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大狼狗,红绳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12 01:05:03 字数:3682 阅读进度:13/84

付尤为了不让张克成发现自己出过门,他特意把自行车摆回到原来的位置,随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将球鞋底刷干净,晾到天台。

最后的最后,他才回到房间,开始以平常心打游戏。

也恰好是这个时候,张克成掏出钥匙打开门,瞥见侄子房间门缝里有灯光。

“臭小子你在家啊!”

张克成累坏了,放下头盔后立马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你晚上吃的什么?”

付尤慢慢悠悠走到沙发后面,把一袋吐司丢在张克成脸上,并且故意不耐烦的问:

“张警官这是上哪儿潇洒去了,这个点才知道回家。我去派出所找你,李叔叔说你去办事了,瞧你这个样子,你真的是去办事么?”

“嗯,办事去了,你舅舅长年孤家寡人的,上哪儿快活去啊。倒是你——”

张克成坐起来一把揪住付尤的手,“你小子能不能够好好上课,别再给你们老师机会到我这儿念经,大爷,行不行啊?”

“爷知道了,你别抓我手,快松开。”

张克成皱眉:“哎?屋里头怎么有一股儿烤焦的气味?”

付尤一拍手,嘴里喊了句:“完蛋了。”随即,他一个箭步冲到厨房,先是关了火,尔后戴上手套拿下热牛奶的小锅。

张克成恨不得把这小子的脑子掰开,看看里面到底少了什么,尽干这种没头没脑的事。

“舅,我给你做了一份牛奶泡面,赶紧尝尝。”付尤嬉皮笑脸。

“下不为例啊!味道嘛,哎,还可以耶。”

“小舅,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不关你事,你赶紧去睡觉,明天我可不会叫你起床了。”

付尤偏不走,把下巴搁在饭桌上,“前几天,我和宁加一埋了一条大黄狗。”

张克成蓦然抬起头,“怎么回事啊?你欺负狗了?”

“哎,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欺负狗干什么。宁加一说是咬她的那条狗。”

闻言后,张克成停止了咀嚼,愣神几秒。

“狗怎么死的?”

“黄狗身上有伤,躺在池塘里面,是宁加一捞起来的。小舅,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放狗去咬宁加一啊?”

他之前寻遍了整个小镇,硬是没有找到那条疯狗,想不到可怜的家伙儿已经命丧黄泉。

如果是,放狗咬人只是恶作剧不成?可能性不大。

如果不是……

这时,张克成脑海里面出现了疯狗出现的位置,以及宁加一和商量逃跑的路线图,左手沾上汤汁在桌面上一画。

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怀疑。

“小舅,小舅!”

张克成回过神来,“嗯,刚刚说到那里了?”

“小舅你这几天怎么了?神经兮兮的,”付尤往后一靠,抬起脚放在凳子上,“厨房里面的那些玩具和学习用品是你买的还是捡的啊?”

张克成正常表情吃面。

“当然是我买的。”

“你同事又生小孩了?”

“不是,给王顺才家两个孩子的,一个叫王育才,小名强子,另外一个叫王秀恩。对了,明天我还有事,没空去他们家,你帮我送去。”

付尤不干,三言两语告诉张克成王育才小小年纪竟然已经开始欺负女孩子的事。

“这样啊?”

张克成倒是想起了宁加一的话,到现在,她说的话都属实。

不管付尤怎么拒绝,送礼物这事,张克成是铁了心要他去帮忙。

放学后,付尤先回一趟家取东西,随后跟老牛拉车似得,驮着一箱子东西上坡。他还刻意绕到小卖部门口,停下车,冲着站在门口的宁在福挥手。

“爷爷,有冰冻的可乐吗?”

“没有,我这儿只有常温的,你要不要啊?”

付尤跑过去,放下钱,“爷爷,宁加一在家吗?”

“一一刚出门,去给刘翠奶奶家送东西,你要是找她有事啊,往那条路走。”

付尤连忙摇头,“不是,我就随口问问,爷爷您忙,我走啦。”

这会儿宁加一送完东西,绕路经过王顺才家,径直走向王城家。

这片的屋子整体上呈现一个T形,王顺才家离着外沿大路最近,而王城家在T交汇处。

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带一个前院或是后院,房屋周围会种上木樨。

宁加一还是对昨夜里突然跑过去的身影,无法释怀,佯装路过,就是很想观察观察。

她走的不快也不慢,除了偶尔路过的三花猫,或是田园犬,看不见老人和小孩子。

“汪汪汪,汪汪汪。”

突然响起一阵狗吠。

宁加一循着声音找去,发现一条被粗链子拴住的凶狠大狼狗。

在它旁边长着一棵小橘子树,上面已经秃了,地上有个坑。

大狼狗不断亮出泛黄的犬齿对着宁加一凶吼,两条健壮有力的前爪还在刨坑。

而宁加一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大狼狗的不锈钢食盆,因为里面有根手工编织的红绳,她在那条过世不久的大黄狗脖子上看过几次,绝对不会错的。

“汪汪汪!”

