

“付尤?”宁加一听着付尤咬牙切齿的声音,“他好像喝醉了,你别打了,帮我把绳子解开,付尤。”

付尤盯着王顺才趴在地上不能够动弹才收手。

“刚刚我看见他踢你了。”

当时付尤真希望自己长一对翅膀,秒秒钟飞过来暴打王顺才。

“没事……”宁加一话还没有说完,眉头狠狠地拧了几下。

“走,我背你去找白医生。”

“没多大问题,”宁加一强忍,佯装没事,“你把他打成这样……”

付尤下手轻重缓急自己心里有数,压根不想去管王顺才,也不顾宁加一反对、挣扎,背起她的时候,还可以单手扶起自行车。

“抱住我,马上下坡了。”

“付尤,我们不管王顺才,他会不会死啊?”

“别瞎想,我没下多重的手,他应该是醉了。”

“你确定么?我真得怕你把他打死了。”

“你们女生胆子怎么这么小啊,别怕,死不了的,就算死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宁加一看不到付尤的表情,但莫名相信他是个说到说到的人。

“才不是呢,你是救我才出手的,跟我有关系。”

付尤哈哈哈笑了几声,“我提速了啊。”

“付尤你骑慢一点,算我求你了,我有点害怕。”

“好的,快到了。”

白若医生看见付尤带着宁加一,又吃惊又疑惑,听说是被王顺才绑架了,踢了腿,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你们两个也是的,出了这么大事也不报警!”

“白医生,王顺才喝了酒,清醒了也不会承认的,而且我也没有事。”

白若紧盯着宁加一,侧头示意付尤出去。

“你是不是怕他报复?”

“嗯。”

“就是因为这样才要报警,王顺才的人品,这里的人也不是不清楚。他今天敢趁醉欺负你,以后说不定就会真的杀人!”

白若说到这里,指向她的裤子,“脱了,我看看。”

“看得出来,他下脚非常狠,说句不该说的话,万一付尤没有折回去,你该怎么办呢?”

宁加一不敢往下想。

“谢谢你白医生。”

“不客气,你该谢的是付尤。”白若上好药,帮宁加一穿好裤子,“我送你回家。”

宁加一不想再麻烦付尤,又冲着白若说连说了几声感谢。

这时守在外面的付尤一看见白若搀着宁加一出来,忙上前:

“白医生,她的伤严不严重啊?”

“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付尤垂下头不知如何回答。

白若见状轻笑几声,“没多大事。我已经给你舅舅打过电话,你就在这里等他来接你。加一的话,我送她回去。”

晚上九点半。

宁加一打电话给商量要了付尤的电话号码,正犹豫要不要现在就打过去,门外爷爷在敲门。

“来了。”

“一一,你跟爷爷说实话,下午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还是白医生送你的。”

宁加一从未在爷爷奶奶面前撒谎,也知道自己根本瞒不住,便一五一十告诉他。

“这个畜生啊!!”宁在福气得额头青筋凸起,握紧的拳头砸在宁加一书桌上,嘎嘎作响。

“爷爷你不要为这种气坏了身子。”

“明天报警,爷爷去派出所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