宁加一折来一根树枝,在保持安全距离之下,她很努力的用树枝头去挑起红绳,然后一点点往回收。

眼看着,红绳马上到手,它却忽然滑落掉在地上。

偏巧这时有人叫唤着“旺财”走来。

说时迟那时快,宁加一顾不得会不会被扑来的大狼狗咬到手,往前移动一步,蹲下身,抓住红绳塞进口袋起身,一连串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

所幸,最后她毫发未损。

大狼狗似乎很生气,试图站起来扑向宁加一。

“哎?你怎么在我家门口?”

宁加一表现得很镇静,“到这边来送东西,这条狗是你家的吗?”

王城苦笑了几声,往不锈钢盆儿里面倒进剩菜剩饭。

“这狗拴在我家门口,难不成还是我从别人家偷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叔叔看起来很温和,不像是会饲养这么凶的狼狗。”宁加一直言。

“哈哈哈哈,看见的人都这么说,哎,没法子,叔叔经常不在家,养一条凶性子的狗,可以看家护院。”

宁加一点点头:“不打扰叔叔,我回家了。”说完,她立即掉头。

半路上,宁加一碰见付尤,两人对视了几眼,并没有说什么,各走各的。

“那件事你知道了不?王顺才是杀人凶手哟。”

“怎么可能嘞,顺才他爹娘都跑到派出所去哭去了,说是什么,他儿子被警察冤枉,张警官偏袒宁家,他们想见局长,替他们伸冤。”

“冤枉个啥子哟,王顺才跟宋襄本来就不清不楚嘛,兴许是被秋香捉奸了,你们也晓得撒,秋香狠起来,莫说他家顺才了,我家那个都害怕哟。

说不定哈,秋香就是被他们两个人合起伙搞死的,然后顺才图宋襄家的钱,偷偷摸摸把她弄死。”

“鬼晓得里面有些事,人都没了,尸体到现在都没有拖回来咧!”

“那你们说,跟宁家那个小娃娃有没有关系啊?”

几位妇女聊得正起劲儿,其中一人看见宁加一走过来,连忙提醒旁边的人。

宁加一回小卖部的路上,只要有人,谈论的都是同一件事。

宁在福守在小卖部门口,瞧着孙女回来,瞧过脸色,就猜到她也听到那些闲话。

“刚刚付尤来找过你,路上碰到没有啊?”

“碰到了,他没什么正经儿事。爷爷。”宁加一坐在宁在福对面,“您说,这世界上真有鬼吗?”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

“之前付尤和商量看见有人在我们家门口鬼鬼祟祟的,我昨天出去也看见了,不是人,那就不是鬼吗?”

“那肯定是人撒。”

“是这样吗?”

“肯定是的,那些鬼啊神仙什么的,都是故事里头的人物,你这么聪明,咋就相信这些呢。”

“嗯嗯,我懂了,爷爷。”

宁加一拿上宁在福已经吃完饭的饭盒,推上自行车回家。

与此同时,付尤也刚刚到家,前脚还没有进家门,下一秒就被张克成丢来的拖鞋,稳稳地砸中额头。

“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张克成你说就说,动手干什么啊?”

付尤懒得换鞋,捂着额头走过去。

“坐下。”

“干嘛啊。”

“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付尤瞧着张克成神色不对劲儿,退了几步,坐在离他最远的沙发上。

“昨夜你去哪儿了?”

“我……出去兜风了。”

张克成脱下另外一只拖鞋,起身后就往付尤脑壳上挥,事实上,也就是一串假动作。

付尤倒是真被吓得心跳加速。

“宁加一都跟我说了。”

付尤鼻孔微张,额头直冒冷汗,手掌心却是一阵阵发热,有点气愤,又有点无奈。

“我今天最后一次警告你,只要天黑了,给我乖乖待在家,哪儿都不准去!”

张克成从付尤那里第一次听说逃跑的身影之后,想想心里就发憷,后面又连续出现了几次,他真得很害怕凶手被逼急了,会不会伤害无辜。

付尤也看出来舅舅是急了,重新保证了一遍。

“你回房间去写作业吧。”

付尤走到房间门口,然后又折回去,“小舅,宁加一什么时候找你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

“刚才我就遇见了,感觉她好像有事。”

“你们没有说话吗?”张克成觉得这小子傻乎乎的,有事当面说清楚不就好了。

“她根本不想搭理我,哦,对了,”付尤想起来,“她右手在流血,她本人好像还没有发现。”

“你们在哪儿碰到的?”张克成一惊。

付尤回答:“王顺才家门口。”